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四四章 表明心迹
    赤神山数万里外,聂仙铃正在咳血,撕心裂肺,似乎要将五脏六腑的碎片,都尽数咳出。

    距离太皇别府之战,已经有两月之久。而此时的她,已经悄然回归到了赤神宗的山门附近。

    可伤势仍旧未曾痊愈,时时爆发,使她的肺腑,时时都处于损毁状态。

    哪怕是动用那些时序法门也无用,无法挪移伤势。只因这次伤她的人物,极其特殊。动用的力量,也不是她能够完全解析。

    “天命之龙原虚,么?”

    融于时序,合于命运!这位天命之龙,是同掌时序与命运大道的存在。

    也是她聂仙铃日后,最需忌惮的几位人物之一。尽管这一位,被天道所奴役,永生永世,都难达混元,

    聂仙铃现在最疑惑的,是这次为何会惊动天命之龙原虚,o

    原虚,一旦出现,就必定是能够扭转这一域,未来大势走向的情景场合。

    师兄他取得那东西,原来是命中注定之事?也是此域中,未来的命运时序长河中,必要的条件之一

    也就是说,这一结果,任何人都休想从未来过去,加以毁坏

    可既是如此,那么自己来到这个时间段,又到底有何意义?十万年后的聂仙铃,又岂能不知,当自己动手时,那天命之龙原虚,会出现,自己也根本就没可能,变更这一未来——

    聂仙铃用手抹了抹唇角的血丝,眼神中更显茫然。旋即又自嘲一哂,将所有的伤势,都全数镇压了下去。

    这次多亏了是这原虚,手下留情,以那位存在掌握的天地威权,只要愿意,甚至只需一个念头,就可以将这个时间段的她强行抹杀

    不过换个角度想,原虚之所以会留她一命,也很可能是因她聂仙铃,同样是未来命运长河中,必须的人物之一。

    嘿

    聂仙铃捏紧了拳头,发现自己从未像此刻般,痛恨天道。

    都说修士逆天而行,可这世间又有谁,真正跳出了天道之外?

    心中懊恼,然后下一刻,当聂仙铃身影传入赤神山,直奔自己的那间弟子居时,她的脸上,就又再次变了颜色。那是一个立在她洞府之前的男子身影,也是她最想念,此刻却又最不敢见之人。

    只是,丑媳妇终需见公婆。当她在太皇别府做出那些事的时候,就已注定了,早晚就有这么一天。无论如何,她都绝不后悔。

    心中一叹,聂仙铃暂时镇压住了心情,上前屈身一礼:“仙铃见过师兄不知近日师兄可还安好o”

    在他眼前,正是庄无道,留于赤神宗内的一具傀儡化身。

    “我安不安好,难道师妹还不知?”

    当聂仙铃站到身前之时,‘庄无道,那本来略显呆滞的眼眸中,就现出了一抹精芒。一声讥笑后,又语含关切。

    “我来看看师妹你现在,到底伤势如何。看来还好,你现在的伤,最多数月就可恢复,可以放心了。”

    “多劳师兄挂念,确如您所言,仙铃只需再修养几月就可无恙。”

    小心翼翼的道完这句,聂仙铃心中却在发苦,知晓接下来才是难关。

    果然下一刻,就听庄无道淡然问道:“那么现在可否告诉我,太皇别府之内,你到底意欲何为?我现在最好奇的,就是此事,仙铃你为何定要阻我那剑灵分离复生?”

    其实严格说来,真正有恩于聂仙铃的,是洛轻云才对。若非是洛轻云的欣赏看好,又亲手交授了他救治仙铃三寒阴脉之法。他即便心下怜悯,也不会主动伸出救助之手,

    所以聂仙铃的所作所为,他分外的不能接受。

    这件事,他必须问清楚。有什么误会,也需为双方解释清楚才好。

    不过聂仙铃却也是一脸茫然迷惑之色:“为何要阻洛轻云复生o其实我也不知。”

    庄无道不禁一楞,一刹那间,还以为聂仙铃还是在故意糊弄自己,

    正觉不悦,就听聂仙铃又尴尬道:“仙铃此身,来自六十年后。那个时间到底发生了何事,恕师妹我不能告知兄长。不过仙铃虽修得时序之法,最多也只能作用于过去未来的三日之内,且需付出绝大代价不可。以仙铃此身之力,想要跨越六十年,简直难如登天。之所以能如此,是因未来之我。”

    庄无道不禁失笑,这是要把责任,推到未来的聂仙铃身上么?

    不过他面色也凝重了起来,确如仙铃所言,若她真来自六十年后,那么还真只有元始仙王级数之人出手,才有可能。

    可这到底是为何?

    “我只知,当我穿越时序长河之时,是因心内那一霎那,对皇天剑圣洛轻云起了杀心。”

    说到此处时,聂仙铃转而笑了起来∶“至于师妹我为何会有此念,因事涉未来,我可不愿再把那位天命之龙引来。不过最近也常在想,是不是因十万年后的仙铃,也与我那时,是一般无二的念头?要不然,最后她选择的是偏偏那个时段的我。而非其他。”

    庄无道几乎快要被聂仙铃绕晕,不过也勉强听明白了聂仙铃的意思。

    不禁摇头,知晓想要在聂仙铃这里问个究竟,只怕是难以如愿了。

    不过已可确定,六十年后的聂仙铃,已经知晓了洛轻云的身份。这其实已经透露出了许多——

    “那么仙铃你又可知,当初正是因洛轻云的缘故,我才能治愈你的三寒阴脉?说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日后不可如此,无论未来发生了什么,这都是你我,应该承担的因果。”

    聂仙铃眼神故作茫然之状,心内的苦涩之意,却更为浓郁。

    救命恩人?在那个时段的她,却是早已猜知了,

    可哪怕明知如此,明知自己能有今日,多是因洛轻云当年的恩情,她也不愿意洛轻云继续存在。

    女人就是如此,一旦喜欢上了某个人,那么什么大恩也好,大义也罢,都无所谓。为了自己的心上人,这都是可以弃如敝履之物,甚至可以为此,换上一副狠毒心肠,忘恩负义。

    “对了”

    聂仙铃忽然想起了一事,神情又转为凝重:“还有个消息,要告知师兄。虽说这也是未来之事,不过这时候告诉师兄,应当无妨。传说中,那传说中的第五劫劫果,或者可说是第八劫的劫果,已经出现。在我那个时代,已经覆亡破碎了十余世界。”

    庄无道不紧心生一跳,愕然不敢置信的看着聂仙铃。

    五劫劫果?这么快就已现身了?

    忽又心中微动,庄无道又追问:“你特意提起,可是这五劫劫果,与我有所牵涉?”

    聂仙铃点了点头:“确是如此,那人越界而来,欲对星玄界与九玄界下手。师兄与他,未来必有一战,不过在那个时段,你与他仍未分出胜负,不过也极其的吃力,胜算不高。我如今只能告知你这些,不过想必再过不久之后,师兄就可得知他的消息。现在的他,应已名闻诸界。师兄可知,我曾在太霄剑宗,使用的那门一气大黑天?那正是他的成名神通之一。”

    庄无道只觉自己心情,顿时间变得异常沉重。五劫劫果,自己与他之间,未来必有一战?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好结果的模样。自己六十年后,若是输了,结果又当如何?

    也就在此时,他的身躯之内,传来一丝凝滞之感。庄无道顿知时间已至,立时把魔主神念,从这具傀儡身躯之内抽离。

    可惜了,聂仙铃明显诸多顾忌,他也没时间,问得更清楚些。

    不过在离去之前,他还有一事,需要仙铃明白,知晓他的心意——

    蓦然踏前一步,庄无道逼近聂仙铃身躯,几乎是零距离的,低头俯视着仙铃的眼眸。

    后者也是预感到了什么,俏脸上红霞微生,下意识的就欲躲避开庄无道的目光,却被后者的手,牢牢擒住了下巴,动弹不得,

    庄无道的呼吸,则陡然粗重了起来。先是眼含询问之色,而后在聂仙铃的樱唇上,深情一吻。

    唇舌交缠,绝美的滋味,使庄无道的灵魂震颤。可惜不能长久,只须臾之后,庄无道的意识,就从这具化身之内彻底分离。

    而此时聂仙铃,则是面红耳赤,头上似要冒出蒸汽。眼见‘庄无道,的神情,已经越来越僵滞,终是忍不住在师兄的后脑勺上重重一拍,使后者彻底陷入了昏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