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四三章 玄阳月阴
    庄无道并不在意,倒是眼前少女说话时的神态,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优雅之至,含着摄人心魄的魅力,

    并非是洛轻云修行了什么媚功,而是天然就是如此,勾动天地法则,与自然真理契合。

    尤其那双眸子,任何言语,都不能形容,任何事物,都不能与之比拟。就是那日月都不能与其争辉,清丽绝伦。

    庄无道自忖道心已固,可此时当他与少女对视,心脏却不争气的漏跳了几拍。

    他是苍茫魔君,可此时却几乎完全屈服在眼前少女,那强大的气场之下。

    心中生出警惕,庄无道偏过了头,避开了对视。

    “这两仪紫火神灯,洛师姐你拿着也好。此物在你手中,其实也是一样。莫非师姐你现在,想要离我而去?”

    “有这个想法,不过——”

    洛轻云眼神无奈;“现在的我,只能托庇于师弟羽翼之下。一旦脱离师弟十万丈之外,必遭天谴。实在对不住,可能还是得连累师弟你,为我承担劫数。”

    无法离庄无道而去,也就意味着,她面临的劫数,依然要追寻而至,依然要连累庄无道。

    “师姐你很见外?当初就已约定,你助我成道,我为你破劫。”

    庄无道心中暗暗摇头,只觉自己与这位皇天剑圣说话很累,颇为生分。远不如剑灵之时的亲密,说话也是轻松,无需仔细思量。

    “说来师姐你,最该谢的还是这太皇宗才对。我倒是感觉,这后天元胎也好,那两仪紫火神灯也罢,都是太皇宗有意安排。”

    “太皇宗o“

    洛轻云的目光迷离,明显是在回忆着过往种种,片刻之后,就眼现出了然之色。

    “明白了,果然是得谢一谢太皇宗的诸位。百万年布局,用心良苦。”

    说完这句,洛轻云就已起身,朝着那金仙遗蜕,深深一礼:“尔等之因果,本宫一肩担之诸位道友,当可瞑目

    庄无道听着,唇角却不禁一抽。什么尔等因果,一肩担之,说得倒是豪气,可现在的洛轻云,只是一丝残魂而已。实力还不到身前的万分之一,能不能恢复到生前一般都不知道。能有什么资格,去承担太皇宗的因果?

    那洛轻云却又看透了他的心思,转过脸一笑:“太皇宗是在赌,我则是不得不应下。这线因果,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也无非是被太皇宗连累,一死了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且接下太皇宗因果的,也并非是本宫一人,不是还有师弟?”

    庄无道一声闷哼,默然不言,这洛轻云的洞察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锐。

    以前就是这般,无论他在想什么,剑灵都能第一时间知晓。明明他已封锁了心理,洛轻云都能准确的猜到。似能洞察人心,无论有什么样的念头,都根本瞒不过她。

    说来也怪,当洛轻云那句说完。这殿堂内的两千具尸骸的气息,都有了些许变化。

    尤其是那几具仙人遗蜕的体内,似有什么东西散去了似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沙化着。

    而庄无道的感应,也越来越是明晰。这些尸骸的体内,必定是养蕴着什么东西。

    不止是那金仙遗骸,其余人的尸躯之内,同样也有。

    这是以自己的身躯为炉,锻造器皿么?

    “原来如此道友恕罪则个——”

    洛轻云眼现笑意,秀手在那金仙遗蜕的肩上一拍,立时就有一口黑白二色的剑光,从这遗蜕的体内冲出。

    那金仙之躯,也在这一刹那,彻底的沙化,消弭散去。

    随着洛轻云,再在那剑光之上弹指轻点。瞬时间,那四面八方都是凄厉剑鸣,

    赫然两千余口剑器,从这些太皇宗修士的体内冲而处。一半是黑剑,一半是白剑,如群星拱月,围绕着那黑白剑光旋动着。

    “这是玄阳月阴剑,一套剑器,总共是两千余口,恰好合成一座剑阵。百万前炼成器胚,融入这些太皇宗修士的血肉之内。百万年孕育后,剑器方成。材质品阶或逊色于两仪紫火神灯,不过——”

    落轻云将那口黑白二色的灵剑,猛地插在了之前那真仙遗蜕静坐之地。然后两千余口非剑,就纷纷散去,冲向了四面八方,纷纷坠落了下来,遁入到了太皇别府的地底。

    所落之处,无一不是别府内的关键灵枢所在。而仅仅一瞬之后,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内,就凭空多出一丝丝的剑

    “只论品级,此剑最多只能算是一套二十四重仙禁的剑器,不过却更适合镇压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用之于争斗,也不过比准仙阶的剑器强些而已,也是这位太皇宗道友留下的后手之一。”

    庄无道静静看着洛轻云施为,若有所思。忖道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哪怕是自己将这两仪紫火神灯取走,也不用担心这两仪仙极微尘阵,会降落品阶。也不用忧这太皇别府,被星始宗几家攻破——

    有玄阳月阴剑代为镇压,这座别府的防御能力,不会逊色于之前多少。

    之前就有察觉,这套阵法灵性十足,就似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现在想来,这两仪仙极微尘阵的灵性,多半是因这套剑器而生。

    两千余口玄阳月阴剑,都是禀太皇宗修士死去意志而生,有志一同,已经有了生成器灵的条件,

    这就使人安心了,这太皇别府已确定了将落在他的手中,不会旁落。

    这处两界通道,自己可以真正的掌握。

    看着洛轻云那绝美身姿,庄无道心中,又升起了好奇之意。

    “洛师姐,不知你现在,修为几何?实力到底是何层次?”

    他之前一直都在估测着,洛轻云的实力与修为。不过就在方才,庄无道彻底放弃了,哪怕是彼此间血肉相连,也根本看不透洛轻云的实力深浅。

    有时候觉得极弱,又时候又觉得对方强得可怕,不断的变化,让他无所适从。

    “修为相当于大乘境,与师弟等同。你我心血相系,师弟能有多少成就,轻云就是何等样的境界。轻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其实并不能修行进益的,只能依靠师弟。”

    洛轻云并不隐瞒,自嘲一笑:“此外我现在法域全失,需得花时间重新开辟。不过若论到战力,便是师弟你,如今也未必是我对手。”

    庄无道心中一凛,不过心中的波动,也迅速平复了下来。其实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洛轻云的道基,那是何等之强?根本就非是自己能够比拟。

    记得练虚境之前,有忄灵,附体的他,战力就可立时激增十倍

    练虚境之后,尽管已无法在征战之时,再用战魂或者剑灵附体之法。不过这结果,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故而庄无道并不觉羞辱,反而觉高兴。洛轻云刚才是说‘未必是我对手,,而不是说一定,这已是对他,最大的褒奖。

    心胸之内,蓦然涌起了一股热血,既是兴奋,又是欣慰。只觉这些年的凶险,这些年的艰辛,都已值了。

    洛轻云实力不逊于己,这更是一件绝大的喜事。意味着自己,在星玄界将再增一强力无比的助手。哪怕是洛轻云,不能离开自己十万丈之外。

    “师弟你的剑道,与我及凰劫都不尽相同,已经有了自己的道路。尤其那临江仙一剑,你是迄今一来,将这一剑修至最高境界之人。更有可能,将拥有五劫以来,最多的法域神通与内天地。换成前世之我,或可一战。现在么,也只能以自身道基,压过师弟一头。”

    庄无道明了洛轻云之意,说的‘前世之我,,是指她陨落之前,而且是大乘境时代,与他同境界的‘皇天剑圣,

    换而言之,洛轻云在前世大乘境时的战力,可能还要压过自己一筹么?

    暗暗心惊,不过想到对方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能斩碎刂果,之人,庄无道也就释然。

    这样的存在,的确非是常理能够衡量。且自己也不差,自己的乾坤大挪移,还未完成。大悲剑,还缺了三剑,

    这都可使他,超越当年的洛轻云。未能在灵仙境之前,创出完整的大悲九剑,是洛轻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所以庄无道并不气沮,接着又去了那块千年槐木,好奇问道:“这里面的魔魂,不知是何来历?为何是一体三魂

    那洛轻云先是面色微变,而后眼现迷茫之色,摇着头道:“我也不知,其实斩劫时的记忆,我至今都未想起,只知有这么回事而已。为何会出现一体三魂的情形,我亦好奇。只能猜测,大约是与五劫时的劫果有关。只因那时,我与它是一并消亡。”

    又郑重交代:“此物师弟你,最好是小心保存。我感觉此物,对你对我,都极其重要。也很可能与这一劫期的劫果,有着莫大的联系。”

    庄无道皱了皱眉,仔细又看了手中千年槐木一眼。略作沉吟之后,就又在这槐木之外,多增了几重封印。

    甚至不惜工本,以一些珍贵材料,特意炼制了一个小盒,用来承载封禁这块千年槐木。

    其实这道魔魂现在,极其的老实。之前指点教导过他的,也很可能包括这魔魂在内,也是他的‘老师,。

    有了这段交情,庄无道并不愿对其动用极端的手段。不过既然是与劫果有涉,庄无道就不能不小心为上,谨慎又加了。

    一旦因此物而发生什么不测之事,自己悔之莫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