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四二章 毕生之幸
    思及此处,太幽却不禁皱眉:“为师不是早就说了,已经请了一为擅长因果之法的元仙境道友。不日即身临此界?已经查知,当日你衡云,衡道两位师兄经过蕴仙城之时,那位道友也正在城中。”

    这当是红尘她错过之缘——

    “虽是如此,可衡风师弟却以为,任何希望都不可轻易放弃,最好是有备无患为好。一旦那位元仙高人不济事,我们这里,还留有一线希望。衡风他行动不便,所以弟子我,也就只能代他奔走效劳了。”

    衡天散人说到此处之时,神情面色,都已是肃然之至:“说来师尊可能不信,今日这太皇别府一战的结果,只怕要动摇未来几万年中,星玄修界的格局。元始魔宗,玄天剑宗,雪阳宫,星始宗,神渊道几家,不久前纠合散仙十余位,登仙境数十,仙宝四件,强闯太皇别府,意图围杀任山河,结果却是大败可输,折损的散仙强者,就至少有五位

    此事太幽上仙早已知晓,神情中并不见丝毫异色。不过心绪中亦出现了些许波澜,其实不久前,当他知晓此事时,远不似现在这样的平静,甚至可以说是震撼。

    从未有想到过,星玄界的后辈,居然还能有如此强悍的人物。

    此事虽还未大面积的传开,然而诸宗诸教的最顶层,都已经提前知道了消息。

    星玄修界,的确是从此格局大变。大乱将生,许多事都将与以往不同。

    不过,这与他们崆峒峡何于?元始魔宗几家遭遇重创,可并不伤根本。只有雪阳宫,或有覆亡之危。这改变不了崆峒峡的局面,依然是危如累卵。

    他现在也确是无瑕顾及崆峒洞天的传承,一切都是以红尘之伤,使妻子苏醒,为第一要务。

    能够想到的避祸之法,也只是在飞升之时,携带诸多弟子,一并离开这星玄世界。

    “那么师尊你又可知,他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衡天的眼中,已现出兴奋之色:“是命运之法,因果之剑,锁因定果这位苍茫魔君十有八九,已经修成了太皇宗的太皇福德如意图。且可确定,掌握了九玄魔界那位的锁命真言,之术,或者是类似神通”

    “锁命真言?”

    太幽上仙挑了挑眉,这却是他未曾得知的。太皇福德如意图他久闻其名,据说是百万年前太皇宗,一门可让人心想事成的奇术。

    尽管从未有人真正修成过,却位列太皇宗三大根本法门只一。

    可这锁命真言,之术,那任山河又到底是从何处习得?与那九玄魔界,又有何关联?

    心中一动,太幽又看向了衡天手中擒摄着的那团修士元神。也不再询问,而是直接就将这团元神强取了过来,片刻之后,太幽的脸上,竟也是现出了一层异样的红晕。

    “他现在,究竟人在何处?”

    那位掌握因果之法的元仙境仙尊,诚然是他现在,最大的希望然而这位任山河,任魔君,果然也是不能轻弃。

    甚至此刻,太幽对这任山河的期待,更超越了那位元仙境道友之上

    “自是在太皇别府之内估计还要些许时日,才能出来。”

    衡天转过头,眺望着一侧。其实他也不能确定太皇别府,到底是在哪个方位,只是如此感觉而已。

    “不过,如今要想这位魔君,为师娘她出手,只怕不易。”

    若是换在二三十年前时,那还好办。他们崆峒峡,有大把的筹码,使对方动心,有求于己,

    可如今这位魔君,已经可横行天下

    这样的人物,哪怕是任糜亲自出手,在星玄界内,也轻易奈何不得。又有何必要,再来结交他们崆峒峡?

    太幽上仙闻言却不在意,目如幽火。

    只要见了面,他自然就有办法,使那位答应下来

    这任山河的性情,他也有所听闻。据说是性情坚韧,不是可以被强迫之人,尤其是在其已气候初成之后。

    星玄龙城那时虽将他逼入星玄岛,然而之后为救乾心雅的性命,却又付出极其昂贵的代价,才能请动任山河。

    然而无论什么样的付出,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他太幽都能承受

    只要能使妻子苏醒,化解身殒之劫,那么哪怕是那位苍茫魔君,想要将天上的星星摘下,他也会想办法去办到

    ※※※※

    分发完这些玉符,庄无道就在那云台前方,与那真仙残骸面对面端坐了下来。闭目入定,开始了推演。

    一方面是为洛轻云护法,顺便恢复自身的元气伤势。一方面则是为解析这两仪仙极微尘阵的阵枢,以求尽快接手,接掌那‘两仪紫火神灯,。

    转眼就是三十余日过去,庄无道的进展极其顺利。近距离的观摩,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的全力演算,他对这座阵的大致结构,已经了如指掌,只是要想接手‘两仪紫火神灯,,仍是欠缺了些火候。

    倒是眼前这具真仙尸骸,让他越是越是在意。总觉得,这具金仙遗蜕之内,应该还有着什么东西。气机凌厉,仿佛是内孕着一口兵刃——

    使庄无道几次犹豫,是否将这遗蜕劈开,看看里面的究竟。不过因顾虑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动手。

    也就在第三十六天,庄无道身侧的那块黑石,突然间散出强烈的气机波动。

    这枚后天元胎,在百万年前就已经成熟,差的只是一丝灵性而已。此时洛轻云的神念投入,孵化自是水到渠成。

    庄无道侧目旁观,只见那黑石,先是化成了五色溶液,而后开始塑体成形。

    时间漫长,一日之后,才显现出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形状。不过紧随而来的,却是天道劫力,开始在周围环绕,

    而那劫力之盛,便是庄无道也觉触目惊心,超出他之前完成临江仙剑,大悲剑诀突破时的百倍

    这情形,是要渡劫么?

    庄无道眯起了眼,有些担忧,也有怜悯。能够感觉得到,这天道对于洛轻云的排斥,不止是这星玄界而已,还包括了这一域,无数的世界。

    若真的有劫雷降下,那必然是仙品五阶以上

    全盛时期的皇天剑圣洛轻云很强,强到能斩碎五劫劫果,与整个天道意志抗衡。可现在洛轻云剩下的,也只是一道残魂而已。能够动用的实力,不到生前的千分,甚至万分之一,

    仙品五阶的劫雷,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能力之外、

    而下一刻,庄无道就听得一声隐隐的叹息。

    那天地劫力开始消散,反而是这还未成形的天地元胎,与他之间的血脉感应,越来越强。

    之前的洛轻云是欲自身独立,踏出真正复生的第一步,才引来的天道劫力。这时的她,却是借用庄无道的血脉,以遮掩自身的气机。

    终究还是放弃了,没有硬抗天劫。而是将自身,隐藏于他的羽翼之下。

    接着这后天元胎成形的速度,陡然加快。庄无道已经能清晰看出洛轻云的五官,血肉与骨骼,也正在生长之中。

    不过到了最后时刻,这躯体即将完成之时,却又陷入了凝滞。这天地之间,似有着什么阻力屏障,在阻碍着洛轻云的躯体成形。

    庄无道开始还不怎么在意,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终觉不对。这不是因洛轻云,无力完成自己的形体。而是这具后天元胎,还无法完全承受洛轻云的这道残魂

    半步混元境,只是一部分神念而已,居然已如此了得。以补天石炼成的后天元胎,与神兽纯血相当,居然也承载不了洛轻云的意念

    面色一变,庄无道知道此刻已拖延不得,一旦错过了时机,不止是这后天元胎会损毁,洛轻云的元神,也同样会再受重创。

    略一思忖,庄无道就眼神无比遗憾的,看了那盏‘两仪紫火神灯,一眼。而后顺手一拂,就以法力摄起了洛轻云的身躯,往那‘两仪紫火神灯,方向投去。

    当二者融合为一,那无所不在的天地意志,就再无法阻拦洛轻云的‘复生,。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之后,一个与之前轻云,的魂影,几乎一个模自铸出来的少女身影,就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前。

    果是美绝人寰,双眸似水,却藏着如鹰般的犀利,浑透着谈谈的冷意,似乎能看透一切;长发披肩,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淡淡清香,沁人心脾;全身赤裸,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动人心魄。

    好在这时候,这座太皇厅内,并无其他人在。庄无道失神了刹那,就在须弥界中寻了一件道袍,给少女披上。虽是男子样式,却半点不曾掩盖住这少女的艳丽。

    “多谢庄道,唔?严格说来,我该唤你兄长才是——”

    洛轻云笑了笑,而后再次伏身一礼:“你我同修大悲剑,皆是师从第一任剑主凰劫。轻云这里,就唤你一声师弟。多谢师弟,赐我肉身。使我与轻云剑灵,都得自由。”

    “不敢当”

    庄无道忙让开了半个身子,微微摇头道:“此是我与道友当年约定之事,自然需尽力而为。”

    其实他眼前这位,更准确的说法,是他的师尊。说是师从第一任剑主凰劫,然而一直在教导他的,却是剑灵。

    不过洛轻云说要称呼他为兄长,也不算有错。只因洛轻云现在的一身血肉,都源自于他。

    因是由‘元胎代孕,之故,说这洛轻云现在,是他的女儿都不算有错。

    在中和之后,双方以师姐弟之称,实是最合适不过了。

    “与师弟相遇,也是轻云毕生之幸。”

    洛轻云说完之后,又看向了手中的宫灯,而后神情尴尬道:“是我之过全未想到,这天道对我排斥,居然是如此之强。连累师弟,为我平白损一灵宝,实是抱歉了。这盏‘两仪紫火神灯,,算是轻云暂借,待得肉身稳固世,必会尽早归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