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四一章 师尊洪福
    皇玄夜心中一悸,本想说是错在自己大意,这次元始魔宗的图谋非但未成,反而因那任山河而损失惨重。甚至更连累青灵神魔冷灵君,都身死于任山河之手。

    可他话到嘴旁,就又觉不对。福至心灵,改口道:“是弟子之过,给我元始魔宗丢人了。”

    这一战,他确实是丢人现眼,简直就可说是狼狈之至,必使天下修士贻笑。

    不过他猜任糜语中所指,应该不在于此。

    “原来你还算明白”

    任糜冷然一笑,满含着讥讽之意:“损失惨重又怎样?以往我元始魔宗,也不是没有过艰难之时。几个登仙与散仙,动摇不了我元始魔宗根本。冷灵君身死,固然是可惜,可似他这样的,我魔宗还藏着至少五人,并非缺之不可。我忧的却是玄夜你,道心已伤,从此之后,只怕再无力与他抗衡。”

    皇玄夜心中微沉,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自己胜不过任山河,便连魔督,也是如此以为么?

    难道他皇玄夜,真就没丁点胜算?

    “其余处置不当,辨敌不明,当断不断,都是小节,我也不准备再苛责于你。不过——”

    任糜的语音一顿,眸中透出了冰冷寒意:“魔主大人他对你今日所作所为,已极其不悦。这次返回魔宗,会暂时剥夺你圣子身份。此外道心种魔之法,太多凶险。玄夜你若不想输,以至于一生道业,日后尽被那任山河夺取,沦为那人傀儡。那就尽早去修了那门太阴神轮经,至少需至九重境界。”

    “太阴神轮o魔督——”

    皇玄夜惊愕的抬起头,满眼都是茫然之色。

    被剥夺圣子身份,他并不觉意外,可简直就不敢置信,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师尊,会让自己挑选这门功法修行,

    ‘太阴神轮经,是元始魔宗在五十万年前,搜集的一门绝顶辅修之法,传说是可以从太阴群星与轮回之眼中,汲取力量。

    修行之人,无不在短时间内修为大进。然而这些修士,却都在之后不到千年之内,神智陷入了疯狂。

    后来有高明修真,洞察了这门功法究竟。却原来是一位上古大能,为自己准备的转生秘术。

    任何修习了这门功法之人,都可能成为这位大能元神回归之后的胎舍。

    而‘太阴神轮经,的本质,其实就为吸引这位大能散落在太阴群星与轮回之眼中的神魂碎片与法力本源‘回归,重聚。

    所谓法力大增的秘术,则是将那位上古大能遗落于四方的道果遗力,吸收在身躯之内,造成的假象而已。

    他皇玄夜若修此法,固然将是修为大进。可一旦镇压不住那位大能意念,被其反噬,九成的可能,是意念元神分裂。还有一成,那就是被那位大能,彻底夺去肉身胎舍。

    “很吃惊?当年你听信人言,对任山河下手之时,就该想到会有今日。我魔门之中,弱肉强食,也从来都无有人情可言。”

    任糜的面色平静而又残酷,语气也毫无起伏波动:“不过本座,到底还是不愿见你就此陨落。然而演算半日之后,也只有这‘太阴神轮经,,能为你争得几线生机。到底修习于否,你自己选择,我不强迫。”

    说完之后,任糜就再无在星玄界逗留之意。身影开始化成点点灵光,消散于天地。

    皇玄夜双拳紧握,十指尖端都已死死的扣入到自己的肉内。不过就在任糜的化身,快要彻底消散之前,皇玄夜又心中微动,踏前一步道:“弟子还想问一事,那任山河,今日之后还是否有诛除的可能?”

    自己办不到,那么借用外力达成目的,也不是不可。

    “任山河?他如今气候已成,大道已立。哪怕是兼顾道基,也只需三五百年,就必是我辈中人。一旦他踏出了这座太皇别府,就必是这位苍茫魔君,魔临天下,横扫一切之日。哪怕是本座,也暂时无可奈何。”

    说完之时,任糜也同样眼神复杂的看向那九渊魔峡方向。以他的目力,甚至可直接洞照虚空,将整个太皇别府一览无遗。

    “想要除他,也不是不能办到,不过条件极其苛刻,你也必须修成太阴神轮经不可。加上那素寒芳,九重境界之后的大日斩仙刀,或者能有六分胜算。再有诸宗协力,或能胜之。其实本座,倒是更期待,他成就灵仙之时。此外送你一句,天欲其亡,则必使其狂。将欲取之,则必先与之。你要想在他登仙境之前,取其性命,那就需谨记这两句—

    随着话音落下,任糜的身影,也渐渐淡去。

    皇玄夜则皱眉立于原地,陷入深思。

    前面几句他懂,等待任山河修成灵仙境时,血尊任糜还有其他那些灵仙,才可再无顾忌,对任山河下手。想必魔督他,也必有布置,会耐心等待着这一天到来。甚至会主动在合适的时候出手,逼迫那位渡劫飞升。

    可后面几句,皇玄夜却仍是有些不明白。

    天欲其亡,则必使其狂。将欲取之,则必先与之么?

    难道说?皇玄夜紧皱着眉头,未有半点舒展。这是要令任山河真正千夫所指,举世皆敌?

    可他观那位行事,极有章法,要想办到此点,极其不易。

    且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能够修成太阴神轮经承受被夺舍之险

    ※※※※

    几乎同一时间,同样是在九玄魔峡之内,距离太皇别府现在的方位,大约二十余万里的距离。衡天散人却是手持着一团灰色气雾,满面的惊喜之色。

    这是被他强行拘拿在手的一团修士元神,而此时在他的身侧,赫然躺着一位魔修的尸骸。

    若庄无道或者皇玄夜在此,必可任得,这位正是在太皇别府之中,被庄无道斩伤的几位登仙境魔修之一。

    此时却被这衡天散人,在血尊任糜的眼皮底下强行擒拿,拘摄神魂。这极其冒险,然而此时在衡天看来,却是再合算不过。

    相比方才他从这位魔修元神中得到的信息,之前的风险,根本就不值一提。

    除此之外,在衡天散人的身前,还有着一枚紫金色的灵符。此时正散着淡淡的灵光,牵引着这另一位,与血尊任糜同等境界的存在,降临此间。

    而仅仅须臾之后,那紫金色灵符,就忽然化开,构成了一个虚幻的人影。

    五官相貌,都与衡风散人肖似,却更多了几分威仪,气度雄阔。正是崆峒洞天之主,星玄界第一散修太幽上仙。

    现身之后,太幽先是四下扫望了一眼,再掐指一算,就已明了了缘由。而后这位太幽上仙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在血尊任糜的面前动手,除他门人,拘人神魂。衡天,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多谢师尊夸奖,不过衡天之所以胆大,其实是托师尊洪福。只因有师尊庇佑,我不惧他。”

    衡天散人笑意如故,对太幽的训丨斥浑不在乎,径自举了举自己手中的修士元魂道:“师尊勿恼,要责备徒儿,可待稍后再说,您大约是猜不到,我在这家伙的记忆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太幽一声冷哼,表示不满,不过神情里,也多出了几分凝然。

    他并非是耳聋眼瞎之人,事涉九玄魔峡,那就定然是与星玄界的那个后起之秀任山河有关。莫非——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