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四零章 一剑两分
    这一剑,庄无道并不使用任何剑器兵刃。却将体内剑窍,接近十一万的大悲剑气,都融而为一。显化出了一口,模样与轻云剑相似到九成的长剑。

    所有的因果命运之法,都全数施展,定果锁因。当庄无道这一剑划下之时,轻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都被他的剑锋,强行一分为二。

    那剑灵分裂,顿时就幻化为两个魂影。与之前的轻云,,都有些相似,却又各有不同,

    一个秀丽柔美,气质沉静,似如出水芙蓉,超凡脱尘;另一个也同样貌美无双,倾国倾城。更兼风姿卓越,仪态万方,气质莫名的凌厉,眼神坚定如鹰,让人不敢直视。

    不过此时这两人的脸上,都是一般的满含错愕之色。身躯也都飘渺不定,似乎只需风一吹,就会散去,似连自身形体都无法维持。

    “剑主——”

    前者首先一个惊呼,而后又蹙起了柳眉,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而后者则是目望四周,目中现出了然与怅惘之色。

    庄无道没让她二人等太久,口中一口鲜血吐出,缓解了伤势之后,就在轻云剑的剑身之上一拍。先是将那秀美女孩的魂影,收入到了轻云剑内。紧接着是一股五彩烟岚拍出,从他袖中挥出,打入到了剑身之内,

    这是之前,助轻云剑恢复之后,残余剩下的先天元灵。庄无道一直没想到该如何使用,本来是准备留存,收集更多先天元灵之后,以恢复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的仙禁。此刻却可助这‘轻云剑,的真正剑灵,恢复分离之后的神识创伤。

    接着他又法力一引,遥遥摄向了另一少女。

    “你就是,这一代的剑主?是了,我记得你,无道与你在一起,不知不觉,居然已有百年岁月。可是你将我与她分开?”

    那少女的眼眸,也同样望了过来,目光沧桑。庄无道面色不变,在这时法决一引,强行吸摄着这道残缺神魂,往自己手中的黑色晶石中投去。

    不过对面,却传来了一阵抗拒之力,一到寒洌的剑意,直指他的元神深处。

    这一刹那,庄无道只觉心中一片冰凉。无端端的感觉,只要眼前这少女愿意,那就定可夺去自己的性命。

    明明对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道残缺的魂识。三魂七魄,无一齐备。

    然而这一刻,庄无道却感觉自己,在此女的面前,如蝼蚁般的渺小。

    好在这感觉只是刹那,当那少女注意到庄无道手中的晶石时,终于恍悟。

    “原来如此,这可是后天元胎?无道你是要以此物——,总之多谢了”

    她脸上现出浅浅的笑容,先是大大方方的一礼之后,才语含感激道:“这虽不能算是真正复生,却也算是一具不错的皮囊,后天元胎之身,仍可修行精进。意识蒙昧百万余载,居然还能再得肉身,轻云我感激不尽”

    再不抗拒,被庄无道的一道法力引送,打入到了这块黑色晶石之内。

    也就在少女的残魂,被打入这后天元胎内的一刹那,这块晶石,居然在他手中,如心脏一般跳动了起来。这是少女的元神,已被这后天元胎接纳的征兆。

    庄无道却在这时,忽然一楞神。想到聂仙铃之前,拼命的想要阻止,莫非就是想要阻拦,自己让洛轻云的残魂,借这后天元胎复生?

    为何之前,自己就没能想到?

    他刚才见到的聂仙铃,应担是来自于未来的某个时段。难道是因这位‘皇天剑圣,,自己发生了什么不幸之事?

    不过元神之内,却并未感觉什么凶兆。也对,发生在几百几千年后的事情,在这时候能生出什么感应?

    庄无道也并不在乎,即便是这轻云,,未来可能会成为自己的灾劫祸胎又怎样?

    这是自己欠她的,当初的约定,就是轻云助他登顶大道之巅,而自己则助它恢复。

    这其实是针对两个人的承诺,一个自是轻云剑的剑灵,一个则是在五劫之末斩劫身殒的皇天剑圣。

    这世间谁都没资格,来决定他的未来。未来若真有遭劫的那么一天,他也一定会有办法化解,,

    谁都不阻他,无论是谁,哪怕是那天道,哪怕是——

    庄无道的脑海内,掠过了之前看过的那几道惊人爪痕。却未有丝毫迟疑,双拳的紧紧一握。

    ——哪怕是比拟半步混元的天命之龙原虚,,也不可能决定他的命运!

    轻声一笑,庄无道又看向了手中,一团黑色的魂雾。这是他以因果剑战魂之后,分出的另一部分。

    应该是一丝魔念,也不知是何人所有,比之剑灵与洛轻云的神魂还要残缺,分离之后,不但没有形态,连意识都不能维持。

    此时在他手中,却是异常的安静。

    “原来如此,这是三魂一体?残魂与剑灵结合,有融入了部分魔念。她的元神,才会有那样的怪异。性格不定,忽而温婉,忽而霸道,忽而尖刻——”

    离华仙君对于眼前发生之事,并无丝毫的羡嫉。尽管她也急于复生,然而这后天元胎,却并不适合她。

    庄无道体内的那枚重明死卵,才是真正能够使她,得以复生之物。

    “她果然是洛轻云,百万年前的皇天剑圣洛轻云可惜了——”

    庄无道哑然,明白离华仙君之意。确实让人遗憾,洛轻云伤势太重。魂魄残缺不全。哪怕此时借助后天元胎,重获肉身,也算不得是真正的复生。

    想要恢复到生前之时的状态,简直难如登天。光是修补元神,就无比的麻烦。

    庄无道方才就已感应到,这位皇天剑圣的残魂之内,赫然是千疮百孔,创痕累累。这不是普通的伤势,而是天道之痕

    除非是有与‘天道,同等存在之人,为其修补弥合,否则根本就无法恢复。

    可这样的人,这世间的并不存在——

    洛轻云的这具肉身,也不算是真正肉体。严格来说,只是以他的血肉,结合后天元胎后,孵化出的傀儡而已。

    而皇天剑圣洛轻云,只是主掌这具傀儡之身的魂灵。无法自在,不能超脱。

    反而是轻云剑灵,没有了洛轻云的拖累之后,很快就会复原如初。

    只要再寻来些先天之气,就可使她灵性尽复。

    探手取出了一枚可以储藏修士魂魄的千年槐木,庄无道将手中的这团魔念,打入了进去。随即又在外布下密密麻麻的禁纹,以免被这东西逃脱。

    他暂时还不知这丝魔念,到底是何人所有,是何来历。只能等到洛轻云苏醒之后,再问个究竟。

    心神中隐隐感应,这东西与自己,似有种莫名的因果纠缠。

    外围的谢婉清等人,此时正一头雾水。就连能以重明观世瞳,看破幻术的苏云坠,也觉不解。不明白庄无道那口仙阶剑器,究竟从何而来。又为何一个剑灵,会被他一分为二。

    更不知这剑,到底为何物。分化出的两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

    几人间的对话,都被庄无道以万象森罗纱镇压掩盖,都无法听闻。

    庄无道更无解释之意,只是在那云台之旁,探手一招。那些死去的太皇宗弟子身上,就陆续有几枚玉片飞起,落在了他的手上。

    随着庄无道,陆续又打入了几道符文。这些玉片,顿时都散出阵阵莹光,与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共鸣呼应。

    不死道人顿时一喜,知晓这是庄无道,给他们炼制的通行玉符。有了这玉符之后,几人才可在这别府之内,真正通行无阻。

    这里的几件至宝,都不可能属于他们。不过庄无道,却并不禁他们,在这太皇别府之中,寻觅自己的机缘。

    自然这别府中的大头,仍旧属于这位苍茫魔君所有。然而他不死,亦可收取一些,心仪合用的宝物。

    ※※※※

    距离九玄魔峡四十万里之外,皇玄夜终于停止住了身影,直到此时,他心中的恐惧惶然之感,这才稍稍退去了一

    因对那人过于惊畏,哪怕明知自己逃出太皇别府,就可安然无恙。哪怕明智‘任山河,,绝不可能追出太皇别府之外。

    皇玄夜却仍不能心安,被心内的不难与恐惧驱使,随着本能行事,直到远离九玄魔峡的地域,皇玄夜才能克制住心内深处的阴影。

    而此时此刻,皇玄夜的面上,也是呈现紫青之色。知晓今日这一战,那庄无道已在自己心灵深处,留下了永久的创痕——

    再回过头,望向九玄魔峡方向,皇玄夜的眼中,更隐透出绝望之意。

    这道心魔种之争,已希望渺茫。他不知自己,该如何战胜那个怪物般的存在

    也就是说,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是必死无疑么?

    忽然皇玄夜又心生感应,神情一变,恭敬异常的,往身前方向一礼。

    “弟子参见魔督”

    而就在眨眼之后,一个人影忽然从虚空之外踏出。

    猩红如血般的长衫,俊美到不可思议的面容,紫宝石的眼眸之内,此刻正蕴育怒火。

    这是他的魔督,也是元始魔宗的现任宗主,更是他名义上的的师尊。

    灵仙灵魔之上,都不会以本体轻易进入星玄世界。出现在皇玄夜眼前的,只是血尊任糜的一具身外化身而已。然而迎面而来的压力,依然使他浑身颤栗,气机全滞。

    “玄夜,你今日让我很失望”

    哪怕是愤怒失望到了极致,任糜的神情,也依然是清冷之至:“可知本座,今日到底失望在何处?”

    淡然的语气,可那浩瀚无边的神念意势,却是排山倒海般的压迫而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