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八章 两仪紫火
    天命之龙,乃是实力直追半步混元的存在。在维持命运时序,纠正错乱的时序命运,更有天道之力加持。

    若真是其本体出手,哪怕是全盛之时的洛轻云,亦要畏其三分,不敢正面一搏。那时聂仙铃在这里,已不知死了多少回。

    不过离华仙君此时心内,还压抑着一些言语,未曾道出。这原虚,其实很少出现,只有一些影响较大的因果变化,时序扭曲,可能会影响到未来整个时序轨迹的变局,才会现身阻止。

    换而言之,此时这个殿堂之内,即将发生之事,很可能是决定了这一域世界,未来的命运走势

    聂仙铃意图更改庄无道的命运轨迹,却在天命之龙原虚,的阻扰之下,功败垂成。

    而且此事,多半是与自家这位主上有关。

    未来的庄无道,果然是一位不得了的人物——

    “天命之龙原虚?”

    庄无道仍是拧着眉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位。大约是剑灵认为他还不会太早进入天仙界,所以一直未曾给他详细介绍提及,天仙界那些混元级的道祖大能。

    这已是他知晓的,第六位半步混元级的存在。虽非是真正的半步混元,却有着混元级的战力。

    而且是一位天道意志的走狗,同时掌握着命运时序之法。看来不止是聂仙铃要小心,自己也同样要时时防备、

    自己掌握的因果命运之道,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引动这位的注意。

    让他心中暗暗一松的是,看这里的情形。师妹她应该是安然无恙,只是受伤不轻。

    这已是一个极好的结果,要知这原虚,可是能直接出手,抹杀仙铃她过往未来的存在。师妹她只是受伤而已,这就很让人很是意外了。

    只是庄无道,仍旧没弄清楚,他那师妹来此处的真正目的。

    不过到得此时,他反而是更为认可,这命运并非不可改,天道也并非不可逆。

    之所以不能改不能逆,只是因力量不足,不能有压过那天命之龙的力量。

    一边沉思着,庄无道一边看向了前方。

    他眼前这座‘太皇厅,,无疑是别府的中枢所在。除了入口这里,有许多战斗痕迹之外,其余并未有破损的痕迹

    正前方的几座云台,当是太皇宗的师辈们讲道之所。左右两侧,则是数达万计的蒲团。

    此时却端坐着一排排的尸骨,数量不多,只有两千人左右,大多数蒲团都是空着。不过这些骨骸,居然无一不是归元境以上的修为。

    应该是百万年前,太皇宗最后的精华。

    那云台之上,也同样有着尸骸,总共六具,都有着灵仙境的修为。在正中央处云台之上的那人,更是浑身散着紫金色的光芒。

    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远眺,顿时心中一惊。这个人,至少是真仙境以上的修为有七成可能,达到了金仙,只是那内天地,不知因何故,已然散去。

    而且那九转玄功,也已修到十五重以上的层次只差两重境界,就可肉身成圣,证就元始圣人。哪怕是身死,也可在数劫之中,身躯不朽不灭。

    看到了这一位,庄无道就已知道,为何星始宗几万年来,都拿此间无可奈何。血尊任糜,亦只能止步在别府之外

    看来镇压此处两仪仙极微尘阵的,并不止是那件仙宝而已。

    这位百万年前的金仙,应该是将自身的部分魂灵血肉,也融入到了这座大阵之内。

    自己融合的那颗金丹,多半也是来源于这位。

    不死道人的一声,满是遗憾之意。可惜此处的尸骨,要么经历的时间太久,要么是死前就已做好了安排,没有转化为煞尸的可能。而那真仙尸骸,更与别府融合为一,没可能转化。

    本来绝佳的材料,就这么浪费。

    庄无道听在耳中,不禁暗笑。他手里倒是有条完整龙尸,正是炼尸之人梦寐以求之术。

    不过这种好东西,他怎么舍得交给不死?也不放心。

    “这些人,应当都是寿元耗尽,衰竭而死。”

    苏云坠看着四面的骨骸,同样在以重明观世瞳,一一观察着:“奇怪的是,这些人的骨龄,应该还远不到他们陨灭之时。命元损耗,比谢姐姐还要更严重些,且都是同一刻寂灭。”

    “也就是说,这些人生前,很可能施展了一门需损耗大量寿元的秘法,最终寿命耗尽而死。两千余人,这门禁术的等级,只怕不在这座大阵之下。”

    苏星河接口说着,神情也若有所思:“我感觉到此间,有命运之法的气息残留。”

    谢婉清则是盯着那位死去真仙的尸骸看着,尤其是这人手中,提着的一盏宫灯:“这想必就是那件镇压整座太皇别府的仙宝o应该也是先天灵宝一级,与先天五行雷玉同一等级之物无疑。可惜了,内中灯芯已失,否则这件宝物,威能绝不只是如此。”

    此时诸人,也早就对那位真仙手中这盏宫灯,有所注目。

    除此之外,这真仙的身前,还有三件东西。一件是一朵七叶白莲,除了莲生七叶之外,莲蓬中,更有七颗莲子。另一件,是一个丹瓶,暂不知这瓶内到底何物。

    最后一件,则是一块纯黑色的晶石,有着七窍,幽暗无光,似在吸收着周围的一切。

    事实也如此,那些靠近这晶石的芥子微尘,都被其吞噬了进去。甚至还有,这内庭之中,四处弥漫着的那些‘芥子虚空,,也有几颗,正被这东西牵引着,往这晶石所在的,方向不断的靠拢。

    在场几人,都未能亲眼见这些天地本源的残片,被这黑晶吞噬的情景。

    然而只是有这可能,就已让诸人膛目结舌。本能的就认为,这块黑色晶石,应该是不逊色于那盏宫灯的宝物。

    这太皇别府,不断的吞噬着九玄魔峡中的两界星屑,多半就是为蕴养此物。

    此时便是苏云坠,一时也无法辨别这两样珍宝,到底是何等样的奇珍,思索着道:“这七叶白莲,应当是源自上古十二品青莲的异种之一。不过此物功用为何,暂时未可知。至于那黑色晶石,坠儿瞧着,倒似乎的是上古时的补天石。可为何是这种气机色泽?不对,传说中的补天石,应当是色呈五彩才对,还有这七窍——”

    一边说着,苏云坠一边走上前,试图触碰。然而才刚靠近那云台三百丈处,忽然周围黑白二光乍闪。

    苏云坠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开。而后就又眼神恍然的,看着身前地面,遗下的一些痕迹。

    “原来如此刚才那女人,必定是被阻在此处。也不知用了多少时间,才突破了禁制。”

    不过看痕迹,那黑衣女子,最终也只接近到距离到云台六十丈处,就不得不停止下来。接下来应当就是那天命之龙原虚,现身,强行将黑衣女子击退。

    苏云坠眼神狂热的,又看了那块黑色晶石一眼。而后就又转过头望向庄无道,满脸都是期待之意。

    他们虽有庄无道绘制的符篥护身,可以在这内庭之中自由行走。不过这阵法有灵,显然能够辨别,谁才是这几件奇珍的真正主人。

    这应当是这太皇别府内,最有价值的几样东西。所以才未藏于那库房之中,而是由这位金仙之尸,亲自镇压守护

    苏云坠对这些奇宝并无贪念,不过是身为顶尖的炼器师,对那石头与宫灯有些好奇。

    庄无道目中,也透出一道精芒,而后毫不犹豫就迈步往前。将虚空扭曲于脚下,只不过数步,就到了那中央云台之前。

    这里的禁制,别人都不能靠近,只有他进入时,才保持着平静。体内的‘太皇福德如意图,,此刻正散着一波波特意的气脉波动,与周围的灵潮共鸣响应着。

    庄无道首先是仔细瞧了一眼那宫灯,果然是内中已无灯芯。不过灯内下方,正是两仪阴阳的图形,恰好与‘两仪仙极微尘阵,相合。

    真正的有灵之物,都是神光自晦。这件宝物,看来毫无出奇之处。若非是这东西,此时正是整座‘两仪仙极微尘阵,的核心,庄无道几乎就察觉不到这东西的灵异。

    放在一些平常些的所在,他们只怕真会将之辨认为一件普通的宫灯。

    此时任糜,可能还在别府之外,其余诸宗之人,也没可能就此罢休,早早退走。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仍需这盏宫灯镇压。

    庄无道未敢轻动,只是探出了手指,在这宫灯之上轻轻一点。而后那宫灯之中,就赫然燃起了六朵火焰。外面是五色之火,对应五行,而最中央处,则是一朵紫焰。使这件宝物的气机,剧烈的变化,照亮了整座殿堂。

    别府内的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也在这时轰然鸣动,竟有向仙品四阶等级,继续攀升的迹像。

    不过庄无道此时,却是面色煞白一片,迅速收回了手。

    ——只是这么一刹那,他的一身法力,就消耗了至少六成

    之前使用‘临江仙,剑以及一于命运因果法门之时,都没有这么吃力。

    之前他笑墨灵,哪怕有了绝顶的宝物在手,也无法动用。此刻的他,也是同样的处境。

    一身法力,只能供应这五色混沌之火,最多三个呼吸。比墨灵强些,却也强得有限。

    “原来此灯,名唤‘两仪紫火神灯,,倒是恰与我的混元天极之术相合。一旦将之炼化,法力应可支撑更久一些,最多能达五息。可惜了,灯芯已失,否则这火焰,确不止是这点威能。”

    想到灯芯,庄无道已颇为遗憾。若有灯芯在手,不止是这两仪混沌紫火的威能,可以大增。法力的消耗,也会减倍。

    哪怕是他现在,也可维持此物,至少十息的时间——

    这已足可使他,将一个元仙境的强者,生生稍灭了。

    不过由此刻以辨出,这件‘两仪紫火神灯,的等级,材质至少也是下品的先天灵宝,可以一直祭炼到七十二重仙禁,神宝以上。

    只是眼下,这‘两仪紫火神灯,之内,还只有三十二重的仙禁,只相当于上品仙器的等级而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