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七章 天命之龙
    庄无道并未在意不死道人的思绪变化,眼神清冷道:“然而你师兄却不知,也未必情愿动手之前,可问过了你师兄?”

    “他大约是不会同意,估计问了也无用。”

    少女的声线中,分明含着几分苦涩的意味,不过语气却是坚定之至;“不过这事我既已做了,那就绝不会后悔,

    庄无道一声冷哼,面上有如是覆盖了一层寒霜:“那么我今日定要过去,你待如何?”

    那黑衣少女闻言,顿时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斗篷之下,才传出了声音:“那么小女子,不惜一战”

    气氛瞬时就僵冷了下来,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已经开始交锋于石阶之上的虚空。

    看似与平常无疑,却有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气爆之声,传入到诸人耳内。

    谢婉清已经再次变了颜色,能够感应二人之间的虚空,赫然是在‘湮灭,之中。一块块的空间,不断的破灭崩塌着。

    忽然之间,她就有了明悟。这是一场她与梦念生等人,根本就无法参与入内的争斗。哪怕是帮忙都做不到,二人之间,已绝无他们能插手的余地。

    或者也可说,两人的实力,已经彻底超出了他们所在的层面。

    不过也不知为何,谢婉清心中,又隐隐有了一种怪异的想法。

    这二人的关系,应该是异常的亲密,彼此也都极其的了解。意念攻守转换,都娴熟之至,对于双方之间的弱点破绽,都了如指掌。

    还有自家的主上,似乎是在手下留情?

    可随即就听庄无道,再次开口:“你当知道,一旦动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声音更为凝冷,然而在谢婉清耳中听来,却是不含丝毫的杀机,反而是以无奈居多。

    不过她此时也能勉强观察到,一丝丝因果之力,正在将黑衣少女锁定。

    似乎是功法上,被完全克制。黑衣少女尽管剑道强绝,远远凌驾于此间诸人之上,也依旧是渐渐的处于下风劣势。只是勉力支撑,不愿让开路途。

    而诸人看不到的地方,二人的剑意,已经有了成百上千次的对撞交手,不过都是以少女溃败居多。渐渐的,那神念剑意,只能守御于身周。

    可虽是如此,少女却依然坚定如故,无半点的动摇:“阁下无需留手,小女子自能承担后果。”

    庄无道眯起了眼,定定注目了片刻,而后一声冷哼,直接就迈步往上,踏上了白玉石阶。

    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就被引爆。那黑衣少女执剑在手,冰蓝剑器之上,喷吐着三尺长短的剑气。

    看似从未动过,诸人却可觉前方台阶之上,那纵横交错的锋锐气机。

    这一刹那,黑衣少女已不知斩出了多少剑,四面八方,缠绕锁定着庄无道的身影。

    锐利的剑劲,在那石阶之上,留下了无数条浅浅的划痕。

    庄无道却是完全不管不顾,神情淡定的拾级而上,将那些交错的剑气,完全视若无物,完全无有出手抵挡。

    而自始至终,这些无影无形,快到了超越人感应极限的剑影,都未伤及到他的毫发。

    只能任由庄无道,登上这九百九十九级石阶。

    所有人都看得是一头雾水,只有不死道人,暗暗冷哂,不屑的一撇唇。

    无非是这师妹不知何故,一定阻拦师兄进入那别府主殿之内。而庄无道,则是看准了自家师妹,并不舍得伤他。所以于脆硬顶着剑光往上,堵的就是聂仙铃,不会真对他动手。

    一对奸*夫淫HL也不知在弄什么玄虚。

    当庄无道,在最后一层石阶之上站定。黑衣少女苦恼地一叹,而后那纵横交错的剑气,也都收敛一空。

    “魔君你好赖皮不过我劝魔君你,最好还不要过去——”

    正说到这句,少女的声音忽然止住,似极其痛苦,口中也蓦地一口鲜血吐出。

    庄无道也是吃了一惊,遥遥看向那主殿之内。感觉此时殿中,似正有人在动手。

    少女受伤吐血,也似是与此有关

    唯一让他安心的,看来对方的伤势,并不沉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

    语音未落,庄无道就见黑衣少女,带着万分遗憾与歉意的看了自己一眼。而后她身影,就忽然破空而去,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此时两仪仙极微尘阵,正值全盛之时。这虚空胎膜,便是灵仙境修士,也难损坏分毫。

    却完全阻拦不住少女,视如无物般,穿透了出去。

    “这女子,当真是古怪”

    苏剑通直至此时,仍是一头雾水,越来越是疑惑:“阻拦主上,她到底有何用意?”

    看起来,也不似要争夺这太皇别府遗珍的摸样。

    谢婉清也飞身踏到了石阶之上,偏过头问:“主上你,你莫非是认得此女?到底是哪一位大能,居然能有如此的剑道神通?”

    庄无道都暂无搭理之意,神念直接观照自家的浩劫天图。不过让他心情一松的是,那图上的黑点,并未增多,反而在渐渐的淡化消散。

    “剑主的命运轨迹,看来并未被改变。”

    剑灵的身影现出,若有所思的言着:“也不知她,为何要这般做?”

    “要改变命运,哪有那么简单?那女孩,太自不量力了。别说是少主你,如今修成了太皇福德如意图,又有浩劫天图镇压。即便没有,也不别人能轻易扭转。”

    离华仙君也猜知到了少女身份,可依旧是语含不屑,随即又神情凝重道:“方才的情形,不知殿下你可有感应o莫非是那位,直接对她出手了?”

    语中提的是殿下,,自然是问的洛轻云。

    那位?那位是谁?

    庄无道不爽的挑起了眉头,一边在心念内询问着,一边身躯快速闪动。只用了数息时间,就到了那中央主殿之内

    只见此处,赫然是一片狼藉。空旷的殿堂之内,四处也是满布剑痕。显然是有人,在此动过手。

    而且出手之人,剑气凌厉莫当,哪怕是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都不能阻她,在这殿堂之内留下剑痕。

    这倒不出庄无道的意料,无妄魂体,天生就是天下阵法的克星。只要修为等级上的差距不是太大,可以在各种样的大阵之内,穿行自若。

    真正使庄无道心惊的是,在前方百丈处的地面,还有一旁石柱之上,明显是新近不久,才留下的那几道爪痕。

    交手之人已经离去,可此间留下的道法与剑气痕迹,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尤其是那爪印之中,残留的法则之力,居然让庄无道,也感觉惊惧惊悚。

    这到底,是何等样的惊天大能?

    “果然是它——”

    在庄无道面前,离华仙君并不敢卖关子,直接解释道;“这当是天命之龙原虚,,本体为一头独角银龙。乃是上古一劫时代,一位混元大能的宠兽。在第二劫期,这位大能预感到自己将要陨落。便出手将这头独角银龙,投入太虚之内,使之与时序及命运长河融合,命名为原虚,。这原虚从此得道,身躯神魂皆不死不灭,只受天道庇护驱使,负责维持时序长河的流向,纠正过往未来,一切不该发生在时序之中的因果变化。你那师妹她,多半是惹到它了。好在此时出手的,应当只是这原虚的一个分身。否则,后果难料——”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