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六章 剑光若电
    其实庄无道自己,也是颇为遗憾。可惜他并非是纯正的魔修,否则那件‘太初魔幡,,他就自己用了。

    此物能力极强,凌压于其他三件之上,是一件很不错的仙宝。

    将这些东西分给了诸人,庄无道又开始炼制符篥,使谢婉清等人,可以在恢复之后的两仪仙极微尘阵内行走。

    这次不是给素寒芳那种,只能维持两个时辰的符篥。而是加入他的血液,融入太皇福德如意图特有的气机。

    每人三张符篥,每一张都可维持一日时间,这是为防意外。

    做完这些,庄无道就当先往内庭方向行去。其实这一战,不止谢婉清他们,各自都受伤不轻。便是他自己,也同样是五脏肺腑中,暗伤处处。这是被因果之剑,反噬而伤。

    在他使用临江仙剑之时,有时候估算有误,而庄无道的剑窍与浩劫天图,并不足以完全承担这因果之力的反作用,故而创及肺腑。

    按理是该修整调息一番,恢复一下体内伤势,才算妥当。不过这时候,庄无道急于进入内庭,便连追杀元神魔宗那些残存余孽的时间都没有,就更不用说暂时停下休息。

    仅仅不过两刻钟之后,庄无道已站到了内庭之中。看着周围的情形,眼神疑惑万分。

    这内庭要比外庭中庭,都要小得多。庄无道以目估测,感觉此间,最多只千里方圆。

    而且禁制更为森严,密密麻麻的仙禁符文,隐藏于虚空之中。

    不过这些庄无道,都无需在意。太皇福德如意图第八重修成,哪怕是在这别府的内庭,他也仍可行动自如。被这别府,默认为嫡传弟子的身份,并不受限制。

    让他感觉不解的是,在此处他确能清晰感应到,有修士法力残存,而且是偏向于时序太虚一类。

    原来是真的有人,已经先他一步进入到内庭之中。似乎是在血尊任糜,开始压制着太皇别府之时闯入了进来,在一番较量之后,成功进入别府深层。

    而且这残余的气机,似有些熟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皱了皱眉头,庄无道就又继续大步前行。

    内庭虽只千里方圆,他在这里也不受限制。不过此处除了禁阵之后,还有陷阱机关术,迷阵与幻雾等等,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

    尤其是那芥子虚空,愈发的密集。品阶极高,对诸人的威胁,远胜先前。

    特别是其中一部分,不再只是单纯的撞击,而是一旦接触,就是整个虚空碎片湮灭的效果。

    故而诸人在这内庭之中,依然是小心翼翼的前行,不敢稍有造次。哪怕手持着庄无道分发的符篥,也不敢冒险行事。

    好在没有两仪仙极微尘阵配合之后,这些东西对他们的威胁大减,只需不去故意触碰就好。

    “那边应该就是存放法器之所——”

    苏云坠忽而目光望向了一侧,眼中现出了微光:“我能感觉得到,那边有准仙阶宝物的气机,而且不止一件。”

    诸人心神一震,朝着苏云坠望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惜那水雾弥漫,郁郁葱葱,看不清楚。

    不过都知苏云坠的练器之术,强过此间任意一人,乃是宗师一级。故此都毫不怀疑苏云坠的言语。

    不死道人,已经眼现出期待之色,忖道这太皇宗遗留下的东西,总能有自己适合自己。

    即便是相性不合,拿出去或卖或换,也能寻到自己心仪之物。

    庄无道却根本就不曾注意,周围这几位的热切眼神,一直皱着眉头,往那‘两仪仙极微尘阵,的核心处行去。

    越来越觉不妥,也不明白,为何她要这般做。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也知猜测无用,只能当面询问答案。

    而诸人之中,只有谢婉清,首先感觉到有些不对:“主上,可是出了什么事?还是这内庭,另有什么古怪之处?

    说来之前庄无道的举止,就让人怀疑。大战才刚了结之时,明明还可继续扩大战果,还可继续给予几家重创,就匆匆收手,风急火燎般的进入内庭。

    “我也不知,不过——”

    说到此处,庄无道却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只是又加快了脚步,重明观世瞳全力张开,扫荡着周围一切,使他得以明晰路径,避过那些机关陷阱。

    仅仅半刻,他就已领着众人,接近到了这别府的核心。远远望去,却是一大二小,三座异常宏伟的殿堂,高有九百丈。这是整个太皇别府内,最为庞大的建筑。中央那座有着牌匾,匾上正是‘太皇厅,三字。两座偏殿,一为衤福德厅,,一为卩意厅,。

    在这三座殿堂之前,还有九百九十九级玉质石阶。而庄无道等人,才刚刚踏上台阶,就见前方台阶之上,浓雾之中,忽然多了一个人影。

    手执着冰蓝长剑,身上罩着一身黑色的斗篷,把脸庞也牢牢遮掩住。看不清形貌,只知似个女子,身影窈窕,近乎完美。

    庄无道再次皱了皱眉,愈发的奇怪了起来。这个家伙,当真是古怪,以为这样打扮之后,自己就认不出来了?

    面相与气息可以伪装,可这功法,除非是似自己一般,修有四九玄功,可以仿冒近百种法决,否则绝不可能错认

    “你是何人?”

    那不死道人,已经首先呵斥,面色极不好看。有人先一步进入到别府内庭,那么也就是说——

    这内庭中的那些至宝,很可能已经有一部分,落入到了此女的囊中。

    此时也不止是不死,其余诸人亦都是脸色难看。已经快要到手的果子,却被别人摘走,任何人都会不满。

    “奴家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这里,此路不通。”

    那女子语气淡然,不过声音却刻意掩饰过,嗡声嗡气:“尔等要想进去,可等一日之后再来。”

    “此路不通?好大的口气道友莫非以为自己,是无明,是任糜不成?”

    谢婉清一声冷哂,这句话那位凌海魔国怀庆太子与其部属,也曾说过。

    可如今下场如何?那魏天安与怀庆太子等人,此刻还被扔在主上的虚空藏盾之内。

    换成是别人,她直接就对手了。不过对方是女子,又让她有些看不透深浅,此时倒还存着几分客气。

    “奉劝阁下,最好是让开为佳天地宝物,有缘者得之。阁下在别府内的收获,皆是道友仙缘,与我等无关。不过若真惹恼了我家主上,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句话说出来,谢婉清自己也感觉奇怪,好像自家是仗势欺人的恶人跟班一般。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任山河,已是横行整个星玄界的大魔头。而她谢婉清,则是这魔头的部属,依仗其势。

    “你们与她废话作甚?”

    不死道人的目里,满含着轻蔑杀意;“这等不知死活之辈,直接斩了便是”

    这次感觉怪异的,已不止是谢婉清。都忖道这不就是之前,那位怀庆太子等人说的那些‘台词,?

    苏云坠更是忍俊不已,脸上现出一丝笑意。可下一刻,包括她苏云坠在内,所有人都再笑不出。

    只觉一道极其尖锐的气机掠过,而后那不死道人的头颅,就已从脖颈上栽落了下来,血气喷洒,冲起数丈。

    应该是出自那冰蓝之剑,却快到了诸人,都完全无法捕捉其形迹也完全无法反应

    当众人回过神来,不死的头,就已被斩断。

    素寒芳的剑,已是快极。然而他们眼前此女,却似是更胜一筹

    幸亏是不死道人今日,只是死了七次,本身也是近乎不死不灭的存在。身躯只微微一晃,就已恢复了过来。

    不过谢婉清与梦念生等人,看向眼前这黑衣少女的眼神,都是异常的凝重,忌惮到了十分

    只因这一剑,换成是他们,也未必就能接下即便接下,也不能完好无损。

    怪不得能有这这样的底气,阻拦他们路途。眼前此女的实力,至少可比拟皇玄夜,甚至可能更超越其上而且因功法之故,要远比皇玄夜,更为棘手

    那皇玄夜,他们还可联手抗衡。然而眼前此女,却只怕非是单纯人多就能有用

    此时诸人之中,可能也只有‘任山河,,苍茫魔君,才能够与她抗衡。

    那不死恢复之后,此刻也是异常的老实,看向少女的眼神,已经带着几分惊畏。

    知晓此女要杀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哪怕是他那几样可恢复血肉命元的神通玄术,在这神秘少女的面前,也如儿戏一般。

    “不错的一剑,太虚之法,已至上乘。不过——”

    庄无道心中一声叹息之余,更觉欣慰赞赏,当年那个可怜兮兮的小丫头,如今终是道业已成。

    踏前数步,庄无道眼神意味不明,与黑衣少女对视着:“这到底是为何?你到底意欲何为?”

    “自有缘故”

    只看了片刻,少女就不敢直视庄无道的眼神,往旁偏过了头。

    “我今日一切所为,都是为了师兄他好。”

    谢婉清等人听在耳中,却只觉是一头雾水。更隐隐感觉奇怪,这两人,难道是已经认识不成。少女所说的沛兄,,又到底是哪一位?

    不死却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更显苍白。

    原来如此,原来是她是聂仙铃么?

    进入星玄界不到六十年,庄无道就已强到了这样的地步,世间再难寻对手。庄无道这个师妹,居然也是如此的修为

    他不死自认天赋不弱,悟性也不差,可居然只六十年后,就已挡不住对方哪怕一剑

    眼神愈发的愤恨,若非是无明的拔苗助长,若非这具身体的拖累,他不至于这几十年中,修为都无寸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