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五章 四件仙宝
    这时木常却有些担忧,‘任山河,这把刀,实在太过锋利,绝不是他们所能掌控。

    一旦日和被那位捅上一刀,他们两家,必定是痛彻心肺。

    此时的苍茫魔君,赫然已成整个星玄修界的大患毒瘤。一旦任山河从这别府之中走出来,必将是整个星玄修界的劫数。

    “雷火元胎,因果之剑。如今除非是由仙人出手,又或者是请动那几家宗派一起合力。否则这世间,只怕已无人能奈何得他——”

    木常道人说越说越是心忧,忽的猛一咬牙∶“庚乾道兄,百万年前你们星玄宗,既然能够覆灭太皇宗,如今又岂可能破不得别府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想必那血尊任糜,这次也定不吝与贵教联手。便是我神渊道,这次也愿倾尽所能。最好是能将这祸胎,在这太皇别府内,彻底解决。”

    庚乾一楞,与身旁之人对视了一眼,先是感慨了一番木常道人的决意之强,而后就摇了摇头道:“木常兄不知,当年太皇宗覆灭,我星始宗虽有参与。不过严格说来,并非出自我宗手笔。两家实力相当,若然大战,只会两败俱伤,在另一家衰落之前,哪里可能轻启战火?太皇宗之亡,其实另有缘由。且这太皇别府之内,也别有奥妙。使我宗忌惮的,并不只是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

    又苦笑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别府存在,使我宗上下如鲠在喉。几十万年来,星始宗也不乏血尊任糜这样的盖世强者,可终究还是破不得这座别府,无可奈何。甚至曾有数次,门内上下,十数位仙人散仙联手。不但功败垂成,更有两位被两仪仙极微尘阵反击,几乎伤重而亡。”

    “竟还有此事?”

    木常道人不由双目圆睁,这庚乾之言,确是出乎的他意料。星始宗内,居然还有这等样的秘辛?

    不过也对,换成他在星始宗。也不会坐视这太皇别府,就藏在自家的眼皮底下。

    这样的事情,星始宗自然不会主动向外道出。

    “其实我宗早有几位仙师前辈怀疑,这太皇别府之内,很可能有真仙级的仙魂守护,又或是其他的秘法护持。甚至有几次,欲请动上界金仙降临。不过只为这区区一座别府,就如此兴师动众,未免太儿戏了。可若是真仙一级,只怕也奈何不得。唔,这太皇别府之棘手,我看那位血尊任糜,也该是察觉到了。”

    说完之后,那庚乾就又目眺北方,神情暗晦:“且即便是没有这些,只怕我等也无动手的机会。”

    那位无明,早就候在了百万里外,使星玄宗内外如临大敌。要想在这位无明上线的眼皮底下,聚众人之力攻打太皇别府,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至少能够牵制住任糜,使之无力插手。

    不过庚乾对木常,却并无半分轻忽之意,反而神情凝重无比。知晓木常道人这般说,显然也是对那任山河,忌惮到了极点。

    话说回来,那青灵神魔冷灵君,楚灵奇与贞阳,是真的已经陨落?死于任山河剑下不成?

    哪怕这已是确定无疑之事,庚乾也依然感觉心神恍惚,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

    “素仙子,如今怕也是感觉到了吧?”

    当庄无道回至到易玄阁前的时候,素寒芳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至少她体内的气元,已经不再四处流溢冲撞。而庄无道打入的大悲剑力,已是被彻底驱除了出来。

    本身他就是手下留情,而素寒芳的大日体质,也最擅于驱除外力。

    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庄无道的笑容,却是毫无温度:“你体内的他化魔种,想必再过不久,就可成熟。”

    素寒芳的面色不变,她现在也确实不用庄无道的提醒。早就已知,心脏内的阿含魔种,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而在她神念内的那颗他化魔种,已经壮大到了,再掩饰不住的地步。

    半年前她就有察觉,此刻则已是接近到任山河,前往山海集,入魔前夕的那个地步。

    对她而言,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那又如何?”

    素寒芳目光冰冷,就似以万年玄冰打造成的兵刃:“任山河你定不会得逞!”

    接下来,她不会给这位半点机会。

    “没有结果之前,凡事无需说的太肯定,素仙子当深明此理才是”

    庄无道失笑,然后语气特意拉长道:“我如今,可是期待备至。说不定当年任某经历之事,素仙子也会一一体验一遍。体验任某当年,是何等样的绝望。”

    素寒芳哑然,眼神晦涩不定。任山河当年体验之事,就是魔种成熟,身躯真元都开始魔化。

    而她现在的‘他化魔种,,只需数步,就可达到与任山河当年,相同的程度。

    当年的任山河,又是什么样的下场?

    “所以,定要小心了素仙子任某会等着你,那赤神宗无明上仙,也会时时关注仙子。一旦入魔,仙子当能明白,自己会有何等样的结局处境。”

    庄无道说完,又顺手绘了一张符篥,丢到了素寒芳身前:“这是本座以太皇宗法力绘制之符,可以⊥你在这阵中,三个时辰内平安无恙。不过我劝你,若还想复仇,还想活命,那就尽快离开这内庭为佳。”

    血尊任糜,此时仍旧还在以法力,压制着两仪仙极微尘阵的运转。这是因元始魔宗残余之人,还未能完全撤离。

    一旦所有魔宗修士,都尽数离去。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恢复到仙品二阶,那么哪怕素寒芳以全盛之时的状态,在这阵内,也生存不了片刻。

    而从始至终,庄无道都未提贞阳之事。此时那名为后悔,的毒蛇,已经在啃噬着素寒芳的道心。

    自己再提此事,说不定反而会让此女,先放下心中重负。

    之后庄无道,就将此女视如无睹,微一拂袖,就将这次大战的收获,陆续取出。

    那些虚空戒,庄无道都暂时不做理会,先是拿出了万佛血灵钟,朝着苏云坠晃了晃。

    “此物可能够修复?”

    这仙宝的本体,被他的临江仙剑,直接斩了一记,虽未损坏,却也受伤不浅。

    十一重仙禁的魔器,品阶不高,也本就是为克制他的雷火仙元而炼制的宝物。守御之能,其实只能算是一般。

    而他的临江仙剑,只要条件合适,哪怕是仙人也可斩得。这万佛血灵钟,自然是难敌他的剑锋。

    庄无道把这东西修复之后,交给谢婉清护身。那万佛血灵障,多少可代她化解一些反震之力。

    “这是魔器”

    苏云坠见状,笑了起来了:“不过还好我现在,也是个魔修。”

    要是在以前,那可就真没办法了。除非是庄无道,舍得使用那血晶。

    庄无道微微颔首,而后又将那太初魔幡,丢给了梦念生。至于那捆仙绳,则交给了苏剑通。

    此物由苏剑通远程御控,再加上苏剑通箭术,二者正可相得益彰。

    那两仪云帕,自然是归苏云坠所有,

    不死道人在旁,看得是艳羡无比。不过却知这四样仙器级的宝物,自己决然无份,

    梦念生在诸人中,法力最强。而苏剑通与谢婉清,不但修为在他之身,且远比他不死,更得庄无道的信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