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三章 可悔当初?
    “这位还真是不择手段,阴狠绝毒果然不愧太阴魔君——”

    谢婉清已经解决了自己的对手,身影不知何事飘然而至,立在了素寒芳的身侧。神情悠哉游哉的,目视着前方。

    “真亏得的某人,刚才不顾性命,奋力拼死相救。若那人早被我家主上,制成了人棍人彘。说不定现在的贞阳,还能有几分生机呢。你素寒芳若不受伤,也大可从旁牵制,掩护同门逃走。据说古时民间有个蠢人极其心善,救下了一条快要死去的毒蛇,结果当在这毒蛇醒来,却毫无感恩之心,反而一口将这蠢人给咬死,我看素仙子你,比这蠢人,也差不到哪去。不知如今可已后悔了?”

    素寒芳不愿答言,也无言以对。浑身无力,只眼角之旁,两行血泪滴下。

    “你现在哭,又能有什么用?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所谓一报还一报,一切的因,都在符冰颜那贱人。这对奸夫,对我家主上下手之时,结果就已注定”

    谢婉清说后‘嘿,的一笑,就再不理会素寒芳的动静。专注地远望着,那位于几十里外的身影,眼中闪烁着异泽

    原来苏云坠,说主上他大道已成,居然是这样的意思。元始魔宗几家,动用这般的阵仗,都已不是主上他现在的对手么?任其屠戮,如杀猪狗,全无还手之力。

    似冷灵君那样的存在,又持有‘万佛血灵钟,在手,居然也只支撑了数个回合。

    居然已如此之强!令人颤栗恐惧的强大

    太皇别府之内如此,在别府之外,结果也不会有太多差距。

    原本她是欲在生命中最后几十年,在持续的追杀中,好生畅一番,也顺便报答无明上仙恩情。

    却全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看来自己,还真是寻了一个了不得的主上——

    只需这‘任山河,不早早死去,那么未来天仙界,还有魔渊魔狱,那些最绝顶的存在中,迟早都有他的一席之地吧?

    自己身为苍茫魔君部属,日后只怕还要沾光不少。

    几十里外,庄无道的金红色剑光,仍在继续肆掠。皇玄夜以贞阳替代己身,自己则是出现在贞阳原本所在的方位

    可惜事与愿违,他本是欲借助贞阳的强横法力,阻滞‘任山河,片刻。

    然而哪怕强如贞阳大天尊,这位雪阳宫登仙境强者中,最出类拔萃者,也难以抵御庄无道魔天神劫剑片刻。身影只稍稍耽误了一瞬,就已继续追击而至。

    好在此处,还有不少可以为他挡灾之人。皇玄夜身躯化血,从玄天剑宗与雪阳宫诸人穿行而过。

    后方的庄无道,也毫不避忌,紧随其后,依然是人剑合一撞入了进来,剑光漫卷,须臾间就带起了数篷血光。

    虽因追击皇玄夜之故,未来得及取人性命。却有至少三人,在他的剑下重伤,几乎垂死。

    这些人,几乎是本能的向他出手,后果却是惨不忍睹,

    二人一追一逃,仅仅一息,就穿出了人群之外,只是转瞬,便又急掠数十余里。

    此时的庄无道,也已再次追至到皇玄夜的身后。

    “不知道友手中,修罗应身符,还有几枚?”

    ——方才那一剑的虽未将皇玄夜成功斩杀。不过庄无道,也终于看清楚,这位太阴魔君,到底是使用了何等样的手段。

    那是一枚血红色的木雕,仿佛修罗之形。庄无道并不认得,由离华仙君与剑灵的提醒,才知这件东西的来由。

    到底是如何制作的,又到底是何人制成,并不重要。庄无道只知此物,极其的珍贵。

    哪怕是身为元始圣子的皇玄夜,也绝不可能拿出五枚以上。而他的‘临江仙,,哪怕不计身外化身,也仍有小半,还未曾施展。

    魔天神劫剑掠过,再次鲜血飙飞。果然又是一具身躯,替代了皇玄夜本人,承受了他的因果。

    伤者乃是玄天剑宗的一位九阶登仙境,庄无道仍是看都没看一眼,顺手将这人性命了结之后,就又继续追击如故

    连续数剑,虽未真正伤到这位太阴魔君,然而连续的因果反噬,早已使皇玄夜不堪重负。体内伤势之沉重,只怕更胜于素寒芳数分。应该是拼了命,提聚着最后一口气,亡命奔逃。

    哪怕这位手中,确实还有着更多的修罗应身符,也再无力使用。

    更使庄无道安心的是,是那‘太初魔幡,,终于在这三剑之后,被他打破了最后一层灵光。

    他前后连续三剑,都是附加着削弱‘太初魔幡,的因果。皇玄夜能以其他修士来代替己身,却没什么东西,能够代替‘太初魔幡,。

    没有这件至宝护身,镇压自身的气运,此时的皇玄夜,已可任他宰割。

    不过庄无道,对这件仙阶魔宝的兴趣,更在皇玄夜之上。此时反而是在头疼,该如何不漏形迹的,将皇玄夜这厮放走。

    难道真的是要将这家伙,制成人棍人彘,放在山海集任人参观不成?

    如此一来,他虽有七成的把握,可将皇玄夜的‘太阴法域,夺取,不过仍有失败的可能。

    且注定了这源自于皇玄夜道心种魔大法,不能真正进入完满之境。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之事,完美不一定就是好事,可庄无道也不愿自己夺取来的‘太阴法域,,有着明显的缺陷。

    这意念一起,庄无道就知自己,对于道心种魔大法,还有皇玄夜这个的鼎炉,已经动了贪念,失了平常心。所以心情患得患失,妄求完美。

    自嘲一笑之后,庄无道却并没有打消这心思。贪念并不可怕,人总有自己的所欲所求,可怕的是不知节制,不自量力。

    他现在只需开出最后一个本命玄窍,就可同具三大一品法域。按照剑灵的说法,这基本已是一个修士法力能够支撑的极限。

    哪怕再添一门一品法域,对他的战力,也无太大帮助。不过庄无道另有谋算,皇玄夜与素寒芳二人的特殊体质,使他有了一个极其新奇的设想。可这就必须这二人的魔种,都达到完美的程度,能够形成平衡才可。

    而若是他预想中的情形,最终不能成功,那么多一门太阴法域,除了可大幅度的垒实自己的道基之外,就别无作用。

    日后冲击仙君仙王二阶,甚至混元之境,法域的品质与多寡,乃是关键中的关键。可这也要区分,这些法域到底有用与没用。

    所以他现在,也是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心态。能够到手,自然是最好不过。可若是有了瑕疵,那还不如不要。

    身影继续飞闪,只用了不到一息的时间,再次追至到皇玄夜的身侧。可当庄无道剑势凝聚,准备再一剑‘临江仙,斩出之时,却忽的只觉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忽然从别府域外,冲涌而至。

    又是血尊任糜!

    这种气势,庄无道已经经历过一次。不过这次的任糜,却是不知用了何种法门,硬生生的突破了别府界障,强行把力量贯入到了虚空胎膜之内。

    庄无道正全力戒备之时,就见一只森白色骨爪,从虚空深处抓来,将皇玄夜身影所在的周围一小片空间,猛然握住也将皇玄夜的周身上下,牢牢的护住,

    只是一瞬,这森白色骨爪就开始撤走,仍旧强抓着这一小片空间,使之与别府世界分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