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二章 极致伤痛
    “竖子冷某今日拼着魂飞魄散,只咒你千载之内,不得好死”

    不待庄无道的剑至,冷灵君的身周,就已主动血气化尽,散出无数的黑丝。依托那‘万佛血灵钟,为咒器,往庄无道的身影,纠缠而来。

    让庄无道,也为之一凛。也幸亏是此时,他有氵浩劫天图,在手,本身又是精通咒术。

    左手连续打出了几个灵决,一丝丝真元法力,化为重明翼鸟。一声轻叱,就将这些邪气,全数迫开。

    重明鸟克制邪祟,此时庄无道施展的,正是重明阳神录中,一门克邪法术。

    被他以得自咒神宗的秘法加强之后,对于这咒术,更具克制之能。

    定果锁因,同样有用。以锁命真言,定不被恶咒缠身之果,自然能使这些邪恶咒力不能近身。

    只一须臾,便使冷灵君无以为继。七窍溢血,容颜枯败,神情也更为狰狞。

    “好一个锁命真言今日冷某输得心服口服,魔督他神通无量,定会为我等,复此深仇”

    庄无道懒得与其废话,身影闪烁,剑光削切,只随手一斩,便将冷灵君的身躯,一剑两段。而后再次目视皇玄夜,却只见这太阴魔君,已经趁着他与冷灵君的大战,奔逃到了百里之外。

    其余的魔修,亦是纷纷远遁。冷灵君召唤元始魔身失败之后,选择孤身逃遁,皇玄夜亦仓惶遁走,已经摧毁了他们,所有的信心。

    而谢婉清等人,已经是转守为攻,围住了两位九阶登仙境,以及一位散仙,死死地缠住,不使其脱身。而在地面,已经躺下了一位登仙境魔修。

    庄无道也懒得去辨识此人身份,哑然失笑后,就大步往前,向皇玄夜逃遁的方向追去。

    一边走,一边故作姿态的讥嘲着:“皇道友,你这是想要逃到哪里去?此处太皇别府,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何不乖乖的受死?还能留些气节,不使人鄙薄——”

    此时的他,哪怕是半点法力不展,一点神念剑意都不外泄。看在那些残余的元始魔修诸人眼中,亦是有如恶魔凶兽

    ——仿佛是来自远古,最凶恶,最残酷,最狠毒,也最嗜血的恶兽

    皇玄夜并不答言,仍是闷头逃奔。他现在形状凄惨狼狈,一手一足都有断去,虽有着恢复之能,却由于那大悲剑力与因果之法阻扰,完全无法恢复,阻拦着血肉再生。

    不过并不影响他的遁速,真正的麻烦,是周围的‘两仪仙极微尘阵,。遁速稍稍快些,引发了禁制,就可能被那些芥子虚空吸入进去,又或者被这座大阵之力轰杀。

    而在他身后的任山河,却可行走自若,完全不受两仪仙极微尘阵的限制。哪怕把遁速放慢了一半,也可轻松将他追上。

    就真如这任山河所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可明知如此,明知自己逃出这太皇别府的可能,微乎其微,他也仍不愿放弃。

    知晓一旦被任山河擒拿,那就不是一死能够了事,而是被做成人棍人彘

    若真无法遁走,他宁愿一死。此时皇玄夜口中已经含了一颗丹药,是最剧烈的毒丹。

    哪怕稍后战斗之时被任山河封锁住了元气,来不及自爆元神金丹。当这颗毒丹化开时,也仍可使他身死魂灭。

    哪怕是彻底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他皇玄夜,也不愿在这任山河的手中,变成人棍苟延残喘。

    极致的恐惧,正在内心中疯狂的滋长蔓延,使得皇玄夜的心绪,近乎于歇斯底里。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怎就到了这样的地步?两件仙器级的魔宝,十余位九阶登仙,数位散仙境,居然到此时,连保住性命都是困难。

    那任山河,是必定不会将他放过的。哪怕自己今日侥幸逃过一劫,这个家伙,也必定是要继续对元始魔宗出手报复。

    自己当初,怎的就会答应,选择这任山河做为自家的鼎炉?

    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怎就会以为,这任山河会被自己轻易当成鼎炉炼化?

    当世十小仙师,无一弱者。身为其一,怎可能会被自己任意欺凌

    陷阱,这定是个陷阱

    心魔悄无声息的在滋长,他化魔种,已经在他不知觉间生成。

    不过皇玄夜此时,已经懒得再管这些。只因此时庄无道,已经是再次到了近在咫尺之距。

    这次也再懒得与这人废话,一剑直削,斩向了皇玄夜另一只手臂。

    不过当金红色剑光闪过,那血光飙洒,庄无道眼前,却换了一个人。

    已并非是一个皇玄夜,而是另一位九阶魔修。本来是在二三十里外,也在疯狂逃遁。

    此时却不知何故,被皇玄夜强行挪移到了此间,为其挡刀。

    庄无道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色。方才这一剑,一共是锁定了两个因果。一是再断去皇玄夜一臂,二是再次削弱那‘太初魔幡,。

    之所以一直以来,他只能是将皇玄夜击伤,而不是使之失去战力。是正因‘太初魔幡,这件仙阶魔宝,镇压着皇玄夜气运之故。使他的‘临江仙,剑,始终不能尽展威能。

    若论品质,这‘太初魔幡,,是除了隐于皇天神劫内的轻云剑之外,庄无道见过的,最强横的一件仙器。虽还未达到先天灵宝的品质,却是无限接近于后天灵宝,是最高可以祭炼到六十重仙禁以上的强横仙器。

    他只能一步步的将之削弱,再将之夺取。

    “这是,代身之术o嗯,居然也涉及因果之道——”

    当是类似于当年法智使用过的代死之术‘明王转身,,不过术中也含蕴有因果之力,才能使皇玄夜,成功避过他的这一剑‘临江仙,。

    因果未能达成,庄无道也未遭受反噬。只因这反噬之力,是由对方承受。

    顺手再一剑,将这被他断去一臂的登仙境诛灭。庄无道转过头,往三十里外,遥遥望去。

    只见那皇玄夜,果然口中咳血,大量的内脏碎片,从其口中狂吐而出。

    这次付出的代价,显然也不轻。

    庄无道嘿然冷哂,继续追击。此处距离中庭出口,足有两千里地。而似这样的代身之术,皇玄夜绝不可能完全掌握。

    多半是借用器物符篥之力,也绝不可能无穷无尽,这别府之内,也没有足够的生灵,可以替代他死去。

    几个瞬闪,就已追至到了一里之内。也就在庄无道,将要出手时,突然眉头一挑。只见不远处,恰有一行人,从另一侧的折叠空间中走入。

    为首者,恰是那雪阳宫的贞阳大天尊。而在其身后,则是一众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修士。这些人落后一步,尾随着素寒芳与楚灵奇而来,却姗姗来迟。望见‘任山河,时,先是满脸的惊喜,可当这二十余位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修士,再看此处周围情形时,却都不禁愕然失神,

    尤其是那皇玄夜,此时形状之凄惨,便是最镇定的贞阳,亦是心神之内,遭遇冲击。

    “任山河,你这魔头——”

    只这一句,贞阳就已哑然,目光茫然。寒芳师妹她,为何伤重至此?那青灵神魔冷灵君,如今何在?楚灵奇何在?皇玄夜为何要逃?这般的狼狈?

    还有神渊道的道友,为何就不见了踪影?

    这些元始魔宗的修士,为何也只剩下这区区几人?而且看起来,都境况不佳,还有这满地的尸骸——

    后方那半跪在地的素寒芳见状,也是面色大变。然而才刚欲起身,就觉浑身上下,都不听使唤,似乎自己身体内所有一切,都不属于自己。元神之内,亦是撕裂般的剧痛。肺腑依然还在破碎的状态,使素寒芳的唇角,再次溢出丝丝鲜血

    庄无道的那一剑,含怒而击,几乎摧毁了她所有的气脉。直到此时,还有成千上万的大悲剑气,正在她的体内四处游走冲击着,驱逐不得。

    此时的她,哪怕是口口说话,都极其的艰难。只能面现急色,用眼神提醒示意。

    逃,快逃

    她们眼前这位,根本是她们现在根本无法战胜的存在。是恐怖魔神,是杀戮凶兽

    庄无道也看了那贞阳等人一眼,就不在意。当务之急,还是皇玄夜,与那面‘太初魔幡,。

    这次为防皇玄夜再重施故技,魔天神劫剑,却是带动滔天雷火。周围十里之地,一时间全是太霄重明离火与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封锁了周围,能够被他法力封锁的一切。

    不过仍是未能如愿,那皇玄夜,身影再次变幻瞬闪,而后被庄无道的剑意锁定的,就又换了一人,正是贞阳

    剑光斩落,那贞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被魔天神劫剑破入到身躯之内。贞阳本人也是身具两大法域神通的强者,立时疯狂的躲避闪动,打出无数的冰火剑光,将周围虚空,都化为阴阳世界。

    庄无道却毫不留情,金红色剑影,依然无情掠过。这贞阳,既已被皇玄夜以代身之术拉过来,自然也要代承因果,被魔天神劫,重伤之果!

    而那些冰火剑刃,则直接被庄无道无视别说是这术法,根本破不开他的剑影,即便突破了,也仍有不坏金身

    嗤

    剑影太快,也犀利之至,破入血肉时几无声息,只有血液喷洒之声。贞阳的整个上半身的身躯,被庄无道一剑断落。而后剑光旋绞,将贞阳的残魂,瞬时一并绞成了粉碎。

    “师姐——”

    远处的素寒芳,已是目眦欲裂,俏面之上,已经是苍白到近乎透明。心神动荡,体内的气血,也再压抑不出。口中也再一次,大量的血沫涌出。

    然而此时肉体内的痛苦,却及不上她心中万分之一。寒霄是她的传法之师,可贞阳在她心目中,却是亦母亦姐。幼年入门,都是由贞阳看护着长大。

    此时亲眼望着贞阳,在庄无道剑下死去陨落。对她心灵的冲击,要远远强过以往任何一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