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一章 不得好死
    剑已临身,冷灵君已再等不得。从庄无道口中听到答案,也顾不得这真相到底如何。知晓自己,只要再慢上哪怕毫厘,就定是被这一剑诛灭之局

    好在那元始魔身虽未完成,聚来的血气精元却还残存不少,虽是因魔身溃散内爆之故,无法再将之准确的操控。不过却仍有价值,别有用途。

    冷灵君的瞳孔内,一丝戾色闪过。就已毫不犹豫,将那所有残余的气血,全数爆发了开来。

    那‘万佛血灵钟,,则直接坠落,牢牢罩住了他的身躯。之前的万佛血灵障,就已溃散了一次,这次直接是以本体相抗。当那剑钟交击,轰鸣之声,立时响彻别府。

    而此时的冷灵君。已经借这这血气,以及那冲击而来的剑力,强行破开了虚空胎膜,退往别府之外。

    竟赫然是将此间诸多元始魔宗的魔修以及皇玄夜,都弃之不顾,只身逃离

    庄无道也同样微觉意外,不过他却是毫不犹豫,紧随着第二剑,也同样穿空而至,迅如电闪,直追往虚空胎膜处截击斩去。

    这青灵魔君,也是颇为棘手之辈,此时的实力,应该可相当于天澜的四成。

    如今虽以非是他的对手,可若日后打定了主意,要与自己做对,那么便是现在的他,也极难将之除去。

    所以这人的性命,能够留下的话,那还是尽量留住为佳

    ‘万佛血灵钟,在第一击时,就已被他完全击溃。此时余力未复,根本就护不住这冷灵君。

    不过也在这时,另一股几乎不逊色于元始分神的威势,从虚空深处,蓦然间凌压而来。

    浩大的意念,就似如巨锤,猛地砸入他的心灵海内

    庄无道的眼神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一个血色身影,正矗立于无边虚空,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猩红如血般的长衫,俊美到不可思议的面容,一双紫红色如宝石般的眼,冷然注目,仿佛可照入到人的心灵深处一般。

    似如神明,高据于众生之上,尊贵倨傲吗,让他感觉,此时的自己无论做出什么样动作,都是对这人的不敬,是对这人的不恭。

    这是他,绝不可违逆之人

    “血尊,任糜”

    庄无道的瞳孔一缩,而后神念之内,一股庞大的剑意,也随之爆发与这满盈的杀意对抗。

    蕴剑诀第十重,此时他蕴藏在剑窍之内的剑气,已经增至十万以上。天地阴阳大悲赋进入超品,也使他神念中,蕴养的大悲剑意,渐渐成熟。

    这血尊任糜的意念冲击,直接就将这剑意引发,瞬时扫荡一切,将那所以外来的意念,强行驱除。

    庄无道眼前看到的幻觉影像,也在分崩瓦解。不过心中惊意,却依旧未退。

    这血尊任糜在虚空海外,被两仪仙极微尘阵阻隔,一直未能插手别府内的战事。

    此时冷灵君,借助诸多魔修气血之助,从内往外,强行破开了这层虚空胎膜,也就使这位星玄界魔道第一人,有了介入此战的契机

    尽管还未能直接于涉,却已可用其他法门,间接出手。方才的神念冲击,就是其中一种。若非是他恰好完成了完整的大悲剑意,也恰好吞噬了那苦竹的元神,神念修为,几可比拟灵仙,这次就极其凶险。

    在方才的那一刹那,只要自己的元神稍弱一些,那任糜便可直接将他染化,成为血尊任糜控制下的一具傀儡

    这是想要阻他,截杀这冷灵君?

    惊意仍在弥漫,那对无上强者的忌惮畏怯之心,亦蜂拥而起。庄无道却忽的一声冷笑,斩出的剑,不但未有半点退却,反而更是凌厉,更是果决

    哪怕是血尊任糜又如何?既然不能直接出手,又何需畏忌?

    这冷灵君,他势必斩之哪怕任糜真的就在眼前,他也不乏将这一剑斩出的勇气

    赤红的剑影,在虚空中划出了一条刺眼之至红色弧光。剑势受任糜的刺激,反而更强横凌厉,锐不可当。

    冷灵君的动作迅捷无比,以及快到了让人根本无法反应的地步。然而庄无道却是锁因定果,果已体现定下了,那就已决定了发生的‘因,,该如何形成。

    血色弧光一个突进,那剑锋就已刺破了冷灵君肌肤之内。不过冷灵君已早有所料,一声冷哼,整个身影就忽然化成了木质。

    当庄无道的剑光突入时,却只见是木屑纷飞,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

    “青帝长生o”

    庄无道的剑眉微扬,就不怎么在意。此术该说是‘青魔无量,才对,不过本质与他的青帝长生术,并无本质的区别。

    冷灵君已经修到了极高的层次,哪怕是那魔天神劫剑上,缠绕的漫天雷火,也始终不能伤及冷灵君的本体元神。

    更有一股浓郁的血色煞力环身,与他的剑力对抗着,互相抵消。而此时距离那虚空胎膜之外,只差毫厘,冷灵君只差瞬息,就可进入两界缝隙,虚空海外。

    这一剑,根本就斩不得这青灵魔君

    不过庄无道的本意,就不在于此,那魔天神劫剑上,忽然燃烧血红色的火焰。

    也在这一瞬,那冷灵君的躯体之内,也有无数的血焰,由内而外,轰然爆发。七窍耳鼻,所有的毛孔,都在喷吐着血色焰气。

    也使冷灵君,当场就发出了一身哀嚎。整个身躯,当场就被融灭了一半有多,而剩余的血焰,依然是熊熊燃烧着,扑之不灭。

    没了这些血气支撑,那虚空胎膜瞬间合拢,而冷灵君的身影,也在最后一刻,被隔绝在了虚空胎膜之内。

    这一剑‘临江仙,,他定下的果,并非是诛杀灵君,,只因自己,跟本就无法办到。

    不过星玄龙城的经历,却使得他的因果命运之法。可以活学活用。

    不能斩杀冷灵君,也不能阻其逃离,因果太大,非是他这一剑就能成功。那就更改目标,只是为引发燃烧冷灵君体内,所有吸收过来的血气精元。

    这些血元本就不受冷灵君的控制,也镇压不住。他所需承担的因果反噬,也就小而又小。最后也一样可达到目的,阻截住冷灵君,将之强行斩灭

    之前破去那‘元始魔身,之术也是如此,他无法阻止那元始魔主的意念降临,那是螳臂当车。

    可庄无道,却能将‘元始魔身,最关键的部分,以因果之法破坏,使之无法成形。

    不但降低了施展因果剑的要求,也节省了海量的法力。

    所谓的因果之法,就似天平,似一个翘板。若说‘临江仙,剑,是天平的横梁,似耗动另一侧的翘板,那么自身就是秤砣。若是秤砣这方的重量不足,那么就必定是另一侧,毁灭压倒性的结果。

    所以哪怕庄无道如今的因果法,已经修到了一个极其高深的层次,也依然需量力而为。

    关键是重心与合适的支点,掌握了这些,就可无往而不利

    突围不成。冷灵君满含不甘的一声爆吼,似是泄愤,也似在做最后努力,再次轰击了一次虚空抬目。然后就转过头,猩红的眼眸,紧紧盯着庄无道。

    “竖子冷某今日拼着魂飞魄散,只咒你千载之内,不得好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