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三零章 元始魔身?
    这任山河,是要将他皇玄夜,制成人棍人彘?

    皇玄夜先是暴怒,面上显现青筋,而后无边无尽的恐惧,陡然在胸内涌现。

    也不知这任山河,是否动用了魔音执法。这惶恐惊惧之感,瞬间彻底爆发了开来,几乎弥漫了他的心灵。

    仔细去想,这任山河,并非是不能办到,也有这么做的理由。他如今一身修为,已经到了登仙圆满之竟。一品巅峰级的太阴法域,也已完成,随时都可掠夺。

    换而言之,这家伙根本就无需将鼎炉养,,只要将他制成‘人彘,,而后养在身边就可,待得魔种彻底成熟之时——

    人彘——,若真如此,他皇玄夜宁愿一死,哪怕是从此魂飞魄散,彻底寂灭,也好过呗人如此羞辱

    而仅仅一瞬之后,皇玄夜就又觉一个恍惚,‘任山河,的身影,就又再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皇道友你,似又分心了?”

    耳旁传来了‘任山河,的嗤笑声,赤红色的剑光,也在这刻横掠虚空。

    不到三丈,极近的距离,须臾即至。可无论是那万佛血灵障,还是那太初魔壁,都被这剑,一击而破

    瞬息之间,连续两道血光飙洒。一个是冷灵君,一个是皇玄夜。前者一只青魔大手,被庄无道一剑削断。而皇玄夜,则是半个右足,都被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整个斩切了下来。

    若非是他退避的及时,此时整个下身都已被‘任山河,,彻底一剑两段

    可即便如此,那一丝丝的剑气,也仍是从伤口处攻入到了他的体内。使他四肢百骸,气脉一片乱麻。几乎已无足够的法力,供应他手中的太初魔幡

    再次与‘任山河,对视,皇玄夜只觉是心脏揪紧。这个家伙,绝对是再认真不过,认真的想要将他削成人棍认真的想要把他炼成人彘

    这人就是个魔鬼!恶魔

    此刻在他皇玄夜的眼中,眼前的‘任山河,,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妖魔,货真价实的魔头

    他皇玄夜本身就已是魔修,然而此时在这苍茫魔君面前,却感觉到发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庄无道心中却在暗笑,他倒是没有真将皇玄夜,制成人棍人彘的想法。他与皇玄夜并无深仇大恨,一直以来吃亏的也不是他。即便前一阵,被这人穷追猛赶,很是憋屈。可在今日这一战之后,无论什么样的气,也都已出得差不多

    不过既然是要装成是任山河,那就要装得像一些,也是为打击皇玄夜的道心元神,完成他与无明之间的交易。

    此时此刻,他意念之中的那颗‘他化魔种,,已经是彻底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个特殊的玄异印记。也能依稀感应,在这皇玄夜的心灵深处,有颗相应的‘他化魔种,,正在生成。在悄无声息的,在吞噬着皇玄夜的所有一切。

    从此之后,二人间就是鼎炉互换,攻守易位

    当年‘任山河,的遗愿,此时他已完成了小半。庄无道可以感受到体内的气血,正是异常的活泼,更多隐藏在肉体深层的元气,也被释放了出来。这意味着他与这具身躯的‘灵肉合一,,已经更进一层。就连那‘不坏金身,,此时居然也有了不小进益,虽未一步登天,可使他的骨骼更为巩固,肌肤筋膜更坚韧,各处血肉也活力十足,可以容纳更多的精元血气。,

    心中喜不自胜,庄无道面上,却不显分毫,也全无就此放过皇玄夜之意。

    目光隐蔽的看了‘太初魔幡,一眼,庄无道眸中深处,同时一道精芒闪过。

    即便不能真将这‘任山河,,削成人棍,这个‘太初魔幡,,他却是定要到手不可

    此物他属下的梦念生与苏剑通二人也可使用,一旦到手,以元仙级的法域助阵。日后功法诸宗时,会更轻松许多

    故而对于这件仙器,他是志在必得

    “皇道友似乎已后悔了?后悔寻了我任某作为鼎炉?当日你与那符冰颜合谋算计本座之时,只怕绝不曾想过会有今日?从今日起,鼎炉更易,你皇玄夜的所有一切,任某都会一一夺取。对了,待把皇兄制成人彘之后,任某会将你皇玄夜,放在那山海集展示十日,让那符仙子的情郎,是何等的——嗯?”

    话至一半,庄无道就微一挑眉,看向了不远处的冷灵君。

    悄无声息间,冷灵君的身旁,就有十数枚高达仙阶二品的魔符布下,隐隐形成阵势,身周也被无数的绿色藤木环绕着。

    庄无道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在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内,根本就没有大规模布阵的条件。地脉灵脉,根本就无处取得。

    连那万佛血灵障与太初魔壁,都挡不住他的超品之剑‘临江仙,,又何况是眼前这些二阶仙府,还有着些青色魔藤?

    冷灵君放出这些东西,只是为自己争取时间。只见地面,那被他陆续斩杀的几个魔修,都被冷灵君吸引了过去,一股宏大的气机,正在冷灵君的体内生成。

    “元始魔身”

    一字一音,却使整片虚空震颤,冷灵君睁开了眼,双眸赫然已转成了血红色,逼视着在场众人。

    “尔等还不奉献,更待何时?”

    庄无道眉头微挑。就已知冷灵君的手段,这位是欲以血祭之法,以召唤元始魔主的部分意念降临。

    借助元始魔主之威,与他抗衡!

    周围那些魔修,先都是微微犹豫,不过又听冷灵君嘿然言道∶“都是蠢货生死存亡之际,尔等难道还要等到我等全军覆没之时,再后悔此刻?区区本命血元,与自家性命相较如何?尔等今日,即便能逃得性命,又如何能逃得了魔督他的雷霆之怒?”

    那些魔修顿时动容,再不犹豫。都是直接将身躯之中一部分血肉爆开,或是手臂,或者双足。都化为浓郁无比的血气,往冷灵君方向冲涌而去。

    庄无道知晓现在去阻止,已为时已晚。便于脆停住了手,笑意盈盈的看着。

    看似是安之若素,毫无动作。了此时在他的玄窍之内,那氵浩劫天图,,却正在散着血红幽光,疯狂的转动。口中更是有如蝇呐般念念有词。若此刻有熟悉之法门之人听闻,就可认出,这正是锁命真言,

    更有一道意念,直接就输入到了谢婉清等人的神识之内。让这几人,都做好随时撤走的准备。

    此时元始魔宗诸人,已经被他引来了大半。谢婉清等人的对手,也不过是两位散仙,三位九阶巅峰而已。双方争斗,反而是庄无道这些部属,开始占据上风,使元始魔宗几人,渐渐险象环生。这几位要想退走,应该极其轻松。

    这是为防万一,他虽有把握破解,却不愿冒险。这冷灵君集聚至少十位九阶登仙,四位散仙强者的气血精元,召唤来的元始魔主意念,必定不会低于散仙阶位。

    一旦被其成功,自己麻烦不小,也很可能应付不来。所以庄无道,也不得不慎重其事。

    他手中的氵浩劫天图,,虽是一件比拟鸿蒙至宝的器物,可毕竟只是九分之一而已。

    庄无道猜测此物,应可应付。可到底能否有效,却无法确定。

    只片刻时光,那冷灵君的身躯,就又开始膨胀了起来,体型增长至少三倍,额前现出了紫金色魔纹,肌肉虬结,身周魔焰狂燃。那恢宏浩大的魔念,瞬时弥漫整个别府。虽还未特定指向何人,庄无道却已觉气闷。

    而随即冷灵君赤红的目光,已经看向了庄无道,眼神冰冷残酷。

    “元始在处,皆为魔国”

    声落之时,冷灵君的眉心,就已分裂了开来,睁开了一只竖瞳。里面似如血渊,无数的血焰,在里面翻滚鼓荡着

    在冷灵君的被后,更伸出一双遮天之翼。黑色宛如天幕,使这一片天地,都转化黑夜。只有星星点点的血色,似将所有的星辰,都镶嵌于这双羽翼之上。

    而这一方世界,也似真在往‘魔国,转化。

    庄无道却唇角微挑,轻声笑了起来。而后身影瞬闪,扭曲因果,站到了冷灵君之前。

    那重重魔障,都不能阻其分毫,十余道仙品二阶的魔符,也只是凝滞了他身影刹那。

    冷灵君顿时双目怒睁,有如铜铃。

    “犯我主魔威者,死”

    咆哮声出,那竖瞳之内,就有一道金芒隐聚。黑暗天空,亦有数十道魔天混洞神光正在生成。

    可就在下一可,庄无道整个人,似都要被这些光束轰碎之时。冷灵君的脸上,却现出错愕不敢置信之色,

    “怎会?不可能!”

    先是他那眉心中的竖瞳爆散开来,而后额顶处的紫金魔纹,亦片片粉碎。然后那双臂双足,身躯内脏,都纷纷炸开,血肉四溅。

    心念电转,冷灵君阅历丰富,见闻广博。仅仅片刻,就已依稀恍悟,自己的元始魔神,是如何功败垂成。顿时又目眦欲裂,死死的盯着庄无道,那难以置信之色更为浓郁。

    “你这是,因果之法,可是锁命真言?”

    正是这因果之术,破坏了这元始魔身最关键的部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只一个小小的差错,就注定了元始魔主降临失败的命运。

    然而庄无道并无回答之意,魔天神劫剑已闪逝到了他的眼前。那成千上万的紫青魔藤,被庄无道一剑劈开,魔天神极那犀利之极的剑芒,又随即将那层‘万佛血灵障,一并,强行轰碎斩裂!

    剑势锋芒,已经直指冷灵君的眉心,似瞬息可至,将他的神魂肉身,全数碎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