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九章 人棍人彘?
    恢复法力的丹药,他一直都在服用。不过已到极限,再难为继。如今也只能依靠血晶这东西,奠定战局。

    而那汹涌血元,冲入到身躯之内。庄无道左手只微一弹指,点在了那白色剑光的最锋锐尖端处。高达四阶的道力,直接就将素寒芳的剑,击得倒飞而回。金身不坏,对方的剑力,只是使他的手指,出现了些许血丝,须臾就已愈合

    右手魔天神劫剑,则是划出了一团团的清冷弧光,冲涌往上。

    天地大悲,泪满襟

    无尽之水,一层层的抵御着这件水属仙器,节节抗击,使之不能近身。

    也就在这云帕,余力将尽之时,庄无道却又身影一个闪烁,就到了素寒芳侧旁,大摘星手猛力一抓,顺着素寒芳的后退之势,竟然将素寒芳执剑之手,硬生生的强行撕落扯下

    随着‘噗,的一声闷响,顿时间血光飙洒,冲飞数丈,素寒芳面色煞白,再次立身时几乎已无法站稳。

    之前她就已被庄无道的剑重伤,而此时更为不堪,整个人已虚乏之至,身体抽颤。不止是因大量的血气流失,右臂处更是痛楚莫名。

    “你是正当我不愿杀你?”

    庄无道冷冷一哂,他对素寒芳再怎么容忍,也是有着极限。而这一次,只是警告

    将撕落下来的手臂随手丢开,庄无道身影依然滑动。赤红剑光,有如是行云流水,在几大元始魔宗的散仙编织出的死亡刃网中,穿梭游走着。踏在这死亡间隙,似刀锋上跳舞,在顷刻间,就与这些人交锋了不下数十次。立时就又有了数篷鲜血洒出,虽无人死亡,却有一名散仙被他剑斩,伤重垂死。

    那皇玄夜与冷灵君,亦是在这轮交手之后,唇角旁渗出了血丝,此时哪怕是三件仙宝联手,也依然不能阻住庄无道的身影。

    而当这刃网与那漫天术法,才刚告一段落,就见庄无道的身影所在,又是一团赤目的光影亮起。

    天地大悲,拔剑式!

    当光影闪过,这一次,却是一位元始魔宗二劫散仙,被他直接以一个横斩,瞬间断落了头颅

    “给我滚”

    随着庄无道身影再次立定,那赤红色剑影再挥,庞然巨力,将后方仍素寒芳不依不饶刺来的紫阳神极剑,以及数口化成白光的飞刀,都彻底砸飞而后余势未尽,继续席卷,身侧一位九阶登仙境,亦被波及,身躯血肉,都被这残余剑力,震成了肉糜

    素寒芳剑器近乎粉碎,再次现出了身影,檀口溢血。眸中满含着不甘之色,她方才不但已倾尽了全力,更强行将伤势压制,以保持自身最巅峰的状态,可却依然无法近身。哪怕是那被她精血激发的赤日斩仙刀,亦不能破开庄无道的剑网。

    这能一击斩杀九阶登仙境的飞刀,在此时这位苍茫魔君面前,却如玩具一般的可笑。

    而百丈远处,那皇玄夜与冷灵君二人,则皆是浑身溢汗,眼神颓败。

    方才全力而为的,并不止是素寒芳,还有他们二人,然而无论是冷灵君的青魔万古神决,还是皇玄夜的太阴星刀与魔天混洞神通,都无法追击到任山河半片衣角。

    蓄势已久的反击,却是再次以惨败告终。眼前这位的遁速,在同阶修士中,只能算是‘上中,之选。重明一脉,毕竟不是以遁速见长。

    略略逊色于皇玄夜,却远不及素寒芳。然而当以因果之力加持之时,却是快得不可思议。

    注定了他们,根本就无法触及到这位苍茫魔君的半片衣角更使人绝望的是,庄无道身侧的那块血晶。

    “居然是仙阶血晶”

    皇玄夜死咬着牙关,才强忍住了,没有再次咒骂出声。就是此物,破灭了他们最后一丝希望。

    都知血晶虽能当成法力真元使用,可同时也会有煞力缠身,冲动道基。

    便是最疯狂的魔道修士,也不敢常用。使用得越多,越是不妥

    可方才的交锋,庄无道从内抽取的真元法力,已经不下于一个四位三劫散仙的法力总合

    然而这位苍茫魔君,却毫无半点受血晶影响的痕迹。而那血晶本身,也毫无半点变化。似乎方才庄无道抽取的血元,根本就微不足道。

    必定是仙阶以上高品级血晶无疑这样的东西,就是元始魔宗之内,也不过两枚而已。

    而此时的庄无道,分明是已将一身法力,再次恢复到了顶峰之境

    一剑粉碎了素寒芳的纠缠,庄无道剑意就再次直指皇玄夜,不紧不慢,踏步行来。

    此时赫然每走一步,地下就生出一朵赤红色的血煞火莲,面上的笑意,则越来越是残酷。

    “皇道友还没答我,当初的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要把任某当成鼎炉?是自己真这么蠢,还是旁人教唆?还有那符冰颜,为何就偏选了你这个渣滓?本还以这女人,多少能有几分眼光来着。”

    明明是平淡毫无起伏波动之声,听在皇玄夜的耳中,却觉是刺耳之至,有如尖锥,刺在他心中最柔软处。

    面对步步逼近的‘任山河,,皇玄夜面色忽青忽白,悸意如潮,又不甘之至。只能是一步步的后退着,试图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嘴里却是不肯有半点示弱,依然冷笑:“符冰颜乃雪阳宫弟子,与我何于?人家看不上你,自是有看不上你任山河的理由。自己无能,所以转而来迁怒本座不成?只是你似搞错了什么?符冰颜与本座一正一魔,并无关联。所谓鼎炉魔种,更是子虚乌有。是任山河你想太多了”

    却是在绝境之时,依然不曾踏入庄无道的陷阱,今日只要他一时冲动,承认了符冰颜与他有关,若是忍不住,借符冰颜来嘲讽对手,之后必定会是轩然大波

    不止是雪阳宫,要被赤神宗发难,可能从此毁灭。惹动赤神宗,彻底追查此事,元始魔宗数千年的谋划,也很可能功亏一篑。那时他皇玄夜的处境,只会更为恶劣。

    远处的素寒芳听在耳中,心情却是复杂之至,一时也不知自己,该是怎样的表情,

    “子虚乌有o迁怒么?”

    庄无道嘿然一笑,并不纠结,清冷的目光中,透出了更多的戏谑之色:“我猜皇道友,只怕也如那边的素仙子一般,以为任某这次杀不得你?”

    皇玄夜轻‘哼,了一声,并不言语,他确是这般想的。鼎炉魔胎,他现在完全据于下风,

    这位‘苍茫魔君,很可能从自己这里,掠夺去一颗完美的魔种,一门顶尖的法域神通。就不信庄无道,不为之心动。

    在这魔种成熟之前,他也不信对手,会拿他怎样。今日此间,唯一没有杀生之危的,就只有他与素寒芳两人。

    然而下一刻,他就又听‘任山河,开口道:“不知太阴魔君,可听说过人棍与人彘?”

    人棍与人彘o

    皇玄夜的心中,顿时冰凉一片。人棍人彘,他身为魔修,又怎么可能不知?

    所谓的人彘,就是把四肢的前端剁掉,封印修为,挖出眼睛,刺破耳膜,割去舌头,仿佛猪一般的摸样,是一种残酷到了极点的刑罚。

    他虽不好此道,然而元始魔宗内,却有不少魔修,喜欢这种把人变成‘彘猪,的酷刑,用来折磨仇家与犯了错的灵奴。

    至于人棍,那就简单得多,双手双足,全都削去了便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