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八章 都如蝼蚁
    素寒芳只知若自己想得太多,必定要落入这任山河的圈套。此时只能将这些杂念,都全数强行压下,封印于心灵深处。探手一招,把那黑白云帕,重新召回到了身侧。

    此时庄无道的‘重明虚神,已被这‘两仪帕,,彻底压碎。不过巨量的法力消耗,也使得素寒芳面色苍白无比。

    不过她眼神依然坚定,气机遥锁,神意似剑,直指着眼前的‘苍茫魔君,,寻觅着一切破绽。

    庄无道只看了她一眼,就不加理会。鼎炉魔种之间,自有感应,所以他能清晰察觉,素寒芳体内的魔种,正在开始壮大着。

    有时候逼迫太过,只会适得其反。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素寒芳可比兔子强得多。

    道心种魔,也同样讲究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一夕突变,反而不是是什么好事。

    而此时在变化的,也不止是他与素寒芳中这对魔胎鼎炉。还有他与皇玄夜,对方那剧烈的心绪波动,庄无道甚至只用眼看,都能清楚的查知。

    此时他意念海中那无形无质的他化魔种,已经彻底的枯萎。只差了一步,就可彻底灭去。

    那时他们二人,鼎炉魔胎之间的关系,也将彻底的逆转

    也不待元始魔宗等人,有喘息的机会,庄无道就又身影变化。这一次,却是不寻皇玄夜,而是到了那青灵魔君的身前。

    那冷灵君眼神微变,毫不犹豫,就一个印决。将那‘万佛血灵钟,的佛光结界,转移到自身,而那万千枝藤,先是全数断去之后,又再一次疯狂伸长,将青灵魔君冷灵君整个人都护得密不透风。一双手也在变化,由血肉之躯,转化为一对青色冷厉魔刀。虽是木质,然而锋锐坚固,却不下于任何仙兵。

    只是这些动作才刚完成,庄无道的身影,就已从他的面前消失。当冷灵君心神一个恍惚之后,就见庄无道,已经再次站到了皇玄夜的身侧。

    一剑横削,那太初源障,再次应声而碎。与那魔幡之上抓下的血色大手交锋,众人先是见那虚空膨胀,随后才听得‘篷,的一声震响,方圆数千里都在震颤不绝。

    二人都是全力而为,高达四阶的道力碰撞。拥有仙器太初魔幡的皇玄夜,原本该更胜一筹才是。

    然而这一次碰撞,却是庄无道全胜,只口中吐了一口鲜血,就将那黑色大手斩碎开来。

    在剑光临身之瞬,皇玄夜呼吸几乎窒住。身为魔修的本能,使他下意识的的,就欲借太初魔幡之力,破开别府内的虚空胎膜逃遁。

    然而这意念才起,皇玄夜才发现这层壁障,居然异常的坚固,明显能感应到那丝丝因果之力加持在别府壁障之外。他的太初魔幡,哪怕是全力冲撞,亦不能破开这层虚空胎膜分毫。

    心中寒气直冒,皇玄夜只能将那枚玉如意往身前丢出,身躯幻化,与太阴群星呼应,化成点点星光,裹挟着那太初魔幡一起,向青灵魔君的方位飞逝。此时此刻,只有冷灵君,才能救他性命。

    千钧一发之时,素寒芳的剑,也及时赶至。强顶着庄无道召来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那白色的光点,顷刻间就在那血红剑光上,连续点了三次。精准无比,迅捷之至,看似只是轻轻一击就罢,却是每一次,力量都直逼四阶道力l

    她不求能够阻拦,也不奢求自己,能够偏转这任山河定下的大道因果。素寒芳只求能够尽己所能的,可以消减庄无道的剑力,

    这不是与魔为伍,而是为修界大义。若让这苍茫魔君,解决了黄玄夜,解决了道胎鼎炉之忧,再无掣肘。那定将是星玄世界的浩劫

    不知会有多少修士,多少无辜之人,死于这任山河的滔天魔焰之下

    只是事与愿违,哪怕她倾尽了全力,依然没能阻住这口魔天神劫剑。赤红的剑光挥落,直接就将那漫天太阴星灵,斩灭了足足三分之一。

    而当皇玄夜,再次现出身影时。他的一只臂膀,已是彻底不见了踪影。血液喷洒数丈,重重的喘息着,在青灵魔君庇护之下,试图重整旗鼓。

    庄无道身形则退开百丈,恰好是在一位九阶魔修的头顶处,身形坠落时,魔天神劫剑顺手就是一式‘真火冷,,漫天的火色剑光,轰然压下。直接就将这人,化成了灰烬。

    而周围几位试图结阵的魔修,亦是纷纷一声闷哼,体内都被这剑力缠身,勾动出五行之火。真元暴乱,神情皆痛苦之极。

    ‘真火冷,虽非因果注定,然而这也是超品无上之剑,加上庄无道本身的‘雷火元胎,,依然非是他们能够抵御

    四阶道力,超品之剑,雷火元胎,不坏之身,这四者相加,就几乎等于无敌

    庄无道身影再次立定时,周围的几个魔修,都是近乎逃遁般的,狼狈退出了千丈开外,以避这致命剑锋。

    这时他却是首先斜目,睨视了素寒芳一眼,眸光中闪过了一丝危险凶光。

    心中已是恼怒之极,这个女人颇为碍事、方才只差毫厘,就要使他承受因果失序的反噬。

    因果之法的缺陷,就在于此。已经扭曲了果,却不能最终达成,无法形成相应的因,那就必定要承受其反扑之力,是整个天道,对作恶之人的惩戒。

    而刚才素寒芳连续三剑,如鬼斧神工,高妙绝伦,几乎就把他逼到了墙角,差点功败垂成。

    若非是考虑到日后,自己会在此女身上收获更多,针对雪阳宫的布局,也要由她来完成。早在数息之前,他就已将这素寒芳,连同那楚灵奇二人一并斩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只有这样的天资才华,才能有作为自己道胎鼎炉的价值——

    罢了,只是这点程度的调皮,,也还在他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

    转换过心情,庄无道脸上就又恢复了那种,近乎神经质般笑意,继续看向那皇玄夜。

    之前这一剑,他定下的果,是给予皇玄夜‘重伤,。可惜由于素寒芳的于扰,并没有能够达到一举让这位太阴魔君,彻底失去战力的程度。

    不过结果并不算太差,现在的皇玄夜,已经再无力维持那‘太初魔幡,的元仙级法域。估计他这一剑,也确实损及到了皇玄夜的根本,使之没有更多的余力。此时以‘太初魔幡,这件仙器保命都困难,这对他完全没有效果的元仙法域,也就只能暂时放弃了。

    这让庄无道心头一松,他担忧的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几个部属。

    他现下是可横扫一切不错,可未来总不可能连一个能使唤的人手都没有。尤其苏云坠,呼延九与音魔剑通四人,是他颇为在意的。

    不过只要没有了这元仙级的一品法域压制,谢婉清几人那边,就暂时不用担忧。

    他这几个属下,无论是哪一位,都不是能被人轻易解决的人物。

    而除此之外,此时的庄无道,更通过魔种鼎炉间特殊的心念感应,从皇玄夜的识海中,感应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好古怪!感觉这里面的魔种,好像是快不见了。莫非皇道友,你是在害怕?名满天下的太阴魔君,原来也会恐惧惊畏不成?”

    庄无道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接着又眼神疑惑道:“其实我也在好奇,当初皇道友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哪来的胆量,敢对任某种下阿含魔种?真不明白,符冰颜那个贱怎么就选了你这个废物?”

    “任山河——”

    皇玄夜一声闷吼,那声音就仿佛是发自于地底深渊。他知这些言语,是任山河对他的羞辱,借此打击自己的道心,摧毁他的自信。

    可他不能不在意,此时任山河吐出的每一字,似乎都带有魔音,冲击着他的心灵深处。

    这一次确实是败的彻底,既然‘太初魔幡,,无法助他突破太皇别府的虚空胎膜。那么也就意味着,很可能他现在的性命,都捏在任山河的手中。

    因果之剑,无人能敌。无论是他,还是冷灵君,都非是这苍茫魔君的一合之敌。此间所有人的生杀予夺,都在任山河的一念之间

    若非是他现在,还有几样手段未使用,还有着几线脱身的可能,几乎就要陷入彻底绝望之境

    “听起来,皇道友很是不甘?”

    庄无道身周煞力狂涌,四九玄功拟化出来的魔焰弥漫,四处席卷。

    解决了这‘太初魔幡,,此间再无能令他顾忌之事,庄无道神态也就愈发的从容自若。

    此时一派魔头风范,将此间诸人,皆视若蝼蚁。

    “然而这世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当日皇道友种下了什么因,今日就自然会结出什么样的果。不过以皇道友的心性,想必是不会后悔当初的——”

    话语未落,就被素寒芳突然打断:“不对,他是在拖延时间,籍此恢复,已经法力不足”

    音落之时,素寒芳的剑,也同时点至。剑速几乎还超越了庄无道的因果之剑。剑起的刹那,就是剑至之时

    那两仪帕,亦随之而动。这次却是化作一团黑白云气,往庄无道头顶处罩下。

    皇玄夜等人,也都是心神微动,面上现出了几分生气。这庄无道的剑,根本就无法破解。

    然而若真如素寒芳之言,这苍茫魔君说这么多废话,其实是为恢复法力,那么这一战,倒还有几分全身而退之机

    庄无道的脸色,却是险些就要僵在了脸上,这一刻,他差点就有了咬牙切齿,将素寒芳彻底撕了的冲动。

    不过随即就又轻声一叹,庄无道微一招手,一枚血晶就出现在了他身侧,虚空悬浮着,散出赤红血光。

    谁说他法力不足?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愿使用而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