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七章 横扫一切
    哪怕是经历了四千载岁月,从无数大风大浪中闯过来的青灵神魔冷灵君,这时亦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感。

    四件仙宝,不下十位的法域强者合力围攻,却都奈何不得。不但伤不得这任山河毫厘,身为星玄界第一后起之秀的皇玄夜,反而被这位一步步逼到了绝境。

    而楚灵奇,更是在诸人联手协力狙击牵制之下,硬生生的被那‘魔天神劫剑,当场斩杀连一点残魂都没留下。

    这一次交手,无论是那素寒芳,还是他与皇玄夜,都不留半分余力

    ——哪怕是在这别府之内,他们的修为,都受压制。冷灵君自己本身,最多也只能使用七成法力。其余三成,都要被防备两仪仙极微尘阵,以及阵中的微尘虚空。

    可即便如此,这任山河的战力,也未免太过可怖

    便是冷灵君都如此,其余等人,情形就更为不堪。眼神惊畏忌惮,都需此时的任山河,若是不动也还罢了,一旦动作,则必定会有人死伤。

    超品之剑,锁定命运因果,这简直就让人头皮发麻。只要这‘苍茫魔君,,定下了他们死亡之果,那么当这剑出之后,就是他们殒命之时

    “你们说他是不是很蠢?我就说了,他是在寻死,没说错吧?就不知下一个,会是谁?”

    庄无道依然是笑得邪气,提着血剑,遥望诸人,将一个由道入魔者的残酷与怪异,尽情的展露。

    甚至有那么一刹那,庄无道都差点产生错觉,认为这才是自己,原本的性情。

    好在本心还算清明,知晓这是因果反噬,还有之前血晶魔染之后的结果,侵蚀心神。

    当他将这异感,游目四顾时,却见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于是庄无道的视线,最终又落在了皇玄夜的身上,而后唇角微挑,露出了讥诮之色。

    “皇道友你这是作甚?莫非是想要逃了?”

    皇玄夜面色冷峻,人依然呆在‘太初魔幡,垂下的黑色光幕之内。此时他的确是有了脱身之意,也并不因庄无道的言语而觉羞愧。

    这次应该非是错料了这苍茫魔君的实力,而是未曾想到,这人在这太皇别府之中,实力居然突飞猛进的这种程度

    应当与太皇宗,在数十万年前的布局有关,而非他的失策。

    若然连四件仙器,十余位法域强者联手,都已奈何不得对方,那么这一战继续下去,也无济于事。只有尽可能的保存实力,才可能有下一次的机会。

    身为元始魔宗的圣子,下一任的魔督,他又岂能到这时,还分辨不出双方间的强弱?

    在这两仪仙极微尘阵之内,自己与冷灵君,根本就不是对手。只有出了别府,才有能力与之战,

    此时他该想的,已不是如何将对方围杀,而是该如何保命。

    只是如何使此间元始魔宗之人都安然撤离,却是个无比棘手的问题。

    在别府外庭,即便触发了禁制,只要不是太重要,最多也就只是被强行送走而已。可在这中庭之内,一旦与两仪仙极微尘阵正面冲突,那就只有被这大阵轰灭碾压,这一个结局。

    要么是原路退回,要么是能够对抗着这整座大阵之力,强行破开别府的虚空胎膜,返回星玄世界。

    可这谈何容易?这太皇别府,恰恰那层空间壁障,才是两仪仙极微尘阵中最强的一点。

    哪怕是强如血尊任糜,也无可奈何,难以破入,更何况他们这些登仙境?

    从内往外,可能要稍稍容易一些。他与冷灵君,依仗两件仙阶至宝,勉力应可办到。可其他的同门魔修,总不能弃之不顾?

    这倒不是他顾念同门情谊,而是今日调集的人手,都是元始魔宗的精华。

    一旦全数折损在此,那么宗门在这三千年内的实力,都将骤降三成。

    哪怕他身为元始圣子,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只有——

    皇玄夜正在思索着脱身之策,可仅仅是下一刻,他就已觉自己天真,

    庄无道身影,忽然又站到了他眼前。不同于之前的一头雾水,皇玄夜此刻已明了缘由,

    这并非是什么太虚之法,而是因果扭曲虚空。庄无道定下了他该在这个方位的果,那就形成了相应的因

    虚空扭曲,心想而事成

    然而明白归明白,可皇玄夜一样的心惊。眼看着庄无道那近在眼前,毫无温度的笑,只觉是头皮发麻。

    更使他浑身惊颤的是,那血色剑光,已再一次的挥出

    “还敢分神?看来之前的教训丨不够。就不知任某今日,比之你当日如何?”

    那剑瞬间就突破了‘太初源壁,,直接冲凌而至。而此时的皇玄夜,才有反应,一声闷哼。那太初魔幡之上,立时伸出了一个遮天大手,往血红剑影擒拿下来。

    御使仙宝,法力消耗以海量计。以至于他此时,根本就没有剩余的法力,使用其他的术法。只有一道巨大的太阴星刀,当头往庄无道直斩而下,以攻对攻,冰寒之气,似可冻结一切。

    皇玄夜有足够自信,哪怕不用其他的手段,只这太初魔幡之力,就可将庄无道逼退。

    使用此物之后的他,战力已可以直追仙修,而且不是普通灵仙,而是至少如寒凌上仙那样的存在

    而在这黑色遮天大手与太阴星刀之后,则是从青灵神魔冷灵君脚下,伸展出千万枝藤,似枪似鞭,俱都坚韧之至,可攻可守。可以在一瞬,转化为藤盾,也可将庄无道整个人在须臾间淹没!

    那‘万佛血灵钟,显化出的万尊血色佛影,此时亦口吐梵言,一层血色的梵文结界,也再次护卫与皇玄夜的身周

    然而庄无道,却嘿然一笑,身影闪化,顷刻间到了十丈之外。只轻描淡写一个削斩,就将那星力幻化的玉如意及太阴星刀强行破开。皇玄夜的星灵化身,亦紧随其后,被一剑碎灭。

    元神反噬,皇玄夜的口中,顿时吐出了一口黑血。眼神怒恨欲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化身,化成点点星光,散于天地之间。

    庄无道则是从容自若,随手拂袖,带起了一片紫色雷光。轰然击下,就将那化光而来,光闪剑至的素寒芳,强行轰开逼退。剑光漫卷,也将周围其他的魔修,全数斩退,语中含着阴恻恻的笑声:“二位道友想要逃命,最好是先问过在下再说。”

    又转而嘲笑那素寒芳:“素仙子,这莫非也是准备与这些元始魔宗之人联手了?明知元始魔宗几万年中罪孽滔天,不知害死多少人命,仍不惜与魔为伍,要护住他们的性命?难道素仙子,还要说你们两家,没有勾结?”

    素寒芳的眼神清冷,眸光如刀,毫不为所动。她并非是要救助皇玄夜与元始魔宗,而只是寻找一切机会,要杀死自己体内魔种的主人。

    心中是这般想的,可看看此时的庄无道,在素寒芳的心灵深处,却有一丝丝恐惧与绝望感,正在疯狂的发芽生长。可能也正因这无能为力感,对未来的绝望,方才她才会果决出手。

    然而前因后果,自己都不甚明白,又或者是不愿去想明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