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六章 沉醉着迷
    “碍事的渣滓我说楚道友,你,这是想要寻死么?“

    庄无道脸上神情如故,笑意恬淡,毫不为其所动。只语气森然,已定杀意。

    既是以‘苍茫魔主,的身份行走与世,那就该似模似样。

    身影依然是似慢实快,周围磁光波卷,轻而易举,就将那诸多轰击而来的术法,全数转化挪移着。

    所谓一力降十会,一巧破千斤,而此时他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都远超这些元始魔宗的修士。

    在这‘易玄阁,内坐待此战,明知劫至,而无退避丝毫之心,是因他有足够的底气。

    乾坤大挪移之法,重明剑衣,虚空藏盾,元磁力障,星斗玄枢平天冠的意念之壁。此时仙阶以下的外力,根本就别想触及他分毫

    即便是这五层防御被攻破了,他还有着不坏金身。

    这些人想要倚多为胜,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所谓的围攻,除非是实力相当之人,否则对他而言,根本就毫无意思。

    只有那‘青灵万毒神雷,,炸开之后,连续轰破了他数面虚空藏盾。那剧毒蚀灭一切,不论是元磁力障,还是意念之壁,都不能抵御,甚至有蚀伤星斗玄枢平天冠内,七十二道分魂之险。乾坤大挪移之法与重明剑衣,亦无法转化挪移。

    可庄无道的身法也是超绝,对其余人等,都毫不在乎,只需躲避那青灵魔君的‘青灵万毒神雷,,以及皇玄也的太阴星刀与魔天混洞神光就可。

    几个瞬闪,他就已轻轻松松的脱身出来,也强行甩开了几人的元神锁定。再出现时,就已到了楚灵奇的身侧。

    死

    因果之剑,这次是将楚灵奇身死的结果,直接注定不止是临江仙,那锁命真言,因果天轮,因果锁定,命运神域等等,庄无道一身神通,几乎全数动用,从因果到命运,不留半点的空隙破绽。

    血色剑光纵横,就在那玄圣天衍剑的剑四十七,剑力将近,而后力未生之时,横削而出。

    而后血光飞溅,伤的却并非是楚灵奇,而是素寒芳,一人一剑化成的白光,被直接斩破。整个肩侧到左腹,赫然现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鲜血四溢。

    当庄无道第三剑出时,她就已经感应到了危险。也在瞬间就判断出了,楚灵奇的危险处境。

    她可以坐视皇玄夜,死于庄无道的剑下。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同为正道,并肩战斗过的楚灵奇,亦被这苍茫魔君一剑斩杀哪怕对此人,她恶感甚深,也厌恶之至。

    身影化光,素寒芳在庄无道剑至之前,就已强行切入到了二人之间。

    只是拼着重伤阻拦的结果,却并不能如她的所愿。那魔天神劫剑,就有如一条蜿蜒游走的毒蛇,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从那一闪而逝的空隙中掠闪而过。

    此时的楚灵奇,亦是面色煞白。脑海之内,下意识的就闪过一个念头,先除羽翼,再剪祸首

    这任山河的目标,自始至终还是皇玄夜。然而他的楚灵奇的插手,却已被这苍茫魔君认为是威胁,一个绕不开的碍脚之石是必须除去的障碍。

    这须臾间,楚灵奇感觉自己的心脏,正被无数名为后悔的蛇虫啃噬。

    他确没想到,庄无道剑锋会如此的狠辣,会这般的犀利。哪怕加上他与素寒芳几人联手,居然也仍接不下庄无道的这一剑

    瞬间双方的地位,似乎完全调转了过来,今日不是他们围剿任山河,而是这苍茫魔君一场猎杀盛宴

    不过也知悔已不及,楚灵奇的剑再次变化。

    玄圣天衍,剑四十八

    若说剑四十七,是玄圣天衍剑中,单体攻击力最强的一剑,那么这剑四十八,则是强在守御之能

    并无遮天之幕,只是同样平平无奇一剑挥出。剑四十八的要诀,是以攻代守,直接从天道法则上下手,任何形势的攻击,都可以格挡,都可以斩断

    而再此之外,楚灵奇的袖中,更飞出了一条细绳,如灵动长蛇,穿空飞去。

    “我楚某寻死?今日此处,就是你任山河的葬身之地捆仙绳,给我定”

    远处的苏云坠,顿时是柳眉微扬,这是今日,自‘太初魔幡,与‘万佛血灵钟,之后,出现的第三件仙器。

    一旦被其捆住,哪怕是以庄无道强达四阶的道力,也不能脱身,直接就要被其擒拿。

    这当是玄天剑宗,为少宫主准备的手段之一,就不知少宫主,会如何应对?

    不过苏云坠也并未担忧之意,庄无道还有两具化身,哪怕本体被〗仙绳,捆住,那两具化身也仍可一战。这件仙器虽是了得,对少宫主却并不足以致命。

    少宫主之所以不用化身,只是为节省法力而已。

    随后就见庄无道身周,一只三足冥鸦飞出。脚下踩着转轮天钩,在那捆仙绳上,轻轻一绕。凌厉的刃劲,顿时就使把捆仙绳萎靡了下来,

    天钩,亦是仙阶等级以上,相当于的先天至宝的器物,轮到等级,远在这仿制的捆仙绳之上。

    只一照面,就以五行轮转之力将之击溃。不过这庄墨灵亦是因此神情萎靡,一击即退,重新又退回到了生死间隙之内。

    这等仙阶至宝,哪怕只使用一息,也同样都会消耗巨量的法力,所以无论墨灵也好,那皇玄夜与楚灵奇二人也罢,都不敢随意施展。怕的就是法力消耗过剧,关键之时反而因后力不继,而召至败北之局。

    只是此时,楚灵奇却已无瑕去关注那捆仙绳的进展,只觉眼前忽然一个恍惚。而后他的剑四十八,居然就已经全数斩空,那血红色剑光,也已到了他的面前

    楚灵奇的双目怒睁,满眼都不可置信之色,几乎就要咆哮出声。此时任何的言辞,都已无法形容他心内的震撼。

    怎么可能?他的剑四十八,怎么可能会落空?这一剑,是玄圣天衍剑中,最强的守御剑势天上地下,无物不可挡,无术不可破

    自己怎么可能会挡不住?

    无数的念头掠过,楚灵奇只觉是手足冰冷,心情已沉入谷底。疑惑之外,更觉无力。

    此时的他,无论是做任何的反应,都已于事无补。这一剑已经近在咫尺,他的肌肤之外,甚至已被那锋锐的刃劲,提前刺出了一条血痕。

    不但剑影之速,已超越了光影,使他已无时间,使用其他的守御之法。那轻描淡写中,隐含的剑意剑势,大道之威,也使他绝望

    也就在这一刻,楚灵奇听得远处,忽然传来了那青灵神魔冷灵君的声音,却是带着轻轻颤声的语气。

    “你这是,因果命运,超品之剑?”

    楚灵奇只觉是浑身一震,忽然恍悟过来。他自然知这一剑,确是超品无疑

    只有超品无上剑的剑术神通,才能超越一阶,压制他这高达一品巅峰境的剑四十八。只是还不知,这一剑中,究竟是融合何种样的大道而已。

    却原来是因果命运,如此说来,当任山河剑出之时,他的结果就已注定?

    忽然是想到了什么,楚灵奇的眸中,顿时现出了恐惧与绝望之色

    不知这一剑,是注定了什么结果?是必定将他楚灵奇击败,还是必定破除他的玄圣天衍剑?

    又仰或是,注定了他楚灵奇,必死无疑——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如闻仙音,楚灵奇只见不远处,分明已伤势不浅的素寒芳,突然将一面云帕抛出。黑白二色,内圆而外方。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为和”

    从那云帕之中,忽然一道黑白二色相见的光华,遥遥打出。可就在楚灵奇惊喜,诸人心内都升起一线希望的时候,一声高昂唳鸣,蓦然响起。

    一只十丈大小的重明鸟虚神,突然从庄无道的体内,脱身而出,凌空一爪,就将那黑白光华,暂时止住。

    剑影掠过,顿时血光飙洒。楚灵奇的整个头颅,都被这一剑断落了下来。

    被斩之前,他的眉心处一道仙纹闪现,就要使他身影化光,远遁离去。

    不过就在这仙术,真正发动之时,就已被庄无道那奇异的剑力压制,而后那血红剑影,直接将这印记,连同楚灵奇的头颅,斩成了粉碎。

    彻底魂飞魄散,再不留半点痕迹

    既已注定了这‘楚灵奇,,一定会死,那又怎么可能,还为这位留下半点生机?怎么可能还会因这云帕而改变?

    庄无道呼吸着这血腥气息,只觉心情是异常的舒畅,通达

    这‘临江仙,,确不愧是大悲七剑之中,威势最强的一剑仅次于阴阳劫,却又比阴阳劫剑,更好用得多。

    要说又什么缺点,那就是法力上的损耗,不在雷火仙元术之下,也不逊色于阴阳劫劫案。好在他有‘星斗玄枢平天冠,,一时半刻,并不愁体内真元枯竭。

    尤其是这掌控一切,所向披靡,肆意杀戮的感觉,让他着迷,沉醉。自从天一界飞升之后,许久都未曾体会过了

    好在他心灵修为强大,虽是欢喜,却并不会真正入迷。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这种无拘无束,能够肆意妄为之感。从此这星玄界中,再无人可对他指手画脚,也无人能够奈何得他

    若不能任心随意,处处被掣肘,时时都有杀身之危,那又何谈逍遥自在?

    只有无敌于世,才能有真正的自由

    修士修行,求的不就是这个?

    斩杀了这位玄天剑宗三千年来,最杰出的弟子。庄无道又身影飞逝,以‘乘风九霄惊天变,之术,连续避开了那姗姗来迟的‘青灵万毒神雷,,以及那‘魔天混洞神光,。

    当庄无道,在三百丈外,再次立定了身影时。整个易玄阁周围,都是一片死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