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五章 唇亡齿寒
    “这是,太初魔幡?”

    远处谢婉清的唇角处,已经咬出了一丝血痕。太初魔幡乃是那血尊任糜早年的一件成名至宝。

    传说是抽取一位‘真魔,陨落后的脊椎骨炼制,不但保存着这位‘真魔,的一部分能力,更完整的固化了这位魔头生前一门,一品级别的法域神通。

    庄无道的大悲剑域与重明法域,历经经历三个境界的强化。单论法域内天地的品质与强度,这星玄界内,已经无人能出其之右

    然而对上这太初魔幡,却是瞬间就呈溃败之势纯论品质,或者相差不远,可在境界与修为层次上,却是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这已等同于是半个真仙级的强者,亲自以法域神通威压哪怕这位‘真魔,已死,哪怕此人残留的一品法域,如今只及元仙阶位。

    受影响的,不止是庄无道本身,这附近一千里内。两仪仙极微尘阵的运转,已经陷入到了完全停滞的状态,生生从准仙阶的层次,再次被打落到了七阶。对元始魔宗诸人的威胁,再一次的降低

    受影响的,还有他们几人。各自的法域,都纷纷被威压破碎,一身真元法力,也同样滞阻凝固,对天地元灵,以及天道法则的感应,更是被打压降落到了极点。

    一瞬间,就落到了险象环生的境地。谢婉清一身实力,都只能使用不到三成。

    此时她眼前的这个对手,平时至少可战个平局。可方才只仅仅一击,就已将她的一只手臂,打得几乎断折。

    “重明无量,离世绝尘,敕”

    苏云坠身影飘然若仙,突然一个印决,拍入虚空,顿时就有一头巨大的重明鸟虚神现出。一双雷火羽翼展开,将周围几人包裹在内。

    竟是强行在‘太初魔幡,的威压之下,为诸人撑起了一片空间,得以喘息。

    离世绝尘,这才是重明阳神录中,最强一门护身之术。也是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的来由

    谢婉清的蓝色剑光,同时音鸣爆震,总算将这位登仙巅峰境界的对手,再次逼退。

    暂时安全,谢婉清心中却已冰凉一片。她之前虽未见过离世绝尘这门术法,却见多识广。知晓此术,只能维持一时,至多三十息时间,这雷火羽翼就会崩溃,失去庇护之能。

    那个时候,诸人与她,依旧是必死之局。

    而下一刻,就听苏云坠,忽的释然一笑:“原来如此,果然是命运之道。少宫主他,居然是修成了这门无上大法

    谢婉清不禁一楞,转过头望了过去,而后就见庄无道,在那漫天的黑色光影中,依然是步履从容。

    那魔天神劫剑化成的血光,也似毫不受影响,仍旧快似电光火石。

    的一声震响,这却是庄无道,第二次与皇玄夜的星灵化身交锋,

    这一剑掠过,不止是星灵化身幻化的玉如意破碎,那千万星光刀影,亦一并寂灭

    甚至皇玄夜的星灵化身本身,也不能幸免,剑气波及,腰侧现出一道深刻的伤痕,星屑四散。

    而后是血光再闪,这次却是那青灵神魔冷灵君的半只手,亦被庄无道一剑削断

    黑色的血液,喷洒数十余丈,居然将这附近芥子微尘,虚空碎片,都尽皆蚀化。那地面,更是被直接被那黑血,腐蚀出一个深坑

    而这一剑,甚至削入到了那‘太初魔幡,散出的黑色屏障之内。刃如秋霜,快到了极点,也锋锐到了极致。

    长剑斩入时,如削败革,只‘撕拉,一声锐响。这哪怕仙阶强者,亦不能轻易破除的太初源壁神通,却被庄无道这剑轻而易举的,就一击破开

    犀利绝伦,无物可当

    皇玄夜的面色大变,眼中现出了惊悸之色。这‘太初魔幡,与‘万佛血灵钟,,正是血尊任糜为他准备,用来剿灭任山河之物

    按照事前的预想,哪怕是任山河提前掌控了这座太皇别府,借助这两样仙阶至宝之能,也可将之一举击灭

    然而此时一战的结果,却反而是他皇玄夜,在这两件至宝的加持之下,形势危如累卵

    而青灵神魔冷灵君的眼神,也同样是愕然不敢置信。法域这任山河的两大法域,分明已经被‘太初魔幡,彻底冲垮。

    可为何此人,却能完全不受影响?一身修为,未被这‘太初魔幡,中的元始法域,压落哪怕半点

    不但不受压制,一身气机声势,此时反而更为高涨,猛烈昂扬魔焰张狂,威压此域

    只因太过震惊之故,此时的冷灵君,甚至忘掉了手臂上的伤势。目光定定看着‘任山河,身影,无法移开半分。

    “皇道友当日的星力化身,势如破竹,视我等诸人,皆如无物睥睥众生,目空一切,让本座记忆犹新。当时任某就想,若有一日,能如你这般多好?”

    庄无道身周,此刻依然是劫雷环身。那因天地交感,汇聚而来的劫力,异常的厚实。劫雷的强度,也足可使大多数登仙境修士,都为之心惊肉跳。

    可此时这丝丝雷力,轰打在庄无道的身上,却全无影响,行动之时,就当这些蓝色光雷,完成不曾存在一般。

    哪怕身躯被轰碎了部分,也能迅速恢复如初。

    在斩破了这层‘太初源壁,之后,庄无道的剑势,到底还是势衰力尽。不过这一剑之后,不待皇玄夜等人喘息,庄无道接着就又是一道血色剑光再起。

    依然是大悲剑,临江仙

    之前两剑,是附加了破一切,的因果而这第三剑,却又起了些许变化,并非前击,反而有回削之势。

    也恰在此时,楚灵奇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魔君,似乎不太将我楚某放在眼中?说是目空一切,怕是指魔君才是——”

    玄圣天衍,剑四十七

    一品巅峰的剑道神通,剑出之后,只有二点一线,一点是剑起之地,另一点则是庄无道的元神命魂

    楚灵奇的目光中,寒芒四射,杀意如潮,不过更多的,还是警惕戒备。

    他不是不知,之前苍茫魔君这两剑的恐怖之处。可正因知晓,才不敢袖手旁观。

    唇亡齿寒,若皇玄夜等人,今日栽了跟头。那么他们玄天剑宗,也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无论是在今日着别府之内,还是他日苍茫魔君横行星玄之时。

    今日之‘任山河,,就已如此可怖,那么未来的‘苍茫魔君,,又将是何等之强?

    那时候的玄天剑宗,别说是寻此子复仇,便是自保,也会分外的艰难

    此子,简直就是违逆了世人,对于修行境界的认知以八阶大乘的境界,此时的气势,竟已将此间十余九阶,数位散仙,完全压制

    那青灵神魔冷灵君的反应亦是快极,眸中精芒大放。周围虚空中,同时又数十道青色雷球破空而入,同样是锁死了庄无道的方位,轰击而去。

    他的成名手段,不止是这‘青灵魔掌,而已。这‘青灵万毒神雷,,亦是其中一种,虽是雷法,却融合了近万种毒素,寻常之物,触之即化。

    周围诸人,亦不敢有丝毫留手,此时以冷灵君与楚灵奇二人为主,瞬间就形成了夹击合围之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