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四章 魔威初展
    玄天剑宗可不似雪阳宫,对赤神宗忌惮重重,更担忧无明翻脸攻打。也不似神渊道,要顾忌那宗门清誉。

    哪怕是光明正大,与元始魔宗之人联手,楚灵奇也无需去担忧人言。这苍茫魔君恶行滔天是事实,玄天剑宗这些年损失惨重,也是众所周知。

    事急从权,为除这魔孽,玄天剑宗无论用上什么手段,别人都无从指责。

    哪怕是事后被赤神宗找上门来,他楚灵奇也一样有话可说。

    皇玄夜闻言,唇角顿时再次扬起:“固所愿,不敢请尔楚兄愿意联手,自是再好不过。”

    此时他绝不介意玄天剑宗插手,为他分担压力,尤其是经历了刚才的古怪之后。据他所知,这次玄天剑宗动用的力量,仅在元神魔宗之下。

    这位与苏寒芳,只是先一步前来而已,后面还有玄天剑宗与雪阳宫,及这两家附庸,多达十二位的登仙境,六位散仙。

    之前他以为,只凭元始魔宗一家,就可将这任山河解决。然而此刻,却又变了主意。面对‘苍茫魔君,这样的对手,无论怎么样的谨慎,再如何充分的准备,似乎都绝不过份。

    而随着这楚灵奇的到来,皇玄夜也忽然间感觉,之前那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气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荡然无存。

    难道这真是自己的错觉?

    皇玄夜正百思不得其解,可仅仅下一瞬,他的瞳孔就为之一阵剧烈收缩。

    只见那‘任山河,,不知何时,居然就已到了他的眼前

    一瞬间,皇玄夜就已醒悟。自己是因楚灵奇的到来,而分心了

    松懈的也不止是他,包括他身边的青灵神魔冷灵君在内,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因楚灵奇之故,而暂时放松了对这‘任山河,的关注

    对面的庄无道则嘿然一哂,一到血红剑光,就这么轻描淡写般的横扫过来。

    “在本座面前,皇道友仍敢分心,是否太大意轻心了?还是在小视本座不成?”

    记得这句话,皇玄夜曾对他说起过,今日原话奉还更带着丝丝魔性,煞力滔天

    而那剑看似轻飘飘的毫无力度,其实却是快到了连光都无法追及,使皇玄夜浑身寒毛耸立。

    周围诸人之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反是被所有人忽略素寒芳。然而看着场中,素寒芳的眼中,却现出了迟疑挣扎之色。

    这任山河固然可恨,可那皇玄夜,却也同样是罪魁祸首。

    死于苍茫魔君手中雪阳宫修士不知凡几,可一切都源于皇玄夜,利用符冰颜栽下那颗万恶的魔种。

    两个人都罪不可赦,而若论罪孽,这皇玄夜,其实还远在任山河之上。

    她心中容不得半点污秽,要勉强自己去助这太阴魔君,根本就无法办到。哪怕是明知自己,只有与这些魔修联手,才有可能除去她的深仇大恨。

    也就在素寒芳心绪挣扎之时,皇玄夜已然爆发。整整六道魔天混洞神光,轰然打出星灵化身现于身侧,那成千上万的太阴之刀,此时都凝聚成了数股,不断的切割着虚空,阻绝着一切外力,汇成了一个实质性的刀盾。

    而太阴星力带来的冰寒,弥漫了一整片地域。将此方世界,乃至空间时序,都完全冻结

    皇玄夜本身,则暂不使用玉如意,而是手执着两口青色弯刀,刀影翻卷,反过来将那血色剑影,完全笼罩在内,

    “放肆”

    那青灵神魔冷灵君,是第三个反应过来,立时一声怒叱。上空处的血色大钟,也同时轰然鸣响,随着一尊尊血色佛像现出,一层猩红色的屏障,也蓦然笼罩住了皇玄夜身周。周围一切灵元,也开始暴乱。

    此钟是专为克制‘雷火仙元,术而炼,原本是一件佛门宝器,由万颗佛门舍利炼成。后由血尊任糜亲手魔化,再做改造。能于扰灵元,影响地脉,只需事先用出,就可使庄无道的天元无量都天阵,功败垂成。

    便连这别府内的两仪仙极微尘阵,也可在一定程度上,于扰压制。也是他们,哪怕明知庄无道,随时都可掌控两仪仙极微尘阵,也依然敢进入这别府的底气所在

    不过今日,庄无道却并无使用‘雷火仙元,之意,也无使用的空间。

    此刻这尊‘万佛血灵钟,最大的用处,反而是那由佛门金刚咒,衍化而出的‘万佛血灵障,此物的护身之能,不逊色于一座准仙阶大阵。

    随着血光冲起,周围亦有数道光华,往庄无道所在的方向冲贯而去。那冷灵君,更是探出一只青灵巨手,往皇玄夜的前方,怒拍而下浑身燃着青色魔焰,气势滔天,这一拍竟也是四阶道力

    庄无道却完全没有退避之意,剑光乱闪,身影在不正常的扭动着。此时也只有楚灵奇等等寥寥几人,才能看出这位‘苍茫魔君,,其实并非是以身法闪避,而是直接操控时空太虚之力,使自身安然无恙的,继续突进。更以妙到毫巅的化劲与借劲法门,将周围所有的外力,全数转移化解。不但不能阻其分毫,反而成为其助力

    此时若太霄剑宗的八劫散仙怒天炽,幻云剑仙何天目在场,必可认出这位‘苍茫魔君,的手段,与聂仙铃独闯太霄剑宗之时,简直如出一辙

    “铿”

    凄厉的锐鸣,火花四溅。那血红之剑切割,尽是势如破竹。随着光影掠过,皇玄夜的两双青色刀影,竟是第一时间,就是刀身崩断一对刀尖远远的抛飞,而那星灵化身,以星力投影出的青色双刀,更是直接粉碎

    可能也是因这剑,太过迅捷之故,皇玄夜甚至都未能感觉剑力的余震,脸上的神情,完全呆滞。

    似是不曾想到,自己与庄无道的首次正面交手,会是以自己溃败了局。

    而当皇玄夜心神略一恍惚,再醒过神时,就亲眼看着眼前这满布梵文的血红光障,亦被这任山河,一剑粉碎

    剑势依旧未尽,尽情的往前延展舒卷,直到与冷灵君的青光大手交击。

    诸人只听的一声轻响,那冷灵君以万种魔毒,淬炼到比拟仙器的大手,竟是被直接斩出了一条红痕,而后血气冲洒而出。

    若非是冷灵君及时收手,这一剑,几乎就将他的手臂,强行斩断!

    而直到此时,皇玄夜的六道魔天混洞神光,才与‘任山河,以术法复制出来的六道一模一样的黑光激撞

    轰然炸响,庄无道似终于无以为继,暂被逼退到十丈之外。然后顺手回了一剑‘离思,,就将一位意图趁隙偷袭的九阶魔修,连人带刀,整个一挥两段。

    在超品剑决之前,哪怕是登仙境巅峰的存在,亦无法抗拒他这一剑之威

    此时已经因气机牵引,开始与不死谢婉清等人交手的元始魔宗诸人,都纷纷停住了动作,愕然看向了庄无道与皇玄夜二人激战的方向。

    楚灵奇双眼微阖,这一刻只觉是浑身发冷。便连谢婉清与苏氏祖孙,也不禁分心,眸中惊异万分,几乎不敢置信

    主上他,居然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只是一剑的余威,就可击伤那青灵神魔冷灵君?顺手一剑,就能斩杀一位九阶巅峰魔修

    这可是近年中,声威实力,直追天澜魔君的盖世强者哪怕实力较之天澜还有不如,可也不会逊色太多

    他们也知天澜,与自己主上曾有一战,最后的结果,似是天澜吃了一次小亏。可那毕竟是在天元无量都天阵,中,有着阵法加持,庄无道的实力,最高可十倍二十倍的增长

    虽说此处,亦是两仪仙极微尘阵内,冷灵君等人的实力,同样受到压制。可庄无道,毕竟还不是控阵之人,不可能得这大阵之助与那日鬼凤岛外时的情形,绝不相同。

    庄无道浑然不觉,也不待交手的余波劲力散去,就继续往前踏出。

    每一步都是十丈,不长不短。却不是直步前行,而是将整片虚空,全都扭曲于脚下。

    这是我不就山,山来就我的霸道

    “我还记得当日第一次,与皇道友的星灵分身交手时的情形。当时皇道友以化身之躯长驱直入,我等诸人,却无能抵御道友一合之敌。险险就葬身大海,全军覆没——”

    这般说着,庄无道的身影,已经再次来到了距离皇玄夜,近在咫尺处。

    又是简简单单的一剑,掠光而出,光影如画,带着一种极致玄妙,也极致优雅的韵味,似美奂美轮。

    那还未恢复过来的‘万佛血灵障,,这次轻轻松松,就被他一剑撕破

    “废话少说”

    皇玄夜冷声一笑,竟然下意识的感觉这一剑,自己可能完全不能匹敌。

    这个他用来修行道心种魔大法的鼎炉,此刻无论是气势还是实力,都似已完全将他压制

    他心中想要咆哮,想要反击,想要将这‘任山河,轰成碎片,以雪前耻。

    然而寄托于虚空之中的神念,却在告知于他,这么做,必定是自取死路!

    不同的是,以前他只当这是错觉,不愿相信。这一次,皇玄夜却准备向自己心潮感应屈服。

    “那化身大意,未能将你斩杀,是皇某必生之撼。好在今日,可以弥补——”

    也不再使用魔天混洞神光,皇玄夜蓦然双手持印,顿时就有一杆黑色的长幡现于身后。

    “元始太初,魔天无极”

    一层黑色的光膜现出,也将皇玄夜整个身躯,转移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之内。

    同时一道道环形的光圈,忽然爆发,四散冲击开来。不止是周围两仪仙极微尘阵的禁法被压制,运转更为艰难滞重。庄无道周身一直维持着的两大法域,也在交锋的一瞬间,就有被冲散之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