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二章 身陷重围
    大约二十里外的位置,那皇玄夜也同样抬起了头,遥遥与庄无道对视着。

    远处并不止有这位太阴魔君而已,此时在这附近,赫然还有不少修士。光是散仙,就高达七人之多,九阶的登仙境,更达十四人之巨从各处方向围拢过来。

    之前那位妄心魔君,自然也包括在内。除此之外,更多了一位棘手人物,青灵神魔冷灵君,一位七劫散仙,随在皇玄夜的身周。

    当从诸人中,认出这位身份的刹那,谢婉清就是气息一窒。这是近四千年以来,修为声威,都几乎不逊色于天澜当年之人。亦是身具三大法域,威名赫赫。

    若非是三千年前一时不慎,折损了肉身。这位早就已修成了灵魔果位,入住昙誓魔天。

    不过在转修散仙之后,这冷灵君的气势,依然丝毫不减。在短短两千年中,就连渡七重劫数。只需还有两劫,就可再溯肉身,飞升离去。

    元始魔宗居然出动了此人,可见这次对庄无道,是势在必得。

    这一刻不止是谢婉清心情跌入低谷,那苏剑通,苏星河等,知晓‘青灵神魔,威名之人,亦是心情无比的凝重。

    这位即便还不如天澜,可一身实力,想必也相差不远了

    那皇玄夜似乎也自认胜券在握,也是咧唇而笑:“皇某一直记忆甚佳,几十日前半龙师兄之死,任兄的冷嘲热讽,一直都还似在眼前一般,不能或忘。不过如今看来,任兄你怕是高兴得太早了。”

    既然已经被庄无道查知,皇玄夜也就不再想着遮掩形迹,就这么双手负于身后,大刺刺的向庄无道行了过来。

    而在庄无道的周围,那些登仙境魔修与散仙大魔,也都不再顾忌,四面八方的各选方位站定,试图围堵。

    那妄心魔君几人,还未抵达既定的方位。此时于脆是各自燃起了一张血符,而后身影幻化,一个瞬闪,就到了庄无道的后方处,分明是欲封锁主庄无道,退往别府内庭的路途。

    至于青灵神魔冷灵君,则随在皇玄夜的身后,亦步亦趋。途中只轻描淡写的,将一枚血色铃铛祭起,须臾间就化为千丈巨钟,升入高空之内。一股无形的恢宏之力,赫然将庄无道身周所有虚空,都笼罩在内。

    苏剑通与苏星河祖孙二人,都从虚空盾踏出,连续数支星灵箭射出,试图阻拦住这两人的进击之势。不过完全无用,箭影未至,就被已冷灵君袖中弹出的几株青藤,强行抽散。

    而谢婉清与不死梦念生,则是自发的结阵,之前诸人也没演练什么特殊的阵势。故而此时,只是临时抱佛脚,结出一个大致的七星阵而已。极其粗糙,并无什么特异之威,也无法与那周天星辰呼应,目的只是守望相助而已。

    呼延九此时更是一声低吼,身躯膨胀,双眼中透出紫金光华。赫然是在这个时候,主动打破界限,迈入到了九阶境界

    ——其实之前的呼延九,就可随时晋阶。只因庄无道的特意交代,自己也欲在第八阶时,再尝试一番提炼纯血,呼延九这才刻意将自身元力,一直压制在八阶圆满的层次。

    此刻自知自己,若还保持在八阶境界,那么这一战,他必定是无力再为主上护盾、不但不能,反而会沦落为累赘。所以无比果决,选择了临阵突破,

    只有苏云坠并无动作,立在庄无道的身侧,斜目看着庄无道,眼含探究之意,却并不担心什么。

    庄无道得到氵浩劫天图,与‘盘古血丹,之时,并未禁绝虚空藏盾中与外界的感应。所以诸人,都能得知庄无道的际遇。

    别人可能不知这两样东西的意义与来历,可在前世,曾经身为元仙强者的她,又岂能不知?

    更何况还有那枚金丹,太皇宗特意留下此物,总不可能对庄无道全无裨益。

    此时的‘任山河,,实力到底提升到了什么地步,便是她也不太清楚。

    只有一点可以确认,今日看似是危局,可对于庄无道而言,却未必如此。

    “左面那人较弱,或者可以从此处突围——”

    谢婉清潜神感应着周围那些回音雷剑,以判断他们,最佳的遁走之途。

    那不死道人,也难得的硬气了一会,苍白着脸道:“我与梦兄,可以为主上断后”

    不是不怕死,而他与梦念生的身家性命,都寄托在那‘玄冥生死镜,内。

    施展了不死代身之术,这一天内,二人都有九次性命。只要庄无道手中的‘玄冥生死镜,不碎,二人都可得保全

    不过他话音未落,那边远处,却突然有一道剑气冲霄,腾起九霄,几乎破开了别府内的这方虚空胎膜。

    人虽未曾现身,那强绝无匹的剑意,却已隔着数十里,横空而至。

    “来人可是神渊道?”

    那皇玄夜一声轻笑,看向庄无道的眼神,已带着几分怜悯:“我元始魔宗正在办事,此为我魔道自家纷争。就请神渊道的道友,先袖手旁观如何?”

    “元始魔宗o苍茫魔君此獠,罪孽滔天,我正教人人得而诛之”

    那边也是一道宏朗的声音传来,满含着轻蔑之意:“不过,既是你们元始魔宗之人,已经先到了一步,我那么神渊道,倒也乐得见你们狗咬狗。坐观魔道内争,倒也有趣。”

    接着又有一人,也高声言道:“另外告知尔等一句,今日此方之路不通。如有机会,我神渊道必定要将你等所有魔类,尽数斩于剑下”

    此言道出,包括那青灵神魔冷灵君,十余位魔道绝顶强人,都是微一拧眉,眼现怒容。

    不过却都暂未有发作之意,依然全神贯注,望着庄无道及其麾下诸人。

    那皇玄夜也同样毫无恼意,此时他距离庄无道,只不到三里之距,而他唇角上的笑意,则在此时渐渐淡去。

    “看来任兄劫数已尽,这些残余劫力,怕是伤不到任兄分毫。如此说来,本座等人,倒也不算趁人之危——”

    虽是没能够如愿,在庄无道专注渡劫时抵达,不过这也并非是最坏的结果。

    至少他眼前这位,还没掌控住这太皇别府,还有太皇宗那件不知名的气运至宝。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忽的也从后方穿飞而至。光影快极,只是一瞬,都到了战场之内。而后就见一位白衣少女,风姿绰约的,立在一座三层小楼的檐顶之上。

    素寒芳?

    皇玄夜往侧旁瞥了一样,心中冷笑不已。这个女人,总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还要与他为敌,要将他这与任山河同样罪孽深重的魔头,先行除去o

    讥讽的一哂,皇玄夜就不去在意。这人来了也好,任山河逃遁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且素寒芳到了,那么楚灵奇与贞阳等人,想必也已在附近,随时都可赶至。

    “确实不算!”

    与皇玄夜不同,庄无道从始至终,都不曾对素寒芳有丝毫关注。依然是浮空立着,身周青雷环绕,不过身后已是一双剑翼张开,紫金色的重瞳带着丝丝迷幻光泽,俯视众人,将所有的魔性,都展露无疑。

    “不过你们可确定,今日要在此地,与我任某一战?不会后悔?”

    太皇别府之内,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些人,似乎是搞错了什么。

    此间的猎物,绝不是他。

    当这句话道出,皇玄夜不禁愣住。听起来,眼前他这位不但毫无惧意,反而十分自信笃定的模样。

    皇玄夜甚至有种错觉,看见对面这苍茫魔君的眼中,全是戏谑兴奋与嗜血杀意。

    就好似一只在幼年期备受欺压,四处逃命以求生的神兽幼龙,在成长之后,急于向周围的一切,宣泄展示着自己的力量。

    猛地摇了摇头,皇玄夜将这可笑荒唐的念头,全数驱赶出脑海之外。

    并不以为意,皇玄夜反而嘲弄道:“任兄之言,莫非是在说笑?我等辛苦寻至此间。甚至不惜请动我家魔督出手,费时数十日压制这别府之真,难到就是为今日见魔君一面,而后空手而归?”

    素寒芳却在此刻瞳孔一缩,眼神不可思议中,又带着几分慌张惊惶。

    此间诸人,居然只有她,能够感觉到那无形的威压,还有那极致恐怖的危险。

    强压着掉头逃遁的冲动,苏寒芳浑身寒毛耸立,就似如一只炸了毛的猫,无比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大敌。

    可此时察觉异常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谢婉清也同样全然未觉,清秀的雪额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有剑翼加持,他们这些人,可相当于四五十位登仙境,却只是四五十位登仙境中期而已。

    而眼前他们的这些对手,无不都是当世最绝顶的存在。要么是身拥法域神通,要么是登仙圆满,要么则是散仙高

    且都是有备而来,针对他们等人,做了无数的准备。一旦战起,必定是压倒性的结果。

    即便是心志强韧,一向战意高昂如她,也不由叫苦不迭。自家这位主上,在此处呆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就好似故意在等待什么一般,她几次提醒,这位都只做不知

    这次在毫无准备下,进入太皇别府,也实在是失策太过贪心——

    “主上,与其被他们在此处联手合围,倒不如主动选择一个芥子世界密集之处避入。主上得太皇宗传承,可在此间大阵中自由出入,应当能够逃走。至于我等,能走则走。不能走,由主上带走一些精血精魂,当不至于落到彻底魂飞魄散之境。”

    “逃?为何要逃走?”

    苏云坠此时,却仿佛是听到了再荒唐不过的话,忽然笑了起来:“坠儿要恭喜少宫主,看来那几日的劫雷,果然是因少宫主,已成就了一门无上大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