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二零章 各方反应
    就在那浩大劫雷降临的刹那,太皇别府内庭之中。一位红衣少女也生出了感应,回过了身,遥遥看向了中庭的方向。俏眸之中,顿时现出了复杂之色,含着欣慰,还有一丝丝担忧,愁意,以及‘果然如此,的神情。

    “果然,师兄他的命运与因果大道,就是成于此间。提前了数年,却与我曾经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感慨过后,少女的唇角旁,却透出了苦涩的意味。

    此时的庄无道,才是她真正不敢招惹。

    她的时序之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扭曲过去未来,可却奈何不得他的师兄、因果定下,那么无论前后时序怎么变化,都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哪怕过去未来,有一千亿一万亿个聂仙铃。若师兄定下必定‘杀死,聂仙铃的结果,那么她也就必死无疑

    连同过去未来,一千亿一万亿个聂仙铃,全数杀死,一个不留

    自然此时的庄无道,还远没有这样的能力,可在未来的某日,却必定能够拥有。

    反而是自己,对师兄他完全无可奈何。只需师兄在某个时段,定下必定存在的果,那么在未来与过去的时序长河之内,必定会有相应的‘因,生成。

    师兄自然不会对她出手,然而她却能感受到,这股力量带来的恐怖与威压。

    是更上位的力量,对时序之法的天然压迫

    六十年后的聂仙铃,就已经提前预见到了师兄他,最终会成就出何等样的惊人道果

    只要未来,没有了那个人,不受那人的牵累于扰——

    思及此处,聂仙铃猛地一摇头,将所有杂念压下,而后继续一步步破解这前方的禁法,往内庭深层行去。

    她的时间不多,师兄他一旦命运道成,就会似如一块礁石,耸立在命运长河之内。任这河流冲向何方,如何的汹涌澎湃,这礁石都可稳固不摇。

    今次只需师兄他成功渡劫,再稍稍稳固一番境界。那么日后无论任何人,都难于涉师兄命运,甚至只要起了这个心思,都会被其感应查知。

    而以师兄他的性情,未必就乐见自身未来,被她改变。哪怕是明知自己,不会害他——

    也就是说,她现在剩下的时间,顶多不超过十日

    时不我待,至于庄无道的安危,聂仙铃却是全不担心。师兄他大道初定,从此之后,这星玄界内除去那些灵仙境强人,可说是天上地下,唯其独尊

    尤其是在这两仪仙极微尘阵内,更是无有对手。

    记得自己前来之前的那个时间节点,师兄他也是在这一战中,锋芒必显,从此一步步举世无匹

    仅只太皇别府这一战之中,师兄几乎就是在血尊任糜的眼前,连斩元始魔宗六位登仙境,三位散仙事后不但使整个星玄世界,都为之噤声,再不敢正视。元始魔宗更是元气略损,再不敢轻易对师兄出手。

    前一个时间节点如此,这一次,想必也不会例外——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太皇别府中庭,正在那诸多危险的虚空碎片中,小心躲避穿行着的皇玄夜,也是神情愕然,看着那元力波动的起源处,

    “劫雷,为何会有劫雷o“

    皇玄夜百思不得其解,这确实是天地劫力汇聚的气机没错,而且规模不小,至少也是九阶巅峰的层次。

    可问题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天嫉之事,引发出来的天地劫力?又是否他那个对头的手笔?

    难道说,那任山河这么快,就已经转易了道基,继承了太皇宗的道统?

    只是更易金丹道基而已,怎会降下如此强烈的劫雷o

    “应该是那苍茫魔君,已经在这太皇别府之内有所收获”

    妄心魔君眼神凝重,也眺望着远方。

    可惜的是阵法阻绝,又有一层层的折叠空间,阻碍视线,使人不能辨识,这劫雷的真正等级。

    只知这劫力,应该是强烈之极,从方才他感应到这股元力波动之时,就觉是一阵心惊肉跳,感应无比强烈。更隐隐有一股不详之感,覆盖着他心灵。

    “看这劫雷的方向,此时那位,应该还未进入内庭。这倒是个好消息——”

    接话的是一位赤红袍服的中年,而此时元始魔宗的诸人,除了皇玄夜之外,都隐隐以此人为首。

    七阶散仙冷灵君,乃是元始魔宗内登仙境以下,战力位列前三甲的强者。也是在场之中,唯一能在身份权势上,与皇玄夜抗衡之人。

    “早就听说这位苍茫魔君实力不凡,如今这位引发劫雷,很可能已实力大进。若不能在他完劫之前赶至,那么我等这一战,必定更艰难十倍。”

    皇玄夜微一摇头,下意识的感觉,此事不是冷灵君所说的那么简单。

    这一刹那,他甚至有种想要掉头就走,对那任山河避而远之的冲动。

    不过若真的这么做,那么他皇玄夜,也必将威名丧尽,可能也再无勇气,站到这位苍茫魔君的面前。

    也意味着魔种鼎炉之争,已经可宣告结束,远处的那位,胜局将定。

    心中暗惊,不过当思及自己进入中庭之前,魔督赐下之物,皇玄夜顿时心中一定,猜测大约是自己以往的理阴影起了作用。

    有这些东西在手,无论那任山河在别府之内,得了何等样的机缘,自己都有着至少七八分的把握,

    若还是连与任山河见一面的勇气都无,那还学的什么道,修的什么真?怎堪为魔?

    更何况,此时这中庭之外,除去他们元始魔宗这一路之外。玄天剑宗,雪阳宫,还有那神渊道。无论是哪一家,都是有备而来。

    自嘲一哂,皇玄夜就继续迈步前行。虽是加快了步伐,可眼神却更为谨慎,杀意也是更为充溢。

    “冷师兄说得多,我等确实是不能再拖,应当速速追及为上。我有感应,现在给那任山河的时间越多,那么我等这次太皇别府之行,就越是凶险。最好是在劫力散尽之前,就将他寻到。不过这这两仪仙极微尘阵,非同寻常。即便魔督出手,也无法全然压制。尤其是这些芥子虚空,一旦被吸入进去,就等于是独立大阵,我等在阵内,仍需得万分小心——”

    后面的妄心魔君与冷灵君二人,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而后也都默然无言的,引领着其他诸多元始魔宗的门人,陆续跟上了皇玄夜的遁速。

    看情形,那位苍茫魔君,明显还未掌控住这做两仪仙极微尘阵,此时还可轻松解决。

    而一旦那位以传承太皇宗道统之人的身份,完整继承了这座别府,还有那件与先天五行雷玉同一等级的至宝,势必更难诛灭l

    ——尽管在进入之前,他们就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目的是哪怕那任山河继承了太皇别府,也要使其沦入万劫不复之地。甚至不惜位此,带进来了两件至宝。

    可此时任山河无端召来天雷,可能再次修为大进。一旦这猜想成真,他们那时,未必还能有万全把握。

    尤其是皇玄夜那一句‘最好是在劫力散尽之前,就将他寻到,,令他们大为心动。

    若能在任山河渡劫之时寻到此子,那么别府之内这一战,自然更无疑念。且有劫力指引,更可省了他们无数寻觅探查的时间,

    而至于皇玄夜后面的言语,二人虽也认可,却并未放在心上。加快速度之后,固然增加了危险,可也总比放任那任山河在内庭准备充足,更为妥当。

    在心为上,与‘全速突破,这二者之间,二人很轻易的,就做出了决断。

    ※※※※

    无独有偶,就在距离皇玄夜等人,不到一百里的所在。素寒芳也同样抬起头远远眺望着,目中怔怔失神。

    “寒芳,怎么回事?可是有什么不妥?”

    发觉身后的师妹并未跟上,贞阳回过头,不解的看了过去。

    他们落后百里距离,又隔了数层折叠虚空,故而贞阳并未感应到,前方凝聚的浩大劫力。此时她的脸上,也就满是疑惑之色。

    “可是这条路行不通,或是前面还有什么凶险?”

    她这师妹,自修成那么大日狩魔决之后,意念如光。十万里内的一切,都可在一息之内映照心灵。

    若再借助相应的阵法灵器,范围甚至可扩大到三十万里。此间诸人,若论灵感之广,无疑是以她这师妹为最。

    “不是——”

    素寒芳回过了身,而后神情凝冷地微摇了摇头。方才她的感应,并非是来自神念,而是来自于体内的魔种,来自于魔种与鼎足之间的神秘联系。

    “师姐,能否由寒芳先独自前往内庭方向,前方探看一番究竟?”

    贞阳蹙起了柳眉,并不说话。旁边的楚灵奇,却是冷笑道:“又是独自前往?然后再被那任山河擒住羞辱不成?难道素仙子以为,以你一人之力,就能将那任山河拿下?”

    素寒芳顿时无言以对,以她一人之力,自然是没可能拿下那任山河的。别说是这位苍茫魔君,便是这位魔君的爪牙部属,都未必就能够胜之。

    不过她的本意,却是为此间诸人着想,只因方才那一刹那,她心灵之内,突然感觉到了极致的危险。

    寄托于虚空的神念,也正是动荡不宁,在警告着自己,不要继续靠近。

    再若前行,必定是灭顶之灾

    微微一叹,素寒芳虽心知这心潮感应,未必可靠。也知楚灵奇与贞阳即使听信了自己之言,也不会轻易放弃。几人带入别府之内的仙宝,已经给了诸人足够的底气。

    难道真是自己太多虑了,对那任山河有了心理阴影?这般想着,素寒芳却还是开口劝道:“我方才神念有感,那任山河,可能修为又有突破。我想先一步过去,亲眼看看他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又到底到了何等程度——”

    若是证实了自己预感,那么就可提前通知警告后方诸人。哪怕是放弃这次的机会,她也要让雪阳宫的诸人,尽量从这别府中全身而退。

    魔种鼎炉之争,还有当年任山河入魔的公案,是她与任山河之间的事情,没必要将雪阳宫再扯进来。

    此时养育她得宗派,已经是元气大伤,再损失不起。

    她宁愿独自与那魔头死战,也不愿见同门,再有折损。

    “修为大进?”

    贞阳闻言,顿时就有了些惊疑不定。几十年间,雪阳宫因那魔头不断失血,她现在也是偏向保守持重,以稳为上

    不过仍有疑问,素寒芳的感应,是否可靠?

    “若真如此,确为可虑。不过我等这次,准备充足——”

    楚灵奇那边,却是眼神微沉,直接就打断了贞阳的言语:“那任山河修为大进,你又是如何知晓?就只凭你与他,鼎炉与魔种之间的联系?”

    素寒芳面色冷淡,听出了楚灵奇语中的嘲讽,不过她却也不屑说慌,语气毫无起伏波动道:“就是如此我能感应,他这个时候,似乎是在渡劫,而且劫力不弱——”

    “他在渡劫?”楚灵奇楞了楞,而后又继续问道:“可能够确定?那劫力到底是何等程度?他现在又在何方,是在中庭还是内庭,距离多远?”

    素寒芳挑了挑眉,这楚灵奇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可也恰是他不愿见到的。

    “距离已经极近,应该不到三千里不过我劝楚道兄与贞阳师姐,还是更谨慎些才好,以免落到万劫不复之境。

    她胸内的不安之感,越来越强烈了。不止是心神不宁,更觉不祥。大日狩魔真经,能够感应一切邪祟,此刻却使她,隐隐看到了身边这几人身上缠绕的丝丝‘死,气。

    “如此说来,情形还好。至少他还没能掌控住这别府。”

    那楚灵奇将素寒芳后面的言语,根本就当成了耳边风,转目向之前素寒芳注视的方向,远远看了过去。

    面现笑意,目光也渐渐兴奋了起来。

    “那个魔头,可是在这个方向?”

    如此说来,只需再有数日,三十年的深仇大恨,今次终可得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