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五章 龙凤之血
    “巫族?是指巫族血裔,很可能会混入太皇宗道统内,籍此恢复?”

    庄无道已经知晓了答案,太皇宗模仿参悟自巫门的功法,那些拥有巫族血脉之人修行起来,自然是事半而功倍。

    “也就是说,此宗一旦大兴于世,道门诸脉必定会排斥?”

    “不止是道门,还有佛家,百兽之族,甚至那魔渊魔狱中,也会有一些魔主,不愿见太皇宗兴起。在一二劫之时,参与围剿巫族的那些强横大魔,可还有不少仍旧存活于世。比如那元始魔主,还未证就半步混元之时。就曾被一位巫祖,活生生地挖去了一只眼睛。故而巫族灭亡之时,元始魔主出了极多——”

    那离华仙君又语气一转道:“其实最根本的原因,不在于那三门功法,而是巫族的气运,仍旧未曾断绝。有太皇天元大法,太皇落日天经,太皇福德如意图这三门大法为基础,无论太皇宗的愿不愿意。巫裔的气运,都会自发的往太皇宗内汇聚。将太皇宗,当成族裔复兴的踏板。所以诸天道门,对太皇宗都警惕有加,便是我重明一脉,亦有一位仙王,常年居住在太皇宗附近,就近监视。昔年我族,就曾有两位仙王,陆续陨于巫族之手。”

    庄无道不禁倒吸了口寒气,看向这‘易玄阁,的目光,不由变幻闪烁了起来。

    “确实如仙君之言,那太皇宗在四劫时代确是盛极一时,不过到五劫之时,就已声名不显,了无踪迹。只因四劫灭世,除了那些侥幸度过灾劫的金仙,谁都不知在四劫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除了梦境,已经许久都不曾与庄无道交流的剑灵,此时也开口道:“不过这里所指的因果,当与巫族无关。剑主既然已修成了太皇福德如意图,那就该当能感应才是。”

    庄无道心中微动,暗道惭愧,他这也不是被离华仙君之言给吓住了,而是当后者道出那句言语时,隐然感应到了一股贯穿宇宙虚空的恢宏伟力。

    那应该是镇压着整个巫族气运的力量,仅只是余威,就已压得他几乎难以动弹。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与这些力量的来源为敌,他就感觉心忌不已,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是这个世界的巅峰顶端,对脚下蝼蚁的威压

    他一时却全忘了,太皇宗若是真与巫族,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那么这家宗派,哪怕是一丁点传承道统的希望,都不会留下。

    直接走到了门旁,庄无道手按着那‘不担因果,莫入此门‘的八字字偈,不出片刻,就明白过来,心中释然。

    这因果,确是与巫族无关,不但不是,结果还是恰恰相反。

    “是何因果?可是要复兴这太皇宗?”

    离华仙君猜测着,毕竟这是太皇宗,最可能采取的方式:“若真如此,主上就有些亏了。不如于脆强闯,直接抢夺。我方才感应,这里虽禁法深严,可以剑主八重的福德如意图,却大有可趁之机——”

    “不是”

    庄无道摇着头,大步走入到了易玄阁门内。初入门时,他就感觉到一股无比强横的剑意屏障,不过当心念与之接触,那些剑意顿时如水般消融。

    庄无道也得闲解释:“这位剑修前辈,是要我日后倾尽一切,斩断太皇宗与巫门间的联系。若有可能,还要在太皇宗重新崛起之时,提供庇护。”

    这件事,他会尽力去办到。可若半途道绝,自然也就无能为力。

    “斩断太皇宗与巫门间的联系?”

    离华仙君亦是错愕,而后笑道:“他们还算明智,不过要想要这样的能耐,必定要半步混元才有可能。他怎就能确定,主上你最终能够办到?只凭主上,能够在二十年内,将他们的核心传承,修到第八重天?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复兴太皇宗太难。只要斩断了与巫族间的因果联系,才有复兴之机。否则这太皇宗一脉的弟子,连投胎做人都不可得。”

    庄无道也是默然,命运因果之法修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明了一个宗门的意义。那些修士,明明是向往自在逍遥,性喜无拘无束,却能对一个宗派忠心耿耿。

    这不只是因人与人之间牵绊,更因有宗门气运的庇护,从上到下,无论是道途断绝陨落者,还是已经在世之人,都承受着一个宗门的气运护持。

    无踪无迹,难以言明。不过若一个宗门气运旺盛,那么一个人哪怕是魂飞魄散,真灵碎灭,也依然能保存一线生机,重新再来。而若教门衰败,那么这一脉弟子,就如离华之言,死亡之后,哪怕转世轮回都不可得,最好的结果也是沦落入畜生道,也就更不用谈重回仙道。

    说来他庄无道现在,也同样是承受着离尘宗的气运加持,日后当有所回报才是。

    ‘易玄阁,内的布置,极其简单,里面空旷而无一物,只有盘旋往上的阶梯,还有四壁显露于外的灵纹。

    庄无道的面色凝重,看出这是一座阵,是专为助人转易道基的阵法,而且规模不小

    当年他将牛魔元霸体舍弃,转修四九玄功,就只是三枚舍利就已办到,而且是修成了第九重境界的四九玄功。

    可看这里的情形,这太皇宗的郑重其事,分明是远过于当年的无明

    他现在需要的,是在金丹之内,植入‘太皇福德如意图,,比之将牛魔元霸体转化四九玄功,要稍稍难些。可也不用拿出如此阵仗?

    庄无道甚至已经准备放弃那天璇照世真经,反正这门功法已成鸡肋,雷火乾元与星火神蝶的根基,也早已被他转移,转而以重明法域及大悲剑域为根基。

    然而看这里的情形,与他想象中的‘易玄阁,顶层,完全不同

    这太皇宗,在此处到底是准备了什么o

    “这些灵纹,居然都是玄仙级以上的龙凤之血不对,不是玄仙,而是至少真仙,甚至可能是金仙一级,这怎么可能?”

    那离华也是一声惊呼,满含着不可思议:“此界中的太皇宗,怎么可能会有真仙精血?”

    而且是纯血真龙,纯血炎凤战力可越一阶有余,只需到真仙境,实力就可直追普通太上仙君一级的存在——

    庄无道心头亦是一阵阵跳动,面色阴晴变幻。这图在他的重明观世瞳的观照之中,比之离华仙君的隔体感应更为清晰,可以确证,这的确是真仙精血。

    此时他已能预感,这太皇宗自己的身上下的注,只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心潮涌动,体内气血也澎湃不休,难以平静。庄无道此时却是强行压抑着,踱步往上。

    而方一踏上台阶,庄无道就已感觉那若有若无的压力,使他浑身气机凝滞。只有运转太皇福德如意图,存想此图真意,才能将这压力,稍稍缓解。

    九层楼梯,却是有千里之遥。当庄无道最终登上第九层时,面上竟以渗出了冷汗。

    不止是因这九层阶梯,对他功法真意的考验,更因他此时激动莫名的心绪,还有对这即将到来的,绝大机缘的期待。

    才在最后一层台阶之上站稳,庄无道就把目光,往那前方扫望而去。

    此处布置也同样简单,不过多少还是有些东西。中央处一个香案,一个蒲团。

    香案之上,则是总共三件东西。一枚龙眼般的血红丹丸,一卷图纸,还有一枚‘金丹,——不是丹药,而是属于一位修士的‘金丹,。

    如同舍利之于佛修,‘金丹,对与道门修士而言,也是极其重要的事物。

    而此时这三件灵物,正虚空悬浮于香案之上,散着淡淡的灵光。

    至于那蒲团,似也非凡品,同样笼罩着一层青玉色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