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四章 太皇之秘
    庄无道并不知皇玄夜此刻的念头,不过却知自己,哪怕是进入到了别府中庭,也不意味着自己就能确保安全。

    那位太阴魔君绝不是肯善罢甘休之辈,尤其是在他手中再次遭遇了挫折之后,多半还是会想办法阻扰,甚至将自己围杀。无论如何都不会容许这座太皇别府,还有这别府之内那件可镇压气运之宝,安然落到他手中的。

    还有星始宗,太皇别府与九玄魔界近在咫尺,这家又怎会容许别家的势力,在自己宗门拿下一个如此强力的据点

    想也可知,这星始宗会有何等样的反应。

    至于玄天剑宗与雪阳宫两家,那就更是不用提。只需可以除去‘任山河,这个邪魔,那么一切能够抓住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一切代价,他们都愿承受。

    也可预料,这别府中庭之内,仍有一战。那几位不会让他安宁太久,庄无道对一个运行已百万余年的大阵,并无充分信心。

    不过在亲身体会之后,庄无道的印象又大为改观。

    “原来如此,这里是‘两仪仙极微尘阵,——”

    一入中庭,庄无道就感觉到了此处,弥漫的各种虚空碎片。他这个得了太皇宗道统传承之人,不会感觉到什么异样。可若有外人至此,就会领略到此地,那恐怖异常的杀机。

    都会被强行送入到这些芥子微尘般的虚空碎片之内,里面都有着一个个独立的阵法,或者大型幻术,湮灭之法等等,有着各种样的陷阱。

    庄无道这时就可以感应到附近,其中一枚尘,之中,赫然藏蕴有整整十万九千四百三二口八阶剑器,以十口准仙阶的剑器为主,构成的一座庞大剑阵。

    初步估计,此阵之威,可相当于太霄剑宗一座完整的‘太霄寰宇灭劫剑阵,,甚至还更有胜之。哪怕灵仙至此,也不能无伤而归。

    而似这样的虚空碎片,庄无道在中庭感应到的,还有近千数之多,都是单独存在。

    ——换而言之,无论别府内的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出了什么问题。这些虚空碎片,都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对任何人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

    这让庄无道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知晓哪怕是这别府被人攻破,自己短时间内,也不会也太大的威胁,这些芥子虚空,会成为对手致命的威胁。

    任何人,都休想在这别府内长驱而入。

    不过这‘两仪仙极微尘阵,,之所以是以两仪微尘为名。除了这阵,是按照两仪阴阳循环来排列之外,更因这阵法的特性。

    ——并非是因那些‘芥子虚空,,而是整个太皇别府内的芥子微尘,都在这阵法的操控之中。

    这其实是一座剑阵,阵内万物,哪怕芥子微尘,亦可为剑

    估计也有进入此阵,都会被碾为微尘之意,不过这都已无关紧要。

    而杀伤力最大的,其实还是那些芥子形状的虚空碎片。其中有部分,里面含蕴有单独的法阵或者各类幻术及威能磅礴的道法。可绝大部分,里面空无所有。

    然而一旦这些虚空碎片被大阵御使,将之当成剑器来使用,或者就于脆拿来轰砸对手,其威势自是可想而知。

    他甚至怀疑这太皇别府,四处掠夺虚空星屑,世界本源碎片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强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

    持此之外,还有一层层的折叠空间,使得这本来只一千里方圆的别府中庭,显得异常的广大。实际的面积,只怕一万三千里都不止,足可容纳上千座归元境与大乘境修士的洞府。

    庄无道手拈法决,片刻之后,就忽然有一道灵光显现,遥遥指向了东北面。

    这是一种星斗之法,借助星辰之力牵引,判断自己想要去的方位。不过全凭运气,自己能够寻到的,未必就是自己想要得到的。

    以前的剑灵,曾用轻云剑来占卜,其实也并非是完全不靠谱。至少与他现在所用的占星之法,是半斤八两。

    此时他在易道,命运之法,因果之术,周天星辰这些方面,都已堪称宗师。不过依然不能确定,这种玄而又玄,妙不可言的法门,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东北么?怎么会是这个方位——”

    庄无道挑眉,疑惑的看向了东北方向。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大阵分成生、死、晦、明、幻、灭六门。

    幻、灭两门,最为危险,也杀气最重。修士落入进入,若无足够修为,就必死无疑。只有死门,才最是安全。

    死门难入,易于求生;生门易入,容易被困;灭门为此阵枢纽;幻门则变化无穷,容易迷途,陷窒真灵;晦门黑暗如漆,引动种种私念恶欲;而所谓明门,正是南边的中庭大门。

    而这占星之法,指点他去的所在,正是死门方位。

    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寻到那改易道基之物。看如此奇珍,怎会藏在最安全的死门?

    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还是飞身往东北全速遁行。一路所见,令他暗暗吃惊,。

    “这是丹阁,这是剑池,怎会?”

    这别府中庭,应该是供太皇宗的中层弟子修行活动之地。此处的丹阁,剑池,还有那器楼,藏书阁等等,并非是太皇宗的核心禁制,可其中也不乏一二精品。太皇宗居然就敢将这些重要所在,大大方方的摆在这些阵法最薄弱处?

    直到在偶然中,庄无道察觉到几处阵法循环中的异常,才恍然大悟。

    “明白了,正反阴阳,这些建筑的方位,也会随着阴阳日月的变化,而变幻方位——”

    不止如此,那生、死、晦、明、幻、灭六门,其实也并非是固定。原本的死门,可以变化为幻、灭二门,本来的幻、灭之所,也会给人几线生机。

    若按自己之前的理解来破阵,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

    不过他也没有破阵的资格,仙品二阶之阵,灵仙境以下,进入这法阵的瞬间,就会被生生轰杀跟本就用不上,生、死、晦、明、幻、灭六门的概念。

    一路所见,无论是丹阁还是剑池,都有禁法封锁。哪怕庄无道,已修成了第八重天境的太皇福德如意图,也无法安然进入。

    而当庄无道再用了两日时间,将整个中庭的东北方位,都全数搜寻了一遍之后,都依然没能找到他想要的那转易道基之物,哪怕是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有。

    此时哪怕镇定如他,也觉有些心烦意乱。元始魔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出手。哪怕只两天时间,他现在也耽误不起。

    两日搜寻无果,庄无道就于脆暂停了下来,陷入了深思。

    难道说,是自己的占卜有误?天机斗数出了差错,其实是在别的方位?

    不对,这门占星之法,源自于清虚道德宗,名为‘太霄乩命术,。这法门可能出错,却必能有所得。

    问题是他到现在,都没寻到什么像样的东西,毫无收获。

    “不对”

    庄无道看了身下一眼,目中异芒闪动。在这中庭之内,‘两仪仙极微尘阵,中的阴阳两仪变幻,是不断变化循环的状态。

    那么自己的占星之法,是否也因此故,出现了某种变化?

    头顶平天冠内,那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瞬间开始疯狂的演算。

    不出片刻,庄无道的脸上,就现出了几分笑容。而后也不到其他的方位寻觅,直接在这东北之地,选了一块空旷园地,静坐入定。

    当整整一日过去,庄无道再睁开眼时,面前就由那满园葱翠花草,变幻成了十几座气势恢宏的楼宇。

    而庄无道目光所望处,正是其中,最气势恢宏的一座。楼高九层,碧瓦朱檐,雕梁绣柱,而在这楼的前方,赫然正是‘易玄阁,四字。

    旁边还字偈——不担因果,莫入此门

    也不知是何人所书,这八个字的一笔一划,都赫然含蕴着恢宏剑意。

    映在庄无道的眼中,只觉是刺目之至,直冲心神。细细辨认,发现这些字迹之内,赫然隐藏有一座细小的剑阵。

    隐然攻伐神魂,自己在此处,但有畏难避祸之心,这剑意就可直接刺伤他的心灵,破损道基。

    庄无道不禁眉头大皱,方才他就感觉,这个太皇宗,在忄道,方面的造诣,实在是强横到让人心悸的程度。甚至比之一个真正剑宗,还要更有胜之。

    让庄无道,也不禁感觉好奇。

    “仙君,云儿,你二人在灵仙界,可知这太皇宗之名?”

    “太皇宗o有所听闻,不过在我陨落之前,这太皇宗仍旧偏居一隅。据说其传承功法,很是了得,三劫之时,就已经有了一位绝代仙王。潜力比之离尘宗,也不差多少。”

    离华仙君的语气,却又随即一转:“不过我不太看好这家的前程,此宗的功法,其实是来源于巫族。能够盛极一时,却难长久。”

    “这是为何?”

    庄无道更为惊奇:“巫族的功法,难道是有什么不妥?”

    “这倒没有,太皇天元大法,太皇落日天经,太皇福德如意图,都是由道门修士所创,是最正统不过的道门神决。不过,主上别忘了,巫裔的血脉,如今正混杂在人族之中隐藏——”

    离华仙君笑着提醒道:“当年的人族,正是从这巫族手里,夺来的霸权。且一二劫之时,巫裔与妖族征战,结下的因果仇怨,实在是太多太多,多到无法化解。天地白族,都不愿见巫族,再次有复兴的机会。所以我说太皇宗,并无前途可言。他们越是强大,越是危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