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三章 赤日斩仙
    “这是,赤日斩仙刀?”

    绝顶神通,有望进入超品层次,隐约还超越于他的魔天混洞神光之上。

    皇玄夜的目光晦涩,素寒芳的这门神通,似乎还融入了某种先天金气。

    斩杀那散仙的,只是普通的赤日斩仙刀而已,并不足奇。素寒芳新修成的赤日斩仙大法,虽然可畏可怖,可本身境界仍只第七重,对他这样的人还构不成威胁。

    可在断去那姹阳仙子一臂,撞飞那九霄灵牌时,素寒芳却是将一种极其特殊的先天金气,融入了赤日斩仙刀劲之内,威能提升数倍,使这位成名一千余年的登仙境修士,竟也是避之不开,

    这威力已颇为可虑了,此时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接住这一刀而不伤。

    “确是斩仙飞刀”

    那素寒芳抬起了眼,目光中终于微有变化:“本是为那苍茫魔君而备,不过寒芳手中,还有不少剩余,足以应付那位魔君了。”

    “原来如此看来素仙子,是必欲一战,与皇某分出胜负不可?”

    皇玄夜一声轻笑,而后身影,就已化成了一点点的星光,从原地消失。

    “不过可惜,在诛灭那苍茫之前,皇某暂无此心情。待时机到时,本魔君自动将素仙子,送归冥府”

    素寒芳目光微凛,袖中再一道金色光芒吐出。不过这一刀才到半途,就不得不收拢回来,反而在她的手中,割开了一道伤痕。

    赤日斩仙刀不出则已,出则定要见血而还,然而她方才,根本就无法锁定住皇玄夜的元神气机,只能临时止住。

    而再看周围,不止是皇玄夜不见了踪影,便是那妄心魔君,也同样不知去向。

    也不知是何时离去的,可在场无论是那贞阳,还是那楚灵奇,都无丝毫阻拦之意。

    只有皇玄夜的声音,仍悠悠传至:“尔等大约也看到了,那个家伙,现在与我一般,都是双重法域!归元境时,就已完成了两门一品,不对很可能是更早之前,归元境时一旦他修成登仙,本命法域完成之时,尔等当知后果据说当年的皇天剑圣,也不过如此而已。”

    语音飘渺,难测方位。楚灵奇与贞阳哪怕明知这位是危言耸听,也不禁神情凝重,难看至极。

    素寒芳也不禁蹙眉,既是为那任山河,更因心中忽然莫名的烦恶。只觉与这些人在一起,每时每刻都是折磨。

    恨不得一剑斩出,将世间所有的污秽邪恶,都一并扫除于净了才好

    ※※※※

    远遁二百余里之外,皇玄夜再次显露身形之时,已是出现在一间还算宽敞的弟子居内。

    这是太皇别府,为自家的修士与门人,准备的居所。而此时那妄心魔君,早早就已在此间等候着。

    “这位紫阳雪仙,如今实力已是越来越可怖了。据说此女二十余年前得了一次仙缘,得了一门辅修功法。与紫阳神极剑,恰好相得益彰。不但在大乘境,就修成了一品法域,更隐然有冲击此域遁术第一人之势。便是老夫,如今与她公平一战,只怕也不是对手。尤其是那赤日斩仙刀,威能真是匪夷所思,可畏可怖——”

    那妄心魔君一边说着,一边感概:“只是这位仙子的性情,实是让人不敢领教。这般下去,只怕她的那些同门,也会受不了她。真正坚守正道的修士,我也见过不少,却少见有这般的刚烈的。同门之人,不但不去回护,反而当场斩去一臂,叱骂毫不留情。换成是稍通人情世道的,也会将此事暂时压下,待日后私下处置不迟。”

    “刚则易折,有任山河的前例,此女日后前程堪忧。”

    皇玄夜却是不怎么在意,依然是看着那别府中庭的方向:“师兄可能想到办法,进入这别府中庭?”

    “无法可想,这毕竟是有至宝镇压,高达仙品二阶的大阵。”

    妄心一脸怪异的看着皇玄夜,似在奇怪这位,为何会想到要进入这别府中庭。

    “其实我等在外等候就可,那任山河进去了,算是逃过一劫,可总不会不出来o”

    “等他出来,待他彻底掌控住这座太皇别府之时?”

    皇玄夜冷笑,不过有之前半龙魔君身死那一幕,也难怪妄心会生出畏难之心,所以他也并未苛责,只沉吟着道∶“你说,我若是去请动魔督出手,镇压住这太皇宗的两仪仙极微尘阵如何?”

    “魔督?”

    妄心吃了一惊,元始魔主在这一界的魔督,自然就是血尊任糜。这一界中,除了太幽之外,唯一可以与无明全面抗衡之人。

    刚想说魔督若动,无明必定不会坐视。可随即妄心就又想起,这里是星始宗的地盘。

    无明若来,星始宗那几位灵境上仙,岂能无有动作?先天五行雷玉再强,无明孤身一人,也难压得住近在咫尺的星始宗。

    而以血尊任糜之能,即便不能攻破这座两仪仙极微尘阵,也足可将之镇压下去。

    只要把这座阵,打落到了准仙阶以下,那么他们这些人,就可安然进去,而不惧被大阵灭杀。

    也可使更多的元始魔宗修士,进入这座太皇别府。只需人手足够,加上那几样东西,就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此策倒是可行,不过——,魔督他会否出手?为了此子,真要如此兴师动众?”

    “魔督那边,倒是不用担心。那任山河是在合道境,就已修成了两门一品法域“

    说到此处时,皇玄夜脸色已经是阴郁异常:“你可能想知,他踏入登仙境之后的情景?便是魔督他,也不能不警惕。”

    妄心也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而后一阵沉默。方才他是亲身体会,任山河两重一品遮天级别的法域,至少已经经历了三个境界,三个层次的提升完善

    这位苍茫魔君的第二第三法域,都已是一品,其本命法域又能差到哪去?

    一旦任山河到了仙阶,同具三法域之后,这世间只怕无任何人,能够在法域神通上与其比拟。

    哪怕血尊任糜与无明上仙,怕也要逊色一筹。即便实力强横的灵仙境,在他面前也要被扯落下来,实力大降。哪怕诸多法域联手,亦未必能够匹敌。

    对别人,血尊任糜绝不会在意,坐看星玄界风云变幻。如今的些许风浪,在那位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可对这任山河,这位魔督却绝不吝为之出手一次。

    “我如今真是奇怪了,如此人物,那赤神宗怎就舍得将他逐出宗门?难道那些赤神宗长老,都是脑子里进了水么?何其愚蠢”

    还有一个疑问,皇玄夜的道心种魔,怎么可能得逞?

    “可能赤神宗那些长老,也不能得知。且是否真正驱逐出门,也有疑问。传说那秘传苗裔弟子的名册玉牒,一直都在无明手中,并未交给赤神掌教保管。”

    若说十年以前,皇玄夜还曾怀疑过那‘苍茫魔君,,是否任山河本人。此时的他,却反而是疑惑全消。只从那重明法域,仙君意念,便可知晓,这人确为任山河本人无疑。

    他越来越感觉自己,是落入了某个陷阱,一个由无明上仙,精心编成的阴谋网络,用来应对赤神宗的危局。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将这任山河与无明,都玩弄于股掌之中。可此时却感觉,说不定那两位,是将计就计,反过来算计诸宗与他。使得那位,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他们几家出手,

    此时的雪阳宫,太霄剑宗连遭重创,声势衰落,就已是明证,接下来还会有元始魔宗,神渊道,星始宗等等,都是赤神宗的对手——

    猛地摇了摇头,皇玄夜停下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压制这别府之事,就由你来与星始宗交涉。这太皇别府之内一应之物,我元始魔宗只取四分之一,其余一切,都可归星始宗。还有那几位散仙,也需尽快召来。总而言之,此事越快越好”

    他有感觉,待得那‘任山河,安然从别府之内踏出之日,自己可能再无机会,正面战胜那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