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二章 以肃门风
    庄无道离开时,去得轻松潇洒,皇玄夜却气得是浑身发抖。

    还不至于到会影响心境的地步,类似的挫折他已经经历过数次,已经渐渐习惯,不至于到就此心灰气沮的地步。他现在虽不能说是百折不饶,却也绝不是一两次的失败,就能将他击倒。

    然而胸中依然有如刀绞,五脏六腑,都似被割成的碎片。

    魔门之中,并无‘情义,这种东西,皇玄夜并不为半龙魔君的死,而感伤心难过。

    然而庄无道此举,却会沉重打击他在元始魔宗之内的威信,等如是断去他的一臂,日后在教内再难一言九鼎。没有了半龙,这次围捕苍茫魔君的力量,也必定会被大幅度的消弱。

    眼看着宫墙上诸人的身影消失,皇玄夜连续深呼吸了几次,才把胸中的戾气怒火,尽数排除了出去,

    也就在这时,皇玄夜却突的心生警兆,玉如意猛地往旁挥落砸下,随即就听的一声,无比尖锐凄厉的剑鸣,震彻耳膜。随即一个满身金色光辉的少女,就在他身侧处显现。

    身影只略一凝滞,就又化成了疾光。那足以洞穿一切防御之法的剑器,化成数百上千个光点,猛然急袭而来。

    皇玄夜借助星光变化,太阴星刀,也在一瞬之内,斩出了无数余次,

    二人皆是快极,然而只要是粗通道法武道之人,都可明辨。此时的皇玄夜,赫然被这无穷的白光剑影,暂时压制

    随着那些剑光,渐渐凝聚出了一团大日之形。皇玄夜的太阴星刀,也应对的更为艰难。不过那漫天刀影,也在此刻聚成了血月法相。

    太阴太阳,本当是不相上下。然而此时正是白日,对面的少女,先是出其不意的出手,又借助别府之外的赤阳之力,以大乘境的修为,反而压过皇玄夜一筹。

    “素寒芳,你是疯了?到底想要作甚?”

    皇玄夜终是忍耐不住,若非是他担忧会被太皇别府强行送走,出手时颇有顾忌,何至于被此女逼到这地步?

    看此女的模样,根本毫不在意自己会否触发此间的禁阵,恨他皇玄夜,倒似更胜过那任山河似的。

    对面素寒芳却沉默无言,只剑影更速,如狂风暴雨。那剑力也在高速之下,凝聚到了极点,将所有一切,都高速凿穿

    一切术法,一切神通,在这急速的刺剑冲击之下,都变得毫无意义。

    旁边的妄心魔君,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完全无法加入战局。

    皇玄夜空有一身的高明玄术,却大多都无法使用。好在他已渐渐适应了过来,已经积蓄了些余力,抓住一个一闪而逝的空隙,同时三道魔天混洞神光打出,终将素寒芳迫开一线。而后身影飞退,到了碎晶河的另一侧,

    浑身上下,都是魔雾笼罩。一片片的太阴星刀完成,在皇玄夜的身后,赫然形成了两面巨大无比的半月刀翼。

    而皇玄夜的目光,更是阴冷之至,先是看了那素寒芳一眼。当望见此女冷漠面色,还有那眸中散出的点点火星,就知对方意志坚强之至,并不会为自家言语所动。当下又把目光,扫向了尾随而至的贞阳与楚灵奇,皇玄夜嘿然冷笑:“贞阳,你们雪阳宫,这是已确定了要与我元始魔宗重启战端?”

    贞阳不禁大皱其眉,以她本意,是绝不愿在这个时候,再与元始魔宗冲突。

    那天道门之所以至今还未曾发难,一是准备不足,二则是因顾忌元始魔宗。担忧取代雪阳宫地位之后,就会遭遇元始魔宗的残酷打击。

    所以这元始魔宗,她们雪阳宫不但不能得罪,还要一定程度上,仰仗其威势。

    然而以师妹她现在的性子——

    贞阳的眼里,透着些许的苦涩。即便心知作用不大,不过还是得再劝一劝。

    “师妹,凡事需分主次,如今那苍茫魔君,才是我教真正大敌。若不尽早除之,必定遗祸无穷。这太阴魔君,大可等我等解决那苍茫之后再说。那时师妹哪怕要杀上元始魔山,我也不会阻拦。”

    “蠢货,我不管你二人,到底为何起的冲突。在那任山河伏诛之前,最好是收敛一二”

    楚灵奇亦是一声冷哼,极其的不悦,本来他们几家进入别府的力量,就略嫌不足。此女偏还要与皇玄夜冲突内斗,岂不是使那任山河贻笑大方?论到招惹麻烦,这素寒芳倒是一等一的本事。

    素寒芳却全不理会,长剑遥指,气机锁定,只淡淡道:“他是魔,未来元始魔山之主此等魔类,自是人人得而诛之”

    这种样的邪魔之属,既然遇见了,岂能有不诛灭之理?若然忍耐,与之同流合污,她还有何底气,在那人的面前,说出诛魔,而字?

    皇玄夜眉头微挑,眼中已经闪现杀机。这个素寒芳,居然是如此不识趣的女子

    虽是战力不错,然而若是在围杀任山河之战中,完全帮不上忙,那也等于是无用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个障碍

    若对方仍不知趣,他不介意在这里,先将此女斩杀,以绝后患

    忽在此时,素寒芳突然分神,视线扫向侧旁远处,那大约是九千丈外的一个所在。

    诸人意念只略一扫荡,就知这是一位雪阳宫的女修,正擒拿了一位散修拷问。

    此女竟是早已进入到这太皇别府之内,以散修的身份潜伏。居然一直都未被任山河等人察觉,直到此刻才显露出了身份。出其不意的将一位合道境的散修擒拿,此时正在询问着,语含逼迫。

    听其语意,似是将这散修,定为任山河同党一类,以秘术折磨威逼。

    皇玄夜只听了片刻,就不禁冷笑出声,他怎么就没听说过,那任山河会有实力这么弱的同党?

    多半是这雪阳宫的那位女修,看中了这散修身上的什么东西,见财起意。

    不过此人身上,确实有些魔修气机,也是事实。

    果然下一刻,就听九千丈外那女子,手中执着一面紫色灵牌问道:“你身上这件九霄灵牌,到底是从何处取得?与那任山河,到底有何关联?”

    见那散修死死咬着唇,默然不答。女子就一声寒笑,连续将十二道冰剑,在瞬时打入此人的身体之内。

    就仿佛是在承受着一种再残酷不过的酷刑,那散修猛然身躯抽搐,几乎昏迷。

    “有趣,这就是你们雪阳宫的雪阳生死符?”

    皇玄夜目光收回,看向了对面:“我看此人,虽修了些魔道法门。可若说他乃是任山河一党,却是有些过来。不知素仙子,是如何看的?”

    那面九霄灵牌,尽管只是一件九十二重禁制护身之宝。不过此物,曾经在十几万年前大大有名。不但是一件准仙器,更牵扯到一位著名散仙遗留的传承。换成是自己,在归元大乘境时见到,也会感觉心动。

    不过他现在更想看的是,此事素寒芳会如何处置?

    不但那面九霄灵牌,惹人心动。那女子的身份,皇玄夜此时也同样认了出来,

    当是雪阳宫的姹阳仙子,这是一位让他也感觉极其棘手的人物。本身登仙境的修为,加上行事不择手段,残酷近魔,在一千年前凶名远播。

    因一千二百年前的一场公案中,此女的手段太过酷烈,遭遇诸宗联手责难,之后一直都被雪阳宫雪藏。

    世人只当这位已经陨落,不意她居然还存活于世。雪阳宫迫不得已要将此女放出,形势只怕确已恶劣到了极点。

    而若他所料不错,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人能够这么快,进入到太皇别府,多半也是与此女有关。

    “与你无关”

    素寒芳目光冷冽,大袖微拂,就有两道金光从她袖中穿出。同样是快到绝伦,九千丈距离,转眼即至。

    其中一道金光,直接就将那正承受雪阳生死符折磨的散修,打穿了头颅。血肉飙散,生机消散。

    而另一道剑光,则是直奔那女子而去。此女也感觉到危险,面色大变,连续数次闪避,都无法成功躲开。

    最终还是被那金色光影追及,不但整个右臂都被那金光削断,那面九霄灵牌,也无法保全。被那金光飞撞冲击,往南面横空飞掠数十万丈,一直冲出了这太皇别府之外,坠落在无量虚空。

    那女子先是惊愕,接着也是气急败坏。厉声骂道:“素寒芳,你是疯了还是傻了?对我出手,残伤同门之罪,你可但当得起?”

    “同门相残?我倒更想问一句,雪阳宫内的门规戒律,师姐莫非都已忘了不成?魔修之属,师姐杀了便是。又何需栽赃此人,与那任山河有所牵涉?谋夺他人财物,与那邪魔又有何异?寒芳不是要同门相残,只是要劝阻师姐,莫要走上邪道。何来残伤同门之说?”

    素寒芳神情冰冷,气息寒洌,全无动摇之意:“我早就听说,师姐往年行事多有不端之处,狠毒凶恶之名远播。之前寒芳没见着也就罢了,可今日见到了,就不得不管。念在你是我同门师姐,今日可饶你一次。再若下次被我撞见,就再无人情可讲,寒芳必定要将师姐你诛于剑下,以肃门风”

    此语一出,不止是那贞阳面色无奈,那姹阳仙子,更是气得浑身轻颤。怒瞪着素寒芳,目里满蕴着戾气杀意,

    而皇玄夜,则是神色惊疑不定,若有所思的,看着素寒芳的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