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一章 望如你言
    皇玄夜骇然欲绝,当这剑域现出的刹那,就将他的两大一品法域,压制的不成摸样。猝不及防之下,几乎直接被被庄无道冲溃。

    这剑域也与那重明法域一般,不知经历过几次强化,品质之高,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而两大法域叠加之后,更是镇压一切,此间他们三人的气机,都略显凝滞。几乎被庄无道,硬生生的打落一阶

    庄无道的身旁,也在这时现出了一道令他熟悉之至的灰白色灵光。光晕变化,只一眨眼就转成了暗黑颜色,而后三道几乎一模一样的‘魔天混洞神光从对面对轰而出。

    灵元激荡,这整片虚空,都似要被这两股力量撕裂开来。皇玄夜不欲就这么退出太皇别府,然而此刻却换成了对面的庄无道,有峙无恐。似乎是全不惧,这别府内的禁制会被对他引动一般。全力出手,剑光变幻,一剑泪满襟,如水之柔。挑动那碎晶河内的水液冲涌往上,便连河水中那些储藏诸多玄门真意的碎晶,似乎也全被他化为己用,融于这一剑中。

    一剑交锋,二人明明差了一个大境界,结果却是势均力敌。随即皇玄夜,就又感觉到一股股挥之不去的异力,不断的纠缠过来,竟使他几乎不能随意行动。更有股太虚之力产生萦绕,使周围虚空,完全错乱。

    “你”

    皇玄夜瞳孔微缩,能感觉到这股磅礴的力量,其实都是出于他自身。却都被庄无道反过来利用,强行挪移转嫁了过来。不过目的不在于伤敌,而是要将他整个人,强行拉扯挪移到一个新的方位

    这个任山河,他是想要将自己拉扯到这别府中庭之内

    瞬间明悟到庄无道真正目的,皇玄夜的面色一时是阴沉的可怕,若非是他的心性修为,最近又有了不小增长,此刻必定是惊怒交加。

    此时已是全力突破,太阴星力引动,从星玄界内遥空照入,试图将自己身周虚空封锁。

    不过效果不佳,对方在太虚大道上的造诣,远在自身之上。

    皇玄夜也料到会是这结果,他真正想要的,也是这片空间一刹那的凝滞而已,

    那玉如意连续数次怒砸,爆裂之声,震得人耳膜生疼。魔天混洞神光,也在一瞬间连续打出了两次。

    使这方虚空之内,满布着碎散罡气,也将所有的太虚之力,都切割粉碎,终于破开这张死亡之网。

    皇玄夜也在此刻,抓住一闪而逝的时机,往前一踏,再出现之时,却是在千丈之外远远看着任山河,目里满含着怒火与无奈之意。

    他不敢冒险,赌这任山河,是否修成了太皇宗第八层的功决。这也就使得他,终究还是只能眼看着任山河,安然退入着中庭之内——,可恼,可恨

    不对

    皇玄夜蓦然心中一警,看向了庄无道的身侧。那赫然还有一团黑色的灵光,未曾爆发

    这个家伙,真正的目的,并非是自己而是——

    也就在皇玄夜终于明白了过来,看向旁边那与苏云坠缠斗,却被少女步步后退,已经被引至到距离宫墙之巅,只剩一步之遥的半龙魔君的时候。庄无道的唇角,也残酷的挑起。复制过来的魔天混洞神光,轰然爆出!

    距离只不到的一百余丈,当半龙魔君感应到时,也心惊肉跳。在间不容发之际,以近乎不可能的方式,强行闪避挪移。只是紧随之后,就又股强横至极的吸摄之力,同时笼罩而来。

    是小乘佛门擒龙手不对——

    半龙根本就来不及仔细辨认,这摄力高达四阶道力,哪怕他全力挣扎,也只不过是强行撑开了一线而已。

    可却再避不过那魔天混洞神光,三道黑色的光束,须臾间就粉碎了他的防身法器,将护体罡力也强行破除。而后他的一双手臂,也开始湮灭,便是胸腹处也不能幸免,被洞穿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重伤在身,使半龙魔君的一身气元,近乎涣散。而此时更使他惊恐欲绝的是,那遥空罩来的元磁摄力,依旧将他身躯拉扯着,强行扯往别府中庭之中

    远处的皇玄夜,已是怒不可遏,根本就不顾体内气血未平,全速疾冲而来。身躯化成星灵变化,千丈之距似如咫尺。

    那苏云坠见状只眨了眨眼,而后就笑着阻住了皇玄夜的星灵刀光。‘雷月蝶刀,化为四片半月刀刃,来回的切割斩击,划出了一道道凄厉弧光。二人顷刻间交锋不下上百次,当四百次斩击过后,苏云坠的唇角处,就已溢出了一丝鲜血。不过对面的皇玄夜,却被她牢牢的阻在了墙外百丈。

    这短短几个呼吸之内,无论是魔天混洞神光,还是那太阴星刀,又仰或是那准仙阶的灵宝玉如意,都不能突破分

    那位半龙魔君,此时也毫无悬念的,被庄无道强行到了扯入别府中庭。

    立时轰然雷响,几道炽烈无比的白色光华,猛然破空而来,撞入到半龙的身躯之内。

    一时之间,这一片百里方圆,都只闻得半龙的惨呼哀嚎之声。浑身上下,包括那七窍毛孔之内,都冒出了白色火焰。仙品之上的雷法,只是一击,就几乎打灭了半龙的神魂,所有生机

    皇玄夜的脸色青白,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半龙魔君不是其他魔修,身躯内融入五爪金龙的血肉,使得他很难修习那些保命秘法。

    别人死了,还有可能借助留在宗门内的残魂血肉,又或者其他秘术复生。可是半龙,死了就是死了,再无其他可能。

    这任山河,也必定是看出了这一点,才特意选择半龙下手

    此时不止是他心内冰凉一片,那妄心魔君也同样是惊悸有加,主动退后几千丈的距离,脱离接触。

    知晓若非这苍茫魔君,不能确认自己是否可被一次诛杀,方才被拉入中庭而身死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而庄无道此时,已是稳稳的站在了中庭的城墙之上。周围的禁法禁制,都全无反应。特意法力一抽,从那半龙的残躯之内,强行抽取出了一些真龙血液。而后似笑非笑,又看着皇玄夜:“如何?看来今日任某,似又赢了皇兄一局。道友想要尽快了结你我魔种鼎炉之争,怕是不易。”

    说话的同时,庄无道的眸中,也闪烁着莫测凶光。这皇玄夜的心性,的确是长进了不少。

    面临这样的挫折,心境居然未曾又多少动摇。

    不过此时的情景,若能激得皇玄夜再次主动出手,那么自己或还有在此处,将此人重创诛杀的可能。

    后者不可虑,却可考虑再一次重挫皇玄夜的道心。

    那皇玄夜也明显感觉到了危险,一声冷哼后,身影也主动退出数千丈,脱离开与庄无道的接触,声线冷凝:“今日之赐,皇某必有回报只需任兄还在这别府之内,我元始魔宗,总又办法可想皇某与你,仍有一战。”

    今日这一战,是他输了,输得彻底。他也只能以这些言辞反击,希望能使对方生出危机之感。

    “是么o希望能如你所言,本座也颇为期待。”

    庄无道失笑,而后抬目看了一眼。望见素寒芳化成的那团金色剑光,正由远而近,急速飞闪而来。便不再拖延,神念示意,那不死几人都纷纷领会,主动避入到庄无道的虚空藏盾之内。

    而庄无道本人,则是微一拂袖之后,就此扬长而去,走下了那高大宫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