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一零章 双重法域
    不过从几人之间交手情势的来看,此时的皇玄夜几人,竟隐然是悠然自若一般的姿态。

    法域交锋,并未全力以赴。大多时间,都是被动的防御,很少主动出手。

    可即便如此,也仍逼得苏谢几人步步后退,几乎都稳不住阵脚。

    “你这么说来也对,我与任道友,确是初次见面”

    那皇玄夜目光转为犀利,如鹰隼一般的看着,从碎晶河内踏波而出的庄无道。

    “只是皇某与任兄,神交已久道友入魔,因皇某而始。而本座两具星灵化身,也是因你而亡。”

    “因你而始?”

    庄无道唇角微挑,似笑非笑。隐隐看出这皇玄夜三人,只是故作轻松而已。

    这几十年来,无论是梦念生,还是谢婉清,都是在极速的成长,不但都是道法精深,斗法争战之能,也已久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而觉醒了前世记忆的苏云坠,只要时间足够,未来的成就,也不会逊色于皇玄夜多少。

    这三人想要轻易将已达九阶,在他剑翼剑衣加持之下的梦念生几人解决,怎么可能轻易办到?

    这几位其实还是在等待,等待楚灵奇他们到来之时,

    梦念生之言不假,太皇别府,不会容许大量的宗派修士,一起进入别府之内。元始魔宗能进入这三人,估计已是极限。

    只凭这点实力,双方最多只是平手之局,让他不能再有空暇,参悟碎晶河中那太皇别府的传承大法。可要想将他们捕杀,还远远不够。

    “就算是吧,不过我看皇道友,今日似无十足自信。能够感觉得到,我这里面的他化魔种,越来越是力不从心。

    一边说着,庄无道一边笑着指了指自己脑袋,意指自己元神之内的那颗魔种。

    若说以前,他刚从任山河那里接手之时的他化魔种,只差一步,就可圆满。那么让现在的形势,就是四六开。皇玄夜六,他自己则是四。

    这也就意味着,皇玄夜哪怕将这魔种情形取回,也不会再得到什么收益。

    而之所以如此,这是因皇玄夜心境的变化,忐忑不安,自信全失,心忧畏忌。

    这就使得这魔种,不断的收缩,反哺精元。直到他进入了太皇别府,才再次给了对方一线希望。

    这心灵间的交锋,最是险恶不过。而他化魔种,更是最危险的一种。胜则获得一切,败则输掉一切所有。

    两方要做的,就是于扰对方的平常心,然后不断的施加压力,让对方绝望。

    世间很少有魔修会如此冒险,鼎炉一方,本就占着不小的优势。也只有任山河那个蠢货,才会输得如此之惨,居然连一点像样的挣扎都没有。

    “这些年中,确实让任兄你赢了几局。不过也亏得如此,皇某在心神上的修为,才有进展,看清楚了自身。记得那儒家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想必这也皇某在成道途上的磨砺。”

    皇玄夜的眼神清明,并不为庄无道的言语所动,显然其心神修为果如其言,这些年确有极大的提升。心绪宁静无波,也坦然承认道:“只凭我三人,确实奈何不得诸位。然而皇某听说此时在九玄魔峡搜寻魔君下落的,并不只是我一家。那雪阳宫及玄天剑宗之人,无不欲生噬道友血肉。便是那身为地主的星始宗,只怕也不愿这太皇别府,落于到魔君之手呢”

    庄无道‘嘿,的一笑,并不以为意。仅仅只是心神修为大涨么?不止如此,这四年之中,皇玄夜的修为,也有不小的进益。显然是再次稳固住了登仙境圆满的境界,而不似之前,已经摇摇欲坠。

    不过这岂非正好?皇玄夜的成就越高,他日后的收获,也就越大。

    若是以前的太阴魔君,尽管他可赢得轻松,可过程未免有些无趣。

    可能这想法有些自负,然而此时的他,确实是有着睥睨天下的心境与气概。

    这个皇玄夜,从未被他真正当成自己的对手。

    皇玄夜的高傲自负,已全被打落,从神台之上跌下。而此时他的目光,却已超越其上。

    “任兄似不以为意?”

    那皇玄夜皱起了眉头,他不知庄无道这是故作淡然镇定,还是真是成竹在握,对他之言并不畏忌。

    只知多想无益,皇玄夜探手一招,一枚金铃般的法宝,就被他取在了手中。

    “任兄可能永难想象,我元始魔宗这一年中,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为诛灭道友,又愿意付出何等样的代价。情愿这么做的,也并不止是我教这一家——”

    “不止一家,道友可是指雪阳宫?听说天道门,最近已经有取而代之之意。那梦灵上仙难道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有时间想着来寻本座的晦气?”

    庄无道一声失笑,肆无忌惮。明知自己道出梦灵二字之时,自己前后的言语,也必定会被那梦灵上仙感应得知。可那又如何?这位灵境上下难道还能跑过来咬他一口不成?

    他目光又随即就被皇玄夜手中的那件宝物所吸引,看了这铜铃片刻,庄无道就微微颔首道:“这东西不错,看来贵宗上下,真是废了心思。”

    不出意料,这似铃实钟的宝物,多半就是克制他雷火仙元之物而且其前身,必定是出自佛门。

    “此物耗尽了我宗一年的财力,却仍有缺陷,谈不上是完全破解。”

    皇玄夜并不说这缺陷,到底是什么,语气冷然道:“不过今日凭此物,应该已足可收取道友性命。无论是这别府之内,还是别府之外,道友都不会有半点生机——”

    话说到一半,在场几人都心生感应,往此地的南部望去。感应到又有几股强横气机,已经破界而来,

    皇玄夜的眸中,顿时闪过了一丝亮色,而后失笑:“是玄天剑宗楚灵奇楚道友,还有雪阳宫的贞阳子与素寒芳素仙子,看来任道友,果然已时日无多。听说这两家,也特意为道友的雷火仙元之术,准备了一些东西。就不知,他们几位,能否再给道友一个惊喜?”

    其实不用皇玄夜的提醒,庄无道就已知晓了来者的身份。尤其是素寒芳,此时正化光而来,气机锁定,魔种鼎炉之间的牵绊,在这一刻强化到了极致,

    庄无道甚至可听见,远处那女孩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喊怒叱。

    仍不慌不忙,哑然失笑:“想法倒是不错,可惜尔等,来得实在太晚了”

    说话之时,包括不死与呼延九在内的诸人,都无比默契的同时飞退。直接飞身而起,越过了后方,那分隔别府中庭的高墙。

    皇玄夜神情一楞,而后就下意识的心中微沉,眼神不可思议的,定定盯着正飘然而去的庄无道等人,

    进入太皇别府中庭,这几人是在自寻死路?不对,不可能哪怕是与他们拼命搏杀一场,都好过进入别府中庭寻死

    这可是仙品二阶的大阵,哪怕是在灵界洞天之内,也只有两座而已即便无人主持,灭杀像他与庄无道这样的存在,也依然不用废吹灰之力——

    可按他收集得来的消息,要进入这别府中庭,必须是在二十年内,将三门太皇府的根基道典,修至第八重天?

    而任山河进入这别府的时间,总共加起来都没到五年

    这个家伙,居然就已经办到了不成?

    没时间犹豫,无论是真是假,这任山河到底是真正修成了,还是有意诈敌,皇玄夜都不敢冒险。几乎是本能的,也随之飞空而起。

    不过在他眼前,首先迎来的,却是苏氏祖孙那狂风暴雨般的星灵之箭。

    而在这箭影后方,之是谢婉清编织而成的音震剑墙。

    半龙魔君与妄心魔君二人,亦是紧随之后,各自出手。却被一道道雷火与掠空而来的刀影牵制阻截。正是那梦念生与苏云坠,二人虽只是九阶初期,然而一身战力,却并不逊色于二者夺舍,本身都是可越阶而战的强横存在

    此时虽胜不得对手,可若只是阻拦纠缠,却可胜任有余

    当皇玄夜,总算突破那重重箭光,又将那谢婉清的音震剑墙,强行震散时。庄无道的身影,赫然已经快到了高墙之上。

    皇玄夜的瞳孔骤缩,而后身周的空间,猛然扭曲折叠。一个闪动,就已到了庄无道的身前,

    三道魔天混洞神光,在极近的距离,同时暴击打出。皇玄夜手中的玉如意,也随之当头砸下。

    太阴法域与元始魔域,同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压制着所有一切。使附近谢婉清几人的法域神通,都只能收到缩身周十丈。

    而庄无道的重明法域,也接近溃败。

    六阶合道境之时,就已完成了法域神通,任山河的‘重明法域确实是潜力无穷

    然而毕竟还只八阶境界,潜力还只是潜力。庄无道的这种一品绝顶法域,毕竟还只是大乘境,还无法与他叠加使用两大超绝法域匹敌

    哪怕是这重明法域,已经经历过高达三个境界的完善,也绝无胜算

    只是下一刻,庄无道却是诡异的一笑:“皇道友,莫非以为本座,就只有这雷火仙元之术?”

    皇玄夜眉头不禁挑起,心中疑惑。而后就感应到了庄无道体内,蓦然爆发出一波异常恢宏浩大,又凌厉莫匹的气机,

    无数的剑气,开始显化于外,天地五元,在这‘苍茫魔君,的身周,也赫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这是,剑域

    皇玄夜神情大变,这不但是剑域,而且是一种威能超越与重明法域之上的剑域

    一品圆满之上,接近超品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