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八章 拼尽一切
    庄无道的那些仇家,甚至可直接想办法,闯入到这太皇别府内。无论是将他逼出别府,还是只于扰他参悟太皇福德如意图,都会让他极其难受。

    换而言之,他现在剩下的时间,委实不多。五年,可能都不到——

    这太皇别府中,毕竟是无法动用‘雷火仙元,之处,这也可算是自困绝地了。

    “如依我的意思,倒不如将此间之人,全数斩尽杀绝,免得麻日后烦”

    不死道人的冷哼声,蓦然从远处传来。

    “只要灭了口,哪里能有那么多的烦恼?主上你想在这太皇别府内参悟多久,都随你心意。”

    这些言语,听起来是杀意沸腾,气势凶厉。庄无道却能察觉不死,语声中隐藏的不安。

    “不可”苏星河立时传音阻止道:“此策绝不可行,我等如今,实不可树敌过多。之前我已查过此间近四百修士,除了六成是散修之外,其余四成与诸宗有涉及。其中又有二十人,颇有身份。尤其是其中两位,背景或者不如那怀庆太子,可也相差不远了。若不想主上日后在星玄界寸步难行,还是更谨慎些为上。”

    庄无道眯起了眼,他倒不惧得罪人,只是感觉无此必要而已。

    杀人灭口么?这倒是简单。苏星河畏首畏尾,他却没这样的顾虑。

    可问题是他即便这么做了,结果也未必就能如自己所愿,可以封锁消息。

    这天下间大门大派的修士,谁家的精英弟子没一两盏魂灯?知晓自家弟子陨落。那些大宗大派,岂能不做追查?结果可能反而适得其反,

    “灭口确非上策,总之,给我五年时间,五年之后,若还不能修成,那就放弃这太皇别府”

    一句话,就使诸人心绪平静了下来。处理完此事,又将心念内那一刹那的感应,彻底定论为错觉,庄无道再次将河中一枚碎晶,招在了手中。而这日之后,他就再未被外物打扰过,

    不是没有其他的突发之事,不过庄无道都未理会。完全信任谢婉清等人,可以为他解决。

    错非是这次他感应到的气机,与聂仙铃太过相似,他也不会分心他顾。

    这世间只有寥寥几人,在他眼里看来,能与自己‘长生道途,并驾齐驱。而聂仙铃,正是其中之一。

    一枚枚‘碎晶在他手中分解。一团团的青色灵光,在他身侧消散。

    几乎每一刻,都会有大量的精力元气,在损失消耗着。好在他手中,有着无数取自清虚道德宗的灵丹,大多都中正平和。

    可以源源不断的恢复精力,药效极佳,却又不会伤及根本,留下后患。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庄无道也几乎陷入魔怔的状态。意识蒙昧,因太过专注之故,神念浑浑噩噩。

    最开始庄无道,还只是有意识的,忽略这碎晶河外之事。可到得两年之后,却是因察觉到了情形不对,越来越强烈的危险感正在临近。

    庄无道于脆将之忽视,全身投入。

    好在参研功法的进展不错,他意识有多专注,在那‘太皇福德如意图,上的成就,也就越高。

    此时在庄无道的体内,那气元游走时的路线,赫然仿佛是一个图形,有山有水,将阴阳五行,都尽数包括在内。按照一种特定的规律,循环运转着。

    这已是‘太皇福德如意图,的第六重楼,按照这些‘碎晶,之内,那些太皇宗修士的经验。第六重的太皇福德如意图,已经可以起到效果,能够缓慢的改善自己的运势。

    可惜的是,庄无道并不能将这张图,录入到自己的根基功法之中,这太皇福德如意图展现之能,也就微乎其微,

    此时的庄无道,其实已可将这副图,收入自己的玄窍之内。以太皇福德如意图为主体,开辟一门玄术神通。不过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他绝无可能将这门功法修成。

    可到了此时,庄无道的心神意念,却再不能维持纯粹的清净安宁,不能不去分心外物。

    这时的太皇别府中,已经在三个月内,连续发生了十数场战事。

    尽管规模不大,可对他们而言,却已是一个警兆。

    来者几乎都是元始魔宗与雪阳宫,玄天剑宗这几家的修士。还有那星始宗,神霄宗,也有份参与。

    情形不妙,按照不死道人从那些被擒获修士的元神中,搜魂得来的结果。这几家确实是已派遣出了大量的人手,在九玄魔峡内,四处搜寻太皇别府的位置。

    不过都还未掌握太皇别府变幻方位的规律,这些人,只是误打误撞,走入了进来。

    然而谁都不能断定,这几家的大队人马与顶尖强者,会否在近期之内,堪破太皇别府的奥妙。

    按梦念生之言,几千年前,这太皇别府中,统共不过三五十人而已。可是现在,这别府之内,赫然容纳了四百余

    ——这分明是别府大阵,已经放宽了限制,吸收更多的人进入别府。以期这些修士中,有天资绝代者,可以继承太皇宗道统。

    庄无道再细算时间,此时距离他进入太皇别府,还只三年零八个月。

    元始魔宗这几家的反应之速,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已经没时间了——”

    庄无道存神观感了一番体内的情形,只须臾之后,目中就已透出了决然之色。

    再一次进入参悟观想的状态时,庄无道却是再不惜损耗。两具分身化体,所有的‘借法量天氵法天象地,之术,都毫不吝代价的使用。那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更已运转到了极致。

    短短几十日下来,不止是庄无道本身极其疲惫。便是他那‘星斗玄枢平天冠,内,三百六十五道分魂,也同样是渐渐困乏。

    不过庄无道却仍是勉力支撑,也不再服用那些清虚道德宗的恢复类灵丹,转而使用那魔门丹药。

    以不吝损耗自身根本的方式,全力解析着‘太皇福德如意图,的真意。

    这种方法,庄无道绝撑不过半年,不过后果也不是太严重,毕竟在他手内,还有一颗血晶在手。

    此物不知聚集了多少上古仙阶灵兽的生命精华,只需掌握了转化之法,就可称得上是万能。无法是法力,魂力,命元等等,都可转化。

    唯一需要担忧的缺点,就是使用此物之时,也会沾染里面的血煞之力。

    时光匆匆,转眼又是四个月。庄无道时而入定,时而苏醒,

    这别府之中,不时有人进来。最开始,还有些散修。到得第四个月后,进来的人,已全是元始魔宗几家的修士。

    其中甚至有两位登仙境,与谢婉清等人爆发了一场大战。其中一人战死,另一人却在重伤之后,成功的逃遁。

    这次争斗,震荡的余波,波及了小半个前庭。便是庄无道再怎么专心致志,也不得不被这动静惊醒。

    其实谢婉清等人,要胜这两大登仙不难。难的是在与对方争斗之时,不惊动别府之内的大阵。

    一方肆无忌惮,即便被太皇别府轰出去,也可性命无碍;一方则是顾忌重重,一旦脱离太皇别府,就很难回归,更有被几家围杀之险。束手束脚,明明有着碾压对手的实力,却处处受制。

    “主上,这般下去,不是办法。”

    此时便连苏剑通,也感觉受不了。在庄无道一次苏醒之后,特意身影挪移了过来:“一旦进入这别府内的登仙境超出四人,我等除了脱离这太皇别府之外,就再无万全之策。”

    他在半年前,就再无法分心入河内参悟星河射日决。需要他照应的地方,实在太多。

    别府外修士进入的位置不定,若不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让对方站稳了跟脚,那么诸人的处境,只会更为艰难。

    故而从半年前几人,几人就将这别府分成了几个片区,各自负责。

    “脱离?可我等并不能知这太皇别府之外,对方到底布置了多少人手,会否被围杀。”

    谢婉清眼神无奈,这种两眼一抹黑,对别府之外的情形完全不知的感觉,让掌握雷音感应的她,很是难受。

    “若是一个不慎,跳入到他们的合围之内,我等只怕是有去无回。”

    说完之后,谢婉清又颇含怨气的,看了那梦念生一眼。本来是他们纵横此界,所向披靡,让整个星玄界,都为之胆寒。

    可因这家伙的缘故,反而自入死地,形势逆转,转过来被那本该闻风丧胆的几家,逼迫到这种程度。

    不死道人这时还算冷静:“梦兄你既知这太皇别府的移动规律,那么可知有从此处安然退走之法?”

    “无法可想”

    梦念生果断的摇着头,神色里仍带着几分乐观:“几位还是放宽心为好,这太皇别府,几大正教并不是第一次知晓。那星始宗,只会更早得知。只怕也不是第一次在九玄魔峡,搜寻这别府的下落。然而这百万年来,依然毫无所得。这别府,绝不会容许有宗派修士,大规模的进入。否则岂非是引狼入室?”

    苏星河闻言之后,却不禁涩声一笑。梦念生之言,也正是他的所想。

    只是,这太皇别府确实不会容许更多的修士,进入太皇别府不错。可哪怕那几家,只有三五人进入,就足可使他们狼狈不堪了

    庄无道默然无言,就只当是听不到一般,继续将飘到身前一枚碎晶,收在了手掌之中。

    四日之后,他的‘太皇福德如意图成功突破到了第七重楼。庄无道的脸上,也终现出了一丝笑意。知晓自己,已经彻底脱离危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