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七章 福德如意
    梦念生所说的那处石碑,庄无道也同样看过。自然不是本体前去,而是以方才释出的一只火蝶为媒介,用神念观览。

    以他的性情,怎可能梦念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自然要亲眼证实一番,探查究竟。

    而梦念生的猜测,也与他的想法相同。

    也就是说,这太皇宗从来就没指望过,一个初入茅庐的修士,能够继承传播太皇宗的道统。从始至终,都是准备依靠那些本身就道业有成者。

    只有那些自身已经有了极高成就的修士,才可支撑太皇宗再次复兴。

    仔细想想就可知,二十年时间,将三门一品神诀,修到八重楼层次。便是那些灵仙境上仙都难办到,又何况那些筑基境修士?

    只有本身有足够的悟性,更有着足够身后的道业积累,才有可能办到。

    就比如他庄无道,也是有了借法量天,法天象地之术,本身也在因果术法上有一些造诣,这才有了几分自信。

    “二十年时间么?不对,时间要更短得多——”

    庄无道抬起眼,看着前方流淌过来的那些碎晶。

    说是二十年,其实自己能够安然参悟这门功法的时间,最多也只有五六年而已。

    一旦超过了这时段,他们在这别府内,就很可能有危险,甚至是灭顶之灾、

    然而只略一迟疑,庄无道就已决定了下来,准备冒险一试。那道心中的强烈感应,不得不让他奋力一搏。

    庄无道初步选定的,也正是‘太皇福德如意图,。这门功决,若论战斗之能,远逊其余二者。却是太皇宗三门根本功法中,修行最为繁难的一种。

    在庄无道观看过的碎晶中,太皇宗几百万年内,从未有人真正修成过。金丹道基内,也都只是一张张残缺的‘太皇福德如意图,。玄奥莫测,难以尽悟其妙。甚至碎晶中的这些修士,也有人怀疑,这‘太皇福德如意图,本身,就不是完整的法决。

    这条路艰难可想而知,然而只要能够修行,对庄无道裨益之大,也同样是无以复加

    就比如星玄龙城龙瘟,以前的庄无道,别说是破解,就是心里稍微有这样的想法,就可能被那锁命真言给碾碎。

    可若有了‘太皇福德如意图镇压自身气运因果,庄无道却已有能力,将那因果斩断。

    尽管这结果,必是他庄无道身亡了局,可毕竟还是有了破解这门因果奇术的能力

    随着第一枚的碎晶到手,庄无道再次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当半刻钟后,这枚‘碎晶,如水泡般消失。

    不过庄无道,却并未去寻觅新的破碎晶片。他的身旁处,赫然有一团青色灵光。借法量天,法天象地之术,已经全力催动,而庄无道的周身,更是一团团雷火缠绕。

    借助几门玄术神通,使此刻的他,强行进入到近乎‘天人交感,的状态。快速的解析着这枚‘碎晶,之中,那‘太皇福德如意图,的玄意与精华。

    而就在庄无道,开始渐入佳境之时,忽然隐约闻得,那轻云剑内似乎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轻叹。

    庄无道不禁苦笑,看来自己的路,与轻云剑的前几位剑主,已经越来越远了。

    不过他却不会动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忄道,。对那天道法理,也有了自己的理解。

    每个人眼中的‘大道都绝不相同,他与这几位剑主也是同样。

    他不会如那凰劫与那洛轻云般,极于剑道。然而这整个天下间,只要他能想到,又有何物不能为剑?

    在他眼里,所谓剑道,也不过是用来争战杀伐,打击对手的手段,也是用来攀升大道之极的工具。

    可难道其他的方法,比如那术法,比如那咒术神术,难道就不是?

    天地万物,皆可为剑

    ※※※※

    也就在半个月之后,九玄魔峡之内,赫然有一位身穿紫色宫装的妙龄少女,正立在峡谷深层内一块黑铁岩石之上。身负长剑,五官精致绝伦,气质端庄娴雅,眼中却透着难以言喻的锐利。

    在少女的身旁,则是一只浑身雪白色羽毛,有着凤尾尾翎的大雕,正百无聊赖的四下眺望着,似寻觅等待着什么

    而此刻就在这一人一雕之前,不到百里处的石台之上,赫然是一枚八阶等级的虚空本源碎片。

    没等太久,只短短半刻钟时间,那枚虚空本源碎片,就已在妙龄少女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疑。

    “居然——,这太皇宗,果然有些门道。”

    少女的眼中,先是现出了一丝意外之色。而后双目之中,就有重瞳现出,望向了虚空之外。

    也稍稍观察了一番,少女就直接撕破了虚空,踏入到了那令她完全无法透析的虚空入口内。

    而甫一进入这藏在两界夹缝之内的空间,紫衣少女的脸上,就现出了愣怔之色,远远望向了东面方向。

    师兄他,也来了么?果然时间又再次提前,提前了整整两年之久——

    眼中透着强烈的色泽,少女似欲往东面遁行,可最终却还是停下。深思之后,少女就一声叹息,直往那太皇宗的中庭方向,飞遁而去。

    尽然全不规矩此间的禁阵,全速遁行。

    她身后的时雕,亦是飞扇着翅膀,身躯迅速收缩,化成一只小小的鸟儿,落在了少女的肩上。

    一人一雕,不过片刻时光,就到了那中庭之前。此处杀机四伏,少女却毫不在意,手中一枚令牌,往那城门前微微一晃,里面顿时就有一道灵光扫出。

    而后少女,就这面通行无阻的,踏入到了被她法力迫开一线的中庭城门之内。

    只须臾时光,少女的整个人就已彻底消失,再不见踪影。

    整个过程无声无息,这中庭附近,虽有几位修士可以目睹,却全无所觉。

    似根本就没发现,有人进入了这中庭一般。

    到了这中庭之中,少女才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似乎每一步,都需消耗莫大心力,慢如蜗牛。

    便是那枚令牌,还有无妄之体,虽能使她一定程度,避开法阵的感应。

    然而这仙阶二品的大阵,却也给了她莫大的压力。

    碎晶河内,庄无道也突如其来的从入定中觉醒,而后诧异地,看了那别府中庭的方向,眼里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主上?”

    不远处在为他护法的呼延九,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异样,眼含询问地望了过来:“可是有什么不妥?”

    庄无道摇了摇头,他怎好说,刚才发觉到,似乎有自己师妹聂仙铃的气机。

    只是一瞬就逝,并未来得及在自己神念中,留下任何的痕迹。

    是自己错觉么o

    庄无道摇了摇头,随即就发现身边除了呼延九与苏云坠之外。不死等人,此时都不在此间。

    再以灵念遥感,庄无道顿时心中微沉,剑眉紧蹙,就知自己最不愿见之事,已经发生。

    也不知现在这别府内情形,到底如何了。

    呼延九也看出了庄无道的心思,却面色平静道:“不久之前,已经连续有三人,意图离开这太皇别府。侥幸谢道友与不死道友,能够及时察觉阻拦,使之不能得逞。短时间内,应当无妨。“

    庄无道心中稍宽,而后那紧迫之感,又再次腾起,

    这太皇别府内,毕竟还是有着二十年时限。当这太皇别府的阵法发动时,不死与谢婉清等人,便是想拦都拦不住

    而这些修士,只要有任意一人,在走出别府后,向元始魔宗与雪阳宫几家报讯,自己就又免不了一场苦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