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六章 莫大机缘
    “你很聪明,可谓是智勇双全。”

    庄无道的眼里,渐渐流露出赞赏之色。之前的这权国的一番话,首先明示了怀庆太子,其实并无有能威胁到他的实力与资格。若他贸然将之诛杀,反而会引来凌海魔国的敌视、其次也是表明,怀庆还有着被利用的价值。

    短短几句,就将他的杀意打消。不过——

    “然而只凭这些,本座还是没有放过他的理由。”

    那权国微一愣神,而后就眼现出了惊喜之色。庄无道说的是没有放过怀庆的理由,却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毫不犹豫,权国就急急开口道:“太子手中,有一张天魔古卷。乃是太子殿下,为求请九玄魔界中几大魔门助其登位,特意寻得之物。阁下若觉我家太子还有几分用处,大可用这天魔古卷,与他定下誓约。”

    “天魔古卷o助其登位?”

    庄无道听得好奇:“你们凌海魔国中的皇位争夺,难道还能容许修界之人插手?”

    换成是星玄界,那是断然没有这样的规矩。星玄界诸国,对修界势力都警惕防备之极,借用修界宗门之助,乃是大忌中的大忌,必要被国内之人群起攻之。

    而修界宗门,也是洁身自好,无意被世俗的权势扯入其中,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至于天魔古卷,这种东西并不稀奇,与愿誓心莲及九界魔心灯之类的发愿立誓之物差不多,甚至还要更低上一等

    然而这世间的愿誓之宝,大多对各国皇族无用。有人道龙气的庇佑,大多数背誓之后的惩戒,都落不到他们的头上。只有在他们死亡之后,脱离人道的庇佑,才会起效果。

    而似天魔古卷这种,能使皇家之人,也需老老实实遵守誓约的东西,极其少见。

    那怀庆太子,大约是想要用天魔古卷做为保证,以出卖日后凌海魔国的权柄与利益为代价,来换取九玄魔界几大魔宗的支持,助他踏上皇位。

    不过庄无道强烈怀疑,以这怀庆的愚蠢,那几大魔宗有谁会傻乎乎的在他身上投资下注?

    这实在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又觉不对,这样的人物,岂非是正好操控?比之那些英明神武之辈,岂非是强上不少?

    “我们九玄魔界,规矩与你们星玄界不同。弱肉强食,魔门诸宗参与皇位争夺,乃是理所当然,”

    权国说到此处,眼神微黯:“可惜事与愿违,太子走遍了七大魔宗,都被拒绝。不过阁下大可放心,即便日后我家太子不能登极,也能获一小国封赏。日后建牙开府时,更能在凌海魔国宝库之中,获得三件仙阶一品的天材地宝。我听说你们修士要开辟内天地与法域,常需奇珍之助。太子日后能拿出的东西。定足可回报阁下,今日活命之恩。”

    庄无道闻言哂然一笑,并不置可否。不过还是轻拂了拂袖示意,那不死道人见状‘嘿,的一笑,就一个印决捏出,让那头八阶尸将,带着那怀庆返回。

    暂时保住了性命,怀庆却仍是心有余悸,再不敢有丝毫的嚣张跋扈,眼神戒惧的,看这河内的庄无道,仿佛是看一头凶兽一般,面色青白,久久都不能恢复。

    庄无道探手一招,就将这怀庆身上的东西,尽皆取出。里面果然是有着一张黑色卷轴,其余好东西也有不少,不愧是一国太子的身家。

    之前是担心沾染因果,被天道龙气追溯。此时却庄无道毫不客气,将其中他还看得上的一些东西,全数笑纳。

    不过那‘天魔古卷庄无道却未立时使用。他一时之间,还未想到该如何处理这怀庆太子与权国诸人。便于脆不做理会,让不死道人丢在一边,由那几头煞尸看守。

    这怀庆到底是生是死,需待他看过碎晶河的情形之后再说。

    有把握获得这座太皇仙府,掌握通往九玄魔界的通道,这怀庆对他而言才有价值。可若是他无法办到,那情形却又是两说了。

    暂时他还顾忌不到九玄魔界之事,那么怀庆太子对他的价值,自然大减。

    碎晶河正如其名,从别府内庭流淌出的河流之中,夹含有无数的碎散晶片。

    这些晶片,仿佛是气泡,都是触之就碎。不过却类似于那留影神晶的作用,里面记录着百万年前的太皇宗修士,演练的诸般道法功决,是一种灵力的结晶。

    这些碎晶,一次参悟,大约能持续半个时辰左右。半个时辰之后,就又需捕捉新的碎晶。

    庄无道用四日时间一一统计,才知太皇宗的传承,总计有一百零八种功法。与这一界的赤神宗差不多,百万年前此教在天仙界的本院,想必也是最顶尖的大派。

    其中十二种一品神诀,二十四种二品功法,七十二门三品功决。

    不过其中,可算是太皇宗最核心传承的功法,就只有三种。也只有掌握了这三门功法的真意,修炼到第八重天,才可进入到太皇宗的中庭内庭。

    至于其他的功诀,庄无道不知太皇宗为何会一概排除在外,只能猜测一二。

    这家上古宗门并非是瞧不上这些修士,而是没有绝顶的天资,不能继承太皇宗最顶尖的功法,就无力承担太皇宗的门庭。

    与其让这些修士承受他们负担不起的代价,倒不如不加理会,任其自生自灭。只要还有太皇宗的功法流传于世,那么这家上古宗派,就多少还有几分希望。

    那苏家的星河射日决,正是十二种一品神诀之一。可惜苏氏的传承,并不完整,也并非是太皇宗三门根本功决。

    不过苏剑通与苏星河,却也都是惊喜莫名。前者可在碎晶河中,吸收前人修炼这门射决的经验,后者也能完善自己的星河射决。

    星河射日神决修行的条件,极其苛刻。而星河射决,正是苏氏先祖,简化之后的版本。

    苏星河在这在碎晶河中,同样可收获极多。

    “太皇天元大法,太皇落日天经,太皇福德如意图么——”

    庄无道口里呢喃着,眼中现出深思之色。只从这功法来看,似是上古巫族的路数。

    不过这并不出奇,人族的修士,并不是是模仿神兽妖类而已。这上古时称霸了小半个劫期的巫族,也同样在他们的参照模仿之列。

    巫族功体天生,生具异能,不似神兽种类那般,都是固定的神通异能。

    不过巫族却也同样是依靠血脉之力,无需似人族修士般辛苦修行,就能拥有冰火水土风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庄无道对这三门太皇宗根本功决,本来不报指望。果然前面两种,对他虽有裨益,却与他体系不合。

    然而当他观睹到一枚有关于‘太皇福德如意图,的留影碎晶之时,却是惊喜莫名。

    严格来说,这并非一种功法。而是在自己的金丹之内,构建出一张灵图,作为自己的根基。

    福德如意,福德对应命运之法,如意则合因果之道,竟是一门极其罕见的因果命运之法。

    一旦这‘太皇福德如意图,完成,那么修成此法的修士,就可借用此图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心想事成。

    “可惜可惜了——”

    庄无道遗憾莫名,若是让他在金丹境之前,就修成这门功法。那么自己在因果命运这两条道途上,必可走都更远

    ‘太皇福德如意图,本身并无太强大的能力,却可使人仙缘,大增,顺心如意。简而言之,这‘太皇福德如意图,修到最高层次,就是你想别人怎么死,那人就一定会按你想象的方式死去——

    除此之外,还可助人承担镇压因果反噬与厄运之力。且无时无刻,不在改善自己的运数

    他现在已掌握了因果天轮,锁因定果,重明羽剑,锁命真言四种因果类的神通术法。一旦有了‘太皇福德如意图这四门神通,就等于是有了根基。施展之后的效果,也必可上升一个层次。

    可惜——

    他现在已经是大乘境界,早在金丹境时,就已定了道基。

    不过若要模仿,要参悟精要,那么这‘太皇福德如意图应当是最容易的。

    只因他自己,本身就有极其雄厚的基础。

    二十年间,就要将太皇天元大法,太皇落日天经,太皇福德如意图这三种绝顶大法,修到至少八阶层次,领会参悟到不逊色于太皇宗那些顶尖登仙修士的功法真意。这个难度,便是庄无道,也觉太过夸张。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可能在星玄界立足,不至于还在萌芽状态,就被太皇宗的那些大敌抹杀。

    而自己的时间,可能更短一些,必须在几年之内,简直就是无可能办到。

    不过若是太皇福德如意图,倒还有几分可能。

    庄无道却在这时,忽的心中微动,突兀的向那梦念生问道:“这太皇别府内,可是有转换道基之法?”

    他想到了几十年前,初来星玄界时,无明就曾助他,将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转化成了四九玄功。

    太皇宗要招揽绝顶天资的修士入门,岂能没有这样的手段?

    “无法确定”

    梦念生却是略略迟疑,而后有不能确定的语气:“不过梦某猜测,那中庭之内,多半是有助人转易道基之物。”

    说完后,他又看了一眼最中央的楼阁道:“那主楼的石碑中只是记载,只需有人将天元大法,落日天经,福德如意图这三种神诀中的任意一种,修到第八重楼层次,就可进入中庭,前行中庭的‘易玄阁,一行。然而梦某以前也曾想过,难道说这未曾将这太皇宗根本神诀录入金丹道基之人,也能继承太皇宗的道统不成?可若不是,此事就更让人生疑,二十年内将一门一品神诀,修到第八重层次,这又岂是一个筑基修士能够办到?”

    庄无道眸光微亮,这一刻,只觉是心潮涌动,心底深处,涌起一股异常的躁动,

    顿时就知,这必是自己的机缘,一份莫大的仙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