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五章 火麟元体
    而此时一个人影,也在谢婉清出手之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权国的身前。

    “你是火麟元体?这是绝佳的修道体质,为何反而去修了人道武学?”

    那权国还未反应过来,就听一声‘噗嗤,轻响,胸腹中一片冰凉刺痛。两口半月刀刃,已经捅入到了他的身躯之内。

    顿时间血液飞溅,他体内一身内元,都尽界溃散。也再挡不住那大阵激发出的白色锐光,一瞬间就被洞穿了数百余次,身体在顷刻间就已千疮百孔。

    权国的脸上,现出不可思议之色。他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被击败制服,也不会轻易被人偷袭。

    然而与他交手这二女,却无一人的法力,低于三阶道力以下。而且都是一出手,就是各是双重法域叠加。

    似他这样的人道武者,受法域的影响虽微乎其微,可当四重法域及身,依然是内元大乱,根本无法凝势聚意。

    权国瞬间被制,那元闻月立时就知不好,身影不禁仓惶后退,毫不犹豫,就欲离开这太皇别府。

    然而他才刚有动作,就有几只飞箭,如流星一般的穿飞而来。只一箭,就将他身躯洞穿。之后那箭影,又接二连三,将他整个人死死的钉在了地上,再动弹不能,

    不死道人早就因梦念生之故,肚子里积蓄了满了戾气。此时借机宣泄,一个眨眼间,就已手中两头尸王,将四名金甲卫士陆续诛杀。然后他的人,又来到了元闻月身旁。

    苏剑通只是将这凌海魔国的太子家令重伤制服而已,不死道人却全无顾忌,一脚踏下,直接边将此人的头颅,猛然踩裂似如西瓜炸开,红白之物四射纷飞,

    而又仅仅数息,那魏天安在呼延九与梦念生联手之下,也是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不过擒拿与杀人不同,难度迥异,尤其二人并不擅此道。十个呼吸之后,梦念生才制住了这魏天安的脖颈。魏天安本身,却是完好无损。

    庄无道这时才走到了碎晶河的岸旁,反而颇觉意外。凌海魔国到底也是第一等的大势力,不比雪阳宫与玄天剑宗差上多少。魔国太子身边的护卫,怎么才这点实力?

    在他想象之中,这三人中,除了已经暴露出根底的魏天安之外,其余二人,实力应该都不弱,至少不会弱于孔天霄那个层级。即便不是九阶等级中的绝世强者,那也相差不远。

    谢婉清他们,可能有一场苦战。

    庄无道甚至都准备好了几门术法加持,若是对手的战力,超出他预料之外,那么直接动用锁命真言术,也不是不可。

    可结果是仅仅不到十个呼吸,就已被诸人全数制服。

    那怀庆太子这才知庄无道等人的难惹,眼前不但不是他能任意凄厉之辈,更是几只择人而噬的远古凶兽

    慌张的从河中站起了身,怀庆太子面色如纸一般的雪白:“你等,大胆可知冒犯了本宫御驾,必要诛灭九族?

    庄无道一声失笑,眼神如刀。而后整个人一个迅闪,就到了怀庆太子的头顶处,一脚踏下,猛地将怀庆太子的头颅,强行踩入到了水底

    这样的蠢货,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真的是凌海魔国的太子?

    那怀庆太子被他踩在水底之内,动弹不得。可能是感受到了庄无道的杀意,身躯不停的扭动。

    不过庄无道看起来是轻松,却也仍能感应到,那龙气的反弹。来自与九玄魔界人道意志,隐隐约约的加持其身。

    又是如天一界时,面对大灵国燕家一般的情形,不是不能宰掉,可若是就这么杀了的话,却是得不偿失。龙气反噬,会使他很头疼。

    眼神无奈,庄无道直接将这人所有气脉,都全数封住。然后只一脚,就将怀庆太子踢开到了岸旁。

    那怀庆似明白了什么,先是有恃无恐的轻松了一口气,而后又面色狰狞,眼现凶狠戾色,身躯微颤。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他一生之中,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

    一旦能返回凌海魔国,无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报复回来

    庄无道并未忽略,心中更是无语,这真是一国太子?哪怕是真对自己怒恨之极,也不用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

    在自己性命还不能握在对方手中,不能保全的时候,至少也要保持表面上的敬畏恭敬才是。

    不过想想自己是一个小混混出身,幼时挣扎求存,几乎毫无底线。这怀庆生来就高高在上,根本就不知向人低头。庄无道也就释然,微一摇头后,收敛起了杀意。

    “不死,用煞尸把他扔到中庭去。”

    庄无道自己是不能动手,不过却可假手于他人,借助这太皇别府内的阵法,将这人绞杀,那人道龙气的反噬,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想来那人道意志,还没这么聪明,会寻根溯源。

    不过宰了此人之后,自己与凌海魔国的因果也就结下了,日后免不了要与之为敌。

    可这也总比一个深恨自己,又不自量力的家伙,借凌海魔国的力量与自己为敌要强。

    那怀庆太子,再次神情大变,浑身冷汗淋漓。那狰狞戾色,都全数收起。口里‘呜呜,出声,一双眼总算又带着恐惧乞求的,看着庄无道。

    “哼”

    不死道人并不情愿,一声冷哼之后,终还是选了一头八阶尸将,提起了怀庆,往那中庭方向行去。

    他现在手里的煞尸不多,龙人集一战,就损失了无明赐下的所有八头八阶尸将。

    之后陆续又寻到了几头,却再没之前的那些尸将好用。

    今日为这个废物般的怀庆太子,又要损失一头,却是有些心疼。因梦念生的缘故,他心情本就不好,此刻面色更为阴戾。

    只是那头尸将提着怀庆,还没走几步,就听那地上的权国艰难开口道:“阁下且慢,怀庆殿下虽为我凌海国太子,却只是国内六位太子之一。我凌海国内,一向以来的规矩,都是六大太子并立,共争皇位怀庆殿下他排名垫底,其实并无望大位。阁下实无需在意太子,怀庆殿下他根本无力与阁下为敌。”

    庄无道本在感应这碎晶河的究竟,闻言之后,不禁愕然。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苏云坠,目现询问与责备之色。

    他只要留那魏天安一条命而已,可不包括权国,对这人也没兴趣。

    为何苏云坠,刚才不将这权国一刀斩了?偏要留这人一条性命,在这里聒噪?

    那苏云坠讪然一笑,不好意思的弱弱答道:“他是火麟元体,坠儿想着这人,可能对主上有用,所以才没取他性命。”

    庄无道唇角微挑,火麟元体麟元体又如何?难道他能将这人,也血祭炼化为魔灵?

    不过却未再责备,转而以好奇审视的目光,上下看着这权国。此人虽伤势沉重,胸腹几乎被苏云坠的月刀挖穿,不过却生元旺盛,一时半刻还死不了。显然是炼体之术有成,已经到了极高的成就。

    而此时这位,正眼含焦急的,看着正被那头八阶尸将擒拿着远去的怀庆太子。

    确实是火麟元体,一种次一等的道体,不过若修行火麟一脉的功法,会极其的强悍。居然修行人道武学,当真是可惜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