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四章 不自量力
    思及此处,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挑,有些好奇。

    九玄魔界,凡间国度中,修行人道功法的强者——

    这样的人物,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很想看看,这其中有何奇处,与仙道功法,到底有何不同?

    正这般思量着,那魏天安就已再不耐烦,皱眉骂道:“让你们滚开,难道没听见?不知死活的蠢货——”

    话音未落,那河中就传来一声阴恻恻的笑声:“既是不知死活,那又何需废话?星玄界来的土狗,既然没听说过我凌海魔国与太子之名,那就直接宰了便是!魏天安,你是连杀人立威都不会?太子要你,又有何用?”

    魏天安的目中微芒闪过,一声冷哼之后,并不抗辩,随即就将手中一条鬼头鞭挥出。

    可能是看出庄无道,乃是诸人之首。这一鞭,直接就往庄无道身上抽了过来。

    不过鞭影未至,呼延九就已到了庄无道的身前。直接一手,将那鞭牢牢的抓住。那鞭力沉千钧,呼延九却也是有着三阶道力,当二人借那长鞭力量交击,顿时元气拂荡,罡力澎湃。

    呼延九右臂之上,显出淡金颜色,浑身毫发无损,却也未曾将那鬼头鞭握住。

    两人都未尽全力,却使得周围的阵法禁制迅速反应,显出了一道道的灵纹。

    只要二人毁坏了周围哪怕一丁点的事物,这太皇别府内的阵法,就会即时触发。

    而这里的动静,也引来周围诸多修士,纷纷注目。先是意外与惊异,而后大多都眼现怜悯之色,

    便是碎晶河中的三人,亦纷纷被惊醒。尤其是位于最上游处,那位一身暗金长袍,面如冠玉的少年,更是深深蹙眉,极其不悦。

    “我说了,原来是八阶天人怪不得敢与某动手。”

    那魏天安同样微觉意外,而后嘿然冷笑;“我看你们是找死惊扰了太子,尔等今日,死罪难逃”

    鞭影如蛇,继续轰击而来。魏天安身影一个闪烁,就接近到了极近距离,一道刀光,横削呼延九的脖颈。

    呼延九也毫不畏惧,右手一晃,就将‘守山盾,握在手中,不守反攻,由上至下,如山如岳般的轰然砸下。

    那‘裂神破龙,此时亦如一只张开了的金翅大鹏,穿飞而出,此物专破龙蛇之形。长鞭之类的法器,亦在其列

    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气势,在这别府之内,稍微大一点的动静,都可能惊动仙阵。不过二人动手,却将自身武道,发挥到了极致。

    只稍一接触,那鬼头长鞭,就已是寸寸崩裂。刀盾交击,那魏天安更是不敌,身躯暴飞出三千丈外。

    身形止住时,赫然是狼狈不已,全力压制着气力,险险才未曾将周围的花草亭台伤到。

    下一瞬,魏天安的眼瞳中就已蒙上了一层戾色,怒火狂燃。

    庄无道的目内,却闪过了一丝亮泽。

    “这是,盘古开天决?”

    方才的呼延九,未曾特意使用过秘术,也未曾依仗自己的剑翼加持。就已将一身力量,提升到三阶道力后期的层次

    盘古开天决修成,那么呼延九在仙境之前,觉醒先祖血脉,成为纯血天人,就有了八九成的把握。

    呼延九并不说话,只微微点头,唇角处溢出了一丝血液。在别府之内,他不能将反震之力引至体外,只能由自己承受,所以伤势只比那魏天安略好一分。

    不过这一次近乎势均力敌的交手,却似乎已将对方完全激怒。不止是那那魏天安暴怒不已,周围十余位浑身金甲的卫士,亦是杀意迭起。

    而那碎晶河内,亦有二人从水中踏出。一位青袍文士,神情阴鸷,一位同样身穿金色战甲,样式却要比那魏天安,还要更华丽的多。气度雄浑,更沉稳凝练。

    方一现身,一股庞大的势压,就往诸人所在遥遥碾至。手上持着一把紫色大斧,一身松松跨跨的站立着,却似手提日月,背依山河。

    庄无道还没感觉怎么样,一些在附近的修士却被波及,面色皆是难看无比。

    实力弱些的,连站立都困难,纷纷往外围退去,以面被几人殃及池鱼。

    相较于那金甲男子的大气磅礴,那青袍文士,则是毫不张扬,气机收敛,只阴阴笑道:“看来是我元某失礼了原来还不止是八阶天人,而是接近八阶纯血的盘古之后。如此说来,你身后诸人,想必也身份不凡——”

    随着这两人走出碎晶河,那河岸两旁的修士,看向庄无道等人的眼神,也纷纷变化,就如看死人一般。

    不过却也有十几位,已经认出了庄无道的身份,还有呼延九几人,神情却皆是怪异之至,面色青白,又幸灾乐祸

    此间修士,大多已在这太皇别府之内,呆了数年乃至十数年之久。所以不知苍茫魔君之名,也不知庄无道一行人,在闯出星龙谷后的霸道。

    不过却仍有人,是在近两年内进入的太皇别府,所以能知近年的苍茫魔君,是何等声势。

    便是雪阳宫与玄天剑宗这样的势力,都无可奈何。门内弟子,甚至登仙境的支柱栋梁,也是直接就拿来血祭。

    那贵为天下第一魔门的元始魔宗,亦不能令其有丝毫忌惮。在翡翠群岛两处仙市,直接夷平,所有元始魔宗之人,斩尽杀绝。

    这些星玄界本土第一等的大势力,都奈何不得这位,又何况是位于九玄魔界的一个魔国?

    今日真要冲突起来,只怕反而是这凌海魔国一方,会输得很难看,

    这几位之前称王称霸也就算,居然敢挑衅这一位新近崛起的盖世魔头,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那青袍文士却浑然不觉,看过呼延九之后,目光就又扫向了他身后诸人,尤其是庄无道。本是嘿然冷笑着,可当他视线在梦念生与谢婉清二人身上扫过之时,却又眼瞳剧烈收缩。口中的话说到一半,就已改了语气:“阁下就是他的主人o看来是有峙无恐呢。在下凌海魔国太子家令元闻月,之前多有得罪,请勿在意不过这碎晶河,我家太子已经占用了,还请诸位海涵,莫要惊扰。若能相让,元谋感激不尽,必有回报,弥补诸位的损失。”

    庄无道闻言似笑非笑,看着这元闻月前倨后恭。之前唆使那魏天安杀人立威,此刻却又低头服软。显然也是看出了谢婉清等人,并非是他们几人能够招惹。

    只是要他放弃这碎晶河,岂非是痴人说梦?

    那河中的怀庆太子也觉不解,脸色更冰冷了数分:“元闻月,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相让海涵?这等星玄界的垃圾,既然不知死活,那就直接打杀了便是,免得扰我清净。权国,魏天安,还不给我动手杀人,一个不留”

    那元闻月顿时面色惨白,而那名唤权国的金甲男子,此时亦感觉到不对劲,有些迟疑。便是魏天安,也觉眼前诸人,是有峙无恐到了过分。

    深知元闻月,一向懂得辨识风向,方才突然改口,必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那些金甲卫士,倒是都蠢蠢欲动,只是那权国与魏天安二人不动手,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

    一时之间,这碎晶河的周围,竟是诡异的平静。气势虽剑拔弩张,却无丝毫风吹草动。

    那怀庆太子的面色,此时也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又面色涨红,目光如刀一般的,死死瞪着元闻月与权国二人。

    只是未待这怀庆太子说完,庄无道就已无奈地微一摇头道:“交给你们了,可留那魏天安一条性命。”

    这人方才虽是口出不逊,对他们放肆辱骂,可本意不坏,还存着几分善心。是想要在惊动怀庆之前,将他们赶走,以免杀身之祸。

    不似那元闻月与怀庆,一出口就是喊打喊杀。

    这几人身怀的人道功法,他此时也通过气机交锋,看出了几分端倪。

    与之前在天一界大灵皇宫时,见到的那几具金甲龙卫差不多。

    只是身具的人道龙气更为浓厚,运用也更加精妙而已。

    所谓的军气军势聚散,其实也只是人道龙气表现出的一种形式,并无本质的区别。势意武道的运用,也与修士没什么不同。

    若是在其凌海魔国之内,这二人的实力可能会更强横得多。可在这国外之地,这权国与魏天安,一身实力都发挥不出原本的六成。

    再不感兴趣,庄无道直接就往那碎晶河行去,根本就不理,自己正被那些金甲卫士虎视眈眈。

    谢婉清与不死早就等的不耐,闻言之后,皆是一笑。前者更是目光不怀好意的,扫向了对面:“只留这魏天安一条命?也就是说,其余人等,都可斩尽杀绝?”

    那权国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妙,心中危机之感大增。不过仍是本能的,就身影瞬闪往前,意欲拦住庄无道,也欲制住这众多星玄界修士之主。

    只是他才刚动手,那谢婉清就蓦然出现在的他身后:“若让你对主上动了手,我等岂非是无能?”

    一剑凌空斩来,权国心神微沉,身影在不可能中,连续变化了数次,那门板一般的大斧,这才截住了谢婉清的剑光。

    却听‘轰,的一声脆响,权国的虎口,竟是直接爆裂。浑身震颤,双膝处已险些粉碎。

    浩大的力量,冲涌溢下。哪怕那权国,全力支撑收束,也未能止住。脚下的地面,赫然裂开数道纹路。

    顿时隐发禁阵,一道道犀利绝伦的白金光华,蓦然穿梭而至。只一瞬间,权国的身上,就多出了十数道伤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