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一零二章 嫌隙渐生
    类似千影殿与固星阁?

    庄无道眉头微挑,心中跃跃欲试。不过此时却强行按捺着,潜神感应外界虚空,却一无所得。

    即便是他的重明观世瞳,也无法照透此方空间,更感知不到,那星玄界的存在与方位。

    也就是说,在这里根本就无法做到里应外合。那些玄门大宗,想要让进入此间的弟子接应,攻破这座别府,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除非是踏出这别府之外,才能重新认知到那星玄界的存在。可如此一来,自身也别想再寻到别府的方位。

    庄无道估计这座太黄宗别府,应该是介于九玄魔界与星玄界之间的间隙之内。借助阵法之力。在两界之间滑动,才可在这九玄魔峡中移动自如。

    可惜了,按此处的灵力浓度,开辟一个洞天世界都无问题。然而此处,并无一个固定的灵源,是依附于星玄九玄两大世界而存在。

    仙人在此,依旧无法规避劫数,抵抗星玄世界的排斥。

    又听梦念生道:“能够进入这里的,其实不止是有我星玄界之人,更有来自九玄界的修士。据说在对面,亦有类似九玄魔渊般的地渊。我们这边,是魔煞横行,那边却是灵气氤氲,相互对冲。据说对面的地渊,已经是九玄魔界的正道宗门,仅有的几处修行福地,最后的据点。若是运气好的话,可以在这别府之内,交换一些九玄界特有一些天材地宝。”

    庄无道不禁大感兴趣,当然不是为那些九玄界的特产,。是因他与阿鼻平等王有约,要代它征讨九玄魔界,将此界掌控在手。

    对此庄无道并不热心,却也至少需虚应故事一番,以做交代。若能提前接触,打探一番那边的局势,也不至于日后茫然毫无所知,不知从何处着手。

    而且此处别府,很显然是可以相当于一处稳固的两界通道。

    梦念生一边说着,一边轻车熟路的,在前引路。庄无道尾随在后,只见这里的建筑莫不是景致宏伟,磅礴大气。却又兼顾风景,那些庭院,都是极其的精致,美奂美轮。

    也不知太皇宗用了什么方法,明明已是百万年后,依然无半点的荒凉之感。满园春色,青翠欲滴,各种奇禽异兽,无拘无束的生存在这庭院之内。

    大阵也是极其严谨,哪怕是百万年后,也没有什么破绽可寻,依然是完美无缺。

    庄无道以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全力运算,也找不到任何破解禁阵之法。

    自然,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哪怕他现在算力可比拟天仙,也没可能找到头绪。

    可庄无道却有预感,自己哪怕是在这里,再呆上两三个月,都未必能够了解到这里禁阵运转方式。

    太皇宗炼制这座洞府,明显是极其用心,很费了一些功夫。应该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退路。

    却不知为何,最终这座仙门别府,最终没能够用上。

    不过庄无道,却也不自禁的,生出了怀疑。

    这阵法如此完美,别说两三个月,便是一二十年的时间,自己都未必能将这阵法破解。

    既是如此,想要收取别府中,那镇压气运之物,又何从谈起?可看梦念生的言谈神态,似乎颇有把握的样子。

    难道说这位尸帝,之前在这太皇别府内,已经掌握到什么线索。

    正这般思索着,庄无道却忽的心中微动,望见不死道人,正眼神阴冷,看着梦念生的后背。

    不过极其隐蔽,只是瞥了一眼,就又迅速收起,快到让人以为是错觉。

    庄无道心中有数,知道多半是因这太皇别府之事,二人间又起了嫌隙。此事梦念生从不曾与不死提起,却偏偏告知于他。不死已是心生怨恨,还有对自己这共生灵仆,起了警惕之心。

    他却并不放在心上,却不去点破,只做不知,继续打量着四周风景。而苏星河等人,则是一边往前行进,一边时时警惕防备着。

    “其实诸位无需担心,这里乃是前庭,不过可能是要寻觅传承之人的因故,太皇宗之人并未在此处启动杀阵。任何修士,哪怕是魔修与我这样的异种,都可在这里行走自如,前提是不得破坏此间之物。所以若在这里与人争斗,千万要小心,最好不要伤损这里的建筑庭院。后果难测,好一点的是只被这别府驱逐,最严重的,是被这里的阵法引来芥子虚空,直接当场轰杀。此处阵法,应该是仙品二阶,便是元仙境的修士,在这里也需小心翼翼——”

    梦念生警告完后,又语气一转道:“太皇别府开放此间,任由修士入内,都是为传承道统。这别府之中,无论是那丹阁器楼,那些真正的重地,都被封锁。就只有记录太皇宗功法传承‘碎晶河可任由修士观览,几乎所有太皇宗的顶尖功法,都可在此处习得。”

    这些话说完,苏星河几人,才略略放下了几分防备。不过诸人眼中,也同时现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这里又不是灵界洞天,怎可能会有仙品二阶的阵法?星玄界与九玄界的天道,难道对这违规之物,就没有丝毫反应?

    只有庄无道,有剑灵提点,苏云坠见多识广,才能猜知一二。这座阵法,之所以能达到仙品二阶的层次。只怕并不是阵法本身,如何的高明。

    ——其实这太皇别府之阵,也的确可称得上是‘高明,了。极其的严谨,至少他现在,仍寻不到半点破绽。

    不过之所以此阵,能够达到仙品二阶的层次,却是因一件法器镇压之故。

    这里,的确是有着一件,可以与‘赤神蕴生石,极‘先天五行雷玉,媲美的先天之器

    而就在不久之后,梦念生的足步一顿,望向眼前道:“前面就是这太皇别府的中庭,再往前走,我等就有性命之忧,切记不可硬闯”

    那赫然也是一座由白玉砖砌成的宽达校场,规模超出入口处的三倍。

    而正对面处,又是九百九十九级石阶。石阶之后,是三十六丈高墙,以及一座紧闭着的城门。

    庄无道浮在百丈空中,远远看去,只见这城墙之后,是一片比之前庭,还要更广阔的空间。

    前庭只三千里地域,而中庭则至少万里。前者的虚空折叠,并不明显,后者却是分割成了数千个形状迥异的世界

    梦念生神情淡淡的说着:“此处曾有九阶修士,试图从正面闯入。结果不到三个呼吸,整个人就已化为灰烬。”

    “可强闯不能,破解法阵禁制,也不太可能,我等该如何入内?”

    苏剑通首先按捺不住,终是将诸人之疑问了出来,眼神惑然的,看着梦念生:“难道我等,就只能这么在外面干看着不成?”

    “自然不是——”

    梦念生摇着头,转而回望着身后:“几千年前,我本是寻到了一个方法,或可直接进入到太皇别府的内廷。只因实力不足,只得放弃。不过这法门太过凶险,也不能确定有效。倒是如今,有个更安全也便迅捷的办法,直接走太皇宗留下的正途入内。”

    庄无道发觉梦念生视线注目之出,正是他本人。微觉意外之余,也好奇道:“你说说看,到底是何办法?”

    “是那‘碎晶河,”

    梦念生语音一顿后,才为众人详细解释道:“按照前庭主楼中石碑所叙,只需主上能在‘碎晶河,中,参悟将任意一门太皇别府的一品核心传承,修到第八重楼的层次,并且掌握这些功法真意,就可入中庭之内。甚或主上能以四九玄功模仿出来,也不是不可。太皇宗开放这别府前庭的目的,就是为寻觅能传承其道统者,谁能掌握到太皇宗的根本功法,自然也就可得到太皇宗的一切——”

    “原来如此”苏剑通微微挑眉,而后笑道:“若真如你所言,那么这方法,对主上而言,倒还真是不难。”

    换成别人,要在短短二十年时间内参悟一门太皇别府的根本功法,得其真意,根本就无法办到。即便是那种真正天资高绝,悟性惊人之辈,也是极其困难。

    可庄无道不同,他的‘借法观天氵法天象地,之术,可以复制破解,任何的玄术与功法真意。

    苏星河那边却仍存疑惑,难道这百万年来,就没人修成太皇别府的根本大法o

    梦念生却似看穿了他的所思所想,特意又解释了一句:“忘了说了,此地无论是进出过几次。一个人只能呆上二十载时光,超出时限,不但会被这太皇别府送走,且终生再难进入。其实这十几万年,也不乏一些聪明人,在那碎晶河中只记忆功法,待得在外修成之后,再尝试进入这太皇别府。可不知为何,结果是这中庭依然完好,从未有人能进入其内。要么是从未有人,将这几门功法,修到第八重天,要么是太皇别府,对这种方式并不认可。”

    “居然有此事?”

    苏星河这才完全释然,梦念生虽在这太皇别府内,出入过不下四次。可这四次的时间加起来,也绝不会超出二十载时光,

    庄无道这边却是楞一楞神,接着就不禁面色古怪起来。

    怎么又是这样?要复制功法不难,参悟真意,对他来说也同样简单。

    可庄无道却想起了离寒宫,自己也是在承担了离寒宫的因果之后,才继承了离寒宫的一切。

    说来这个因果,自己都还未了结,仍未将离寒宫的道统,传播过去。

    尽管此事,是以聂仙铃为主——

    想起离寒宫,庄无道就觉此事,也是该着手了。过后自己该催一催仙铃,将离寒宫道统传播出去,自己再从旁扶植一二,使离寒宫一脉,在此界站稳脚跟就可。

    至于日后,这家源自于天一界的宗派,未来在星玄到底是存是灭,是盛是衰,都与自己及仙铃,再没什么关系。

    这都需看离寒宫,自家的气运缘法。

    因果已经了断,他不可能好似保姆一般的时时照顾。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