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九八章 轮转天钩
    “可是很奇怪,这天劫从何而来?”

    庄无道也暂时停住了手,满含戏谑的看着眼前,这位咒神宗的二阶散仙:“其实很简单,它的灵魂容器已失,这世间自然再无其容身之地。天劫临身,岂非理所当然?”

    “灵魂容器o”

    苦竹的神情楞了楞,而是眼瞳剧烈收缩:“你说的是轮转天钩?”

    庄无道的眉头一挑,忖道原来那东西,是名唤轮转天钩?而后一个意念,就将那原本浮在祭坛之上的血色玉钩,完整的观想了出来。

    “我不知轮转天钩为何物,不过若道友你说的,就是这东西,那就没错了。”

    要想将一件法器,在意念中完整观想,可并不容易。必要掌握其完整神髓就可,还要了解其具体的结构。

    除此之外还有一法,那就是本身掌握着这件法器。

    那苦竹的面色,一时惨白一片,毫无血色:“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我看过那只三足冥鸦,并无单独收取此物之力。这上古巫墓之内,也别无其他的修士。魔君你虽有爪牙,可要掩人耳目,必定是孤身至此——”

    那轮转天钩常年空寂,缺乏生气滋养,又被无数怨灵染化多年。生人血肉,根本就无法触碰。

    哪怕一只纯血级的三足冥鸦,也会在接触的瞬间,就被那转轮天钩吸噬掉所有的血肉精元。

    仙器有灵,那轮转天钩,却已因这亿万年的怨灵栖息,而灵智全无,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凶器。

    那些元仙甚至真仙阶的怨魂,被此界的劫力轰碎。所有真灵,都被轮转天钩吸收,也就使得此物,异常的强大。

    常理而言,庄无道根本就无法取得这件上古巫族至宝才是。

    然而苦竹的话音才落,此处整片虚空,就又一阵剧烈的晃动。整个南面天际,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

    轮天咒界赫然再受重创,几乎濒临至破灭的边缘。苦竹魂体震荡,此时意念中也冰凉一片。

    已经感应到,自己之前布下的护身之法,已经被彻底攻破。可在发动之前,他分明就留有着余量。那咒言竹简,哪怕是在那三足冥鸦与重明虚神合力围攻之下支撑一个时辰,都绰绰有余

    常理而言,哪怕是他预先布置的守御之术被攻破,这三足冥鸦与重明虚神,也无法介入他与这苍茫魔君的魂战。

    二人意念交缠,对轮天咒界,出手,也同样会伤及到苍茫魔君本身。然而方才承受冲击的,却只他一人而已。

    略略分神,感应外界。不过片刻,苦竹就已对局面了然无遗。此时这轮天咒界,之外,赫然还有两个容貌陌似的男子。

    模样虽不相同,然而一身气机,法力元魂的性质,却无不与他对面的少年,契合无比。

    “这是,身外化身?”

    苦竹的面上,已全是绝望之意。他能够感应,轮天咒界,的这两位,绝非是普通性质的身外化身。

    而除此之外,那‘苍茫魔君,本体的头顶处,一顶满垂珠玉的平天冠,正散着悠悠蓝光,正往轮天咒界,的方位垂照而来。

    一股明悟,也顿时从苦竹的心念之内腾起。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这轮天咒界,之内的,其实是身外化身。你的本体,其实是在收取那转轮天钩两具身外化身,一百零八分魂,怪不得魔君你,一直是有峙无恐”

    “正如道友之言”

    庄无道也哑然失笑,目中倒是透出了几分敬意:“道友破釜沉舟,勇气可嘉。可惜的是道友连本座的本体分神,又到底有何等样的手段,都未曾弄清楚,便贸然行事,实在过于莽撞了。”

    剑永那次的元神之战,是以太霄无相诛念诀,直接撞入到他的元神之内。

    而这一次,苦竹却是试图将他的分神,从他的体内抽走,这也就给了庄无道可趁之机。

    从始至终,他的神念都并未被真正困住,可在这轮天咒界,之内进退自如。

    而借助‘星斗玄枢平天冠,的加持,哪怕是他的分神化身,在轮天咒界,中,也有着与苦竹以及那仙阶怨灵一战之力。

    这轮天咒界其实也可算是他引诱那头仙阶怨灵的陷阱。

    “嘿嘿其实是无论如何,老夫都是必死无疑?看来老夫今日输得不冤——”

    这苦竹却并不是一个肯就此甘休,光棍认输的性子。依旧在筹谋着脱身之法,面上则阴冷笑着:“只是魔君可曾明白,自此之后,魔君就是我咒神宗的死敌?灵咒魔主在上,必让你任山河不得好死——,嗯?不对,道友你并非苍茫魔君,到底何方神圣?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笑,可笑”

    又是连续两个原来如此苦竹突然仰天大笑,久久不绝。也不知是笑自己,还是笑被庄无道欺瞒的世人。

    庄无道则先是一声叹息,而后面容变化,转回本身的模样。这是他的分神化体,之前只是以幻法在这轮天咒界,中,拟出了任山河的形态而已。不过终究还是被精通神念争斗的苦竹,翘楚了破绽。

    而后他又唇角冷挑,这苦竹,知道的实在太多了

    ※※※※

    十个时辰之后,回归到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的庄无道,正在自己的舱室之内,闭目静坐着。

    此时的他,正在全力吞噬消化着,这次巫族古墓之行的所得。

    最大的收获,除了那转轮天钩及真仙龙尸之外,就是那苦竹的元魂记忆,还有这位咒神宗散仙,整整一万二千年的根基。

    这次的神念攻伐,虽是在轮天咒界,之内,然而结果也是同样。

    庄无道若是败了,一切都将被苦竹吞噬。而若是苦竹输了,那么苦竹的一切,都将为他所有。

    元神蛊斗的残酷,就在于此,不同于一般的神意杀伐,势念交锋。一旦开始,双方都没有退路。

    而此时苦竹一万二千年来,所有对道法的感悟,对天地的认知,都已落到了庄无道的掌握之中。

    还有那仙阶怨灵,也可说是死于元神蛊斗之中,这怨灵的一切,本该被庄无道全数接受才是。

    然而那劫雷太过强力,把这只仙阶怨灵清除的太过于劲。只剩下了一些残破的记忆,而且极其碎散,包括了各种神兽血脉的玄术神通,却又残缺不堪。只能长长庄无道的见闻,对他的修行,并无多少裨益。

    如此枯坐,大约过了一日时间。庄无道才长吐了一口浊气,苏醒了过来,目内散着异光,又含着几分失望之意。

    苦竹的一万二千年道基,他自然是没可能,在短短一日之内,就全盘解析掌握。

    这一日之中,庄无道只是大致的梳理了一番而已。好消息是这次确实收获匪浅,他想要的几门咒术,这位苦竹大天尊都有掌握。

    可以直接通过吸收苦竹的记忆,参悟这几门咒术。比之自己以‘借法参天,之术复制,要快捷得多。节省了他,至少十年的时间。

    原本他还准备将这苦竹与那些大乘归元境的魔修,一一擒拿之后,再逼迫这些人展示咒术。现在却只需融合这苦竹道基就可,更为轻松。也免了这些人在他面前施展诅咒之术,可能生出意外的危险。

    而坏消息,是这苦竹的一生道业,对他的修行,同样没有太多的裨益。

    这苦竹确是个纯正的魔修,一生所学,全是魔道之法。一万二千年来专攻咒术,玄术神通也多是此类,与庄无道走的这条路子,并不相同。

    他的剑,他的拳,他的术,皆堂皇正大,根本无需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龌蹉手段。

    只有那些对天道的感悟,对元神本质的钻研,才使庄无道,颇有眼界一宽之感。

    都说在一千万个修士眼中,有一千万个不同的世界。魔修对天道的感知,也果然与正道修士,截然不同。

    视角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也不同样,让庄无道颇觉惊奇。

    不过苦竹的这些感悟,对天道的认知,却能够使庄无道根基更为坚实,未来的道途更为广阔。

    可要想似剑永那次一般,使他短时间修为大幅提升,却绝不可能。

    “也罢,总是赚了些,至少可节省我百年左右的时光——”

    苦竹对诅咒之术的掌握,可使他直接将这些咒神宗的咒术,转化为苍茫魔主神术。加上那些魔道方面的秘辛,灵咒魔主的神术特质,好处又何止是节省百年时光而已?

    还有那魂力的增长,自己应该知足了。

    庄无道口里喃喃的念着,视线又重新聚焦,落在了不远处的那枚血色玉钩上。

    这就是那转轮天钩,被自己取回来之后,就再不敢触碰。实在是一口绝世的凶兵,在无人操控的情形下,会吞噬周围的一切生人魂魄与气血。

    之前庄无道,也是向将那些咒神宗的大乘与归元修士全数斩杀血祭,暂时满足了这转轮天钩的需求之后,才敢将之收取。

    此时却只有墨灵,定定立于那转轮天钩之上,整个人如枯死了一般。

    一足踩着那钩刃,一足则将在星玄界获取,如今已被墨灵心血性命,初步祭炼到第七阶的阴阳元极五行珠。此物一直被墨灵当成本命之物,时时蕴养,气机已经强盛之极,几乎化成了三足冥鸦身体的一部分。

    原本是被墨灵,当成自身第二法域的承载之物。可如今却被墨灵,用来作为降服转轮天钩的媒介。

    三者间气机融汇,赫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循环。

    一日之前,当庄无道望见这一幕的瞬间,就知道墨灵,已经准备将这转轮天钩,替换为自己的本命之物。

    此物当能分割天地阴阳五行,勾魂摄魄,于涉轮回。墨灵的第二个法域,毫无疑问,也将是一品巅峰

    与本命‘生死,法域对应,墨灵的第二个法域,将是轮回包括生死的轮回,天地的轮回,阴阳五行的轮回等等。将使墨灵,不再局限于生死之法——

    而这转轮天钩,正是一件绝佳的器物。本身材质已经接近先天灵宝,除此之外,本身更是灵智全无的状态,正适合墨灵下手。

    便是庄无道,也不禁眼现出艳羡之色,可随即他就又好笑的把唇角微撇。

    能有什么用?法域等级再高,法力若不够用,还是一样没法施展。

    这轮转天钩哪怕只动用一息,他的三足冥鸦就得累趴不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