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九六章 自寻死路
    “你是苍茫魔君任山河?”

    此言一出,便是那几位在庄无道剑下狼狈退避之人,也是面色苍白,震惊恐惧到无以复加。

    如今星玄界内,又有谁不知天下第一魔头苍茫魔君任山河之名?

    星龙古外海一战,这位连同手下几个爪牙,将那孔商仙盟近乎打残。

    又是在一日之间,覆灭了清虚道德宗。将这传承十数万年的玄门大派,几乎挖断了根基。

    还有不久之前,百万里外的鬼凤岛与玄州岛两处仙市的惨案,他们亦有所听闻。

    元始魔宗千方百计,才夺占下来的的仙市,却被这位魔君扫荡一空。几百年的心血,都付诸流水。日后元始魔宗的势力再想入驻,可就难上加难。

    据说元始魔宗数名灵魔上尊,都已暴跳如雷。可却拿这位魔君,完全无可奈何,

    而总计在这位手中陨落的散仙与九阶登仙境,已不下三十余位

    他们咒神宗行事还算隐蔽,与翡翠仙盟之间虽有冲突,可翡翠仙盟本身,也在压制着消息。

    可怎么就招来了这位魔头?不是说这苍茫魔君,已经远离怒星洋?

    惧意一起,诸人的术法之威,就先消减了两成,纷纷生出了逃遁之念。被那漫天的准仙阶紫雷,炸得狼狈不堪。护身的法宝,都纷纷粉碎。

    雷火元胎之体,使庄无道的一切雷法,都能增一倍之威

    不用别的手段,只这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就使这些咒神宗修士难以应付。

    还有那一只只火蝶,此时也弥漫室内,稍稍接触,就有身躯石化之险。

    庄无道不给几人丝毫的机会,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与星火神蝶之后,又是剑影急卷,就连续有四位大乘境,被制服躺下。

    不过皆未受伤,身躯完好无损,庄无道剑势都是点到即止,只以一丝剑力冲入,直接封锁住了几人的玄窍气血。

    而此时又有一只三足冥鸦现身,不断的虚空跳远,将诸人打出的那些传信之符,都全数拦截撕碎。

    虚空之中,更传出了一连串的爆裂声响。却是离华仙君,在与那苦竹交手,与无数星火神蝶一起,封锁着虚空海外与整个主墓室。将欲急遁逃离的苦竹,连续十数次堵截拦回,不给这位散仙半点的机会。

    不过究竟非是有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的时候,离华仙君的战力可以比拟散仙,可究竟还差了些许。数次险险被苦竹得逞,都是依靠着三足冥鸦的援手,才能与这苦竹正面争斗。

    不过当庄无道解决了那十余位咒神宗魔修,转头回望时。离华仙君的身躯,依然是残损处处,受创不轻。可见这苦竹的战力,并非是普通的散仙可比。

    见遁逃无望,那苦竹于脆就停了下来,眸中燃起了一丝幽火,冷冷的盯着庄无道:“任魔君,你这是欲杀人灭口,赶尽杀绝?”

    他又发现了一个让他心惊肉跳之事,赫然感应到那血色玉钩之中,有着超越仙阶等级的魂力反应。

    换而言之,这任山河至此,承受的不止是几十位散仙级怨灵的怨念冲击,更有至少一位仙阶怨灵的神意杀伐

    所以他已不再奢求,今日能够取得这件至宝,只求能从这里逃出生天。

    只要咒神宗能够得知消息,无论是直接咒杀,还是以势逼迫,总能让这苍茫魔君,将今日在这墓里得到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庄无道懒得理会这苦竹之言,更没功夫与之废话。一个闪身,就到了苦竹的身前十尺。二人间护身真元冲突不绝,罡气爆裂,顿时就是一阵阵震爆之声。而庄无道的大手,也直接以大摘星手抓下,元磁罡力,直接就撕碎了苦竹体外的护体罡元。

    可下一瞬,随着軎的一声锐响,那苦竹的身前,忽然现出一卷竹简。展开之后,将苦竹的身躯紧紧护住。每一根竹简之上,都绘满了咒文,燃烧着阴蓝火焰,形成类似于‘星斗玄枢平天冠,的念力壁障般的银蓝光膜。

    庄无道以三阶巅峰的道力一爪抓下时,竟然不能击破,只将苦竹整个人击飞,倒退百丈。

    然而只是这第一次交手,苦竹就已知自己果非是这为苍茫魔君之敌,逃遁不得,战则必死。此时赫然已入绝境,不过这走投无路的情形,却反是激起了苦竹凶性,面容扭曲,目透凶焰。双手结印,一身上下赫然冲出了无数的血焰

    “与我咒神宗为敌,魔君你是自寻死路”

    从始至终,他都未有什么求饶之意。苦竹心灵中能够感知,庄无道的杀意之坚,以及这位苍茫魔君对咒神宗的轻蔑与肆无忌惮。

    这都非是一两句求饶示软的言语,能够打消。为今之计,只有一战而已

    你要我死,那么我也要让你不得生

    那血焰赫然与竹简结合,形成了一层更为坚实的屏障,往外扩展,宛如一根巨柱般充塞天地。

    便是庄无道,亦不禁凝眉。他倒不怎么在意苦竹的这门守御之术,而是心知此人,正在借助这门术法,警示这古墓的咒神宗门人。

    更不知此人,到底在弄什么玄虚——分明可以感应得到,这苦竹体内,在燃烧气血的痕迹,甚至整个躯体连同神魂都在燃烧。可这些气血,苦竹既不用于逃遁,也并未全面投入这门守御术法之中。

    那离华仙君本已飞到了苦竹身后,正好是前后夹击之势,此时见状,却不得不再飞空而起。一双雷翼展开,将这巨大的血气之柱,强行以法力压下。

    庄无道则是本能的,就生出了防备之心。魔天神劫剑光不变,依然是连斩而出,不断的尝试撕破那竹简护障。

    而本人则是通体上下,散出了丝丝金光。天人法身,盘古神体,庄无道下意识的就使用出了这门护体神决,不但把一身气力,推升至无限接近四阶道力的层次。更开始在体内凝聚仙元之力,准备速战速决。

    这一战,他本就不准备拖延太久,以免给咒神宗,太多的反应时间。

    而此时这苦竹的举动,更使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妙,略有危机之感。轻视之意尽去,全力爆发。

    也就在那些咒文竹简之上,被魔天神劫剑斩出丝丝裂纹时,庄无道望见那苦竹一双眼瞳,不但转为了血色,更化为一个不见底的深渊漩涡,似能吸收一切。

    庄无道心头一跳,连忙侧头躲避。可随即只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强制着他无法移开视线,与苦竹的目光对视着,根本无法抗拒。若非此时,庄无道理智仍存,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似要被对面眼中的漩涡吸走。

    而那苦竹,则满意的阴阴一笑,身前的手印终于完成,一身体脉,亦在此刻通连天地。

    “魔君魂飞魄散之时定要记住了,今日这是你逼我。大蝎摩天,轮天咒界”

    话音未落,苦竹的身前,就已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银色轮盘。他整个身躯,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涸收缩着。

    而苦竹眼内的那个漩涡,旋转之速,也是越来越快。三足冥鸦与离华仙君,立时就感觉不妥,欲出手打断。然而那已转为赤红色的竹简与柱形屏障,却依然是坚凝如故,不动不摇,无法攻破。

    庄无道的心神,也在这个时候一个恍惚。再恢复清明之时,就发现自己的眼前,完全是换了一个世界。

    下意识的,庄无道就想到了那次,他与剑永的元神蛊斗之争。不过这次不同,前次是剑永,强行侵入他的心像世界。

    而这一次,庄无道的意识,则是被苦竹拉扯到了此处。应该非是苦竹的元神意海,而是一件媒介,一件法器之内

    莫非就是那个银色轮盘?

    这苦竹,也当真是狠辣绝伦手段之诡谲,确使人心惊,不愧是咒神宗门下,

    记得之前,在他的意识,被彻底拉扯入这银盘内之前,这苦竹就已燃烧了所有的气血精魂。

    换而言之,这时候的苦竹,纯论神念之强,就至少超出了剑永当年五倍有余

    这还是苦竹的修为,较之剑永逊色一筹,也不能将所有的气血真元都完全投入之故。

    不过若论到神念争斗,剑永给苦竹提鞋都不配,咒神宗的修士专攻元神之法,自然更擅长此道

    一眼望去,四面皆是茫茫大海,根本就寻不到那剑永的踪迹。又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的四周,就全数燃起了黑灰色的火焰。

    “听说那剑永道人,就是在元神争斗之时,死在任道友的手中?如此说来,道友对元神之争,当有几分自信,可惜老夫,却并非是剑永那个废物。”

    天空之中,赫然无数道黑矛纷落而下,同样带着灰黑色的火焰。庄无道以意念观想出的壁障,居然不能抵御。也不知是何性质,触之即溃,庄无道施展,出的任何道法,都无法与之接触。

    只顷刻之间,庄无道就被逼到了极为狼狈的境地。甚至连那苦竹的具体方位,都无法探查清楚。

    然而庄无道面上,却反是浮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满含讥讽之色。

    他还以为这苦竹,会施展什么样的强横手段翻盘,却原来是念海征伐——

    不过这也在情理只中,对于苦竹而言。只有如此,才能摆脱被他与冥鸦离华围攻的劣势。

    也只有在神念层面的攻伐中,才可拉平二人间在力量上的差距,不用承担法力被压制的恶果。

    而燃烧真元气血,更可见这位已经不抱多少生望。

    不过这苦竹,却仍是在绝境之中,为自己赢得了一线生机。此乃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之策。只需在这银盘之中将他元神击溃,那么大可夺他身舍,取得自己所有的一切

    即便最后办不到,也可倾尽一切,拉着他一同沦落轮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