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九五章 苍茫魔君
    把这些锁链无一遗漏的尽数收起,庄无道才又抬起了目光,看向了这石坑之前。

    那是一座有着九十九级石阶的高台,台上有着一尊巨大的棺椁,赫然也有三千丈之巨。

    巫族都身形魁梧庞大,别名巨人,身躯之伟岸,自不用提。传说这一族,力量越强,境界越高,身躯也就越为魁梧。

    若是元始仙王之境,那就更可顶天立地,脚踏大地,头顶苍空。

    棺椁之前,则是一个暗红色石质的血池。里面还有着大片大片,于涸之后的暗红血迹。

    可以想见,二劫以来,这里必定是盛满了大量血液。而这血池的处,正是一个十丈方圆大小的祭坛。

    最上方,就是主祭的魂器。那是一个三尺长短的血色玉钩,虚空漂浮着。散发着一波波恢宏的魂力,吸引着周围的怨灵,盘聚于此。

    气息阴凉寒冷,庄无道只看一眼,就觉体内的温度,又在迅速下降着。不过这血色玉钩的周围,却并未被冻结。

    一看到此物,庄无道就觉眼神微凝。其实这东西,他进来之后,就已注意到了,只是暂未理会而已。

    相较于这血色玉钩,那头真龙之尸,无疑更容易收取得多。

    墨灵早就迫不及待,心情躁动不已。不过却也能感觉到此物的危险,并未贸然行动。

    “好东西原来如此,这些仙阶怨灵并未被天道灭杀,是因其本体寄宿在这玉钩之内——”

    看着玉钩之外的血色灵光,庄无道皱了皱眉后,就又看了一眼这玉钩的下方处。那也这座巫族古墓,所有阵法符文的终点与核心。

    赫然有一块形状不规则的血色晶石,也同样漂浮于其上。大约相当于两个拳头大小,晶莹剔透。里面似有血色火焰在燃烧,可若仔细看,又会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这是血元精华比之他屠灭整个清虚道德宗之后,还要更为高等,浓度达十倍以上的血元精华

    应该是这座古墓中死亡生灵的血液,自然聚成,是这阵法附带的作用。

    巫族之人用不上这种血精,古墓阵法中,也并未此功能。甚至那些血槽,主要的用处也是为引魂,而不是为聚血

    然而古墓中长时间的元气封锁,与世隔绝,加上阵法凝聚魂力的附带作用。久而久之,就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了这枚极高等级的血晶。以九位元仙境,一位纯血龙族真仙的气血为核心。

    庄无道眼神不由微喜,这又是一件好东西。若能得之,那么日后苍茫魔主开辟神国,必定可更增几分把握,甚至提升那神国的品质。

    血元精华这种东西,极其奇妙。可以补充元气,可以增寿元,可以增术法与武道威能,也至可直接从内提取法力使用,只要里面的血元未曾耗尽,那么法力就可源源不断。

    不过提炼血晶这种事,极其残酷。哪怕庄无道身为一位‘魔修又与正道诸宗仇深似海,也不愿经常为之。

    这种无需玷污了自己手的现成品,对他而言,实是再好不过的东西。

    不过在收取之前,还有一事要半——

    默默等候着,果然只片刻时光之后,庄无道就见入口处,又有一道身影,踏入到了主墓室内。

    正是原本巫神古墓之外,那位主持破阵的咒神宗散仙。进来之后的第一眼,自是被那血色玉钩所吸引,眼线出强烈的惊喜与贪婪之色。再然后,目光才转向了庄无道,眸中闪现凶光,凌厉阴冷:“阁下是何人,难道不知此处之物,我咒神宗已势在必得?”

    就在说话之时,又有十数位修士,连续尾随而入。三位大乘,九位归元。实力都俱是不俗。

    进来之后,就严阵以待着,开始结阵。不过对庄无道似是颇为忌惮,并未自不量力,上来就是围杀。

    此间古墓之内的怨灵之盛,他们是再了解不过。能够安然闯入而无恙,直接深入到这主墓室内,那么眼前这位,必定是有着至少散仙阶的实力。

    故而即便那咒神宗散仙恼怒之极,也并未立时动手,而是先试图探看庄无道的虚实。目光莫测,在庄无道身上审视着。

    眼中却不禁透出了疑惑之意,眼前这人应当是魔修,可一身修为,最多只有大乘境界而已。

    然而一位大乘修士,怎可能抗衡得了数十头九阶,甚至散仙怨灵的神意冲击?

    除非是眼前这位,刻意隐藏了修为。或者是境界不高,然而神念极强。

    星玄界过往的几十万年中,并不乏此例。有些人的元神先天强大,有些人则是修了极其特殊的辅修功法,有些则是有着特异的体质,往往都有着超越本身境界的强大意念。

    他一时辨别不出,庄无道到底是何种情形,又是何方人物。不过咒神宗一脉门人性情中,特有的骄狂蛮横,还是占据了上风,冷然道:“不管道友是何人,都请速速退去道友在墓内一所得,本座都可不与阁下计较。可若是再不识趣,我咒神宗必定令你有来无回”

    庄无道哑然失笑,回望了一眼:“你是咒神宗的苦竹?”

    这自然是的从秦锋那里,得来的情报。庄无道虽不将咒神宗放在眼里,然而知彼知己,却还是有必要的。

    “正是本座”

    那苦竹眯起了眼,杀意越来越是炽盛,也越来越是危险。知晓眼前之人,分明是有备而来。

    “看来道友,是定要谋取此物,与我咒神宗为敌了?”

    “笑话便连正道,都有宝物无主,唯有德者居之的说法,更何况是我等魔修?这宝贝,我要定了。”

    庄无道摇着头,神情淡然:“其实我若是你,便不该贸然闯入进来。既然已照了面,那么任某如今,也就只能杀人灭口。”

    当字声出,苦竹的心中,就已警兆大起。眼前这人身侧的一只黑色鸟儿,首先飞空扑起,散出万千雷火。同时一层强大无比的法域之力,瞬时覆盖着整个墓室。

    “重明虚神?”

    那苦竹微一凝眉,难道此人,是出身赤神宗?不对,既是魔修,那就必定是重明天魔录。

    这是这世间,在赤神宗的压制之下,有何人能将重明天魔录,修到这等境界?

    这意念才起,庄无道就已一个闪身,到了那些咒神宗修士身周。剑气直接强行切入,就将这临时结成的阵法,破碎开来。

    而后金红光影闪烁,一连串的血气飙洒。魔天神劫剑挥过之处,立时就有三位归元修士,被庄无道直接斩伤于剑下。不过他却暂时手下留情,并未立时取其性命。

    这些人的性命,他还另有用处,所以是能擒则擒。并不只是要从这些人口中,拷问咒术真谛。收取那枚血色玉钩时,可能也需这些修士的血气精元。

    而紧随着这一剑离思之后,庄无道又意念一动,法力强引。顿时又是无数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从虚空中轰临而至。整个墓室之内,都是漫天的雷声炸响。使得周围诸人,都是纷纷退避抵御,毫无反抗之力。

    而此时那苦竹,也终于想起一位人物,一时间面色苍白如纸,血色褪尽。

    “你是苍茫魔君,任山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