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九三章 独入巫墓
    “据我所知,这件祭器,翡翠盟怕是用不上吧?莫非你还指望这两家,会两败俱伤?”

    他对这苏星河的心思,洞若观火。无非是担忧事后咒神宗,甚或那位灵咒魔主的报复而已。

    他庄无道,有着轻云剑镇压气运,一般的咒术,根本就无法近身入体。可不死等人,却是戒忌有加,抱着能避则避的想法。

    这苏星河,是拐着弯的想办法,不让他与咒神宗直接对上。

    “主上此言差矣——”

    那苏星河摇着头,不以为然:“我等虽知这是巫族墓地,也能猜知内中到底是何物,可问题是那翡翠仙盟,却未必就能够得知究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上古遗迹在眼前,即便别人直言相告,翡翠仙盟那些人也不会轻信。且翡翠仙盟与咒神宗之间,还有着仇怨难解,事关颜面,岂会退让?再者这二十几日以来,双方冲突不断,伤亡不绝,遗成深仇大恨。咒神宗盛气凌人,翡翠仙盟恐难隐忍。”

    庄无道暗暗摇头,知晓苏星河口中,双方这二十几日以来的冲突不断正是苏星河与梦念生的手笔。不断挑逗两家的弟子,使之争斗,造成了几次血案。也使双方之间,气氛渐渐剑拔弩张。

    庄无道本来还担心这二人的所作所为,会被翡翠仙盟与咒神宗查知,那个时候得罪的就非是一家,而是两家星玄海上的一等势力。

    可结果是苏星河与梦念生得心应手,利用不死代身之术,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主上,我也觉那咒神宗手段诡谲,能不正面得罪,还是最好莫开罪为上。”

    谢婉清也面色肃然道:“咒神宗那些家伙,我等并不畏惧,可终究也是不小的麻烦。既然有浑水摸鱼的机会,何妨不利用一二?”

    若这话是由不死道人与苏星河说出来,庄无道必定会猜测这二人,心存私意。

    可此语既是出自谢婉清之口,庄无道却不得不慎重以待。

    想想也对,他也不像日后某一天,身边的部属,莫名其妙就死了,

    只略一沉思,庄无道就是一笑:“也罢,我就先等等看,你等的手段如何。”

    尽管他对这咒神宗,并不放在心上,可也没必要,在这时候强行压制部属们的意见。

    反正那东西,他是势在必得。此时这附近,也没什么势力或者人物,有资格与他争夺,

    不死诸人闻言都是心神微松,互视了一眼之后,那苏星河也眼露感激之色:“多谢主上信重,此间巫族古墓的消息,老朽已泄露于翡翠仙盟弟子。想必不久之后,翡翠仙盟必有反应。”

    庄无道微微颔首,不予置评,而后就继续静坐等候。苏星河并没让他等太久,就在半日之后。那处巫族古墓附近的巫神宗修士,就都纷纷离去,几乎倾巢而出,

    而庄无道也感应到了,就在这处海底深峡的十二万里外,传来阵阵浩大的元力波潮。

    隔得太远,感应不甚清楚,庄无道也不打算用重明观世瞳观照,以免有人惊觉。

    不过只从这灵力潮汐,就可见这场大战之烈。

    咒神宗不太可能是翡翠仙盟的对手,不过此时双方间的争斗,却似乎是势均力敌。

    庄无道并未理会,也不让其余之人随行,直接一个闪身,就出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而后身影如一道飘渺不定的幽光,直往那金字塔方向疾遁而去。

    可能是最近庄无道的遁法造诣,又有所提升;也有可能是他修为提升后,那万象森罗纱在他手中,操纵得愈发的得心应手,也可能是咒神宗人手太少,疏忽大意。

    庄无道这一路潜行,直到进入到那金字塔内,都无任何修士察觉。这其中,也包扩了那位正在全力破解法阵的咒神宗散仙修士。

    无声无息的入了墓中,庄无道才知这些咒神宗修士,为何不敢贸然进入之因。

    里面的大阵,倒是没什么,对修士而言,基本没什么杀伤力。问题是这座阵,将整个金字墓内怨灵,都全数困束着,使之不能逃脱。

    也就使这巫神之墓中,杀机四伏,哪怕是登仙境,甚或散仙修士,也要对此处忌惮数分。

    一瞬间庄无道有些后悔,同意了苏星河与不死道人等人的提议。直接杀进来,或者才是更好的选择。

    这死墓之中,那些超出仙境的存在,估计早就被此方世界的天道之力抹杀或者驱逐,然而仍残留不少散仙阶的怨灵。

    这些‘灵甚至连魂修都不算,只剩下了最精纯的杀意怨念,没什么实力,却反而是强的可怕。

    庄无道才甫一入内,就感觉到浑身发冷,数十道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意念,将自己死死的锁住。而其余散仙阶位以下,则不下万条。

    神意杀伐,这些怨灵甚至不屑于施展幻术,可能也不会,直接冲击着庄无道的灵魂核心,一波波澎湃不绝。似乎不将庄无道心灵内的堤坝冲毁,就绝不罢休。

    更有无数若有若无的魂质气机,缠绕着他的身周左右,吸收他体内每一分散逸于外的气机精元,以填补自身的极致空虚。

    庄无道只觉自己是手足冰凉,浑身完全动弹不能。心绪已沉入到了谷底,只能尽力收束着体内的气血。即便还不能达到仙人的不漏之体,也不能使自己的精元,被这怨灵,肆意掠夺。

    直到这前仆后继,近乎疯狂的神意杀伐,都后力不继,告一段落,庄无道才感觉好受些,格外感谢自己身具的体质。先天战魂,使他不畏惧任何神念攻伐之术。

    这些怨灵强大,可只要不能在本质上将他超越,就无法攻破他的心房。相反因亿万年的枯寂封印,这些怨灵的本质,其实已极其的虚弱。只要撑过第一波的疯狂,之后就无需太过在意。

    当元神稳定之后,庄无道又探手一招。将轻云剑,从魔天神劫剑中取出。法力灌注,顿时激发剑芒,横贯十里地域。

    周围那些怨灵这才为之一惊,对轻云剑戒惧七分,远远的退开。这把剑历经三劫,经历不知多少的杀戮,此时剑身法禁,已经恢复到仙禁层次。

    那些前任剑主,印刻于轻云之上的剑意,也渐复旧观。对这些怨灵,先天克制。

    仗着有轻云剑的镇压,庄无道这才恢复了自由行走之能,只犹豫了片刻,还是大步往这墓地的深沉行去。

    离华此时,却在他耳旁道:“其实无需劳烦轻云殿下,主上使用你那‘星斗玄枢平天冠效果只会更佳。重明法域,也可专克邪祟。”

    庄无道微微摇头,‘星斗玄枢平天冠,的九层念力防御,的确可与这些散仙怨灵抗衡。

    可他也惧怕,这平天冠内的一百零八道分魂,也被那些怨灵纠缠。麻烦不小,若是被这些怨灵污秽了,岂非得不偿失?

    至于重明法域,他倒是忘了,将这位离华仙君放出来,或者更能使这些怨灵戒惧。

    这般思索着,庄无道又听耳旁传来了离华仙君的叹息声,顿时就知自己忌惮那‘星斗玄枢平天冠,被污秽,多半是无用的担忧。

    而他在重明法域与轻云剑之间的抉择,其实是因他在心底之内,还是更信任剑灵一些。

    不过这岂非是理所当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