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九零章 咒神教众
    “这位天澜魔君既已与主上联手,只怕那元始魔宗,不会轻易将他放过。”

    不死道人远远望着天澜离去之时的遁光,眼含深思之色:“那七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藏匿起来容易,要取出来,完整交到主上手中,却是难上加难。”

    若雪阳宫与玄天剑宗得知了消息,必定会倾尽全力阻止。那元始魔宗与神渊道,就更不用说。

    这又是一个可利用之处,一旦做出针对性的布局,不愁任山河与他们不上钩。

    苏剑通却是轻笑:“你太小看了这位魔君,能够使星始宗与神渊道几万年都无可奈何,又岂同小可?只论逃遁保命之能,这位魔君可谓是天下无双。元始魔宗想要寻到他踪迹,可不容易,即便寻到了,也难拿他怎么样。独自行动,远比跟随这艘星云神舰更为自在。”

    都是星玄世界之人,苏剑通对天澜魔君的了解,自是远胜不死。这一万年中,几乎所有的修士,都是听闻着这位强横散仙的威名成长。

    庄无道也是微微颔首,对苏剑通的言语,颇为认可。这天澜魔君的实力,的确是强横,让他极为放心。

    若没有雷火仙元,没有天元无量都天阵他在这位魔君面前,什么都不是。

    可即便加上这座准仙阶阵法,加上以本伤人的‘阴阳劫剑庄无道也最多只能与天澜魔君两败俱伤。

    融合因果之力的阴阳劫剑,他其实最多只能使用四次。庄无道绝无把握,四次阴阳劫剑之后,就能够将天澜魔君诛杀。

    最后也只能以逼迫天澜渡劫的方式,才使对方屈服。

    所以别看这一次,他最终还是将天澜魔君逼到了墙角。可其实以当时的情形来看,哪怕是不死等人全数回援,加上离火仙君,也未必能够将天澜魔君怎么样。

    就如对方所言,此战最多是两败俱伤。天澜一人,就可以抵得他们所有人,至少七成的战力总和。

    而若是这位采用游斗之术,只会更为恐怖

    那位太阴魔君皇玄夜未来潜力无穷,可在现下,却连给天澜提鞋都不配。

    要想将之围杀,那么元始魔宗要动用的力量,至少也要与围剿他这艘星云神舰的实力相当才可。

    哪怕是这星玄界第一魔门,也会感觉不堪重负。皇玄夜那般的暴怒,也是预感到,天澜一旦选择好了立场,会对元始魔宗带来何等样的威胁。

    所以那时,他才会不惜代价,也要将天澜留下。

    此人若是为敌,足可使人感觉芒刺在背,若能为友,也能让人倍感安心。

    再者那几艘战舰,不出意料的话,他可能要在数年之后才有暇接收。已足够天澜从容布置,将这几艘准仙阶战舰,安全的交到他手中。

    解决了天澜之后,庄无道心情颇为舒畅,唇角微现笑意。

    有了这位天澜,他心内因阿鼻平等王与魔舍离而起的阴霾,才总算挥散了几分。

    不得已时,天澜如同算渊一般,可以直接渡劫登仙。一入仙境,哪怕只有灵仙初期,也都是可与敖原并驾齐驱的强者。

    臂膀渐丰,根基也渐牢固,岂能不喜?

    “也不过如此”

    谢婉清却一声冷哼,她对天澜原本极为佩服。可也不知是否因大战之前,感受到了天澜那致命威胁的缘故,如今对这位魔君,却是颇为不喜。

    此时凡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庄无道,眸子里异芒闪过:“主上与那天澜交手之时,动静不小,不知最后的结果,是胜是负?”

    当时天元无量都天阵被庄无道内外封闭。外人都不能得见阵内详细,便是谢婉清也同样不能。

    事后只能见二人,一个身负剑伤,一个元气亏败,半斤八两。不过谢婉清猜测,应当是庄无道胜了一筹,否则不可能使那天澜低头。

    哪怕二人之间,是平手之局,此战的结果,也足可震惊天下。足见任山河,法力之了得。

    而谢婉清此言一出,诸人眼内,亦都纷纷闪过了几分异色与好奇。

    天澜乃是当是第一散仙,这一万年内,同阶中几乎纵横无敌。任山河却能与之抗衡——那么现在他们的这位主上,实力又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我也不知此战,到底是胜是负。不过那天澜魔君从始至终,都未有认真过——”

    庄无道含糊的答着,不过一言一语,都是实话。不过话音未落,那边苏云坠就忽然插口:“是那位魔君输了哦少宫主藏着的手段很多,与他两败俱伤不难。坠儿也能看得出来,那人最后应是疏忽大意,被少宫主他捏住了命门。这应该是战利品,坠儿很喜欢——”

    说完之后,又特意将那口‘雷月蝶刀在众人面前晃了一晃。

    庄无道不禁回过头,狠狠瞪了苏云坠一眼。后者却浑然不觉,仍旧嘻嘻笑着,继续研究着这口准仙阶的兵器,似乎越看越喜爱的势头,仔细把玩着。

    不死道人也知庄无道,不欲多谈此战详细,知趣的转过话题:“天澜魔君的那几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已经到手,那么接下来我等,就该招兵买马?”

    谢婉清等人,顿时眼神一亮,也该到竖起旗号之时了。只需有了足够的人手战力,那么他们就可大举反攻入星玄大陆之内。

    别看‘苍茫魔君,现在星玄界中,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可对于那些敢于搏命的魔修而言,其实还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的。

    他们几人都要稳固根基,此时不怎么看得上血祭得来的魔主精元。然而对那些一般意义上魔修而言,‘苍茫魔君,举行的每一次大型的血祭,都使他们垂涎有加。

    哪怕攻破任何一家二三等的宗门,都会是一场饕餮盛宴。就比如不久之前,那次将清虚道德宗上下血祭,就至少可将十位以上的八阶后期魔修,强行推升到九阶之境。

    而那些魔主赐下的魔血精华,哪怕是用来祭炼魔器,拿来提升寿命,固本培元,也是极具价值,使所有魔修,都梦寐以求的。

    这样的高品质血祭,往往是可遇不可求。在许多魔修眼里,任山河与他们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简直可称是浪费

    所以几人都毫不愁人手,只需‘苍茫魔君,登高一呼,估计就有无数魔修云集,愿为‘任山河,效犬马之劳。

    至于元始魔宗的于涉,诸人毫不担心。只需再招揽来五六位九阶魔修,那么哪怕庄无道摆明车马,等待元始魔宗上门,后者也会忌惮有加。

    这星玄海外,毕竟不是元始魔宗的地盘。庄无道的剑衣剑翼,也是威名在外。

    不意庄无道,却又微摇着头道:“此事暂时押后,待那七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到手之后再说。在此之前,我欲往此处一行,看看运气如何。”

    说完之后,庄无道又在海图上点了一点。众人愕然的看着,而后面面相觑,都是眼透疑惑之色。

    庄无道所指之处,正是星玄大陆东侧内陆,距离海岸大约一百三十万处的一个所在。

    距此处至少三千万里的路程,正在星始宗的势力范围,哪怕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全速疾赶,也至少要一月时间。

    可要去此地作甚?

    诸人中,就只有梦念生眼里,闪过了一丝异色。庄无道所指之处,正是他曾告知与庄无道的那处上古仙门遗迹。

    ※※※※

    虽说已敲定下了之后的行程,对那处上古仙门遗迹也期待备至,可庄无道却不能立时动身前往。

    元始魔宗剩下的两处仙市,仍需扫荡。不过有了鬼凤岛的经历,庄无道对接下来的两处,并不抱多少期待。

    果然当星云神舰抵达这两座仙市之时,这里的元始魔宗势力,都已人去楼空。庄无道等人只能将元始魔宗留下的楼阁灵阵,全数摧毁用以泄愤。

    这两处集镇之内,倒是还剩下了不少修士,不过都与元始魔宗无关。而那些灵商,倒也知趣,上缴了一些财物‘孝敬以保自家平安。不过因这两地,都是小型仙市的因故,这里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灵珍。

    而扫荡了这两处仙市之后,接下来却还有一个咒神宗。

    由苏剑通驾驭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先是在碎星海的外围,绕了一个大圈,彻底摆脱开元始魔宗的跟踪盯梢。然后星云神舰,又悄然潜入到了翡翠群岛附近,开始观察着那些咒神宗修士的动静。

    三日之后,谢婉清是一脸的古怪之色:“这些咒神宗的门人,应该是在寻什么东西,而且必定是一件最顶尖的奇珍。就不知是何物,让他们兴师动众?”

    “我看这次咒神宗,也可称是倾巢而出了。两位散仙,五位九阶。好生强势,此处周围三万里方圆之内,所有修士一旦靠近,都是当即斩杀。”

    不死道人眼里闪着异光,满是好奇与贪婪:“如此霸道,被咒神宗这般不放在眼中,那翡翠仙盟,怎的就毫无反应?”

    翡翠仙盟是由翡翠群岛几十家仙门组成的修真盟会,不过却非是孔商仙盟那种商盟,而是类似于劫含山盟的形式

    财力自然远不如孔商仙盟,实力也比不得劫含山,最多只与崆峒仙盟相当。

    不过翡翠仙盟之内,可没有一位太幽上仙撑腰,更没有自家的洞天福地。

    可毕竟盟中还有着几家二等宗派,实力不弱,散仙修士,总计也有十余位之多。除此之外,还有三位仙人,在灵界洞天内有着一席之地,勉勉强强可算是第一等的势力。

    此时被人直接把手伸到了碗里,翡翠仙盟却不闻不问,此事委实令人奇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