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九章 大战之终
    庄无道闻言,不禁眼神微亮,这次居然还真从天澜魔君这里,敲诈到了两件好东西。

    既然看到了‘诚意他自然也知见好就收,不为已甚之理。再要逼迫,那就是对这为成名大修的侮辱。

    在那‘九界魔心灯‘内,二人一并结下誓愿。这盏宫灯,就化成了赤焰燃烧,消逝在了虚空之中。

    庄无道感觉自身别无异状,只有一丝无形的因果之丝,缠绕在自己与这天澜魔君之间。

    这还是因他对因果命运之法,已经掌握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感应。换成旁人,只怕难以察觉。

    传说中的魔渊大帝,之所有以‘魔渊,为名。是因当年这位魔主成道之时曾言——吾虽以愿望之法成道,却不敢轻触那命运长河,只能截取一渊,所以被人称为‘魔渊,大帝。

    能够从命运之河中,截取一渊,由此就可见其遮天大能

    誓约定下,那天澜魔君也极于脆的给出了补偿,一枚九阶地元金参,还有另一件法器。

    这是一件成套的‘灵宝总共是四口半月形状的兵刃,兼具雷火之性。组合起来就是一件蝶状的法宝,名为‘雷月蝶刀,。里面也确是融入了仙器碎片,也就是所谓的准仙器,可以在星玄界中,提升为仙器的存在。

    而且据庄无道的感应,这些仙器碎片的等阶不低,绝非凡物。至少要比他的‘万象森罗纱要稍微强上一些。

    天澜魔君降服,这次鬼凤岛之战,也就接近尾声。离华可以再次加入战局,庄无道也可全力主持大阵。

    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位法力强绝,号称当世散仙之首的天澜魔君,可作为自己的臂助。

    别看这一战,天澜如此憋屈,被他逼得极其狼狈。可若换个环境,这天澜不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对自己的一应手段有足够的准备,只怕三五个庄无道加在一起,都未必是他对手。

    有天澜的加入,不过半刻钟的时光,整个鬼凤岛,所有元始魔宗的修士,都已被肃清一空。

    只剩下十余位大乘修士,以及一位登仙境魔修。依托那血池苟延残喘。

    皇玄夜神念依附的魔神虚像,此时只能立身在血池之上。天澜魔君的变节,似有些出乎这位的意料之外。

    那赤红的目光,不看‘任山河反而死死的注目着天澜魔君,杀意滔滔,寒光凛然。

    “魔君今日之赐,皇某必谨记在心。从此之后,只要元始魔宗还存世一日,这星玄界中,就再无元器门容身之地

    天澜不屑理会,半点都不将这位太阴魔君,元始圣子的威胁放在心上。

    也无需与之废话,无论他今日刺杀身旁这位苍茫魔君之战,到底是否真心实意,都无半点机会。

    只是这些言语,哪怕是对皇玄夜明说了,后者也未必会相信。他与庄无道已有约定,几千年内都不得泄露今日之战的详情。

    这位苍茫魔君,对自身实力,也不是定要遮瞒不可的态度。之所以如此,应当是为那式‘阴阳劫剑事关那位斩劫之后陨落的‘皇天剑圣,的传承。

    天澜只心中为这皇玄夜可怜,这人选错了对手,道心种魔溃败,几乎是板上钉钉之局。

    以他看来,只要任山河不死,不出意外,那么皇玄夜实无半点胜算。

    唯一无法确定的,就是这位的道基,要到何时才会被‘任山河‘夺取而已。

    今日一战,任山河藏在水面之下的实力,便是他天澜也觉心惊。甚至最后,被这位险险逼迫到了绝境。

    一个皇玄夜,也代表不了整个元始魔宗。若皇玄夜半途身陨,今日这句话,又有谁人会理会?

    元始魔宗那些魔修,只会为那空出的圣子之位,争得头破血流,谁会理会一位过了气的太阴魔君?

    他现在倒是期待着,任山河与皇玄夜真正正面交手之时,希望后者,不会在苍茫魔君手中输得太惨。

    若以为任山河,只能依靠这一门‘雷火仙元皇玄夜必定没有什么好结果。

    今日对他天澜这般的憎恨,首先针对自己,多半还是这位,已经心生恐惧了。

    见天澜无言以对,皇玄夜这才转望庄无道,眼神依然凶横如故。可随即,这位就又莞尔一笑。非但不曾因在次败北而嗔怒,反而透着几分幸灾乐祸之意。

    “任道友你可知,我教经营鬼凤岛,乃是魔督大人钦定之策?”

    庄无道微一扬眉,这是指自己今日之举,很可能会真正惹恼了那位血尊任糜o

    “那又如何?到是皇道友你,似乎已认定了只能依靠宗门之力,才能胜过本座?”

    见皇玄夜脸色一僵,庄无道一声冷笑,就不再多言,意念传递。在皇玄夜还欲说话之时,离华仙君就已一爪轰下,终将那血气壁障轰破。把那皇玄夜的魔像身躯,瞬间撕成了粉碎。

    ※※※※

    随着皇玄夜的魔像粉碎,血池崩散,这岛上再无反抗之力。不过又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鬼凤岛之战才算是彻底了结。

    主要是为清剿元始魔宗旗下的修士,这些魔修败北之后,就试图藏身在鬼凤岛上,那诸多商家的产业之内,试图逃过死劫。

    搜查起来颇费工夫,好在庄无道魔名已立。这半年来连续数次大手笔,威名已经震慑整个星玄海。不能说是能止小儿夜啼,却也令所有宗派势力噤若寒蝉,生恐被苍茫魔君安一个勾结的罪名,然后全被咔擦血祭了,用来供奉那位阿鼻平等王。所以极力配合,绝不敢主动藏匿。

    不过因元始魔宗,已早有准备之故,这次的收获同样不多。看来那皇玄夜在事前,就已料到了自己,可能无法守住这座仙市。

    反倒是那些商家为保平安,在庄无道等人彻底平定鬼凤岛之后,呈上了不少财物,孝敬他这位苍茫魔君。算是小发了一笔,里面固然没有准仙器之流的东西,可一百重禁制以上的灵宝,亦高达三件之多。

    不愧是翡翠群岛范围内,最大的一家仙市。

    再之后离开鬼凤岛时,已是一日之后。一方面是要与天澜,商定一切联手的细节,一方面则是为修复‘太霄都天星云神舰,。

    之前与天澜交手,是战舰的主控室内,出现大面积的裂纹。中枢之阵,几乎被摧毁,大部分的功能,都暂时无法使用。

    这也是庄无道,对天澜极其不爽,想要狠狠敲上一笔的缘由之一。好在只是出现了一些裂痕,而不是完全碎裂。材料足够,图纸齐全,而此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又有着苏云坠与天澜两位练器宗师。

    只用了一日时间,就使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恢复如初。天澜甚至做了些改进,使庄无道对这艘准仙阶战舰的操纵,更为简便顺畅。

    而就在星云神舰,从鬼凤岛上动身离去之时,天澜魔君也同样在留下太虚混元灭世神舟图纸之后,孤身离开。

    这千年中天澜隐世不出,又教导出了不少弟子,可以继承元器门传承。这些元器门的种子,天澜魔君都需妥当的安排,以免为患。

    除此之外,那七艘封存的‘太虚混元灭世神舟也只能由天澜亲自取出,交予庄无道之手。

    天澜独身一人,更为隐蔽。若是一同前往,反而是颇多不便。

    被那元始魔宗与雪阳宫几家时时盯梢,庄无道想要成功取得这些准仙阶的战舰,并非易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