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七章 实为误会
    当滔天的雷光轰落,那道黑色的剑光,顿时微滞。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顿时是长驱而入,直击天澜的胸腹要害

    反击之势被破,海面上的四人四剑,又是一连串的交锋碰撞。所有的灵宝,所有的玄术神通,几乎是不择手段的打出,毫不保留。

    光是庄玄通与庄九真,在这短短三十个呼吸中施展的剑术神通,就已达四十有余。

    四人身化流光,不断的闪烁,不断的挪移,已超出人之目力极限,根本就无法看清。

    节奏之快,简直无与伦比。二人之间的攻守转换,亦是达到了巅峰。这一刻还是在狂烈猛攻着,下一刻就不得全力固守。

    只有庄无道本体的剑,始终固锁着天澜的元神身躯,一直前驱冲击如故。

    而这段时间,三人交战的方位,也一直在这三百里方圆之内。

    这并非是天澜魔君所愿,然而当这天元无量都天阵,展开,却将这一方海域死死的封锁。

    还有无穷无量的星火神蝶飞扑而来,哪怕他在一个方位多呆一刻,就有被万蝶加身,躯体完全石化的风险。

    不过当一百个呼吸之后,四人恰好对拼完第一千三百二十四剑,那天澜魔君的眼中,终于现出了几分轻松之色。

    庄无道剑势,终于开始由巅峰跌落,渐渐势衰。伤他的因果未能完成,那么这位‘苍茫魔君也必将赢来反噬

    这一次交锋,不被这任山河的这一剑临身,就已是胜利。那古怪的阴阳剑力,他也再不敢任其加诸于躯体。之前打入体内的那道,甚至到此刻都无法驱除。

    可就在他紧绷的心弦,才刚松动的刹那。一只黑色的鸟爪,忽然穿空强抓而来。

    生死转化,这是三足冥鸦的本命神通——渡死杀生

    招引整个生死之界,轮回之眼的力量,超渡死者,灭杀生灵在三足冥鸦的一只足尖处,赫然形成了一个微型的漩涡l

    ——任何曾以魂灵进入过生死两界间隙的修士,都可清晰辨认,这是一个微型的轮回之眼

    传说每一只三足冥鸦本身,就是一处轮回之眼——天澜不知这传说,是否真实。然而这冥鸦将天地伟力操控,掌控为己用的手段,却使他浑身寒毛耸立。

    本能的感觉到,这小小的漩涡中,含蕴的莫测威能可能只需元神被稍稍触及,自己整个人,就可能将被卷入轮回之内被迫转世投胎,甚至直接在轮回眼内,就被那三足冥鸦彻底的撕碎吞噬。

    不敢怠慢,天澜魔君倾尽全力的一剑斩出,横扫苍空。

    “问苍天,一剑行空神鬼惧”

    一剑如雁飞空,终在那漩涡触身之前,就将这微型的轮回眼,强行破去。

    倾尽一切出手,根本就无法留力,那三足冥鸦的身躯,亦被他一剑粉碎。血雾漫天,碎散开来

    却再难抵御庄无道的剑锋,只是须臾,那魔天神劫剑,就已在他的胸腹之上,再次开出了一条血痕。

    这次伤势更胜过先前,从肩顶到右腹。无数的血雾,喷涌而出。

    四人乍合又分,天澜魔君的脸色,难看无比,唇角溢血。看向庄无道的眼中,现出了更多的异泽。而这一次,也更多出了几分惊畏忌惮之意

    锁定因果,之前重明巨鸟的那道狂雷,这三足冥鸦的突然袭击,莫非也在这注定的因果之内么?

    此子的因果之术,只论品阶,只怕毫不逊色于九玄魔界的那位,颇是了得,多半也是道源。

    庄无道面上,则依然是毫无血色,气机更显黯弱。浑身如被雨淋,汗流浃背,甚至无余力将之蒸发散去。大口的喘息,吞吐着白气,胸膛如破烂的风箱。

    星斗玄枢平天冠虽能提升他最高十二倍的法力,可毕竟这些法力消耗的血气精元,依然是来源于他自身,其实可以视做是另一种形式的透支。

    而除此之外,连续两次施展阴阳劫剑。消耗百年寿元,更是使得他元气大亏。此战之后,他一身实力,短时间内至少会降低半成!

    不过这些,都已被庄无道暂时置之度外,全力恢复积蓄着,一旦法力恢复过来,就将是第三次阴阳劫剑

    ——哪怕是一生命元,全数损耗,他今日亦必定要与这天澜之间,做个了结。

    否则自己才刚初步扭转过来局面,又将落入最恶劣的境地。

    有这天澜加入,那位皇玄夜必可从容布局,将自己一步步逼到的绝境

    那天澜亦似感应到庄无道澎湃的战意杀念,眉头微皱,而后一声轻叹,竟是主动将那漆黑剑器收起道:“你我二人继续战下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之局,不如停手如何?老夫想与魔君你,仔细再谈谈。”

    杀意全消,此时的天澜,就似一个普通人一般。

    庄无道却默然不答,人如老僧入定,眼皮半阖。剑意积蓄毫无停顿,依然在往巅峰不断攀升着。

    停手?开什么玩笑?事到如今,又怎么可能停手得了?

    这就好似小孩子玩耍时,伙伴打了你几拳,成功激起你怒火之后,人家又笑着说不跟你玩了,有做正经事。常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继续下去反而显得无理取闹。

    然而这又不真是孩童之间的游戏,岂能由你说停就停?

    逼出了他这么多的底牌,自己几乎所有的实力,就全数暴露出来。而今日这对手一旦错过,必是未来自己最大的威胁。

    他实在是找不出,住手谈和的理由

    盘古金身只能维持半个时辰,又焉知这不是眼前这位,故意在拖延时间?

    “今日之所以对魔君出手,并非是因老夫,真投靠了元始魔宗。只是欲逼出无明,要与那位上仙谈一谈而已。”

    那天澜魔君的脸上,此时是满脸的无奈。似乎自己也未想到,本来十拿九稳之事,居然会走到这样的境地。

    “不意苍茫魔君的战力,居然高绝至此,实是大出天澜意料。”

    说到此处时,天澜看庄无道的眼神,无比的复杂。尽管今日这一战,庄无道是借助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还有那门四九玄功,才使肉身之力突破到了四阶层次,勉力可与他抗衡。

    然而在天澜看来,哪怕是没有了这座准仙阶大阵之助,那皇玄夜也难胜任山河。

    ——二人若全力一搏,一定要分个胜负生死。在无旁人相助的情形下,多半还是以元始魔宗的那位身死为了局。

    那个蠢货,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个强横的对手,作为自家鼎炉?这岂非是自不量力?

    只是他言语至此,对面的清冷少年,却依然无任何的动容停手之意。天澜魔君微微摇头,微一拂袖,一张道符就现于他的身前。

    “老夫确有诚意,有此符在,任魔君可还有把握,将老夫诛杀在此?”

    庄无道看了那张仙符一眼,满布杀意戾气的眼神中,才波澜微兴,语气则冷漠如故:“不试试,又如何能够知道

    即便有这张仙阶遁符在此,他也未必就无能为力。

    “实在是误会!”

    天澜魔君揉着眉心,仰头望天,想着自己已经有多久,没遇到过这样的尴尬处境?胸中又是无奈,又是恼火、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打消庄无道的杀心战意。

    对面这个家伙,是真的想在这里,把他给宰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