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六章 天澜魔君
    乘风九霄惊天变截剑式绞剑式火元神身雷天无量雷锁苍天玄天神极!乾坤阴阳定牛魔乱剑

    一连九种封存的玄术神通,都俱被触发。几乎都是反袭杀的类型,漫天的剑气,一股脑地往来袭者冲击而去。还有那磅礴的雷火之云,亦在这瞬间,笼罩千丈之地。使这千丈方圆,都化为了雷火之炉,无物不融,无物不灭

    哪怕换成是仙人在此,也不能不忌惮三分,甚至一不小心,就要遭遇重创。

    此刻却都被那来者一一破解粉碎,哪怕是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之能,亦无法将这位定住哪怕片刻。

    势如破竹,墨黑色的剑光,直袭而至。数面虚空藏盾,被纷纷斩碎,然而当袭至庄无道身前之时,那人却一声惊咦。

    星斗玄枢平天冠凝聚而成的念力壁障,笼罩在外。那墨黑之剑,连破两层,就无法再进一步。

    其实此刻,哪怕这剑,已将所有壁障全数穿透,亦无任何意义。此时的庄无道,早就化为了雷火之身,根本就无实体存在,也不会被任何事物所伤。没有克制的力量,难以损及分毫。

    那人一剑无功,就欲后退。然而庄无道,却已开始了反击两道剑光,同时从他的身侧处,蓦然穿袭而出。

    剑走离思,剑意剑气之酷烈,仅逊本体一筹,施展的也是本身最强的玄术神通那人在退却之时,编成的黑色剑幕,居然就被强行洞穿突破了两处。

    而庄无道,亦是紧随其后,以五十年的寿元性命转化为精元血气。魔天神劫剑,幻成了一道金红剑光穿出,尖锐无匹,定灭天道。

    正是阴阳劫剑,有死无生,破灭一切

    无比的璀璨,也无比的迅捷与凶猛只是一击,就将那黑色剑幕,轰然粉碎。而剑幕之后的人影,亦是面色微变,似乎是震惊之至,以至于惊呼出声。

    “这是,超品之剑?不对——”

    阴阳劫剑,本就是超品。然而庄无道十六年潜修,之后又在这一剑中,增加了因果天轮与锁命真言。借用因果之力,将这式剑诀,加强到了极致

    剑出之时,就已注定了会命中,会见血哪怕是眼前这不知姓名的黑衣人,亦不能避不能逃。

    这是他一生中,除了皇玄夜那日突袭之外,最为凶险的一战。

    不同的是前次他无力应对,却有足够的帮手。而今日他所有的部属,都不在身侧,只能独力为之。

    然而十六年积累,庄无道早有自信,自身已可与这世间最强横的修者抗衡。更何况,这还是在天元无量都天阵,之内

    一声清冽激鸣,那漆黑色的剑器,被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强行崩开。

    二人的处境,这次却是反过来。那位不知名的黑衣男子,一连施展了数门玄术神通,都被庄无道一一强行粉碎,同样是势不可当,所向披靡。便是这人连续取出了几件灵宝,也无法阻拦,不断的被崩裂撞开。

    只因因果这未了,这一剑,就不能算完结命运大势面前,自可碾压一切

    又连续有三种不同的法域,同时释放出来,覆压着整片大海,然而庄无道,亦毫不相让,重明法域,大悲剑域全出。与这三大法域全面对抗,亦毫不落下风。

    四个人四个剑,如四道流光一般,在海面之上急卷千里。在短短几个刹那之间,交锋了不知多少次,经历过成千上万次的斩击。一连串的余波震荡冲溢,却因双方交手的速度太快,直至此刻,都还没能激起那漫天骇浪。

    直至三百里外处,那黑衣人终于支撑不住,肩侧一道血光炸闪。双方的剑光,也终于告一段落。

    庄无道停住了身影,面色苍白,竟是不断大口的呼吸着,仿佛似已喘不过气来。

    这不是呼吸空间,而是在吞吐着天地元力。只这不到十个呼吸的斗剑,就已消耗了他体内,近三成的真元积累。比之支撑一座由两千一百六十尊雷火力士组成的大阵,还要更为夸张

    不过这一剑,既已伤到了对手,那么这一战,他就已有了几分胜机。阴阳劫剑的剑力刁钻严酷,便是那些天仙,元仙境的强者,只怕亦难化解。

    之前庄无道不惜一切,底牌尽出,就是为将这道剑力,打入到对方体内。

    而再看对面,那人终于现出形迹,却是一位一身黑衣的道者,面貌清隽儒雅,不过此刻因受伤之故,而略显狼狈。气机隐晦,让人看不清虚实。

    事实上,眼前这道者整个人,在他视野与五感中,都是飘渺虚幻,仿佛并不存在。

    若非是他有特殊的手段,神念广大,又可借助那道阴阳劫剑的剑力残余,否则根本就无法锁定住此人的气机。

    “若我所料不错,阁下是天澜魔君?元始魔宗,皇玄夜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阁下为他效命?”

    庄无道目光微闪,而后浑身骨骼肌肉,都开始变化。五官变得更为英俊,仿佛天人般完美,一身肌肤亦泛出紫金色泽。

    这是盘古金身,若他愿意,此时身影可以膨胀千倍,现出三头六臂之身的法相。

    之所以未曾如此,是因感觉不便。不过借助这门一品巅峰级层次之上,再增半品威能的神通,他能在这半个时辰之内,拥有短暂的仙人之力。肉身力量,也将更为强横。

    足可等到谢婉清等人,将那鬼凤岛解决而绰绰有余。

    这一次并无性命之忧,然而让他难受的是,这天澜到底还是倒向了元始魔宗。

    自己从此之后,必将再增一大敌。不过今日这一战,他想要尝试看看,能否借助这天时地利,将这人的性命彻底留下,留在此间!

    而在说话之时,庄无道的视线,又斜睨了这天澜魔君一眼。伤得不重,然而只要被他的阴阳劫剑力打入进去,这天澜魔君就需耗费大量的法力来化解。

    一身法力,估计已十不存七

    自己这一次,是出其不意,才以阴阳劫剑,借助化身与天元无量都天阵,之力,将对方打伤至此。

    换一个场合,待得日后再见,这天澜魔君有了防备之后,就绝不会给他半点的机会,也不会轻易再踏入自己的大阵之内,再不会有今日这般的时机。

    “老夫却也是未曾想到,你苍茫魔君的战力,会是如此强横。超品剑诀,因果之力,能使用玄术神通的分身化体

    那天澜扫了身前,总共三位‘庄无道,一眼。知晓这三人,已经结出了一种特殊的‘三才,之阵,不但是可以更增自身的剑气之威,更能将这方天地,强行镇压固锁。

    此时他的对手,也再非是一位大乘修士。而是三位人,且有一座准仙阶的剑阵加持,哪怕是在灵仙境中,亦堪称佼佼者的仙者

    肩侧处渗着血液,那古怪的剑力,不断的冲击着他浑身气脉。天澜魔君的唇角,却挂着一丝笑意。

    “只是老夫不解,我天澜为何就不能为元始魔宗效力?舍弃这魔道第一大宗伸出的橄榄枝,反而要与你任山河,一起冒险么?”

    庄无道心中冰凉,沉入到了谷底,面色却是毫无变化,语气也是淡然:“只是晚辈想当然尔,无论是复兴那元器门也好,覆灭那神渊道也罢,那元始魔宗,只怕都难以⊥魔君,得偿所愿?”

    那天澜魔君,却眼透讥讽之笑,看向庄无道的眼身,就似在看着一个无知的毛头小子:“那么你任山河,又能帮我办到这些?你苍茫魔君,自我要比我天澜强些,又强在何处?

    庄无道楞了楞,而后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果是晚辈太想当然了。”

    元始魔宗,不可能助天澜覆灭星始宗。然而他庄无道,也同样没法办到,最多也只是将星始宗重创,为无明与呼延九任山河,出一口恶气而已。

    而前者只要有意相助,就必可使天澜在星玄界,立稳跟脚。

    一方是已称雄于世,根基牢固的庞然大物,一方则是风雨飘摇,朝不保夕。

    这天澜会如何抉择,自是可想而知。

    然而庄无道仍觉意外,在他天澜过往经历中得到的印象,似乎这位魔君,并无如此短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晚了,他们二人之间,唯有一战,分出生死胜负

    “既是如此,得罪”

    三人三剑,俱化流光。再次掀起了战潮,又有无数的剑光,笼罩住了这方虚空。

    之前那前一轮交手的劲力残余,到此刻仍在大洋中激起余波。庞大的海潮卷起,方圆万里之内,都是惊涛骇浪。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庄无道口中渗血,这是他的第二式阴阳劫剑因果锁命,不伤敌身,此剑不还

    那天澜魔君,此时亦是全力出手。一剑黑光,忽然无边无际的伸展了开来,充塞着这方世界。

    “鬼泣山河,一念无涯”

    庄无道只觉自己与魔天神劫剑,忽然距离越来越远。而那黑色的剑光,也越来越是磅礴。无边无际,浩瀚无垠。

    心知这位施展的,亦是道源神通,庄无道毫无惊意,以不变来应万变。

    剑光所指,斩烈一切。无论是这方膨胀的虚空也好,还是那越来越强盛的黑色剑光也罢。

    自己的阴阳劫,都必定可以斩破

    一道雷光,却是首先轰至,却是数千里外的那重明巨鸟,已将那三头六臂的魔神法相,撕碎了大半。首先分出了余力,助庄无道应敌。

    一记浩瀚华雷轰下,使天澜魔君,再次面色微沉。绝不敢有丝毫的轻视,这是由一位太上仙君的意念操纵,相当于天仙境玄术威能的一记术法

    看似平平无奇,然而内中含蕴的道蕴法则,却使天澜,亦觉棘手惊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