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三章 暗室袭杀
    可见那太霄剑阁之内,赫然掀起了一场狂烈的风暴。不过却不是排卷向外,而是一切虚空,都在以聂仙铃的脚下为中心,向内坍塌收缩着。

    那漫天的剑气,无数太霄剑宗弟子的碎散血肉,还有楼阁之外太霄寰宇灭劫剑阵中成千上万的飞剑剑气,都被聂仙铃脚下蓦然出现的黑色光影,强行吸摄而去,然后被其吞噬无踪。

    仿似一个看不见底,永无止境的深渊,可以吞吸一切,容纳所有

    而聂仙铃,就踩着这团黑影,继续往上。步踏虚空,似如在登天梯。那太霄剑阁一层层坚实的隔层,就如薄纸一般,不堪一击,在她面前一层层的粉碎破灭。

    太霄剑阁的登仙境修士,一直都未出面。可直至此时,终于是忍耐不住,纷纷现身在了聂仙铃的身侧。

    可在聂仙铃的压迫之下,却都是极其不堪,不敢妄动。隔着百里之地,才能勉强存身,抗住那黑影的吞噬之力。

    而紧随其后,太霄剑阁仅余的两位散仙,也陆续现身。借着太霄剑阁的加持之力,阻在了聂仙铃的身前。俱都面色阴沉,难看无比。

    自聂仙铃强行闯入,太霄剑阁中死伤的弟子,已经达九百之数却都非是死在聂仙铃的手上,而是被这座太霄剑阁所误伤,斩杀,甚或是死于自己的同门之手。那挪移转嫁之术,近乎出神入化。

    自始至终,此女都未真正有过出手,只是不断的向上冲击着,逼迫他们现身。

    原本是不打算出来,与之正面冲突。只以这太霄寰宇灭劫剑阵及太霄剑阁,使之知难而退就可,甚至由门下弟子,将此女或擒或杀,以了结此事。

    然而事与愿违,赤神宗人才辈出。任山河,无壬,无观与无生之后,居然又有一个如此可怖的女弟子,崛起于世

    “二位总算是忍不住了?”

    聂仙铃笑望着眼前,这两位青袍剑者。一位当是太霄剑宗八劫散仙怒天炽,一位则是有幻云剑仙之号的七劫散仙何天目。

    俱是有着近两万年积累。双重法域,剑术强绝寰宇的修者。

    不过聂仙铃却不在意,游目四望,似在寻觅着什么。

    “那李天来何在?是他心虚不敢见人,还是要继续做缩头乌龟o”

    “宗主他另有要事,不便现身。”

    怒天炽目如火炭,视线似要将聂仙铃身体灼穿:“倒是聂仙子,为何要诬我太霄剑宗之主勾结邪魔。又强闯我太霄剑宗,使我宗子弟死伤狼藉?你们赤神宗之人,难都是这般的无礼?已将天下诸宗,都视若无物?今日聂仙子不给个交代,怒某不会让你轻易从这太霄剑阁脱身。”

    本欲说聂仙铃仗势欺人,赤神宗霸道蛮横,欺凌弱小。可又感觉这话说出来,未免太过示弱。

    太霄剑派好歹是当世第三剑修宗派,而他们的对手,只是一个修行时间不到两百年的少女。

    “给什么交代?这太霄剑阁,奴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是你等想要怎样就能如意。至于奴家是否仗势欺人—

    聂仙铃不屑的轻哂:“那李天来,他若觉我与赤神宗冤枉了他,那就出来对质便是你们宗主若能当面以奴家带来这枚佛门愿誓心莲起誓,说那天海蓝玉与一百三十七位‘人元草流入魔道宗门之事,与他无关。说一百七十年前九玄魔界中,海逝散仙等人被困战死,非他所为。那么聂仙铃今日不但愿赔礼道歉,更可任你太霄剑宗处置惩戒。几位意下如何?”

    这其实是几十年后,师兄与秦锋查探得知的秘辛,也由此彻底掀开了太霄剑宗的灭门之战。使这家宗派,从此身败名裂,几乎灭绝。

    太霄剑宗之所以会受雪阳宫的挟制,也正因此故。

    若非是她来自几十年,深知这些年发生的一应之事,也不可能得知。

    那怒天炽,看了聂仙铃手中一朵白莲一眼,面色更显苍白。也不知这聂仙铃是何处寻来之物,居然是高达仙品三阶,出自小乘佛门的愿誓心莲。

    若是出自大乘佛门,还有动手脚的余地,可这小乘佛门的愿誓心莲,却是出了名的,毫无任何漏洞破绽。

    心念电转,此时怒天炽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尽量拖延。

    “说了宗主他另有要事,不能接待贵客且勾结邪魔,心愿起誓,岂能如此儿戏?至少要请诸大教门长者,在场见证才可。”

    就是这般应付?

    聂仙铃哑然失笑,而后眼中的嘲讽之意更浓,只淡淡道:“尔等,也配为剑者?剑乃百兵之君,古之圣品。君乃君子之意,脊梁挺直,至尊至贵,宁折不弯。这太霄剑阁能容得下尔等,可见也是剑意不纯早已失了你等先祖本意。也罢,你们不愿把他交出来,那么我自取之便是——”

    说完之后,就欲继续前踏。那怒天炽与何天目二人,俱都眉头一皱。虚空中闪现出数道波纹,看似都不曾动,可其实都已出手。

    聂仙铃脚下这门‘一气大黑天,之术,极其难缠。二人斩出的剑力,一不小心,就要被那团黑影吞噬,又或干脆被聂仙铃转嫁。

    怒天炽更是眼现恼火之色,可惜孔天霄不在,那次勉强从任山河手下逃出之后,却身受重伤,潜伏修养。

    否则今日有孔师弟在此,就不用只想着阻拦,而是直接将此女擒杀。

    也就在一瞬之后,那魏成君就已化虹而来。立在了聂仙铃的身侧。语气温和的劝谏道:“其实怒兄之言,极有道理,此事儿戏不得。聂仙子即便要代天诛魔,也无需急于一时。可待诸宗齐聚,辨别真假之后,再行那诛魔之事。”

    七人据一方,遥空以意念攻伐遥锁,已是牢牢的止住了聂仙铃的突进之势。

    聂仙铃却看都没看那魏成君一眼,而是遥目上望着,目透戏谑之色。

    魏成君不由惑然,而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惊之后,脸色骤转阴沉。

    与此同一时间,太霄剑阁的最顶层处。一位盘膝而坐,镇压着一整座太霄寰宇灭劫剑阵的四旬中年身后,一位红衣女子,忽然现身,漠无感情,居高临下的俯视。

    “你可是李天来?”

    那李天来顿时吃了一惊,惊愕不可思议的,灵念散开,搜寻着这少女声音的来源。可速记就有一道,忽然破开虚空,直斩而至。

    李天来下意识的就欲闪避抵挡,却见少女脚下的一团黑光忽然爆开。相当于数位散仙合力之后的力量,轰然爆发

    而后一道轻灵剑影,蓦然分割时序,然后是一连串致命的光影。这赫然是将未来十息之内斩出的剑光,融于一瞬之中

    那李天来的反应,却也同样不凡,虽不怎么精通太虚时序之法,又是猝不及防,可在这一瞬的生死一搏中,亦爆发出了无穷的剑力,尽显剑道宗师之威

    真正是做到了一瞬千击,所有的光影,几乎固化

    而就在剑出十个呼吸之后,那青蓝色剑影,却终是将李天来的头颅斩下

    随即少女探手一招,李天来须弥戒中的一件事物,就跳到了她的手中。

    东西,总算到手了——

    ※※※※翡翠岛就在东北方向,更接近星玄大陆,哪怕星云神舰以半速航行,也只需一个多月时间,就可抵达。

    那种隐约的窥视之感,仍在继续,尾随了足足一个月。既未现身,也未有与庄无道等人为敌之意。

    而就在庄无道,将要抵达翡翠岛时,那股被窥伺跟随的感觉,忽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使他既觉遗憾,又心神微松。被天澜魔君这样的强者尾随跟梢,压力之大可非寻常。

    天澜虽非是仙人,可在此界之中不受限制,战力反而极其强横。可说是直追天仙一级,一旦出手,庄无道不会有将雷火仙元完整释放的机会,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