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二章 一气黑天
    太霄山前,聂仙铃脚踏着时雕挽歌,的背部,在七万三千丈高空处,虚空盘旋。周围雷光闪烁,太阳真火炽烈,却都被挽歌,身周自然生成的太虚之壁,排斥在外,不能靠近。

    从赤神山附近出发,一人一雕到达此地,花了足足两个多月时间。而此时的聂仙铃,正是肆无忌惮的,以重明观世瞳,打量着前方这座,有些类似一把断剑般的山峰,还有山巅之上,那冲霄而起的太霄剑阁。

    赤神宗是天下第一道门,然而这世间若论到建筑之宏伟,自然是以这太霄剑阁为最。

    据说这太霄剑阁每出一位剑仙,就会往上加盖一层。每一层楼,都广达三百里方圆。用太霄剑阁合道境以上弟子的剑器为支柱,再以最坚实的材料浇灌而成。每一层,都一座至少九阶等级的剑阵。

    此时赫然一千二百三十七层,如一根擎天巨柱一般,耸立于天地之间。象征着太霄剑宗那近百万年的传承,两千四百三十七位灵仙之荣耀。

    ——几乎每隔四百年,太霄剑宗就有一位仙人出世,显示着这家天下第三剑宗的煊赫。

    在极盛之时,这家亦是天下十二正教之一

    而这剑阁本身,也是一件庞大的法器,可镇压百万里内一切邪魔。太霄剑阁的弟子,哪怕是在千万里外,亦可遥引这剑阁之内储存的剑气,用于伤敌。

    在这剑阁之中修行,所有剑道内的功法,亦可事半而功倍

    “聂仙子,你这到底是意欲何为?”

    就在附近不远,同样有人浮空而立,满含无奈地的看着这一雕一人。这位面貌大约三旬年纪,气度儒雅谦和,轩昂自若。一身紫色道衣,手中同样执着玉如意,形象与另一位与之齐名于世的小魔君,颇有类同之处。

    然而只要是此界修士,都可认得。这位绝非是元始神山的那位元始圣子皇玄夜,而是星始宗,位列十小仙师之首的魏成君。

    “太霄剑阁才遭重创,正是满门哀戚之时。星始宗与太霄剑宗两家虽非盟友,却有着上百万的情谊。所以还望仙子,莫要让我宗为难才好。”

    “有趣”

    聂仙铃却只回以不屑一哂;“小女子孤身一人,南来之事,也未告知于旁人知晓。居然人还未至,你魏小仙时间就早早已在此等候多少了。我是否赞你们星始宗,当真是消息灵通,耳目聪敏?小女子倒是想问问,你们星始宗,到底是意欲何为?”

    言语间杀气四溢,隐有神念攻伐之兆,剑意凛然,似一言不和,便要动手。

    “仙子误会了,可能聂仙子还不知,如今你在这星玄界的名望。十小仙师之中,仙子已位列第二,名动天下,被世人瞩目,岂非是理所当然?自从十三年前开始,我宗一直就对仙子有所关注,所以能够探得仙子行踪。想必这么做的,也不止是我一家,”

    那魏成君淡然一笑:“仙子一路驾雕全速南来,都并未刻意遮掩过形迹,我星始宗想不知道仙子的目的都难。此方除了太霄剑宗,又有哪家能引仙子兴趣?”

    “原来如此——”

    聂仙铃冷冽的眼神,却依然冰寒如故:“所以知我行踪之后,便要过来阻我?也罢,你等若拦得住,那便试试看好了。”

    正道首屈一指的后起之秀,这一千年中的天下第一人。她也想领教看看,此人较之未来的师兄,有多少差距。

    太霄剑阁内的虚实,已经以重明观世瞳尽数窥知。聂仙铃再懒得废话,直接驾驭着时雕,如流星一般,往那太霄剑阁的上方处,直坠而去。气势凶猛,一往无回

    那魏成君不由凝眉:“仙子仍欲一意孤行么?难到就不觉此举,有趁人之危的嫌疑?记得仙子与太霄剑宗的约战,是在一年之后?”

    “谁说小女子是来太霄山,是为登门挑战?”

    聂仙铃继续飞坠而下,发出一声银铃般的轻笑,满含潮弄:“今日奴家来此,是为诛除邪魔”

    ‘魔,字声出,聂仙铃的身影,就直接撞入了太霄剑阁的浩大剑阵之中。

    准仙阶的阵法,此刻却全无反应,任由这一人一雕迅速穿梭着。而后一声音质清冽的厉喝,响彻整个太霄上下。

    “太霄剑宗李天来尔勾结邪魔,倒卖天海蓝玉,参与人元草案,更助魔修残害我正道仙修。证据确凿,已无可辩。今日仙铃奉师门之命,来取你首级”

    魏成君直接愣住,愕然的定目望着。看着聂仙铃那英姿飒爽的身影,他眼中先是闪过了一丝惊艳,而后又是强烈的与贪婪。不过却掩饰的极好,只是一瞬,就又平复如初。

    诛除邪魔么?这可就有些麻烦了。此女既然敢这么说,就必定是有着一定的证据。

    他若再出面,说不定还要被定个勾结邪魔的罪名。只是以一人之身,冲入太霄山的太霄寰宇灭劫剑阵之内,也不求助于宗门,此女到底有何用意?

    却见那一人一雕,依然在剑阵之中,惬意自在的穿行着。周围无数的禁制,无数的剑器,对他们竟都生不出丝毫的感应。

    那太霄寰宇灭劫剑阵,亦有高明的剑修主持,却见那万千剑影,如潮席卷,也碰不到那一人一雕的一翎半羽,半片衣角。

    七杀无妄剑!

    魏成君的眼神,微显阴翳。七杀无妄剑,不过是一门专用于刺杀的二品剑诀而已,在星玄界中,只是中上等级的功法。

    他想不到这世间,居然还有人将这七杀无妄剑,修至这种程度。不对,这其中应该还有离尘宗注时轮经,的影子。

    此时那一人一雕,看似在一直穿行往前,其实却一直在虚空跳跃着,以躲避那些剑气。甚至扭曲过往未来,使那太霄寰宇灭劫剑阵,完全无法准确捕捉到她的气机。

    ——都不能感应到此女的存在,又何谈伤敌?

    这女子,当是这天下间所有阵法的克星。本身战力也足够强横,至少也是两大一品法域——

    若用刺杀之术,那么这世间的登仙境与散仙中人,能抵挡得了她刺杀的,绝不会超过五十

    正这么思索着,魏成君就又感应到太霄剑阁之上,赫然十数重剑域。蓦然间凌压而下,笼罩着这方圆数千里虚空

    天下第三剑宗的底蕴,此时已显露无遗

    正常的登仙境修士,一身修为都将被压制,甚至境界被打落到合道境元神境都有可能。便是强如魏成君,隔着数十万丈距离,体内也自有法域神通抗衡,亦是感觉气机微滞。

    可那聂仙铃,却依然仿似未觉一般,剑意依旧强盛如故,根本就不受那法域之力的影响。

    而魏成君的瞳孔,又为之一缩。

    这是无妄之体,不对,应当是无妄法域!使聂仙铃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本身已超天道之外,自然也不能被这区区几重太霄剑域镇压

    可怖只这一门法域神通,聂仙铃就有资格,与世间任何修士抗衡。无论是双重法域,还是三重四重,在她面前,都没有丝毫的意义

    思绪瞬闪之时,聂仙铃的身影,就已至那太霄剑阁之内。里面无数的剑力斩出,其中几道剑光,皆气势恢宏,可斩裂一切物质,与空间太虚。

    却都未能触及到聂仙铃的本体,一人一雕,直接撞入到了太霄阁九百七十六层之内。烟尘飞扬,剑劲横扫四溢,直接将这庞大的楼阁,撞出了一个巨大的窟洞。

    以这座太霄剑阁之坚,居然也是抵挡不住。魏成君一双灵目,可见里面无数犀利的劲气,正不断的来回扫荡,试图驱逐入侵之人。剑力杂乱无比,一道道光影纵横,四下冲撞切割。内中之人,稍有不慎,就会被斩成血肉碎片。

    这是太霄剑阁自发的在反击,以抹杀亻体内,的侵入者。剑阁有灵,一百万年,凝聚太霄剑宗数百万修士的剑心剑意,早已成为一般的存在。

    很早之前,太霄剑宗之内就有传说,一旦这忄阁,真正开启灵智,必将举世无匹

    然而此时的魏成君,却是为之震惊。聂仙铃撞入之后,就是步履从容的,开始往楼上攀登。那些剑力。她并不躲避,而是直接挪移转嫁,往四面散开。不但不能伤其分毫,反而使这剑阁之内,四处伤损不断。

    周围的太霄剑宗弟子,只要稍有靠近,就会被这些强盛无匹的剑力,切割斩碎。

    这门功法,破有些熟悉,魏成君不由想起了自己不久前,看过的‘任山河入魔后几次与人争斗时的影像。

    图影不多,能令‘任山河,亲自出手的场合,总共也只两三次。却可看得出来,这聂仙铃的挪移剑力之法,与那位的手段,颇有些相似。

    难道这二位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然而这念头才闪过,魏成君就又哑然失笑。这二人同是出自赤神宗,也都是同样的传承。

    即便一位是在星玄界土生土长,一位是由其他世界升,而来,可彼此之间的功法,有着共通联系之处,岂非是再正常不过?

    不过以前从未见过,也不知是何人所创?

    随着聂仙铃攀升到一千一百二十四层,那楼阁之内的剑压,也越来越是强盛。

    也就在此时,聂仙铃的瞳孔中,忽然一丝星芒闪过,而她身旁的时雕,则闪现出强烈的畏惧之色。一个闪烁之后,竟然就躲到了聂仙铃的袖中。而此时少女,也是一声轻吟,浑身气元冲荡。

    “一气大黑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