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八零章 双生之神
    “六门绝顶神通,本身都是神术o”

    庄无道颇为惊奇,而后仔细回想那除祟术,长生术与祈运术三门神通的结构。这么一看,果然是几分神术的痕迹

    如此说来,这六门神通自己想要转化为魔主神术的话,应该极其容易、

    “确是神术不错,清虚道德宗在此界中传承不显,信仰不盛。可在这一域中,却是一等一的大教,而且是少有的不以修士为主,而是以神明为尊的教派,门中供奉了三尊神王,还有一位混元级的神庭大帝。传闻这清虚道德宗,就是由那位大帝神尊传下,所有的功法神通,都是神术衍化而来。”

    神王,也就是元始神王,与元始仙王,元始魔主及元始佛祖比肩,是同一级别的实力。

    而被冠以大帝之名的存在,则莫不是有着半步混元的成就,且都在修界之中,势力庞大。

    “清虚道德宗的那位神庭大帝,与元始魔主乃是同一时代的人物。就如元始魔主,直接以魔类最后一个境界的名称,做为自己的称号。那位大帝,也直接将这一境界,作为自己的道号,名为‘元始大帝,。”

    庄无道不禁一楞,这两位灵仙界中,最顶尖的存在,原来都是以‘元始,为号么?元始魔主,元始大帝,这该不会是同一人吧?

    就如自己,与苍茫魔君之间的关系?

    “不是”

    剑灵淡然出声,似是料到了他,会生出这样的疑问:“第四任剑主时,曾与元始大帝与元始魔主二人,都有过交手。判断这两位,并非是一人。之后第四任剑主,又曾以秘法暗窥过他们本源跟脚,这两位虽非是分神化体的关系,不过却有着同样的根源来由。本体应该非是这世间,任意一种自然衍化出的后天生灵,而是先天之物。都出自于天地初开之时,在一二劫的天地变迁中,却又一分为二,展现出善恶阴阳,两种特性,彼此视为死敌。”

    又道:“其实这两位的实力,都在第四任剑主之上。若非是本身有着先天的缺陷,甚至有希望,证就混元之道。洛轻云能够斩劫,这二人也同样能够办到。只是这两位,都并无这样的意愿。超然于众生之上,视天地万物为刍狗。

    离华一时为之失声,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却怎及得剑灵?无论是第一任凰劫,还是第四任剑主洛轻云,都是比拟‘元始魔主,与‘元始大帝,的人物。她只是听说过这位的惊天大能,最多只远远望上一眼。然而那凰劫与洛轻云,直接九与他们有过交手。

    洛轻云曾与‘元始魔主,及‘元始大帝,二人一战,这样的秘辛,整个天仙界内,只怕都无几人知晓。

    庄无道却是想问剑灵,恢复了仙禁之后,到底觉醒了多少记忆?

    那劫数的源头,到底想到了没有。算算时间,当初定下的百年之期,已然将至——

    不过当想及剑灵自从十六年前进阶之后,就一直保持沉默,往往在梦境中谈及这话题时,也会刻意的避开不谈。庄无道也就只好强行将这冲动按下,一切总需这剑灵自愿才好。

    而这时离华也从震惊之中,恢复了过来:“其实那些神明,极其蠢笨。从古至今,都没怎么变过。他们受万民意念裹挟,很难开发出真正合用的神通。往往有一种强力的神术出现,都会尽其所能的抄袭彼此。就比如元始大帝的这六种神术,传说里面至少有三种,是来自于他的对头元始魔主。不过这亿万年来,经历千锤百炼,又经历神力性质的改造,早已不复当初摸样。”

    庄无道膛目结舌,半晌之后才恢复了过来。无论真相到底如何,这都是一件好事,

    “清虚道德宗的门下,只有这六门神术,还是远远不够。比如那讠诅咒,与‘养魔,之术,那么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哪一家?”

    “嗯?剑主难道不准备去寻那天澜魔君?”

    “暂时不去了——”

    庄无道双目微微眯起:“那天澜魔君的消息,我近日仔细思量,感觉又些不对。总之,先把这所有的神术彻底修成,再说其他。”

    倒不是因那次阿鼻平等王现身之后带来的紧迫感,而是庄无道最近,越来越感觉天澜魔君这件事,有着古怪。

    所以下意识的,想要将此事再往后延缓一段时日,准备看看情形再说。

    而且除了这怪异的预兆之外,还有一股被人窥视的感觉,隐隐约约,并不真切。

    若是出自他的敌人,那么这必定是一位极其可怕的对手,让他忌惮莫名。

    再找出来由之前,他不准备轻易涉险。

    “原来如此——”

    剑灵陷入沉吟道:“若是在天仙界中,倒是有不少选择。不过在星玄界内,缩小到星玄海附近,可能就只有一家,魔门中手段最是诡异的咒神宗。”

    “咒神宗?”

    庄无道挑了挑眉,这是一家二等魔门。咒神宗虽为魔门,可其门下弟子,一向都是喜欢潜隐于暗中行事,隐姓埋名。所以在星玄大陆中,名不见经传,很多修士都不知晓。

    可当世各大知情的顶尖大教,却都是深为忌惮。只因这些咒神宗手段诡谲莫测,常杀人于无声无息之中。咒杀之术,从不会留下痕迹。

    在星玄海上,是势力庞大。让各方修士,都为之胆寒。

    这一家,亦如清虚道德宗,没有仙人灵魔坐镇。

    不过,只凭此教的几位散仙,就能使那些灵仙境畏忌有加,退避三舍。

    “这咒神宗,亦是由魔神传下的宗门。门下的术法,也有许多是由神术衍化而来。不过剑主需小心咒神宗的那位魔主,还有其座下的祭祀。灵咒魔主,乃是法力直追元始的存在,神术诡异无比。虽未证得半步混元,可在我记忆之中,哪怕第四任剑主,也曾在他手中吃亏不小,元始魔主,对这位也是常退避三舍,不愿轻易开罪。剑主最好是将‘大德普照清净神咒‘太霄妙化镇毒祛疫神咒,与清玄除祟术,等等,都转化为苍茫魔主的神术之后,再去寻他们。否则难以抵御他们的咒杀与蛊毒——”

    剑灵的语音严正,警告的意味十足。

    庄无道心中一凛,而随即也头疼起来。除了这咒杀蛊毒之术,使他头皮发麻。自己要找个什么理由,去寻这一家的麻烦,也需仔细想想。

    之他所以找上清虚道德宗,几乎灭其道统,是因为这家,曾大大得罪过自己。可这咒神宗,与自己却没什么关联

    可随即庄无道就又反应过来,不禁失笑。

    自己现在是魔修,赫赫有名的苍茫魔君还需什么理由?看他们不顺眼,直接打上门去就可。

    任性随意,贪婪残暴,这才是魔修所为——

    “明白了”

    说完之后,庄无道沉思了片刻,就以意念通知了正操纵飞舟的梦念生,使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调转了方向。

    咒神宗与那位天澜魔君出现的方向,恰是南辕北辙,完全不同。一个在星龙谷北面七千九百万里,一个则在星龙谷南方三千九百万里,途中还需绕过一处海上蚀雾,实质的距离比前者更远。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极致的遁速,一个时辰是十万里之遥,可这会极大的损坏舰身,使舰中法阵负担沉重。故而平时只能以常速航行,一日五十万里左右。

    以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至少还需四个月,才能抵达星龙谷。而要再返回过来,同样需近一年之久。

    庄无道做出这决断,其实极其犹豫。只是他越是靠近月升岛,就越感觉不安。便是那苍茫魔主的源核之内,也传来了阵阵警讯。

    他不明白,那边月升岛。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情形,在等待自己,总之将自己前去的时间推迟就对了。

    自己这一来一回虽需数年时光,却足可打乱对方的步骤,使所有的真相现形。

    哪怕因此之故,可能使自己错过那位天澜魔君,他也在所不惜。

    倒是去寻咒神宗晦气的时候,他可以顺便去一趟,梦念生口中那处上古宗派的遗迹,取得那件至宝。

    也就在星云神舰转向之后不到两日,庄无道手中的太虚子镜就有了反应。他才刚将这面银镜放出,就听那秦锋的声音急迫道:“无道,你现在可到了月升岛?如是到了,最好是速速离开,那天澜魔君的消息有些不对劲。”

    庄无道不禁愣住,那月升岛,正是天澜魔君曾经现身的所在。地方偏僻,可以避过神渊道几家势力的搜捕。又是修真之士聚集之地,可以获得修行资源。

    然而听秦锋语中的意思,此事难道还真如他的预感,颇有蹊跷?

    “我早已让星云舰转向,暂时不打算去那月升岛。如今距离那处,至少有八百万里,之前就感觉那里,越是靠近,越是危险。”

    皱着眉头,庄无道好奇地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去就好”

    秦锋舒了口气,神情也轻松了起来:“想不到无道你的灵觉,居然已如此敏锐,可喜可贺。我本还以为这一次,必定要吃上一次小亏不可。虽然未经证实,不过那处很可能是由元始魔宗布下的陷阱。既然无道你也心潮有感,那么多半就是了。”

    “灵觉敏锐o算是吧。其实也是因感觉有些异常,传来天澜魔君消息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合了。倒仿佛是故意要把我,引出星龙谷一般。”

    庄无道自谦的一笑,淡淡解释着。

    不过他的灵觉,确实有不少增长。十六年那日,再次自我,的一战,使他寄托在太虚中的元神,近乎疯狂的膨胀,加上又刚好在不久前,吞噬了剑永道人的部分神念,居然因缘巧合,继承了这位散修,刻印在太虚的部分印记。使得他的神念修为,已直追仙人之境。十六年沉淀,也使他彻底消化了这些收获。

    不过能躲避开这次的‘陷阱也确实是因庄无道,隐隐察觉到了里面暗藏的蛛丝马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