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七五章 触目惊心
    不过无此必要,一来庄无道暂时没寻到类似灵界洞天与崆峒山这样的地方,用来安置一位灵魔强者。二来灵境以上的仙魔佛妖,都不能于涉星玄界之事,用起来反而不如一位实力修为,都俱皆绝顶的‘登仙境,方便。魔神祭身的代价,就在于替代神明,行走于世间,可以视作魔神的分身化体。

    三来‘苍茫魔主,的神位,暂时也还只有灵阶。若是让这算渊突破了,很有可能被其反噬,不能不小心为上。

    不过当不得已时,这‘算渊,也可随时突破,让他手中,多一张灵仙级强者的底牌。

    “苍茫魔主有命,让我暂时为你效力。不知魔君,有何吩咐?”

    算渊目如烛火,眼中的怨恨,已经渐渐平息了下去。看着庄无道的目光,也多出了几分探究之意。

    在思索这位苍茫魔君与那苍茫魔主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关联。

    任山河入魔之前,苍茫魔主就已有魔名传世,按说是不太可能。可二者都同属阿鼻平等王坐下,彼此间更是合作的关系,就难免让人怀疑,这其中的瓜葛,

    与别人不同,算渊更是精通天机斗数之人,能够隐隐窥得这二者之间,那千丝万缕的关联。

    怀疑这苍茫魔主与魔君,本就是一家。

    还有他现在,感应到的那些魔主神术,亦让人触目惊心。

    十余种绝顶道源级神术,有数种都与这‘任山河;重合、

    庄无道也有察觉,却不在意算渊的想法。此人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本人虽还有着自己的思想灵性,却以苍茫魔主的神旨,为第一悠闲。

    也并不愁他人,会从这位身上察觉到什么。哪怕擒获之后,使用搜魂之法也没用。而算渊本人的术数造诣,也如苏云坠一般,足可保完全,不惧泄露天机。

    “我这里暂时用不上你,倒是我有一同伴,手中力量不足,需实力强劲的人手相助。”

    一边说着,庄无道一边将一枚玉简,一面银镜,丢向了算渊。

    “以你的修为造诣,伪装一个道门修士,应当不难。平常时你可单独行动,本座需你帮我查探,那人元草案的真相。你既然说对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了如指掌,想必有不少线索?不过若这位有什么吩咐,你需放下一切,听他指使

    玉简与银镜,二者一为‘阴阳二化分气法,的功法诀要,一为联系秦锋的工具。他将这人,炼为衤绅魔祭身,的目的,就是让秦锋有个更得力的臂助。

    那算渊将两样东西接在手中,不过片刻,一身魔道法力,就已经收敛了起来,恢复出了道门法力。

    一身清正之光,毫无魔祟之气,五官也在恢复,变化为算渊原本的摸样。

    不过一身修为境界,也降落了不少。

    “这个人,名唤藏镜人?谨遵魔君之命,不过要隐瞒算渊入魔之事,以及这神魔代身的身份,只怕不易。魔君要有准备才好“

    说完之后,算渊的人,就已化成了点点灵光,从庄无道的眼前消失,气机也遁出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他本身也有着一艘准仙阶的小型飞舟,驾驭此船一瞬千里。不过须臾,就遁出了千里之外。

    庄无道遥遥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而后就又分出了一丝神念,进入到了天机碑碎片中,那块神源之内。

    可见这神源之中,赫然多出了一块血色晶体,含蕴着浓郁无比的血元。

    炼制一具神魔代身,自然是用不上一整个清虚道德宗。只用了大约三千人的血气,就已完成了。

    而他眼前这块血晶,才是真正由清虚道德宗十万修士的气血精元所聚。是他这一次,真正获得的收益。

    也是庄无道,为阿鼻平等王即将来临的‘考验而准备的应对手段。

    危机之时,他随时都可用这块血晶,还有这些年积累的衤绅力开辟出自己的神国。

    这数十年中,他一直未动用任何‘苍茫魔主,的力量,全力积蓄着,就是为了应变。

    不过这‘血晶,虽成,代价却也是让庄无道肉疼无比。一声轻叹,庄无道看向手中,那四枚已经彻底污浊了的青泥。

    之前的一应所为,总共也只废了不到一颗的功德青泥。然而今日这场十万人的大规模血祭,却是整整污染了四颗之多。

    “原来如此,之前屠灭之人虽也极多,亦达近万之数,且都是修行有成之辈,至少也是归元合道境界;甚至不惜将他们点了天灯魔烛,按说我沾染的杀孽业火,怨煞反噬,应该远超这次才对。可这些人,本就与我有着因果,所以功德青泥消耗较少。而这清虚道德宗,却有许多人,与我并无多少牵扯关联。所以这杀孽业火,反而是极重。除此之外,将那些修为高强的修士血祭,我遭遇的反噬虽重,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代天行道所以并无太多的孽力。

    隐隐了悟,庄无道却并无什么悔意。在他看来,清虚道德宗既然已插手了自己与那三家之间的纷争仇怨,那么此宗上下,就绝无‘无辜,之人。

    拜入到清虚道德宗门下,这就已是不可饶恕的罪孽。换成是平民,他或者还会心生怜悯,将之饶过。可既然已踏入了修行之途,那么他也就再无宽恕的理由。

    而此时庄无道,已经在思索着,该从何处购得,类似于‘功德青泥,的宝物。

    这次在清虚道德宗,除了那枚‘血晶,之外,他还收获甚丰,不在‘山海集,之下。

    这次是抢劫了一家准二等的宗派所有的库藏。清虚道德宗并非无有野心,而是在积蓄实力而已。

    与雪阳宫与玄天剑宗有着联系勾结,也就昭示了清虚道德宗,对那灵界洞天其实一直都有着想法,并非是没有野

    历年积累下大量的财富,就是为宗门真正提升到二等层次而做的准备,等待厚积而薄发之时。

    不过这些东西,都便宜了他与不死等人。尤其是苏云坠,从清虚道德宗的库藏中,寻到了两件准仙器。

    这是庄无道主持分配,以奖励苏云坠先前之功,也是故意这么安排,提升苏云坠的战力。不过看起来,这两件准仙器,似不太合用的摸样。

    其余诸人,亦皆有所得。其中就有三件奇宝,可以助人开辟第二法域。比不得那小千界葫,可亦是难得一见之物

    不过大半东西,此时都在庄无道的手中,有足够的底气,为自己再换取三到四十件与功德青泥同等作用之物。

    现在唯一使他发愁的,是这种东西,有价无市。哪怕有足够的财力,也无处寻购。

    哪怕是无明上仙,也是遨游太虚,遍寻诸界之后,才为他寻得了这十余枚而已,

    ※※※※

    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离去四个时辰之后,数十艘有着雪阳宫与玄天剑宗标记的战船,也正缓缓飞抵至清岛大德

    血祭早已结束,然而在这清岛的上空,依然盘桓着大量的怨气血煞,聚而不散。以修士的灵目,哪怕是远隔几万里距离,也能远远望得。

    更隐隐可听得,那哀嚎尖啸之声。这是血祭之时的哀嚎声,在海上船舶,仍未彻底消退。

    煞力压迫,使得诸多九阶飞空战船,都不敢靠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