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七四章 魔神祭身
    “放肆”

    不死道人怒目圆睁,冷冷的注目着那紫虚大天尊:“阶下之囚,也敢对魔君无礼?“

    若只看其做派与言语,不死道人确是一位对庄无道忠心耿耿的下仆。

    庄无道却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神情淡然,朝那兀自冷笑不已的紫虚道:“紫虚长老实在太高看自己了,本座可没有让你们清虚道德宗之人,为本座效力之意。道家高门子弟,我苍茫也用不起诸位。这清虚道德宗上下人等,本座都不打算放过,是势必都要哪来作为祭品血食的。方才本座要问的,只是你们清虚道德宗的存亡”

    “什么意思?”

    那紫虚大天尊这才面色微变,双目如刀,惊怒交加的瞪着庄无道:“魔君之意,是将我清虚道德宗所有十万弟子,都用来血祭你那魔主?”

    “有何不可么?还是你等,以为我任某办不到?”

    庄无道好整以暇,呵呵的笑着。疯狂与冷静,两种极致冲突情绪,却在他脸上完美的交融。

    只微一挥手,就有成千上万道剑气现出,将这座‘大德山,从上到下,所有被擒拿的清虚道德宗弟子腕脉,都尽数割开。

    法力蔓延伸展,赫然操控这这些人滴下的血液,在地面绘成一个覆盖数十里,笼罩整座‘大德山,的血祭之阵。

    一时间血气冲霄,冲卷万丈,腥气扑鼻。

    “这也是尔等咎由自取,在你们清虚道德宗鼎力去助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时,就该想到会有今日这结果才对。不过放心,本座与尔等,并非真正深仇大恨,这次我也没打算点天灯魔烛。”

    殿内包括那掌教紫寿道人在内,五位登仙境,四十余位大乘修士,皆是血色褪尽,面无人色。

    虽说这位‘任山河已经明示了这次血祭,不会使用魔烛之法,却不能使诸人心情,愉悦半分。

    神魂落于魔主之手,说不定还要化为魔虫,任由摆弄,又哪里能好过了?

    “正如魔君所言,我清虚道德宗,与你并无死仇。助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人入星龙谷,亦是畏于大宗声势,清虚道德宗门下弟子大多都不知情,罪不至死。”

    紫虚的气机微窒,语气已经放软了下来,再不复之前那般硬气∶“魔君杀戮如此之盛,难道就不惧人道天谴?”

    “天谴?我若畏天谴,又何必入魔?本座也知清虚道德宗,许多人都罪不至死。只是任某,却也需借尔等人头,以震慑修界呢。”

    庄无道似不欲多谈,直接转过了话题道:“清虚道德宗与大德山,我都必欲毁之,这事并无商量的余地。不过你们清虚道德宗的道统,任某却未必定要断绝。给你们一个机会,本座这个月内,需要登仙级的修士,为本座加持清玄妙化祈运术清玄除祟术清玄南极长生术‘大德普照清净神咒‘太霄妙化镇毒祛疫神咒‘清玄神霄镇灵术,这些增益神通,品阶越高越好。尔等若能办到,那么本座可让你们清虚道德宗,留下一些种子。今日任你们两位从门下挑选百人,可以免死。不过,所有大乘境以上,都不得入选。”

    只一句,就使在场四十余位大乘修士,再次眼现出绝望之色。这任山河的语气,一直都是平静淡漠,看似并不将他们的生死,放在心上一般。

    可也正因如此,他们才更能确定,这‘任山河,的手段,是何等样的残暴冷酷,根本就不会被他们的言语动摇。

    无论是哭泣乞怜还是哀嚎求饶,都无用处。

    “魔头”

    那紫虚的目光赤红,眼神似恨不得将庄无道生吞活剥,可哪怕他倾尽全力的挣扎,也依然无法动弹,自然也奈何庄无道不得。只能是口里怒斥不已,一声声如从九渊之内发出:“老夫哪怕身化魔虫,日后也必要从冥狱中爬出,取你狗命我清虚道德宗十万弟子,必与你不死不休——”

    “师兄稍安勿躁”

    那掌教紫寿道人心绪倒还算冷静,打断了紫虚的骂声之后,便又朝庄无道开口问道:“魔君之言果真,真能留我清虚道德宗的道统传承?”

    庄无道不禁失笑:“本座还不屑对尔等说谎,尔等当知我信奉的乃是阿鼻平等王,本身也是平等王圣子。虽为魔类,却一向追求公平平等之道。尔等能够守约,那么本座自然也不会失信。”

    又指了指脚下方,已经快要完成的血祭之阵:“时间不多,本座耐心也不够,尔等最好是速速决断。难道尔等还想要拖时间,等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人到来?”

    那紫虚大天尊这时也沉默了下来,知晓事涉宗门的存续,再任性不得。若继续将这位苍茫魔君触怒,说不定连这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没有,

    紫寿道人沉吟了良机,而后一声惨笑:“那就如魔君所言便是”

    又神情萎靡黯淡道:“我清虚道德宗乃道宗高门,容不得半点污垢。我等即将化为魔虫,那就与清虚道德宗再无半点关系。说来这清虚道德宗在此界的传承与否,与我等也再无关紧要。只是此身,毕竟受师门恩重,一事不慎,为师门道统惹来大劫,紫寿我愧不欲生。这次就当是为宗门作最后一件事,以了师门恩德。”

    庄无道静静的听着,只冷冷一笑,不做评价。然后待紫寿将百人名单指点,以意念传于他时,才又探手一招,将这位指点的百人,都全数从血祭阵内摄出到了一旁。

    其中归元境修士五十人,都是这一境界中,最出类拔萃者。其余五十人从练气境到合道境都有,要么是天赋出众,要么是修行的功法,极有特色,未来可以承担清虚道德宗的传续之责。

    这人极有眼光,留下的这些人,不出一千年,这清虚道德宗就可恢复到三等宗派的实力,

    还有那紫虚大天尊与紫寿道人,这两位此时也同样死不得。清虚道德宗内,修行清玄妙化祈运术清玄除祟术清玄南极长生术清玄神霄镇灵术,这几门玄术者,以这二人为最,可说是无出其右。

    除此之外,还有两位登仙境,擅长‘大德普照清净神咒,与‘太霄妙化镇祛疫神咒,这两门神通,不但神通品阶最高,更有深厚的积累。也同样需留着性命,待日后再做处置。

    不出一刻时光,整座大德山上下,已经闪现出猩红灵光。整座血祭阵,开始缓缓运转,如一个巨大的磨盘,碾压着生灵血肉。

    十万修士规模的血祭,苏云坠不愿主持,这次哪怕庄无道强迫也不肯。

    庄无道也并不强求,知晓此女虽已入魔,却仍是遵从本性。强行逼迫,无益有害。

    反正这一次,祭品已是绰绰有余。由他这个魔主、身,来主持,本身就可完整吸收九成以上的精元气血,不会浪费多少。

    唯一的差距,就是魔灵的转化,自己要多费些功夫。

    也就在那‘苍茫魔主,的意念降临之前,庄无道忽然探手一抓,将那算渊道人忽然擒至到身前,五指直接抓透了头颅,而后无数的血气魔元,缠绕着庄无道的身躯汹涌而上。

    “魔君你这是意欲何为?”

    算渊的神情大变,之前的镇定自负,荡然无从,眼神惊骇恐惧的与庄无道对视,怒声质问:“算渊愿为魔君效力,已然谈妥,魔君为何出尔反尔?”

    “出尔反尔?本座何时答应过了?你虽愿效劳于本座,本座对你却不尽放心。”

    庄无道眼神含笑,看在算渊等人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残酷:“放心,我不会取你性命,也不会把你当成祭品。恰恰相反的是,本座这是要送你一场机缘。”

    ‘轰,的一声爆响,整个灵霄殿内元气爆散。无数的血气魔元,沿着庄无道的手,冲入到了算渊的体内。

    算渊遁觉体内剧痛难当,一身四肢肌肉如水囊一般膨胀了起来,双目赤红。再忍不住,与那紫虚大天尊一般,开始破口大骂。

    ※※※※

    又两个时辰之后,庄无道无比满意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个亻作品,。这正是算渊,不过此时此刻,即便是对算渊最熟悉的人,也难在第一眼将这位认出。

    比之前年轻了二十余岁,容貌也更为俊美,只那五官,还保留了那么一点算渊痕迹。而此时看向他的眼神,是无比的阴森怨毒、

    算渊也确实有着怨恨的理由,庄无道所做的,不但是将他整个人从内到外,彻底的污染魔化。更是将这血祭阵内,将他当成‘魔神祭身,来炼制。

    除了完整保留着自身意识与智慧之外,算渊的生死,自由,甚至思想意志,都不能由自己掌控。

    渐而言之,所谓的‘魔神祭身就是遵循魔神意旨而形走于地上,也是魔神降临的‘容器,。一身躯体,已经转化为魔神体质,可以在此界中,容纳承载那位苍茫魔主的神力与意志。

    而对算渊的目光,庄无道则是视而不见,似这种对他不痛不痒,造不成丝毫威胁的怨恨,他向来不会在意忌惮的

    依然是淡定的上下打量,庄无道的眼神越显温和:“不错,第三法域已成,比你原本准备的还要强上半阶。法力亦是强绝,相当于七劫散仙。比之那皇玄夜,也不差多少,可以为我做许多事了。”

    此时的算渊,甚至可以直接渡九九重劫,踏入到灵魔之境。成为灵阶仙魔中的顶尖强者,一旦进入到灵魔后期,甚至可与敖原那种层次的人物抗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