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七三章 算渊先生
    “算渊这老匹夫,总算是替主上拿下了——”

    就在那团青色的灵光散去之前,谢婉清提着一个人影,进入到了殿内,语中略含埋怨:“主上你也未免太过惫懒,就不肯帮帮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只泥鳅。”

    庄无道斜目望去。只见一个中年道人,被谢婉清随手丢在了他脚下。五官清隽,面色微呈紫金,显然是受伤不浅。此时紧闭着双目,一言不发。

    这次谢婉清等人,也的确是辛苦了。这算渊虽是九阶修士,登仙巅峰,可也是修成了本源半法域与与一门二品法域的奇才,内天地已经完成。实力不俗,比拟散仙,直追楚灵奇。这算渊也警觉得快,在他们动手攻山之时就已感应到了危机,刻意藏匿。

    本身精通术算之道,又实力不弱。也亏得是有天元无量都天阵,压制,提前封锁了这一带的虚空,天上地下尽无漏洞,才没使这人成功逃遁。

    “音魔大天尊此言差矣,若事事都要主上亲力亲为,那么还要我等何用?”

    苏星河紧随其后走了进来,不过这位的面上,多少还是有些疲惫:“不过这人也确实是麻烦,难得是要将他生擒,若只是诛杀,那还容易一些。”

    庄无道没去理会,只冷冷的扫了那算渊一眼:“听说算渊先生精通天机斗数,擅于命学,所料之事无有不中。不知先生又可曾料到,自己最后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确实从未曾想过,在下会落到今日这样的绝境。”

    那算渊幽幽一叹,终于睁开了眼,目视着庄无道:“早知如此,二十几年前,算渊绝不会应雪阳宫之请,与魔君为敌然而事已至此,如之奈何?魔君若要我算渊后悔当初,已可如愿。”

    “要你后悔当初,本座可没有如此浅薄”

    庄无道冷然笑着,目光灼热的逼视:“雪阳宫之事,你算渊究竟知道多少?”

    算渊心中微沉,下意识的想要回绝,再次沉默。不过当望见庄无道,那渐渐浓郁的杀意时,终究还是贪生之念占了上风,语含无奈道:“算渊乃是散仙,多有逼不得已之时。为雪阳宫办事,只是为寻一个依靠。这两千年中,算渊帮了雪阳宫不少,也了解了雪阳宫许多内情。魔君若欲寻元始魔宗与雪阳宫复仇,算渊也可为魔君效力。说到对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了解,除了着两家本门的登仙境长老之外,世间当无过于我。”

    他与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间,本就是交易,各取所需。并无什么忠诚之念,只要能保住性命,投靠‘苍茫魔君,任山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他算渊不忠,而是雪阳宫失约在前,没能护住他的安全。他求的是长生大道,可不愿在长生就只差临门一脚之前,就身死于此。

    庄无道却不满意:“只是雪阳宫与玄天剑宗而已?以算渊先生的聪明,你当知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算渊倒吸了一口寒气,认真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忖道这位‘任山河果然还是与赤神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次到底是否真正‘叛出,宗门,还是两说,至少对方仍未放弃追查人元草案,也仍在继续深究赤神门内的卧底之

    “魔君所言,可是指人元草案?此事牵扯甚大,似我等这样的人,根本接触不了核心。若真接触了,那也会如万西林苏氏一般,被直接灭口了事,那几家岂容在下得知内情。不过算渊好奇心重,这些年做壁上观,也多少窥知了一些端倪,或能对魔君有所裨益。”

    他深知自己,只有对这位还有用处,今日才能有一线生机。

    庄无道的杀意,这才略略收敛了几分,又眼含深意的上下打量了算渊一眼:“你在凝练第三法域?根基不足,所以需借用外物之力o”

    应该是又一门二品法域,若真被算渊完成,这就又是一个天澜魔君。

    借外物之助,凝练法域,这不算什么。庄无道的大悲剑域,重明法域,都是借用外物之力完成。以五行之火与重明死卵,搭建出了法域与内天地的‘骨架,根基。当法域与内天地一步步完善之后,自身的根基已立,那时哪怕将这‘骨架,抽出也无问题。

    之后谢婉清与苏云坠等人,也都会走上这条路子。墨灵正在完成中的第二法域,严格来说,也是类同。只是墨灵使用的,是出自自己的身体。

    他之所以惊讶吗,是因算渊所用的外物,与旁人想比,似是格外不同。

    “魔君慧眼如炬!“那算渊也不明白,解释道:“在下这次,之所以会答应雪阳宫,就是因那寒凌上仙亲自登门,送了一枚小千界葫,以酬丨我算渊过往之劳。算渊实在推却不过,只能出面,开罪了魔君与无明上仙。”

    “原来如此”

    庄无道微微颔首,已经了然。小千界葫乃是出自先天灵葫一脉的仙品灵根。传说每一个小千界葫之内,都藏有一个小千世界,所以名为小千界葫。

    这东西可谓价值无量,用别的外物凝聚内天地,还需将一门根基功法,修到一定程度来辅助。

    而这小千界葫,却根本就无需任何根基功法辅助,无需修整金丹。只要想要,在窍完全炼化之后,就可以有了。

    自然这品质也不会太高,最多只有三品左右而已。这算渊应该是另花费了一些功夫,加了许多至宝灵珍进去,才将这门法域,提升到二品下阶的程度。

    一身拥有三法域,这已是极其惊人了。昔年皇天剑圣洛轻云,也不过是如此。尽管那位,拥有的是二门一品巅峰法域,一门超品无上级法域,超出了不止一个层次。

    “小千界葫?”

    谢婉清的眉头挑了挑,而后了一声,颇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语气:“看来雪阳宫对你,倒真是看重得很。”

    若能有一门小千界葫,她只需再有一年,就可完成一门二品法域。她的金丹之内,刻录有三大根基功法,品阶都很是不错,有希望凝聚法域。不过若有合适的灵物之助,法域的品相,可以提升一个层次。

    而小千界葫,正是其中最合适的几种天材地宝之一——

    算渊沉默不言,他对能屡次重创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苍茫魔君,颇为敬畏,可对这位‘音魔大天尊,却不大瞧得起。

    也无需解释,雪阳宫内精通术算之人极少,所以对他这个卜人,颇为倚重,这是众所周知之事。

    庄无道暂时不打算理会这位,目光移开,又神色定定的望向了清虚道德宗掌教紫寿道人,还有那散仙紫虚大天尊,唇角旁微含哂意:“那么你二位,又是怎么打算的”

    紫寿道人眼神茫然,不知庄无道之言,到底是何意?难道说也是欲他们清虚道德宗,如这算渊一般,为其效力?

    这位苍茫魔君,难道就能放心得下?莫非是要他们入魔?

    紫寿道人还在深思,那紫虚大天尊就已冷然道:“魔孽,你想也别想我清虚道德宗乃道门正朔,岂会与你这等邪魔同流合污?”

    语气铿锵,斩钉截铁,毫无半分回圜余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