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七二章 清虚道德
    “正是天澜,这位却也是个可怜人——”

    谢婉清一声叹息,颇是感慨:“这世间能够令洒家佩服的人物,这天澜魔君可算是半个。”

    “确实,称得上是坚韧不拔,百折不饶”

    苏剑通也微微颔首,他处境与天澜魔君相似,所以佩服之意更深:“传说这位三万年以来,曾经七次为元器门传下道统,又七次被诸宗联手毁去。不过依然未有放弃之意,还在星玄海外收受弟子。”

    ——这三万年中,这天澜甚至还炼制了高达七艘的‘太虚混元灭世神舟更准备了无数的积蓄,以待元器门崛起之时,

    可惜诸宗都对元器宗防范戒惧之意甚深,不给他半点机会。

    “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虽非是天澜魔君最痛恨的一家宗派,却也是在天澜魔君复仇的对象之内。昔年元器门覆灭,星始宗曾层参与。我等目标相同,当能劝服这位,与主上联手。”

    苏星河目中神光闪烁道:“若能得这位天澜魔君之助,那么就不止是可以得到那七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而已,更等于是再得一位,可抗衡灵仙境上仙的强者。”

    传说中的天澜魔君,战力强绝,曾经数次与仙人级的对手大战。此时更已是九劫散仙,哪怕面对敖原那样的对手,也并非没有胜望,是直追天仙境修士的战力。

    “可我听说,这天澜魔君,最大的仇家,乃是神渊道?”

    苏云坠眼现疑惑之色:“若是与这位天澜魔君联手,是不是也要与神渊道为敌?”

    昔年元器门瞄上的位置,正是当时为十二正教之末的神渊道,结果诸宗混战不休,受损最重的,反而是雪阳宫。

    神渊道受创仅次于雪阳宫,可在灵界洞天十二正教中的排名反而是靠前升了一位,这也可算是天意弄人。

    而这些年来,牵头对天澜魔君追杀不绝,始终都不肯放过的,正是神渊道。

    所以严格说来,雪阳宫并非是天澜魔君真正的仇家。雪阳宫昔年,虽也与元器门为敌,可本身付出的代价,已足够沉重。

    所以,能拉拢到一位九劫散仙相助,平白获得七艘‘太虚混元灭世神舟固然是好。

    可如此一来,也会将神渊道大大的得罪,将神渊道以及神渊道背后的势力,推到对立的那一面。

    “都无所谓——”

    庄无道却是一脸‘虱子多了不痒,的淡然,又斜目看了一眼呼延九道:“我这里既然已接纳了呼延,那就不惧再添一位天澜魔君。反正迟早都是对手,何需在意?”

    诸人不由微微动容,呼延九亦是目光闪动,不过他情绪内敛,哪怕心内情绪再怎么动荡,也不会显露于外。

    苏云坠也是恍然,神渊道的后面,站着的不正是星始宗?

    而呼延九的部族,正是被星始宗所灭。庄无道也曾承诺过,要为呼延九复得血仇。

    其实不止是他,这艘船上,苏氏一家三口,也同样与星始宗,有着深仇大恨。

    那么再接纳一位恨神渊道入骨的天澜魔君,又有什么大不了?

    人元草案,绕不开星始宗。此时星始宗袖手旁观,多半是为坐观虎斗,逼迫元始魔宗出局。

    可任山河要想揭开‘人元草案,的真相,洞察内幕,那么与星始宗之间,是必定要有冲突。

    “不过在寻那天澜魔君之前,还有一事要办。”

    一句话就把诸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庄无道微一挥手,就有一张海图现于诸人眼前。

    “此时刚好顺路,尔等刚好可助我,扫平了此处”

    谢婉清一听这句,心绪就开始振奋了起来,顺着庄无道所指之处望去,而后微一挑眉:“这是,清虚道德宗?”

    这令她颇有些失望,不过是一家位于海外的道家宗门而已。实力介于二等与三等宗门之间,门内已有一位散仙级的强者。这万年以来,也陆续有仙人证道,可惜的是一直未能在灵界洞天得到位置,都是在此界法则排斥之前,就飞升离去。

    不过此宗的道统传承,却极是不凡。若非是其传承功法,有独到之处,也不至于在这万年之内,就陆续有三位灵仙证道。

    传说也正因此故,清虚道德宗被掌控这方海域的乾天宫所忌,一直不容许此宗的灵仙,在这一界逗留。

    否则说不定在未来不久后,这世间就又多了一个元器门。

    不同于在天仙界无什么根基的元器门,清虚道德宗乃是天仙界修士降临之后,传下来的一个大教别院。一旦崛起,就很难压制。

    “主上为何要对清虚道德宗下手?”

    苏剑通颇为奇怪:“我听说这家宗派,行事一向还算是收敛,极守本分。这几万年来都未扩张过,也很少参与修界中的争斗,虽有野心,却还能克制。”

    “谨慎平和?极守本分?这家平时行事,的确还算低调。不过我若说那十六年前,助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修士潜入星玄龙城的,正是这清虚道德宗,尔等可还觉得他们无辜?”

    庄无道不禁冷笑不绝,清虚道德宗与星玄龙城毗邻而居。也只有这家星玄海上的大宗门,才能瞒过星玄龙城,将人送入进来。

    遥遥远望着清虚道德宗所在的方向,庄无道毫不掩心内杀机。

    “最重要的是,有人曾告知我,此时那位散修算渊,就藏在那清虚道德宗的山门之内”

    “他们是在找死”

    谢婉清的目光,也陡然凌厉起来,身周雷音震荡:“此等不知死活之辈,魔君若不除之立威,日后必受其累”

    诸人亦再无疑问,同样是杀机森然。清虚道德宗的所为,已触动诸人之怒。也正如谢婉清之言,若不除这清虚道德宗立威,只会使更多的小鱼小虾,敢于冒犯虎威。

    只有尽数诛灭,震摄人心,才能剪除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助力。

    交代完后,庄无道就再次开始了入定,其实他要覆灭清虚道德宗,并非全是因这家宗门,曾经帮助过雪阳宫与玄天剑宗。

    更多的,还是因清虚道德宗的功法。此宗传承中的一些玄术神通,正是苍茫魔君所需,包含了‘净化与祈福消除延寿魔,五种类别。

    正可助他速成,完成所有的八十一门神术。

    自然借清虚道德宗立威,也是他的目的的之一。

    清虚道德宗既然与玄天剑宗有涉,那就必定不受乾天宫的待见。这一次他出手覆灭此宗,也不会遭遇乾天宫的阻挠。

    几日之内,连续重创孔商仙盟,又攻灭清虚道德。这些战绩,也已足可告示天下,他这位苍茫魔君的回归。

    也足可有了立棍摇旗的资格,招揽天下散修为自己麾下走卒,

    ※※※※

    三日之后,清虚道德宗本山清岛大德山巅,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正虚空悬浮。

    而此时在这艘星光笼罩的战舰之下,已赫然是一片狼藉,那血腥之气,飘散千里。

    攻伐大德山的过程极其顺利,可能是清虚道德宗上下,根本就没能想到,事后会遭遇‘苍茫魔君,的报复;也有可能是太过自信之故,不认为自家的大德山,会被人轻易攻下。总之当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到来之时,清虚道德宗根本就未做任何防备。

    庄无道的天元无量都天阵本就是成功布就之后,就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绝顶神通。

    故而这一战,也简单到了极点。多达两千余尊的八阶雷火力士,同时轰击。再有离华仙君,以超出灵仙境的战力,直接破入到了大德山内。

    音魔与梦念生等人,尾随其后,顷刻间就使这座大德山中的清虚神霄九宫大阵,破损大半。

    此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的众人,在庄无道的剑翼剑衣,以及雷火神域之术的加持之下,战力都是强极。哪怕六七十位普通的登仙境,也无法拿下。又岂是小小一个清虚道德宗,所能抵抗?

    这次更是出其不意,以隹仙阶阵法攻阵,清虚道德宗上下十万弟子,根本就未能做任何的反抗,就被诸人一起合力,擒拿压制。

    此时的庄无道,就坐在那山巅处的灵霄宝殿之内,手中捏着一团青色的灵光,

    这是他刚才以借法量天之术,复制来的一门神通,名唤清玄妙化祈运术,。正是清虚道德宗,一门压箱底的神通玄术。最高可达一品,最低也是三品层次。

    正是之术的一种,施展此法,短时间内,可得运势大增。涉及命运大道,很是玄妙,庄无道参悟良久,也依然不能得其精义,感觉一头雾水。

    可方才的清虚道德宗掌教,就是以此术,将门下三位核心弟子,送出了这座清岛。离华仙君与梦念生等人合力,居然无法拦截。运势加持,在不可能中为这三人挣得了一条生路。

    若非庄无道,如今也算是精擅因果之术。强行以锁命真言,破解,将之擒拿,可能还真要被他们逃脱了去。

    而此时此刻清虚道德宗的掌教紫寿道人,还有清虚道德宗唯一的散仙紫虚大天尊,正是面色灰败的,在庄无道的面前枯坐着。

    二人的神情,既有怒恨,又有惊恐——倒不是为自己的性命而恐惧,而是害怕清虚道德宗的道统传承,今日将在他们手中断绝。

    除此之外,殿内还有数十余名清虚道德宗的门人,不愧是道家正传分支之一,传承完整。一个没有灵仙坐镇的准二等宗派,一门上下的大乘修士,居然也高达四十余位。登仙境的修士,也有五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