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七零章 重创太霄
    空中那些舰船,顿时一阵慌乱。而那两艘‘太霄先天神舰,之上,孔天霄的身影,也蓦然浮空而起,眼神阴鸷怒恨,遥遥看着下方海底。浑身毫毛耸立,惊悸莫名。

    “孔天霄,你这么瞪着我们也没用”

    谢婉清一边嘲笑,一边遁行。身影是诸人中最快的一位,几个闪烁,就已随着震音到来。也恰在此时,那天元无量都天阵,刚好完成。五百零四尊八阶雷火力士同时出拳,三阶巅峰的道力碾压。顿时就有十数艘八阶战船,同时爆裂。

    那‘太霄升天剑阵更是雷火力士们拳力冲击的重中之重。随着一声脆响,那阵盘之上,赫然也现出了丝丝裂纹,已濒临崩溃边缘。

    另有一只重明巨鸟,蓦然从海底深处冲涌而上,吸收着那天元无量都天阵,中,无穷无论的‘太霄重明离火,及‘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身躯越来越是庞大。

    在海底深处时,才只三丈大小,飞出海面之后,就已膨胀到了千丈之巨。

    数十上百道紫红光华,轰向天际。太霄重明离合神光仅仅一次冲击,就使数艘‘太霄剑禁舟,损毁破开,轰然炸裂

    孔天霄脸色铁青,难看无比,已知今日难以善了。不由心生绝望的看了眼四周,只凭自己这些同门的实力,毫无胜算。此处又是孤立无援,离这里最近的雪阳宫船队,也在十四万里之外。至少要一个时辰,才能赶至此间。

    那边几位法域高人,虽也有准备着短距的虚空穿梭之法,可若实力不足,赶到此处也只是送死而已

    莫名的,孔天霄就想起了之前,那出自洗玉宗修士的言语。

    ——自不量力就凭他们这点实力,也想围杀那苍茫魔君?

    ——实力不足,那苍茫魔君不回过头来,杀个回马枪就已很不错很想要继续追击?

    居然不到两个时辰,此言就已印证大意了,当船队分裂之时他就该警觉小心,而非是继续莽撞追击

    “败局已定,尔等能走就走,我来断后——”

    心念已决,孔天霄果断以意念传递,直接联系七夜与剑非子等人,而后就立时一剑挥下

    “给我滚下去”

    太霄诛天剑,霸道绝伦,哪怕是谢婉清如今已证登仙道果,而孔天霄则被六大法域同时压制,也依然不是她能力抗。一剑力沉如山,直接将谢婉清的身影砸入深海。

    不过梦念生与苏云坠二人却已尾随而至,一左一右的袭来。‘轰,的一声震响,孔天霄立足之处的舰身,瞬时碎裂。

    那重明巨鸟,也在此时猛地撞入到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内,整个舰身,顿时被无尽的雷火,彻底笼罩。

    七夜,贞玄宗与剑非子三人,此时亦从舰中飞出,看了周围一眼,都是眼神晦暗无比。

    却不参战,而是毫不犹豫,各自捏动道符玄术,施展出各自的逃命手段。

    倒不是不惜此间同门弟子的性命,而是知晓绝无胜望,在这拖延耽误越久,生机越为渺茫。

    只有利用孔天霄,为他们争出的这一线机会,才有可能脱身。此时只能以保全宗门元气为上,而不是意气用事。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此间还有几位天资极其出色的后背,都需由他们三人带走。

    “原来你们也会害怕,也会逃走?不过,在我家主上面前,你以为能够逃得了么?”

    谢婉清桀桀的笑着,再次从海底深处飞拔而出,这次剑意更盛,肆无忌惮的宣泄着,这两百年被正道宗门追杀不绝的怒火。

    孔天霄在苏梦二人合力围攻之下,本就已是狼狈支拙,此时只接了她这一剑,口中就已经咳血。

    而此时在水下深处,赫然又是一千余尊雷火力士现出,威能比之先前招出的仙元力士,要略差了一些,只有乾元等级。然而那天元无量都天阵,的威势,却在疾速攀升。一瞬间就超出了九阶等级,到准仙阶的层次。而那只重明巨鸟,也再一次迅速膨胀,身躯赫然再次伸展到了七万丈。

    羽翼伸展,遮蔽天地,整片虚空,都被笼罩在了雷火之下。

    七夜,贞玄宗与剑非子三人,俱都面色煞白一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魔气森然的雷火巨鸟。

    几人施展出的逃命法门,还未曾引动,就已被这重明巨鸟破解。虚空已经被彻底封锁,而这一片云空都被化为赤红之色,断绝了他们所有的逃命之路

    这就是那宗门仙师在讯鹤符中所言的,能够与仙人抗衡的‘重明虚神,?

    好强强到让人,根本就生不出抗拒之力

    孔天霄在一眨眼间,身上就被谢婉清斩了数十余剑,剑幕只能单纯的守御,此时眼中,也满是恐惧惊骇。

    难道说,他们这一行数百修士,四位登仙九阶,两位散仙,今日都要丧身于此?也被那魔头点了天灯,化为魔烛

    “记得十六年前的龙人集,任某曾经说过,三十年之后,我定卷土重来那时必破山伐庙,毁尔仙市,断你孔商仙盟七家道统传续”

    将所有的雷火力士尽皆招出,庄无道再一个闪身,就到了孔天霄的面前。眼中含着冷酷笑意,与对面这已伤痕累累的人影对视着。

    “就不知如今,孔兄你是否已后悔当初?可还是要与我任某,不死不休?”

    “你”

    孔天霄口中吐血,只觉是怒痛烧心,浑身真元近乎失控,迸发于外。可在此时此刻,无论他胸中杀意再怎么强盛,怒火再怎么汹涌,都已无能为力。

    “我只恨,在你入魔之时,不曾倾尽我仙盟之力杀你”

    剑潮涌起,似能绵绵不尽,漫天都是银色的光影气刃,朝着庄无道急涌而来这是孔天霄,拼尽一身气力命元之剑,强劲绝伦、

    甚至以谢婉清与梦念生三人合力,也都未能成功阻住。居然被孔天霄,强行破开了一线。

    庄无道目光微闪,而后神情就恢复淡然,

    这就是你孔天霄的回答?那么对孔商仙盟,这一战就还仅仅只是开始

    只一剑‘离思,挥出,就已把剑潮轻松破解。强弩之末,势不能穿缟。何况他这里,可绝非是不堪一击!

    ——有着这座天元无量都天阵,的加持,哪怕二人公平一战,双方最多也只是平分秋色之局。甚至他这边,还有一两成胜算。

    离思剑之后,紧着就是忆惘然,。剑出七息之前,为防这孔天霄,也如那楚灵奇一般的逃遁。所以要在七息之前,就了结这孔天霄的性命

    然而下一刻,就听得不远处,那七夜一声悲吼。元力冲击,引得庄无道侧目而望,接着就只见一个身影,此时正往他飞扑而来,气机鼓胀骇人,浑身现出了无数血红色的筋络,

    这是,在自爆金丹元神o

    庄无道的瞳孔一缩,迟疑了片刻,还是与梦念生等人一起,退出了数里之遥。那离华仙君,也是一爪拍下,浩大的气元将那七夜牢牢的罩住。

    而后当那血肉飞散,气元潮卷之时,却都被离华仙君,以无上法力,生生的镇压

    庄无道的目中,不由现出了丝丝冷意。这里的孔商仙盟修士,他可是一个都不愿放过,都是绝佳的祭品。尤其这些掌握法域及半法域的存在,都是可以炼成九阶魔灵之人,每损失一个,都让人心疼。

    若都如这七夜一般,自碎了元神金丹,那么这一次伏杀,很可能他会无所获。

    一息之后,当那元气震暴稍稍平息,当庄无道再看那孔天霄时,却不禁眼现怒容。

    那个伤痕累累的人影,此时居然已不知去向——

    ※※※※

    “可惜到底还是被那家伙逃了。”

    一个时辰之后,当几人将太霄剑宗与玄都神宗中人尽皆擒拿,又再次完成血祭。谢婉清就立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主控室内,满面都不爽之色。

    这一次伏杀一切都算顺利,唯独跑了那位孔天霄,让人极其不爽。

    “老夫倒是早有准备,孔天霄在孔商仙盟中的地位,与楚灵奇在玄天剑宗内相当。那七夜等人哪里肯让他就此陨落?明知必死,自然是奋力一搏。”

    苏星河摇着头,回思当时孔天霄使用的保命之法,远不如楚灵奇。离华仙君操纵的重明虚神,亦有着警惕防备。然而当七夜,贞玄宗与剑非子三人,不顾性命的掩护断后,终给孔天霄赢来了一线生机。

    没能成功将孔天霄诛灭,固然是遗憾。不过这一次伏杀的目的,却已成功达成。

    思及此处,苏星河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笑意:“其实无妨。这孔天霄哪怕逃走了又如何?生不如死,在孔商仙盟中的声势威望,已经跌落谷底。孔商仙盟的其余机甲,也再容不得孔天霄任性妄为。这次太霄剑宗与玄都神宗损失惨重,现在收缩自保都来不及,哪里还有能力,顾及我等——”

    正说着话,苏剑通的身影,忽然闪身入内:“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船队,并未追来。”

    之前他一直在舰尾处,以灵目之法眺望。结果是过了许久,都未见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动向。远远观望着,似乎这边的战局,与他们无关。

    这两家,竟是明知太霄玄都之人遇难,也未有立时赶来战场之意。显然也是对他们这些人,忌惮重重,生出了惊畏之意

    而众人闻言,也皆是了然,面现笑容。知晓这三家联盟,到此刻已可算是名存实亡,再无继续追剿苍茫魔君之力

    就不知元始魔宗那边,又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所谓的正道大宗,也不过如此而已”

    谢婉清冷然哂笑着,而后又转望庄无道,眼中闪现出期待之色:“主上,我看这情形,似乎还可以再做上一票。

    众人闻言,皆精神微振。

    此时孔商仙盟的修士,一半折损,一半撤走。此时三家联盟的实力,已经被减弱到了最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