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六九章 半途伏击
    同一时间,十六万里外的海底深处。谢婉清以手掩唇,轻声笑着:“好消息看这情形,果真是如了主上之愿。孔商仙盟的修士船队分流之后,就好办得多。否则四位散仙,九位登仙境,加上三十余位大乘,还有一位孔天霄,一座‘太霄升天剑阵感觉还真有些吃不消,”

    其实哪怕这孔商仙盟一方的修士,未曾分裂。谢婉清也不是太担心,半日之前,苏星河已经成功开辟了半法域,踏入了登仙中期。尽管境界未稳,内天地也未凝聚,不过实力确已大增。

    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除了呼延九之外,除了他那些族人之外,几乎都是法域与半法域的强者。

    哪怕对面有四大散仙,也非是没有一点胜算。只是处理起来,较为麻烦而已,事后多半不能尽全功。不过在全身而退之前,给孔商仙盟一个惨重教训丨去还是能办到的。

    “主上早有筹谋,自然不会料错。”

    苏剑通立于庄无道的身侧:“这次孔商仙盟损失惨重,似如残天观这样非核心的宗派,必定会有不满。若孔天霄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分裂乃是理所当然。不过剑通却有一事不明,刚才为何要在那素寒芳面前,展露这镜映影像?”

    庄无道不禁失笑,并不讳言:“剑通你说是不明白,可其实是心如明镜内才对。无非是为离间,离间而已——”

    重点是孔商仙盟才分裂之后,太霄剑宗与玄都神宗就遭遇到了他的伏击。

    而素寒芳,又看到了他以错星子镜,映照出来的那副影像。这些图影,只有内部之人,才能观照。

    所以他也绝不愁素寒芳,会否洞明自己的目的。总之孔商仙盟的内部,有着他的耳目奸细,这一点是毫无疑问。事后的太霄剑宗,也必定要查明真相,找出出卖之人。

    然而那太霄剑宗与玄都神通两家,又岂会单纯的以为,这只是内应出卖?难道就不能怀疑,有人不满两家在孔商仙盟内的地位,借刀杀人?

    这是出自秦锋的谋划,至于潜入孔商仙盟内部的那位,其实也是简单。

    残天观那几家再怎么与太霄剑宗不合,也不会向他出卖孔天霄等人的行踪。十几万年的盟友,这七家之间的关系,早以是荣辱与共,绝非泛泛。

    不过这十六年中,他手下的一头八阶‘魔灵眷属在历经艰辛的夺舍之后,终于操控住了一位归仙境修士,潜伏到了孔商仙盟内部,

    这是从星玄龙城灾变得来的灵感,可惜魔灵不似天魔,夺舍颇为麻烦,也易被人察觉。

    也亏得是剑灵教授的阴阳二化分气法,才能瞒过那些散仙大能的灵识感应。而魔灵就等同于苍茫魔主的分身,以神力网络窥看,自能观照孔商仙盟之内详细。

    原本他手中的三头八阶灵魔,已经有了两头有了寄体,分别在元始魔宗与孔商仙盟之内。前者本身就是魔脉,极易隐藏身份。后者则是管理松散,七大宗派互有估计,即便有人怀疑,也不好于涉盟友宗门。

    而庄无道最看好的,也是孔商仙盟这边。

    容易下手,事后也能得益最多

    “果然如此这确是好计,事了之后。孔商仙盟即便不退出追剿,也要陷于内部纷争,再难以为患。”

    苏剑通轻声赞着,眼神欣然:“如此一来,这三教联盟,从此名存实亡唯一可虑者,就只有元始魔宗。”

    “元始魔宗?”

    庄无道嘿然一笑,不过却也并未说什么。将那错星子镜收起,就闭上了眼,静静等候着。

    在那星斗玄枢平天冠内,那座周天正反星斗神机阵正动荡不宁。

    从一日之前就已是如此,这是他的那些对手,正在拼了命的,推演着他的方位所在。

    已经有仙人不顾身份,也不在乎无明的反击,参与其中。

    按照不久前,他从秦锋的渠道那里得来的消息。就在那将虚空通道摧毁之时,无明上仙与血尊任糜之间,就爆发了一场冲突。此时已各自闭关,受损不浅。

    估计这也是为何,这些灵界洞天的上仙,现在敢于明目张胆,以术算之法插足之因。就是欲趁着无明暂时无力外顾的时间差,欲有所作为,将他彻底解决。

    也亏得是自己的错星阵,已经晋阶到了小周天层次。又有着仙剑,轻云,镇压着自身气运。

    使他甚至还能抽出余力,锁住天机,蒙昧那孔天霄的灵念感应。

    不过那些灵界仙人的小动作,也颇让人心惊。由此可见,一日之前的那一战,对楚灵奇与皇玄夜等人的打击,是何等之重

    一场战局,牵涉到了整个星玄修界的局势变化。

    自己因‘雷火仙元,之术,而展露出的威胁,已足以⊥那几家,从此忧心忡忡。不惜代价,也要将自己除去。

    幸亏是自己两具身外化身,并未直接露面,也未将‘因果天轮,混入到雷火仙元术内,更没施展最后的‘大悲剑域仍有不少保留。

    否则这些灵界洞天的上仙,昙誓魔天的天魔,还不知会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出来。定会不计代价,也要将他诛灭于萌芽之时。

    随着阿鼻平等王开始剥离神职,许多事情,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收起了杂念,庄无道陷入到了深层次的入定冥想,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无需旁人提醒,庄无道就自发的苏醒过来。

    未免将‘猎物,惊动,庄无道在外围处,并未设下任何远程观照之法,也不敢使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禁制与离尘观世瞳。

    不过他却自有感应之术,当那些浮空舰船,进入到三万里方圆之内,就自然生出了灵念。

    “来了”

    谢婉清与苏云坠几乎同时惊醒,苏剑通则紧随其后,眼泛异芒:“果然是选这条海路。”

    “一个孔天霄,一个七夜,一个剑非子,再还有一个玄都神宗的贞玄宗,四个法域级的强者”

    谢婉清舔了舔唇角,眼神中满是兴奋嗜血之意:“真是让洒家迫不及待——”

    她还记得,十六年那一战,孔天霄斩了她至少三剑如此深仇大恨,岂能无所回报?

    庄无道也是定定的望着,尽量收敛气机。大约又两刻之后,忽然眼神微动,感应到上空中的船队,忽然就在三千里外处,停止了下来。

    足足十数个呼吸,都停顿不前,反而是各种样的观照术法,从那些‘太霄先天神舰,与‘太霄剑禁舟,内,往四面打出。

    那座‘太霄升天剑阵,的阵盘,也在快速张开。

    察觉了?不对,不是察觉,而是已经感觉到了危机

    庄无道双眼一眯,而后冷笑。察觉了又如何?可惜为时已晚

    一拍地面,五百零四尊雷火力士,顿时现身于海底之内。庞大的雷火之力,充塞虚空。

    谢婉清亦是‘嘿,的一笑,似迫不及待的,与苏云坠梦念生一起,从这潜匿之阵内冲出。

    那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也彻底甩开了伪装,从水底浮游而上。苏星河与苏剑通祖孙,连续四支九阶灵箭射出。

    配合已默契之极,几人一出手,就将上方的还未彻底展开的‘太霄升天剑阵,阵盘,完全于扰打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